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碎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3 15:45: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 / 黄小邪


好久没有更新了,几位朋友问起原因,其实没别的,嘻嘻,就是我犯了懒。年前忙活扫除和收拾,接着加入春运大军回家过年,先去宁夏婆家再去武汉娘家。月底从武汉回到山里,跟着MRS. Road请到家里的国画老师涂了三天鸦,然后害了离家相思病,干什么都提不起劲。慢慢好了后打扫洗晒、看过年没看完的书、做新年计划。上周起家里人纷纷外出,又剩我和嘉沃、小宝、多多四只单身狗看家,这才想起动笔记录一下最近的日子。


小年那天,收拾完过年回家的大小行李,MR. Mountain夫妇开车送我俩下山,离开时山里还是春寒料峭,漫山苍黄,山间有积雪,河水在缓处还结着冰。等初十一我俩回到山里,雪已化尽,河水潺潺,新绿点点,阳光照得人遍身温暖,眠了一个冬的南山终于醒来,春意萌动。

书房窗外停了一只胖胖的小喜鹊


院中的小池塘在入冬后结了冰,先是靠西北角冻住薄薄一层,随着气温降低,冰面越来越厚、越来越广,直至蔓延到整个池塘全被冻住,冰层厚到我们可以上面走跳。离家半个多月,回来一踏进院子,第一眼就见到小池塘又流动起来,春风煦煦,水面便皱了。整个冬天没打照面的小鱼们也出来了,明红色的小身影在碧绿色的水里轻快地游弋。


家里的小梅树正好在元宵节前开花,一朵朵嫩黄的小花骨朵儿或疏或密地簇在枝头,像挂了一树的小灯笼,张灯结彩的样子实在可人。

小梅树张灯结彩迎元宵


元宵节村里组织的社火,敲锣打鼓到咱家


刘sir的cosplay


元宵节刚过,倒春寒,山里又下了一场雪,竟比冬天的雪还大,不过丢棉扯絮般的雪花落到地上,就倏忽钻进土里,下了一夜一天也没有积起来,只留下轻轻薄薄的一片白,太阳一出来马上就化完了,到底是春天,暖和了啊。我心里想着小梅树,跑去看她。清芬寒冽,还没走到近前就闻到了沁人心脾的梅香,走到她身旁,一树的小黄梅各个挂着薄霜,春梅绽雪,更加地瓣蕊挺铮。刘sir也喜欢,折了一小枝,插在喝完的黄酒瓶里放到茶桌上,于是整个茶室都浮动着暗香。

刘sir在茶室插了一枝梅


春天温度一升,家里的臭大姐们就出动了。臭大姐是本地叫法,生长在南方的我小时候也见过,我们管它叫打屁虫,是一种一受刺激就会放出臭味的小昆虫。时隔多年,来了山里这才重逢,而且是好多好多!


一到温暖的春秋季,小东西们便大大方方地日夜出没于屋里的各个角落,兴起了还会飞呢。尤其在白天有阳光的窗边和夜晚的灯下,它们更是成群结队肆无忌惮,完全以家中主人的姿态出现。我们在书房喝茶聊天,它们便在我们头顶飞来飞去,在沙发上或是我们的肩上散步,调皮过头的还会飞到茶里、菜里以及一切可以钻的犄角旮旯里,如果你一个不小心刺激到它们的话,那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就来了,没有一点点防备...臭不知所起,久久不散。


好几次我洗完澡吹头发,一打开电吹风一股浓浓的味道扑面而来,往风筒里一瞧,果不其然,里面有一只已经被烤干的臭大姐。要不就是一整天都闻到自己身上有阵阵奇味,翻遍全身也找不到始作俑者,最后才发现不知何时踩死一只,在鞋底嵌着呢。


臭大姐还喜欢钻衣服,我们时常一穿袜子、一插口袋就摸出一两只来。旅行或出差,到了酒店一打开行李箱总能抖出几只,小家伙们用这逃票法跟着我们去了全国不少地方甚至还走出了国门。不知道那些移了民的臭大姐现在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在别处生儿育女,把南山这一脉发扬光大。有意思的是,去年周大夫来山里小住,给我们普及了才晓得,原来这臭大姐的学名叫做九香虫,在中医那儿是一味可以入肝、脾、肾的好药,温中补阳,尤其对男性有益。所以说你看那名字,敢情人家散发的味儿不叫臭,叫香,还是九香诶。

这就是家中无处不在的臭大姐本尊


春天一来,家里的汪星人和喵星人也开始躁动了,这个恋爱的季节啊~多多作为家里唯一的母汪星人,一年里这个时段是最吃香的,对于年轻气盛的小宝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小宝本是个憨厚老实的小伙子,吃睡玩对他来说都比异性重要,可一到春天他就变成了行走的荷尔蒙,性情大变,但凡遇到母的,都要强扑上去,完全变成另一个小宝。为了避免麻烦,近期我都尽量减少带小宝外出蹓哒,只让他在自家院子里跑,而且每次他和多多只放一个出来,避免他们接触。


上月底好友家的两个小男孩上山来玩,他们和小宝多多都熟,一来就兴高采烈地自己上去把两只都放出来了。这下可好,小宝一出笼就如猛虎下山,把多多扑到身下,多多拼命反抗,可是小宝个头和力气都比多多大,把多多压得死死的,接着就急不可耐地按着多多嘿咻起来,我赶紧跑上前呵斥小宝,已然来不及了。两个小朋友哪见过这阵势,平日的小宝和多多是多么乖巧伶俐,今天咋这样了?他们不解地问我:“小黄阿姨,小宝和多多在干什么呀?”我满头黑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五岁小孩子的这个问题,于是岔开话,结果小娃娃还不罢休了,追着我问,好尴尬啊,我只好告诉他们小宝在欺负多多,这才蒙混过去。

▲ 看这俩熊孩子在干嘛?!


上面这种场面去年重复了一整个春天,今年倒是奇了,小宝在那次之后就对多多没了兴趣,我猜也许是多多到了更年期对小宝失去了吸引力,这也好,省事了。不过没等舒口气,我就发现小宝开始自力更生了,每天没事就舔自己的小弟弟,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刚进入青春期的嘉沃也有样学样起来,唉,没法,只好由着这两熊孩子自己去了。

嘉沃啊...好吧,你长大了


这边汪星人不安分,那边三只喵星人也不消停,成日里叫春,叫到嗓子都哑了还要叫。

二位猫爷懒洋洋地享受着春日阳光


有一个晚上,家里就剩我和刘sir,正睡着,两只猫跑到我们房门口叫春,白天还好,大半夜的听起来就有点瘆人了。乍一听像婴儿的啼哭和呢喃,我还觉得有趣,手贱录了一小段,可再听一会就很诡异了。忍了一阵,两个家伙却完全没有停的意思,反而叫得越来越猖狂,听得我们头皮发麻无法入睡,我一气之下爬起来开了灯,猛地打开房门大吼一声:“滚!”这俩货才一脸惊恐地“嘭”地弹开,冲进院子的黑暗里。

黑灯瞎火里录了一段喵星人叫春


植树节时阳光明媚,高师傅和我一起开着小货车去了趟花卉市场,市场里的各种树啊花啊千姿百态、生气勃勃,我见了每个都好喜欢,都想扛回家。最后选好一棵紫玉兰树、四棵红枫树、四株月季回家,趁着春光大好栽在了院里的池塘边上,高师傅还把发酵两个月的羊粪给竹子施了。村里边已经有人焚烧田地上的枯草黄叶,烧完后翻地,把草木灰混进土里,那是滋养庄稼的好肥。

花卉市场的每个铺位都有这样的长长花径



市场里的雏菊、山茶花、杜鹃、海棠


挖了五个小坑栽树


把买回的树连根移到坑里


让小树保持直立,铲土填坑


把土踩实、浇水


一棵紫玉兰、四棵红枫,大功告成


我们回家的路上,见山下的杏树、桃树、梨树都开花了,子午大道和进山的路两旁尽是大片大片的粉粉白白,正是春光灿烂的景致。山上的气温低,风物变化通常比山下迟半个月,所以山里的桃树、杏树上还多是花苞。家里的杏树枝头一天一个样,前晚还全是玫红色的小花苞,一觉起来,就开出了不少粉白的小朵,吐露着嫩黄的花蕊,一场春雨过后,盈盈粉泪更加娇羞。

家里的杏树开花了


再过一周杏花就能开满树了


不光枝头,家里的墙角也有风景。蒲公英悄悄开出了黄色的小花,自有自的明丽。细长的瓣儿拥着小小的花蕊层层叠叠展开,绿叶似帆,在雨里为小花护航。

墙角的蒲公英花


春雨润物,雨后的田间地头,荠菜和茵陈相继冒了出来,山里人挎个篮子去挖回来就可以做成荠菜饺子和麦饭了,那可是春天里不可多得的美味,也是南山春日最值得期待的事之一,下回再来写吧。


——END——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