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摩拜单车CEO王晓峰:轻视制造业,轻视供应链,你会输的很惨!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9 20:10: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读


摩拜单车的源起是为了帮助每一位城市人以可支付得起的价格更便捷的完成短途出行,为了将愿望变成现实,选择了自行车这个最普及的交通工具,并采用创新的理念,结合了互联网技术,重新设计了车身和智能锁,来让使用自行车完成出行变得更容易。

 

如今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甚至新加坡的城市的街头,橘红色的车轱辘已经随处可见,并迅速成为行业的“网红”和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创造这个“神话”的正是摩拜单车CEO王晓峰。


摩拜上海办公室,低调而隐匿


王晓峰的职业履历堪称辉煌,曾经服务过的企业都是求职者梦寐以求的地方,宝洁、Google、科蒂集团(全球最大的香水商)、腾讯、Uber,看似每次转型都很大,从传统消费品到网络公司,再到共享经济,但他表示,生意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卖洗发水和卖广告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大的区别。


谈到为什么会参与创业摩拜单车,他用了四个“非常”,非常有趣、非常有社会意义、非常具有挑战性、非常有望走出中国的创业项目摩拜能充分发挥中国制造业的优势,再结合移动互联网,也许能创造出世界级的公司。


对于资本的一窝蜂进入,行业一下子涌入几十家玩家,也颇感无奈,他表示,很多玩家对制造缺乏敬畏之心,轻视制造业,轻视供应链,最后会输的非常惨。他也认为,在一两年内将会有企业自然消亡,有一些在资本的主导下将会形成合并


他认为,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其实就是每个人的文明程度。每个人的文明程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另外一个人的尊重或者是否替别人考虑。文明程度越来越高,一定要建立在大家经济上越来越富足的前提下。摩拜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交通拥堵,改善空气质量,本身就是“利他”事业,很多乱象会被社会的文明程度所自然解决。


人们喜欢设计感、精致和优质的东西,而不是粗制滥造。如果真做一辆很平庸的车,这挺无聊的。摩拜最早就决定,要做一辆有工业设计,质量过硬,无论是APP、车、锁和服务流程都要让用户觉得爽。



辉煌的职业经历

毕业后王晓峰和大多数求职者一样,第一份工作选择外企去了宝洁,一呆就是9年。之后成为谷歌上海第一位员工,工作了三年后,受前宝洁同事的邀请去了科蒂集团,这家公司你可能比较陌生,但不少人应该用过他们的产品,是全世界最大的香水集团,背后的家族产业包括Adidas、滴露、杜蕾斯等。


离开科蒂集团之后去了腾讯,当时腾讯正经历了封闭和开放之争,搜搜应该是腾讯第一个标志性的作品,由之前全是自己做,到后期开放资源加投资模式,正是由于这种开放精神,才有了后期投资京东、大众点评等。


在腾讯待了两年多,之前在谷歌中国招聘负责人,一个西班牙人,去了优步后,就去找王晓峰谈劝他加入优步,王晓峰说你们这个公司整天跟政府对着干,没未来的。谷歌中国招聘负责人说,Travis现在是硅谷风头正劲的人物之一,你见见没坏处,见完后就去了Uber。


整个工作经历下来,宝洁是传统行业,谷歌是互联网行业,后来又回到传统行业,又到互联网行业。王晓峰说,“我其实不太喜欢今天在宝洁还说飘柔好,明天去了联合利华,就说力士好,有点迈不过这个槛。你不喜欢一件事,心里面也不认同。从腾讯出来去百度去阿里,这件事我也干不出来。所以我基本上会选择有差异性的行业,跟原来的事有一些不同,“分手”后就别去伤害人家。”


妥妥的独角兽,仍保持着创业状态


当年面试时,面试官问王晓峰从宝洁来谷歌,宝洁卖洗衣粉起家的,谷歌是卖广告的,你来谷歌干什么?他就回答说,卖洗发水和卖广告有什么区别?都是卖货收钱,面对的用户可能不同,有经销商,或者是大的广告主,你把货给他,他觉得不错,你把钱收回来,这不就是一个交易过程吗?对我来说,卖洗发水和卖谷歌的广告没有太大的区别。


很多人离开宝洁可能会选择去联合利华或其他消费品公司,但王晓峰不太喜欢在同行之间跳来跳去。他去谷歌中国的时候大概只有20几名员工,是上海公司的第一名员工,去科蒂也是中国第四名员工,一开始在中国什么都没有,需要从零组建团队。腾讯也有点内部孵化创业的感觉,当时负责搜搜平台,需要做的是怎么让它在腾讯内部上千个产品中脱颖而出。Uber则崇尚去中心化,每个城市负责人独立管理。所以从后来选择公司来说,多少有一些创业的意味在,共性是背后有靠山,并且有一定的品牌知名度,有资金支持,有基础的企业架构,我需要做的是把一个事情从局部从0做到1,当然到后期的公司参与的深度越来越大,责任和压力也越来越大。


40岁创业摩拜

王晓峰说,“最早这件事情是易车网CEO李斌找我聊的,我跟他认识很多年。他告诉我,2015年前半年,摩拜一直在找方向和重点,更多的是在研发,但是老停留在半成品或者实验室里面,没有Go to Market。摩拜牵扯的事情实在太多,有点像租车公司要去造车这么复杂,需要来定是ODM、OEM还是自己造车,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事,从工业设计、结构、原材料采购、生产过程管控、仓库管理、运输、维修,这完全是一个独立的产业,这是第一大块。”


他认为,第二大块是电子锁或者智能锁,这是完全独立的,是需要一个公司来干的事。然后你还要把车跟锁连在一起,就不能两家公司独立干。这个很就复杂,比如说当天生产出来一万套锁,但只生产出来八千台车,那这里面就产生了资源浪费,或者说你生产出来了一万套锁中的所有零件,但是有一个弹簧你只有五千的备件,那这个弹簧影响的不仅是锁还有车还有当地的供应,这是特别复杂的一件事。


有了车和锁这两个复杂的体系,还要让车和锁跟APP和后台说上话,这本质上是一个物联的事,物联完之后还要再联上人。其实跟优步做一个APP不大一样,优步做了APP之后做好运营就可以了。但摩拜做APP的同时还要考虑车和锁,所以从车、锁到后台和APP这三个方面,要能够衔接顺畅。如果卖自行车就比较简单,卖一百辆自行车,可能五个人退货十个人维修,剩下的八十多个顾客,这一辈子都不找你,负责维修和退换货也不需要太多人工。共享单车并不是卖车这种一锤子买卖,用户天天找你,天天跟你互动,今天给你一块钱,明天不给了,后天又给你两块钱,所以是强运营的活,包括用户类的运营和车辆的运营,这个事就跟美团干的事有一点类似,需要强运营的团队。所以这个事情,车本身是很复杂的一摊,锁也是挺复杂的一摊,APP和后台又是很复杂的一摊,包括人的联网、物的联网,再加上运营,以及地域的复杂性,所以这个事情变得很复杂。李斌就说,要不你来去整这一摊吧。王晓峰听完后,觉得这事挺有趣的。


另外王晓峰觉得还有几点打动他,第一,他觉得这个事情比较有社会意义,比如说上门送浴巾或者上门足疗,这个事情可能只能影响一千个当地人,是个很小的生意,是锦上添花的事。回到摩拜单车上,它肯定会是一门生意,等你找到清楚的路径之后,可能会是很不错的生意。在做生意的同时,它具有普世性和社会意义,它影响的是一个城市的上百万用户。


第二,他原来所在的公司,几乎都是行业里的第一,而且几乎都是鼻祖,像卫生巾是宝洁发明的,二合一洗发水是宝洁发明的,洗衣粉也是宝洁发明的,包括防蛀牙膏也是宝洁发明的。它做了第一个开创性的事情后,就一直是品类里的第一。谷歌肯定是搜索的鼻祖,科蒂香水创造了很多神奇的东西,UBER是打车的鼻祖。他就想,国内有太多从硅谷抄来的项目,我们能不能做一个事情,硅谷没有的,可能将来我们有机会走出去,这是摩拜在本质上挺吸引人的地方。摩拜单车是中国原创的,挺让人自豪的。


从0到1的感受

“2015年10月份的时候,我跟同事商量说,别老呆在实验室里面,锁都做了好几代了,实验室跟街头的复杂程度还是不一样的,所以2015年11月份在北京一个园区里放了十辆车,找了一些园区的朋友做测试,用了一周之后,我们觉得想法是成立的,车、锁、用户习惯都有,马上决定很快投入市场。第一批选择上海一个居民区,放了几百辆车,大概从2015年12月份测到2016年4月,一直以来,测试车辆没有品牌,也没有在App Store发布应用,在2016年4月22日之前,都没有人知道我在摩拜,当时摩拜网站上放的还是一辆汽车,没有任何公开的消息,我们希望把所有事情先准备好。到2016年4月22日正式对外发布,才说是我们做的,并开始在车上放上摩拜的品牌。”


摩拜快速发展的过程,王晓峰有两点感触特别深:


第一,得对制造有敬畏之心。其实大家过去对于制造或者供应链多多少少是有一些轻视的,认为制造业就是面黄肌瘦的工人,面无表情机械式的帮你组装。其实不是的,这里面有非常多的技术环节,有机会以后我们可以披露一些我们对制造行业或者供应链的一些理解。凡是在互联网行业里的人,如果轻视制造业,轻视供应链,最后他会非常惨,这是我们用钱和时间买回来的教训。特别是有一些投资人认为,这个事情不就是钱的事吗?比如说我们花几个亿买一百万辆自行车,只要把钱拿到,明天就有一百万辆自行车的,其实不是的,这背后有很多需要熬时间的步骤,有庞大的线下流程。我们经历后知道这个事情没那么容易,大家都想造自行车,造电子锁,但大多停留在口头造的水平,实际上都没有。


摩拜上海办公室,低调而隐匿


第二,能深切感受到,喜欢花时间思考的人少,大家更多的是去盲目跟风,简单的复制抄袭,这比较可怕,或者说比较浮躁。这个事情我们感受特别深,就比如说你经过很长时间的调研,精心设计,觉得做川菜是对的,比如说开了一个红色银色相间的川菜馆,开了后,生意不错,车水马龙,天天爆棚,然后模仿者不管他原来是做什么行业的,直接在川菜馆旁边开了一个蓝色的、绿色的川菜馆,我跟你的区别就是颜色不同,这会让人特别不爽,让我觉得我怎么跟这些人为伍呢?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应该是认真分析一下,研究内功、菜式设计、价格、地理位置、人群流向,人口差异等,然后明白了,这是一种休闲文化的诞生,周边四川人多,所以在川菜馆旁开家麻将馆,生意依然火爆,然后跟川菜馆形成互补。这样,我还是很尊重你,因为你是带着思考来做这个事情的。


摩拜其实有一些非常好的战略伙伴,他们提供非常多的帮助。比如说摩拜这一版的电机,比过去薄了50%,无数人过来找我的合作伙伴。他说我不会因为别人的订单来撕毁我们的合作协议,我们的订单量足够大,原来没有人给我这么大的订单,我这个行当都快废了,但是我跟着摩拜一起发展,从第一代到第二代,以前比较厚的,现在是比较薄的,这是特别高兴的。譬如摩拜的骑行体验还是比较重的,我原来是做自行车或者原来在学校里学机械工艺的,我骑你的车三个月了,我跟你一起来弄这个技术专利,或者我给你提供零部件的供应,我帮你把这个体验搞定,那我就很尊重你,因为你花了时间想这个事。


但是如果你粗制滥造,出来之后说我是向摩拜致敬,我就比较看不起你。这个事原来我没感受,但是最近大家不经思考去复制的感触特别深。有些不是比我们做得好,直接做一个比我们差的,比如我们在某一个城市开发布会,然后他们直接在同一天开,弄一个橙蓝之争。消费者不需要那么多选择,没有必要。一两年内有一些单车企业自然消亡,另外一些单车企业会在资本的主导下形成合并。


对行业和创业者说的话

对于共享单车行业,非常欢迎大家一起参与进来,但希望不是简单粗暴的复制另外一个,而是应该考虑整个生态,看还有哪些环节没做好,有改进空间或新的机会。我认为哪怕是极微小的创新,都可以一起做大市场,这种生态协作的创新在硅谷的企业里比比皆是。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右把手的车铃,很多用户不知道可以旋转的,但是有人洞察到这个问题,提出下一版本的改进方案,并愿意一起参与,我觉得这就非常好。盲目的跟风,弄得头破血流,倒不如一起来合作。看似简单的单车,我们已经在智能锁、物联网、GPS数据、地图等很多层面与很多优秀的伙伴展开合作,接下来也会对外发布我们最新的一些合作成果。


新一代摩拜单车,更轻更省力


对创业者来说,首先你需要了解你所做的事情的复杂程度和所需要的技能水平,我们做的事情实在太复杂了,甚至比Uber还要复杂得多,Uber只要有钱招司机来就可以了,但我们司机招不来,你也暂时没办法让自行车从上海五角场智能驾驶到人民广场。越复杂的事,链条越长的事,你就更加需要掌握更多的技能和资源,有些事情从1到2相对容易,但是一下从1做到10,挑战就太大,不太容易成功。所以越难的事情,准备得越充分,成功的机率越大。


- END -

(来源:华道创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