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起眼的小发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3 13:14: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个不起眼的小发屋

龚秀枝


      在上海,儿子家搬到新居,几个月来,我一直在寻找价位合适的发屋,一直没有找到。其间进过不少理发店,烫发价位最低100元、158元、180元、……这些价都是各店的起步价,我觉得不太适合我这个老太婆。

    一天和老公从上海市江湾体育场回家,看到南北向的世光路路西一个小发屋人不少,我走过去走上台阶站在门外问价,理发师说:烫发50元、80元……

某天晚上6点多,我决定去小发屋烫发。来到小发屋,理发师说烫发最高价位150元,是欧莱雅烫发水。听了师傅的话我决定烫150元。

    这是一个只有9平方米的面朝东的一楼门面店铺,和门对着的西墙边放着一张洗发床,靠北墙是一个木头长条凳,可以坐四五个人,南边是两把理发转椅,剩下的地方除了师傅再不能容第二个人可站进来。在长条木凳上一位50多岁的阿姨戴着个电烫帽正在加热,她的旁边坐着个小伙子。门口站着一位50多岁的阿姨,看上去很悠闲。理发师正在给一位青年理发。


    理发师是个戴眼镜的小伙子,有棱有角的鼻梁,面相不错。中等以上的个头,不胖也不瘦,一件休闲蓝上衣,一条普通牛子裤,看上去比较宽松。我问师傅:要等多长时间?他说半个小时差不多。不一会小伙子的头发理好了,门口的阿姨忙着为小伙清洗头发。这时师傅摸摸烫发阿姨的电烫帽,拔掉电源,然后他为等着的小伙子开始理发。大约十几分钟后,洗头的阿姨为烫发阿姨摘掉电烫帽,冲洗头发,上定型水。第二个理发的走了,该我了。师傅给我洗头、剪发、卷发,上烫发水,戴电烫帽。在我加热的过程,进来两个男士侯在那里。

    我坐在长凳上,和洗头的阿姨攀谈起来,原来他是师傅的母亲,今年50岁。儿子27岁,在上海打拼十年之久。这间小屋每月房租2000元,是发屋,也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生活场所。白天理发,晚上一家三口就睡在这间小屋。做饭在屋外的廊檐下。我问阿姨你们怎么休息?她告诉我,她和老公打地铺,儿子睡在上面,她用手指着上面衣柜似的上铺,只有一米三四高,面积是房子的二分之一。朝门的口子一半封着,一般敞着,那是辛苦了一天的师傅的卧室。我们正聊着,一个壮实的汉子走进发屋,50岁左右。那人和师傅的母亲说了几句话,我没有听懂。只听见阿姨说:“放屁!”然后男的没有说什么,进来接了半盆水去屋外刷碗筷了,见他把刷碗筷的水泼在了马路上。阿姨告诉我男人是她老公,49岁,在上海做木工,一年下来挣六七万。

    师傅给小伙理完发,接着给烫发阿姨卸掉卷发棍,洗发,修剪,整形,一阵忙乎,阿姨漂亮的发型展现在人们眼前,一下年轻了许多。她在镜子里看着自己漂亮的发型,笑眯眯地告诉我,她是老板的老客户。烫发阿姨走后,又有顾客进来。师傅为一位青年男士理发、染发,男士坐在转椅上等时间。该我了,师傅有条不紊地按程序为我做头发,做完,时间大约九点多,老板要给我做造型,我谢绝了。因为马上就要睡觉了,没有必要浪费老板的宝贵时间。


    在此,又来了两位,其中一个是要烫发的中年女人,都等在那里。理发师,不论对待什么样的顾客,工作都十分认真。他的技术特别精湛,经他手整理过头发的人都特别靓丽。

    在上海的几年里,花150元用欧莱雅烫发水,这次是价位最便宜的一次。在别的发屋,用欧莱雅烫发水最低200元。常言说:便宜没好货,这次例外。他给我做的头发是最满意的一次,无论造型、还是花型都不错。经过多天的考验,我的头发越洗越中看。我将来是他的老客户是必然的。

    和他隔壁的那家理发店,虽然店面宽敞、整洁,终因价位太高,店里冷冷清清,生意惨淡。小发屋顾客走的走来的来,年轻的理发师忙得不可开交。我们每次路过,都看到小发屋顾客盈门,生意火得不得了。

龚秀枝:女,50年代出生在内蒙古商都县范家村。80年毕业于乌盟师范语文班,参加工作一直从事小学语文教学。2012年在化德第一小学退休,喜欢写记事散文、游记等。2013年有散文开始发表,分别刊登报刊、杂志《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东方散文》。网络平台《作家在线》、《散文吧》、《作文网》、《正北方网》等都有文章发表。在百度、今日头条输入:龚秀枝,可以看到更多文章。





声  明


文学顾事为大众文学微刊,只接受故事文学。一周内打赏80%作为稿费,若在一周内阅读量达500以上,并且十人以上留言评论者均有意外红包。(10元以内不发稿费,发放奖励时查看评论者关注人数

主编微信号:gcb6161。

投稿邮箱:gcb6161@163.com

《文学顾事》编辑部  

顾问:刘志明

主编 :顾呈波

副主编:叶礼家  王亚琴

策划: 蝴蝶

审稿:徐发芽

编辑:立青

排版:九苏

校对:林武强

选题:余连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