【矿三代 梦汾西】三代人的汾西情怀 曹振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28 07:59:1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午后,在初秋的南关矿区,少不更事的我在汾河岸边的野草丛中采摘着灌木丛里略带点酸涩味的野葡萄,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让那次采摘变得狼狈不堪,雨势稍稍缓和之后我满载收获的喜悦,兴冲冲回到爷爷奶奶家的时候,奶奶正在厨房里用脸盆奋力往排房外舀水,看到我回来,赶紧招呼我一起往外舀水,当时雨势很大,虽然我们很努力,但还是没能阻挡雨水把家里的盆盆罐罐飘了起来,它们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犹在耳边环绕。
相信刚才的一幕,在大家的记忆里并不陌生,马路比排房高,排房比家里高,形成了一个“三级跳”。一到夏秋季的汛期,咱矿区的很多人家都会为排水而发愁。那正是我的爷爷,咱汾西第一代职工生活住房的真实写照。
我慢慢长大,到了该上学的年纪,随父母来到了柳湾。虽然住楼房少了汛期舀水的烦恼,但是当时的楼房大部分是砖结构的,保温和密封效果都非常不好,每到冬天家里到处走风漏气,矿上虽然多次对采暖设施进行了改造,但是一到冬天,在家里还是经常被冻的瑟瑟发抖。为此爸爸从矿上找来了废弃的皮带和风筒布将门缝窗户缝都一一封了起来,但是一个晚上之后,那些风筒上还是结了厚厚的一层霜。
前几天早上我在送孩子上学的时候,孩子指着车窗上的霜,告诉我说:“爸爸咱们的车结冰了”。我盯着车窗定了定告诉他:“孩子,那叫冰花”。是呀,现在咱矿区的楼房用的都是保温材料和中空玻璃,孩子确实是没有见过窗户上大片大片的冰花。
记得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在双柳矿综采队(爷爷和父亲也都曾经工作在采掘一线),还在实习阶段的我时时能从他们口中听到很多工作经验和教训。让我最记忆深刻的就是他们口中的 “毛四尺”,当时还非常形象的给我做了一个只有岔开双腿降低自身高度才可以加点柱的动作,一个班的工作时间一直都是猫着腰,连脖子都伸不直。而当我真正走进工作面的时候,现代化的机械、宽敞的作业场所,让我顿时震撼,这和我从他们口中得知的工作环境截然不同。从爷爷那代人的开炮放顶,到父亲他们的高档回采,再到现在全集团公司全面采用的先进的综合机械化采煤……
汾西
从爷爷到父亲再到我,恰巧是汾西发展的一个小缩影,三代人浓缩了多少对汾西的感恩情怀!

汾西,我们的家,您永远是我们的牵挂!

汾西矿山救护大队:曹振宇


我的心灵告诫我 它教我不要因一个赞颂而得意 不要因一个责难而忧伤 树木春天开花夏天结果并不企盼赞扬 秋天落叶冬天凋敞并不害怕责难

追梦少年 ID:fkgqt2014


一个为企业青年成长的平台

汾矿共青团触手可及的共青团

微信昵称:“汾西矿业团委”

微信公众号:fkgqt2014


怎么搜?

通讯录→订阅号→右上角“+”→搜索“汾矿共青团”或者“fkgqt2014”

怎么关注?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共账号→添加关注

怎么找小编?

可加微信:472643294(同QQ)

电话:0354-7191722 团委办公室


欢迎转发,尽情点赞!(点击右上角···按钮,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

传递指尖温度 传播青年好声音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