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场的煤老板,过山车的人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21 23:52:3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最近,见到一篇消失的煤老板闲着没事买房的报道,又把这个逐渐淡去的群体拉进视野。这个群体一直争议不小,以前路过京郊一些高档别墅区,当地朋友会指给你说,住这儿的知道是谁吗?大多是煤老板。


网上随便一搜“煤老板”,基本上会贴上挥金如土、买群楼、矿难、暴富、原罪等标签,有人评价是“虚荣入骨、实利成癖”,虽已退出历史舞台,但曲终人未散。


那么,作为过去疯狂年代的印迹,这个群体到底有什么样的前世今生呢?通过道听途说和胡拼乱凑,壹权谋君作个不完全记录,给大家摆摆煤老板的故事。


一、天时地利的第一桶金。如果说现在的风口是人工智能、共享经济什么的,那90年代末风口就非挖煤莫属。


很多煤一代二代都是农民转行,也经历一个大贫大富的过程。上世纪90年代后期,每吨煤炭的价格在40元左右,更低时甚至只有20多元,谁家有煤矿就等于倒霉。


有个矿主每次到快过年的时候,就悄悄将头用衣服包起来,趁人不注意从矿上溜走,一怕矿上工人要工钱、二怕被讨债的人拦住。


还有一些村办煤矿,为了避免亏损就承包给小个体老板,那个时候哪个矿长要是听说你要承包矿井,遇财神似地抢着卖给你。真是白菜价,也就几万元钱,什么采矿权、探矿权证,什么资源税都不需要。


这里面就有一个选择和等待的问题,很多矿主受够了煎熬,急匆匆把矿转卖出去了,有的不甘心就拖着、观望着。


结果进入2000年后,煤炭指导价放开,煤炭供需市场开始反转。那些到处躲债的煤矿主,某一天的早晨,开门发现站着几位揣着钞票端着笑脸的买煤人。


情境一变,找销路问题不存在了,甚至买煤人提前就把购煤款压在煤老板手上,一定要你先收下,生怕你收了别人的钱。


昨天的黑炭,一夜变黑金,不少人感慨,“一定是我家祖坟上冒了青烟,要不我咋能捡到这么大的聚宝盆呢?”


当时有人统计,一个设计年产30万吨的煤窑,一年纯收入可以达到5000万元。一个小煤窑在一年内造就一个千万富豪,老板们每天轻松地净赚几十万一点问题都没有。一夜暴富的神话也就从此开始。


这个行业的发家者,也许没啥文化,但个人长年历练所形成的无畏无惧、胆大手狠、关键时刻敢于赌博玩命的性格,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


二、官商勾兑任我行。有钱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况这个市场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完全市场化,老板们要与天斗、与村民斗、与公家斗,才能升级换代成为“煤诸侯”。

有个矿主抱怨,我的矿以前不景气时,一年中很少有政府的人来找,一有钱,来的公家人能踏破门槛。


这个矿主算过,大概有52个政府部门和单位能够插手煤矿的事情,除了煤管部门和安监部门这些土地神,还有如电力、自来水、公路、国税、地税、煤运等每一个部门都可以拿捏你,都要烧香拜佛,哪个没打点到都会放绊脚石。


有个略懂文化的煤老板总结心得:搞定公家,春暖花开;得罪哪家,暴风骤雨。


还有人说哪是雁过拔毛,是直接卸翅膀了。有时每挣一元钱,就得花5毛钱甚至更多用来打点,别在裤腰带上赚的钱,轻松进了有权力者的腰包。


也有的实在被坑怕了,就买个会录音的步步高复读机,送钱时录音,事成就销毁,不成就要挟。


一些做大的企业,还会安排专门的接待小组,他们的信念是人托人滚动天下,万一有事总能找到说话的人。


煤老板与官员来个“双剑合璧”,基本官路财路互促通达。前两年,某省发生系统性腐败案,时任省长就说每个出事官员背后都有一个煤老板。


事实上,以往只有发生煤矿重特大安全事故后,引起天怒人怨,在国家名义下展开的调查方能揭开利益黑幕,其他时候无论煤老板还是有干股的公家人,都是隐身幕后、大发横财。


有过来人回忆,约摸八九年前,某省搞大规模煤炭资源整合,要关掉一大批矿,同时要保留一批设备较好、规模较大的煤矿。


各个煤老板使出浑身解数、各显神通,找管事的七大姑八大姨,进京找各种“京城名仕”出头,与号称“某某某的孙子”“某高管的小舅子”拉拉扯……


实际上那些都是玩弄权术的掮客,胃口大着呢,帮煤老板疏通关系后,利润分成很可能是他七你三。


三、荣誉与烦恼一同到来。炫富是这些煤老板让人不齿的地方,什么盖房子、买车子、包妹子都是标配。

像一次性集体买进20辆悍马,北京建外SOHO销售近一半左右是山西人买单,甚至还有买豪车打包销售小姐的,真是气势炎炎,名声赫赫。


有了钱还要政治待遇,于是什么代表、政协委员、劳动模范之类的称号冠一大堆。


某县为“煤老板”等授予荣誉官衔,出台文件“群众公认有突出贡献的优秀民营企业法定代表人,可聘任为县人民政府不脱产县长助理”,不脱产的父母官啊,实则是政府激励“煤老板”们鼓足干劲,为地方财政纳税上贡罢了。


有钱人往往也会成为有心人的猎物,一个老板被几个设赌局的“专家”拉至一家酒店狂赌数日,竟欠下赌债1500万元,他一下子无法付清,结果宝马车、珠宝店全抵了债。


还有一名煤老板家中遭抢劫,当歹徒向煤老板伸出二根手指示意要200万时,却被煤老板误解为要2000万,在“讨价还价”之后被歹徒带走1000万元现金,钞票足足装了5个蛇皮袋。


四、被矿难、行贿、资本重组驱逐出场。尤其是矿难,动不动就亡上百人,良心何在!一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怒斥“官煤勾结”、“黑心窑主”、“五毒俱全”。

煤矿黑洞洞的井口,一边是矿工带血的身影,一边是老板奢华的豪情,在死难的矿工和家属看来,它是一个张着大口吃人的充满贪欲永远不会满足的魔鬼。


矿井都有死亡指标,多是花钱摆平,电影《盲井》里工友相害、骗取抚恤金,现实就有真实案例,人性的贪婪暴露无遗。


不少矿主很委曲,大家都尽量避免“出事”,因为一处出事,自己停产、破财不说,还连累别的矿跟着停产整顿,伴着等待的时光,是成百万、上千万金钱的损失。


而一旦复产马上玩命地生产,要把停产造成的损失补回来,这样超限额开采和超负荷运转,再次发生事故便在所难免。再死人,又再停产,成了恶性循环。


猫鼠游戏中,为了强制停产,各个煤矿井口传送设备的皮带机头或绞车都会被强制拆除,拉回政府部门贴上封条。


一般煤矿井下作业,都安装着瓦斯含量监控自动传感器,并且与煤炭局联网运行,当井下瓦斯含量达到或超过1%时,就会发出警报信号。


但不少矿主为了不停工,要求瓦斯检查员违反规定设置瓦斯探头,将瓦斯探头拔掉或者将瓦斯探头置于风筒新鲜风流中。还有个公开秘密就是,矿长和法人代表都是发生事故后的“替罪羊”,而真正的老板都是不挂名的。


在2008年“国进民退”大潮中,煤炭整合被提上日程。与煤有关的政府官员们几乎天天下乡,将小矿的煤老板们拉到一起,不签不让走。

据说有的地方,谁不签,税务局就马上出动去查账。在这场与资源、政策以及行政命令的博弈中,民间牛人和资本毫无还手之力。


一些南方人不断投入建造现代化大矿的资本,结果鸡飞蛋打、甚至养的鸡还没开始下蛋,离去的时候,有人发誓,“再也不踏进S省”。


即使没被兼并的大企业,也经历了煤价跌落的灾难,像7000万嫁女、把春晚明星请过来唱堂会的邢利斌,由于扩张过快,加上收购的很多煤矿资产经济效益不佳,资金链出现了巨大的断裂,最后一则网络消息是2014年飞抵太原即被警方带走。


不少老板资本难以为继,四处化缘找贷款、借高利贷,在他们汽车的后备厢里,此刻放的不是成捆成捆的现金,而是一盒盒方便面,自嘲比华容道上的曹操还悲催。


大多煤老板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经历了宿命般的蹦极坠落。无论什么行业,在追逐金钱过程中,失去了信仰和目标,都是殊途同归。


五、转型、转场、转行。退出舞台的煤老板们,换了马甲,开始用手中的能量和热钱开始新的投资。

有的学《乔家大院》的乔致庸搞贷款,自称新晋商;有的涉足新兴产业,新能源新材料生产加工业、节能环保绿色产业、汽车制造业搞的有声有色;还有的跑到缅甸开赌场,当然不少去赌的也都是内地这边的人。


其实现在风口浪尖的贾跃亭也曾是煤老板一员,1996年7月,贾跃亭开的卓越实业公司,就买卖过煤炭加工产品。


有人说,这帮大老粗们玩得转嘛?犹太商人们最著名的话会带来启示,“如果你会做,当然就自己做;如果你不会做,那就高薪聘请会做的人来帮你做。”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的镜头终于放在了马云、任正非等企业家身上。


但每段历史都有特定的意义,我们痛斥嘲笑的煤老板们,历经大起大落,跨过生死火线,甚至受过牢狱之灾,也许比我们更懂人生,比读书人更懂得中国特色的诀窍。


其中,每个栽倒的煤老板,都有刻骨铭心的教训;而每个活下来的,都是成精的人性大师


世界再无煤老板,实际上逝去的不应只有煤老板,更应该是人治无序的煤老板模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