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靠写作这条路我是红不了了 ~ ~ ~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1 16:55: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清晨。


潮湿的水汽打在脸上,清新、微凉的刺痛感。


一点一点的阳光,透过氤氲的雾气散落下来,朦胧,迷离,又疑惑。


不知名的小虫子们在竞相争鸣,只有在这样静谧的早晨,它们才有机会向世人宣告它们的存在。


我微微皱了皱眉。

我满怀疑惑地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

这场景,即陌生,又熟悉。


突然,咔嗒一声,有一束灯光在脑海中某个角落里亮了起来。


一些久远的记忆伴随着布谷鸟“布谷--”“布谷--”的叫声苏醒。



我望见那个在屋前撒欢奔跑的小女孩儿,是我。


还没有佝偻着背的奶奶,身形矫健的爷爷,一头乌黑的卷发的爸爸,扎着两条麻花辫的妈妈,还在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弟弟。


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嘈杂,喧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都在笑,都在闹,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笑弯了腰,笑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笑声像一颗一颗晶莹的珍珠,噼噼啪啪,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捡拾起来,放在手心,纯净、剔透。


又抛洒开去,化作漫天晶莹的水滴,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形状。


我站在这里,怔怔地看着。半步也挪不开脚。


过了很久。。。


雾气散去,阳光开始炙热的烧烤着大地,车水马龙的人类城市苏醒了。


小虫子们和布谷鸟都消失了,仿佛它们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个世界一样。


人影渐渐模糊。


那些记忆化作一片羽毛,轻飘飘的在空气中落下。


我捡起来,吹干净上面的灰尘,把它捂在手心,揣进口袋里。


小虫子,再见。

布谷鸟,再见。

微凉的早晨,再见。




额,你以为我在写抒情文啊,其实我是在写议论文。


因为,你绝对想不到,即使是这样恬淡、安然、美好的时刻,我这个奇葩的大脑在想什么。


它不是在享受清新的早晨,也不是在惆怅珍贵的童年记忆,TMD居然在分析:

这些小虫子,小鸟叽叽喳喳到底是在求偶,在觅食,还是在社交。

它居然在大脑里复习人类的记忆存储和提取机制。


就是这几页PPT。


欧买嘎,大脑皮层前额叶太发达的坏处就是,失去了对生活美感的感悟、品味、享受能力。(也可能是这一块儿能力没进化好,┭┮﹏┭┮)


这奇葩大脑每次搜集到一个线索,它就开始从全局出发的逻辑计算,我能清晰地看到眼前出现一个逻辑思维导图。你说可怕不可怕?

就是这个赶脚,就是再低端一点哈哈~~~


欧买嘎,我滴神嘞,我不想分析,我只想静静地看着,我一点都不想思考,可它就是要强迫我思考、强迫我分析。


所以,我特别羡慕嫉妒恨那些写自媒体爆文的人。抽取一个片面的、偏激的,易于煽动人心的点,洋洋洒洒数千字,写得是令人或声泪俱下,或激慨难平。哎呦喂,评论席一片心潮澎湃,群情激昂,感觉人人都捏紧了小拳头,人人都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而我的大脑喜欢干啥呢,最喜欢看见爆文就去分析人家的逻辑漏洞。(可能主要还是基于羡慕嫉妒恨吧。)


例如之前有一篇爆文叫做《疯传的分房睡年龄,坑了无数孩子》,可是我点进去一看,妈蛋,明明是一些不长脑子的爹妈简单粗暴的解决孩子的分房睡问题,这篇文章应该叫做《不长脑子的爹妈,坑了无数孩子》,怎么能把锅甩给“分房睡年龄标准”呢?


再例如,有的文章说,中国出轨率世界第一,所以婚姻都是经济契约,没有爱情,更没有感情。额,事实上,婚姻存在多种多样的形式,出轨、离婚也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怎么能简单粗暴的一刀切,婚姻只与经济利益有关呢?


所有的爆文最大的特点就是,以点带面,这是一种基于经验主义的思维逻辑。


而我这奇葩脑子热爱统计学思维,先看全局,然后看全局中有哪些点,然后列出来,一、二、三、四。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而且,我的大脑居然觉得撩拨读者的情绪是可耻的。


因为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受的训练是帮助求助者平复情绪,帮助求助者拨开思维的迷雾,打开思维的任督二脉。


如果故意撩拨读者的情绪,用错误的以偏带全的逻辑去误导读者,这不是无耻是什么?


额,其实我也不是觉得无耻,我也想这么无耻来的。

可是,臣妾真的做不到啊,思维方式转变不过来啊~~~

要命了。


其实,我说这么说,主要就是想要表达我对爆文的羡慕嫉妒恨,臣妾也想要写爆文,臣妾也想红啊~


算了,算了,学不来。

我还是洗洗睡吧。


再见。

晚安。


永别了,我的网红梦。








寻找一把打开心灵的钥匙 


公共营养师、心理咨询师。


本公众号文章皆为本人原创。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谢谢大家!

胡言乱语,请谨慎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