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花物语(五)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03 09:54:3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水仙花物语

物语⑤重温美好时光


凌小若平复了下震惊,旋即就想到了君雪。因为那张照片的原因,她一直以为君雪和眼前这个要做她嫂子的宁致是情侣关系的,可是宁致既然在这里出现了,那么就说明君雪……君雪知道这件事情吗?

她忍不住抬手使劲地顺理着自己的短发,宁致比她镇定,在凌澄锋不解的目光下走上前,按了下她的肩膀:“不管怎么说,还是很高兴见到你,那么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坐下来说吗?”

凌小若恍惚了下,刚摇摇晃晃地落座,随即又向弹簧一般站了起来,逼视着宁致说道:“现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安安稳稳地坐在这里,然后跟你谈笑风生?喂,美女你究竟在搞什么?你要来做我嫂子,君雪怎么办?”

宁致听到她的话又惊讶了下,转头看看更加迷茫的未婚夫,不禁对他说道:“呐,澄锋,你妹妹和我之前因为一点事情产生了点误会,你能让我跟她单独聊聊吗?拜托了。”

凌澄锋仍旧怀疑地将目光从她的身上转移到妹妹那边,许久才点点头:“好吧,我去车里呆一会儿,半个小时后回来,OK?”“谢谢。”宁致抬头在他脸颊上轻轻地问了一下,凌小若瞧着他俩亲昵的举止,不知道应该是为他们高兴还是该愤怒起来。

宁致在未婚夫走后,转身坐到凌小若身边的座位上:“呃,抱歉,我感觉刚才从你的话里似乎你对我误解了什么,能不能先平心静气地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凌小若没有照做,她举起两只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说道:“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谈话,这究竟是怎么了?你跟君雪……而今却又忽然成为了我哥的女友,还将要成为我的嫂子!”

宁致点点头:“所以我说你误解了,君雪和我不是你所想的情侣关系,或者存在什么暧昧,并且说这之前,我还想搞明白,我男友的妹妹,怎么会和我的妹妹在一起?”

“你想搞明白的事也太多了……慢着,你说什么?你的妹妹?”凌小若两手撑住桌子,俯身盯住宁致的脸,“你再说一遍?”

“君雪是我的妹妹。”宁致简明扼要地说道。

凌小若直接表示不相信:“不可能!”

宁致笑起来:“啊,我猜你肯定不会愿意信我的,可我真的没有骗你,虽然我姓宁,她姓君,并且我俩长相也不一样,但若我再告诉你说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俩,或许你愿意信了吧?”

凌小若瞪着她,她也含着淡淡的笑反观她:“虽然她一直忌讳这一点,并且在别人面前也从不说我俩是姐妹,可现在我认为解开我和你之间的误会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想听,我可以慢慢跟你说清楚以前我们那个家庭里所发生的事情。”

“我不想听。”凌小若静静地回答,“我现在就去找她,我要亲口问她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转身去拿羽绒服,宁致一伸手,按住了她的胳膊,冷静地说道:“我劝你不要去问,就算是问了,她也不会愿意跟你讲她一直引以为耻的过往的。”

“你不是她,所以不要随便断定她。”凌小若坚持着甩开她的手,将羽绒服穿起来就要离桌而去。

宁致也跟着她急了起来,起身拽住她:“小若,你别去,听我说,你要是去问她关于身世的问题,她会直接跟你翻脸的。”

“那也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谢谢。”凌小若不悦地皱起眉,却挣脱不开宁致的手,“喂,看在你是我未来嫂子的份上,我不想跟你闹。”

宁致稍稍抬高声音说:“我也不想给我未来的小姑子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可是你想想,如果你是君雪,你会很随意地对别人说你的母亲曾是个第三者,而你是个私生女吗?”

为了拦住凌小若不顾后果的行为,她说的话很迅速,但凌小若一字不落全都听到了,她停住了挣扎的动作,愣愣地扭头去看宁致变得很严肃的脸。

宁致揉了揉脑门:“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会不会影响你对君雪的某些看法。可是……”她指了下身边的椅子,“我还是坚持由我来对你说更具体些的始末。”

凌小若几乎是跌坐回座位的,宁致伸手体贴地拨了下她有点乱的头发,转低声音轻轻说道:“君雪的母亲,我想她对于我和我的妈妈来世实在是无法原谅的一个存在吧,当初在我妈妈怀着我的时候,她和我的父亲在一起……这些事情我都是在上了大学以后才知道的,或许是上天安排,我和君雪考进了同一所大学,我是她的学姐,我们是同一个系,我和她的关系还不错,但是我的妈妈却对我说……说她是一个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孽种……可能我妈以前就知道父亲做过什么,可她都容忍下来了,也可能她一直都在暗处关切着君雪和她的母亲吧。但是得知我和君雪很要好时,她认为那是君雪和她妈妈的诡计,她认为她们是为了来争夺我父亲的家产的……”

“早就出轨的父亲虽然不好对我妈妈表明自己的态度,可他却很支持我和君雪做好朋友,那座楼房,就是我和你相遇的那间房子,就是我父亲当时买给我俩,以便于我们在这座城市好好念大学的礼物。我们入住后不久,君雪的母亲就跟着搬了进来,当时我虽然不喜欢,但是我想反正我们经常住学校寝室,并不怎么回来,也就看在君雪的面子上,由着她那么做了。”

“只是到了后来,她的母亲得了胃癌,君雪第一次给我父亲打电话,希望我父亲能借给她一些钱来给母亲治病……而我,则在一次不小心的口误里,对我妈妈说我和君雪有一套房子,还有她妈妈也一起住的事情……”

凌小若望着她突然痛苦起来的表情,想到君雪想念她母亲时的样子,心脏一遍又一遍狠狠地频繁地揪疼了起来。

“我妈妈找到了那个房子,就像我们看到的一些电视剧中的片段一样,喊、闹、打、砸……辱骂君雪和她那个已经病入膏肓的母亲……而我只能站在旁边看着听着……”宁致的眼睛中多了一种液体在微微晃动着闪动着,“后来没过多久,她的母亲就去世了。”

凌小若端正地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或是做不出任何反应,听着宁致零碎的讲述,她的右手已经在这时间里捏得生疼,她送开手,转而握起桌面上的刀和叉,金属的冰冷感几乎要刺入她的骨髓深处。

“然后呢?”她声音空洞地追问。

“……还有什么然后?非要说下去的话,就是她始终不肯原谅我,就好像我母亲无法原谅她的母亲那样,我和她的友好关系在那之后不复存在,父亲让我搬出那间房子,毕业后我去了南方接手了父亲的生意。可能是出于刻意地报复还是其它原因,君雪直接接手了父亲在北方片区的公司,但去南方出差时,她一直都避免跟我见面。”宁致从凌小若手中拿走刀叉,防止她用那东西弄伤手指。

凌小若问:“那她这些年,开心吗?”

“我不知道。”宁致避免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父亲怕她一个人太孤单,总会给她介绍些男朋友……我没对父亲说她不喜欢男人……不过这也算是我和她之间最后的一个秘密了吧。”

凌小若木然地点点头,眼神比表情更空荡。

宁致说:“我这次回北方来,一是想要看看她,事情都已经过去三四年了,或许可以尝试取得她的原谅;另一方面也是和澄锋一起来看你。可是没想到我出现的不是时候……君雪那天在你走后对我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你知道吗,我从没见她那么愤怒过,她母亲去世后我去看她时她也只是冷冷地让我走开,这次却……我想她是害怕我说出那些事情,害怕你知道她其实……”

“害怕我瞧不起她的身世。”凌小若接过话头,“其实这有什么呢?她还是她。”这句话是对宁致说的,却也是对自己说的。

宁致点点头,又低下头:“对不起。”

“你没必要对我说对不起。”凌小若叹了口气,起身摆摆手,“我得去找她,你对我哥说一声,今天我真的没心情再呆在这里了。”她连着绊开两张椅子,有点魂不守舍地冲出了这个充斥着安静气氛的西式餐厅。



打车往君雪公寓那边赶的路程中,凌小若一直蹙着眉头,思考着见了面该怎么对她说,总不能直言不讳地讲她知道了一切,从而伤害了君雪敏感的心。

到了目的地之后,她也没有想好自己的说辞,犹犹豫豫地走向最后的那一座公寓楼,因为没有单元楼的门卡,她站在门前等了半天,好不容易有人刷卡开了楼的大门,她赶紧跟着挤了进去,也没心思察觉别人投来的质疑的目光。

电梯缓缓地将她带上了顶层25楼的复式房,出电梯后,她决定不再思考,快步走到君雪屋的门前,抬手就按了门铃。然后好久都没有听到屋里回应,她不厌其烦地按了很多次门铃未果后,才知道君雪肯定是不在屋里。

“真该死。”她皱着眉头转身背靠在门上,向前伸直了两条腿懊恼地撑住身体,捏着手指寻思是不是要继续等下去。

无聊地摸了下口袋,手指尖触及羽绒服兜里的小半盒香烟,拿出来看了看后,她支起身子走到安全通道里,从烟盒里拿出简易打火机,捏住一支烟塞到了嘴里,打火机的火苗弹起后,淡淡的烟草味和青烟缭绕在鼻端,她皱了下眉头,发觉自己已经有了烟瘾,以前只是跟着别人一起抽耍烟,未曾对烟草有过任何依赖,但经过这么些天不知不觉的小发泄,抽烟的次数和间隔明显降低了次数。

对此,她不禁苦笑了一下。

一支烟不紧不慢地快要被燃尽的时候,她听到身后有了脚步声,一拧头的空当里,手腕被紧紧地捉住,嘴里牙齿咬着的香烟蒂也被使劲地拽了出去,她恼怒地想要反抗时,来人就用很惊愕和不悦的声音对她说:“凌小若,你怎么还学会抽烟了!”

她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就赶紧把要吐出口的脏话咽了回去,偷偷瞄了一眼站在自己对面似乎满脸憎恶的君雪,又低头看了看君雪手中捏着的残烟,忍不住说道:“可能跟你闹掰以后,就学会了。”

君雪握着她手腕的手松了松,最后终于完全放开她,脸上的不悦也变成了一种负重,将烟丢进通道边上的大垃圾筒里后,她问:“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凌小若耸耸肩:“想你了,忍不住就来了。不欢迎的话我可以立刻就走。”

对于她这么干脆又有点伤人的话,君雪只好抿了抿唇,轻轻迈开脚步走出通道:“我这里随时欢迎你。”“真的吗?”凌小若无法否认因为这句话而心情愉悦起来,当时对她伸出手,“钥匙,我来开门。”

君雪似乎犹豫了一下,却还是从包里拿出那一串沉甸甸的钥匙,稳稳的交在了她手中。

凌小若拎着钥匙去开她的房门,房门开启时屋里积攒的温暖的气息卷了出来,吹拂得她脸上一干,拔出钥匙让君雪进屋。

换拖鞋时,她弯着身子看到客厅里的茶几被拖向厅外一大截,可以一进门就很方便地看到那上头摆放着的水仙花,君雪见她注意到这一点,不由得解释说:“客厅被太阳照射的时间太长,对花不好,所以我给挪了一下位置。”

“哦,它们什么时候才能开花?”

“不知道,不过应该也快了。”

“哦,这样。”

“……小若。”她喊了她一声,后者不解地看她,她在那目光中紧张地抿了下唇,“对不起。”

凌小若笑了一下:“最近听到这三个字的次数太多,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了。”

君雪不自在地眨了下眼睛:“那你要我怎么办你才肯原谅我?”

凌小若望着她典雅的脸,眯着眼睛正经八百地想了好久,之间太阳照在客厅中,两人站在门内,她感觉阳光就差那么一丁点就铺到她俩身上了,可是躲在阴影中,又觉得无比安全。这种念头产生后,她莫名其妙地又把好心情提升了一大步,用指头在嘴唇上点了又点:“从开始到现在,你还从没亲过我呢。”

君雪张了张嘴,最终没把要说的话说出来,双脚向凌小若身前挪动了半步,倾过脸去,柔和地在她的唇上印下了自己的唇形。

而凌小若忍不住在她的唇下扬起嘴角,在她要缩回头去的时候紧紧揽住她的腰,毫不犹豫地反吻了回去。君雪只好微微犹豫地抓着对方还未脱下的羽绒服外套,任由她吻咬着自己的双唇。一吻结束时,凌小若握住她的手,两人抵着额头,她微微喘息着说道:“君雪,我今天来,其实是……”她望着她近在眼前的酒窝,还是不晓得自己究竟该怎么把宁致说的事情很好地表达出来。

君雪闭了下眼睛,睁开时仿佛有了勇气似的问道:“你是来告诉我说,你要跟我分手的吗?”

“哎?”凌小若在她的注视下眨了眨眼睛,“你说什么?”

君雪松开手站得离她远一些,用低低的声音说:“今天我在你校门口,看到你和一个男的……拥抱,我之前并不知道你喜欢男的……如果早知道那样的话我不会追求你的……”

凌小若歪着脑袋问:“校门口?你是要去我学校找我的吗?”君雪点了点头,刚要继续说刚才的话题,她却兴味盎然地再次截住话头,“你看到我和一个帅哥拥抱了是吧?心里是不是很难受?”

君雪又不知所措地张了下嘴,最终还是只点了下头。

凌小若凑上前双手捉住她的外衣衣领,奸笑着说:“你这下肯定知道我有多么抢手了吧?嗯?以后还敢动不动就把我扫地出门吗?嗯?!”

“小若……”君雪看着她俏丽的脸近在眼前,无奈地摇了下头,“或许一个男人更适合你的未来。”“啧,是啊,那个男人又帅又多金,对我也很好,可我就是不跟他来电。”凌小若忍不住又揪了下她的衣领,再次露出奸笑,“这些天来我满脑子光想着如何蹂躏你了,一点都没注意到别人怎么样,你说我是不是没救了?”

君雪的脸飞红,喘息艰难地挣脱出她的魔爪:“别瞎说。”

“才没。”凌小若抱着胳膊,危险地眯起眼睛,“反正我跟他的‘奸情’也被你看到了,那么公平起见,你想甩我也要有个合理的解释吧?那天你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赶我出门,至少我得知道我被狼狈地驱逐出去的原因。否则真是劈腿都劈得不甘心。”

君雪扭开脸:“这之间没有必要的联系吧?”

凌小若很努力地喊道:“怎么会没有?那个女人今天当着我的面要跟我抢那个十全的好男人,你说怎么会没有关系呢?”

君雪这次是真的被吓住了。

“她要是跟你没那种关系也就罢了,可要真是你的情人,凭什么要一脚踏两船地来跟我抢钻石王老五?”凌小若继续一脸愤慨地演戏。

君雪缓缓地说:“她……跟你看上了同一个男人?”

凌小若斩钉截铁地回答:“是的!真是够巧的了,是吧?跟我抢完了你,又跟我抢另一个,真有缘哈?”

君雪摇了摇头:“不是的小若,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个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我喜欢的两边她都占着,你是,那个男人也是。而最后我什么都没得到!”

“小若……”她苦恼地揉了揉眉心,“我该怎么跟你解释呢?她是……她是我姐。”

凌小若装作很惊讶:“你姐?不会的,你肯定是骗我的。”她一边说着,一边脱下羽绒服,挪动双脚走到客厅柔软的大沙发,然后懒惰地在上头蜷起了身子。

君雪只好跟着她走过去坐了下来,轻轻地说道:“我不会骗你的,所以之前才没有随便找个借口来搪塞你,而她和我之间,确实又有很多的过往让我不想提及……”

凌小若抱住她的一只胳膊,像只猫似的打了个盹,靠在她的肩膀上,说道:“我想让你对我破个例,如果你真的为了我们以后着想,你肯定会亲口对我说的。”

君雪若有所思地摸摸她短短的碎发,犹疑地点了点头:“如果你真的决定要听,那我就说……可是我不敢保证你听了之后会不会……”会不会厌恶地跳起来,然后自此从这个屋子里逃离出去。

“我说了我要听。”凌小若握住一绺她散落在自己脸上的直发,小心翼翼地用指腹触碰着,“难道你的保密态度还害得我不够惨吗?”

君雪点头:“是啊,不管结果会怎样,我对你应该开诚布公一些。”她顿了顿,抿了抿唇,然后用低低的音调说起了自从她记事起,在她身上和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她的母亲,她的父亲,她父亲的妻子,还有她那个叫做宁致的亲姐姐,还有每当她懂事一点,她就越来越深刻体会到的某些屈辱和难过,说起在母亲最后的一段日子里,她对所谓的早就支离破碎的家庭、对父亲的残念,甚至于母亲去世后,她带着恨意和报复的心情接掌北方大公司时,所接受的冷眼和杂言碎语……

半个下午的时光中,阳光洒在沙发上,她坐在阳光里,被她喜欢的女孩紧紧地揽着一条胳膊,用慢吞吞和带着一丝漠然的语气讲起那些她一直不愿直视的过往,后来越来越语无伦次时,她闭上嘴转头,望着靠在自己身上的凌小若动也不动的头顶,期望却又不期望地等待这个女孩爆发的那一刻。

凌小若在她完全沉默以后,伸出手挡在嘴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唔……君雪,我困了。”

“……那就睡一会儿吧。”君雪不确定地回答道。凌小若支起身子,却更紧地靠在她的身上,再次伏下慵懒的身体:“嗯……过一会儿喊我起来,我给你做晚饭。”

“……小若……“

“那些往事真的很烦人啊,可是我只要你记住一点。”她一成不变地靠在她的身上,汲取着无限的温暖,然后用温暖的语气轻轻说道,“我爱你这一点,不管有什么原因,都不会改变。”

头顶没了声音,稍后,她感到有一个吻落在头发上,她满足地微微一笑,踏实地睡了过去。




谁染一群:257019677(仅限女,需爆照或语音验证)

谁染二群:241885476(不限男女,语音验证)

谁染yy频道:10757507


谁染长期交友应征者信息查看子菜单

【谁染官家】-【谁染征友】

谁染长期征友活动

谁染介绍

谁染工作人员招聘

微信征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