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京文学网沈水社团父亲节文章选发(一)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6 15:00:3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HAPPY
FATHER'S

DAY

父亲节诗歌展


沈水之光文学社团



回归

作者:韩东林  

  

生命来自天国,最终还要回归天国,天国遥远,不知道哪一颗星星是你闪烁的灵魂。

                           ——父亲节题记 

   

4月2日 曾是一个被泪水淹没的日子

迟来的春天冻伤我的心灵

我的伤口在逼近的痛苦中扩大

慈父已远去灵魂回归遥远的天国

我柔弱的双手无法牵住父亲的衣襟

我企盼的目光无法截断西行的路

父亲我只能留住你温暖的笑容

在记忆中感受你曾经的爱抚

我会在深沉的午夜遥望星空

操起你挚爱的那把古老的二胡

为你演奏一曲二泉映月

让哀婉的琴音相伴你孤独的灵魂

父亲我知道你的内心深含隐痛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却默默无语

天堂遥远却了却不断我的殷殷思念

请让我写一首泣血的小诗送给你

在寒冷的春天在心痛的四月

让您回归的灵魂 在鲜花和鸟声中安详如初



那时秋来
作者:程云海


那时候你还是条壮汉
彩旗插满田埂,你镰刀银白
对着瘦弱的稻子发呆

那时我还小,每天在田边撸稗穗
我的袋子满了你也该收工了

你总是说感激我,没让这一家挨饿
现在你试图
捡拾我洒在路上的童年
俯下身,已经弯成一把老镰



父亲节,给爸爸
作者:娉婷如玉


爸,你知道吗
咱家那几头牛
总跟我说话
它们什么都明白
不想你太累
我摸摸它们的头
告诉它们要听话

爸,你真是的
烟酒我都让妈藏起来了
你怎么老是不懂事
总偷偷去翻
医生的话你都忘脑后啦
再犯错我可不理你了

爸,说你什么好
嘴上总跟妈吵架
心里还比谁都惦记
还学我们年轻人给妈送花
不过,我也表扬你一下
你那花长的还真不错

爸,你有时也真狠心
我结婚那天使劲摔我的门
扬长而去
可有人告诉我
到车上你就哭了
你说我养大的姑娘
凭啥给人了
真是要命啊

爸,其实这世上你最好
生活跟我开玩笑
曾失去了好多好多
你说,丫头有爸呢
你的背驼了,眼睛花了
我的路越来越亮了

爸,等有一天
女儿终究要走完这一生
老天又会把我交给你
那时,我就乖乖地躺在你身边
就像刚刚出生
枕着你的臂膊
安心的睡了

爸,写到这里我哭了



父亲节

作者:李忱


今天

一个诗意的日子

  

像清明的同题

难以提笔

  

诗弟小川说

是诗伤情不能驾驭 

  

此刻心已淡然

当满屏都是诗句

  

不会妨碍

凝望夜空邀父亲共饮

  


一杯酒或者别的

作者:火锅

  

日光  一滴一滴流进血液

营养着七十多年的

思绪

和阎王派来的丹毒

无声地比拼

就像密集的云

承受雨的折腾

还要抵挡雷和闪电两个帮凶

  

  

半百的年龄知道ETC

那是和生活有关系

记住CET本来不容易

只因为有个考六级的闺女

  

高速公路伸张远方

今天的秒针不要走高速   



父亲(组诗)

作者:远山晴空

  

悠长的小巷底  

那人用几十年的深度  

大声喊  

喊我  

炊烟的怀抱  

针头线脑的温暖  

那人还用他自己儿时遗留的影子  

哑着嗓子喊  

喊我  

跑远的竹马  

惊回头的淘气调皮

 

茫茫人海  

十八岁那人送我上路  

一杆竹杖  

一双芒鞋  

一把希望的长剑  

从此相望江湖  

只与某假期节日相约  

片刻安静午后  

清明平淡秋月  

风起风住  

相逢一碟小葱拌豆腐  

一杯酒安顿亲情远疏  

一支烟明灭家常里短  

甚至还夹杂争论不休的调料  

慢慢看血浓于水  


门楣之上  

那挽起硕大的白花  

分明是你一世的泪  

凝成的雪朵  

乐声为何如此冷寒  

此刻封冻我满门亲戚  

大门口昂首  

一白一红两匹高头大马  

口中呼呼喷着热气  

纸糊的辔头缤纷  

模糊你走远的背影  

纸扎的马鞍系紧  

一腔滚烫追思  

我扬鞭再扬鞭  

日夜不息一跃千里  

马儿啊  

快  

那给我姓氏的人  

就与我只隔一层板的距离  

2012年5月29日下午与一朋友父亲灵堂偶感

  


风将父亲慢慢吹老

作者:奔跑的麦芒


——写给父亲节

每一天     村庄上的事物都被风唤醒

强悍的   细腻的

从不同的方位吹来

不规则的时间      有时会被吹成另外的模样

整个早晨       花开半朵

一支烟突然熄灭

  

院子里的狗

懒洋洋地吠几声

有时也会偷偷溜出去

看看路上的落叶

那时      正午已过

  

父亲习惯看天

他生活的物件屈指可数

烈酒     土地     一盘油炸花生米

构成整个季节和天空

他的风在身体中跑来跑去

很多时候      他就是风

吹乱一段月色

把一场雨爱到无声

  

很多黄昏是重复的

吹走的人

吹来的尘埃

在故乡的土地上

沉默地活着


玉米叶有锯齿     它的语言同样锋利

歉收的年月   泥土中的虫子

也是饥饿的风

父亲习惯把露水的名字喊错

一滴水也认亲

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也有大爱

  

他向大地弯腰     向时光朝拜

被摔碎的日月

总有金属的质感

  

大风穿过夜晚的屋檐

梦被一再吹弯

黑夜的胡茬在悄悄生长

越来越多的褶皱

从树上返回

许多植物还在沉思

白露为霜的时节     

又是一场关节疼痛

  

一粒麦子     敞开心扉以后

还在流浪的云

忍不住停留几秒

这时     我与故乡分别的日子

整整十年

  


父亲,是一本耐读的书

作者:王冬

比图书馆更像图书馆的
是墓地。在墓地面前
图书馆只配约会和自拍
比书更耐读的,是墓碑
不读学识,读人生

读了父亲四十几年
收效甚微,直到
父亲把自己立在书架上
才体会到书的珍贵
于是,定期来找父亲
上早课、补习
 
父亲以书的姿势端坐
我虔诚跪地,一改
儿时求学的顽皮
书,越读越厚重
几年功课下来
父亲,又传授了我许多
 
在父亲面前
从不敢炫耀所成,心里
无法掩饰谎报成绩的不安
每次起身时,瞥一眼
父亲身边书碑林立
总会,被跳跃的香火
烫红了脸

一把剪刀
莹莹。经典原创
一把剪刀
剪出了皱纹的印记
深深的鱼尾纹,刻在了,
满是褐色雀斑的脸上
眼角清晰可见的岁月烙印
去不掉头发根里,长出来的白发
声声的咳嗽
乎乎的气管炎发出的轰鸣
离的很远,也能听见
爸爸,难受的唉声叹气
这老毛病
是祖传的
没法子啊
滴流缓解下
勉强过了几日
四十年的风吹雨淋
任岁月如梭
每每过生日的时候,叹气
活着,就在遭罪



爸爸,我想为你
作者:不言


爸爸
我一直想为你写首诗
我不写你满手厚厚的茧子
也不写你额头重叠的皱纹
你花白的头发写满了历经的苍桑
你弯弯的眼角挂着岁月的风霜 
你风里头的奔波雨里头的跋涉 我用什么语言也写不清楚 
只想 只想对你说一句 
爸爸 我那么那么爱你

爸爸
我一直想为你唱首歌
我不唱你顶着月亮走过的路
也不唱你扛着日头洒下的汗
你不倒的意志换来我们平常的日子
你微微的笑意掩不住脸上的沧桑
爸爸 你走过的路可以绕地球一周
你做过的事我们就已数不清楚
也许是因为血液的交流
你为我们铺好了长大的路

爸爸
你从来未有放开过你强大的手
你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关怀的眼眸
而今 你的儿女都已经长大了
我们要卸下你肩上的重担
我们要让你过上舒心的日子
可我亲爱的爸爸
却微微的摇摇头
还是放不下心的牵挂



写给父亲(组诗)
作者:一叶独清


一、凡人
你可以焚琴,我可以烧稿,从来都是取暖
谁又分辨过不同
我曾那么深刻地从人群中认出你
那么深刻地羞于承认

尘世灰扑扑的,你也是,我挣扎着写诗不肯告诉你
躲在异乡的夜里想家的两颗眼泪
我恨我脱身于你——

走得越远,也不过是你的疤痕显出的一点深,我不该笑你
铅笔头在你的手里那么不相称
你的字越写越大

花镜度数越来越高,摘掉它,你反而看得更远了
你微驼之后,我就分不出
谁是谁的阴影

我一直觉得你的口琴声,是你我之间唯一的联系,那时候
我才会承认你是我的父亲
而我像一个诗人

二、手
院子不大,四月的时候,竖着的水泥杆将不再孤独
先是父亲的轻喘,再是他扶起一根根
葡萄藤,分立各自的位置

七十六岁,他的手依旧有力,一只稳稳地掐紧藤和钢线
另一只,迅速把麻绳绑缚出十字,牢固
是他习惯的生活方式

潦草抹汗的瞬间,短掉一截的无名指闪了一下,突然想起
它丢了快四十年了,那天他的额头也是
大汗淋漓,白纱布那么刺眼

他却一声不吭。这被忽略的残缺对应了那么长的时光
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像是交给命运的代价
他一定感觉值得

阳光斜过来的时候,他习惯的左手遮出一块影子
看不出少了任何分寸

三、那一年 
那一年,我十六,屋后的韭菜很绿,房前的西红柿很青 
母亲端上桌的玉米粥,只会嫌粗 
不会问及出处。不会理解父亲的皱纹 
从我记事起,就有那么深 

那一年,我恨他,不让我去看剧,强了几句,挨了他一顿 
胖揍,胳膊粗的棒子都打断了 
他还气得呼哧呼哧,我站在那里一动没动 
觉得比受刑的地下党员还牛 

那一年,我想过离家出走,远方的落日比我的红衬衫还红 
厌倦了把土坷垃翻来倒去,厌倦了 
手上的血泡,汗碱返出花纹,从没想过 
什么是故乡,井水有多深 

苦日子过老了,横倒在畦垄的三角菜,枯黄不需要理由 
我想起它们也不需要,地下三尺 
就是神明了,草木的灰烬,万物的根系 
朴素到沉默的春天 
人间烟火,到现在才明白的爱不够—— 


四、从北再走三步
从北再走三步,便是故乡的坡度
这一年余下的日子越来越少,落叶垫起的恐慌
越来越高
内心的倔强是不懂得因势利导的河流

向上的攀爬
四脚着地,再陡峭些
就只好献上身体与崖壁的亲密接触
这无以言说的创痛来自十指、肚腹、足弓

父亲,这一刻,我对你的体会
不再停留于深沉
贫穷是一株倾斜的大树,你弓下背脊
奋力撑起的样子,撑起
比夕阳更壮丽的角度

当我接过你的肩膀,女儿的呼唤
认定我和你同样的身份,并且
就此唯一
唯一的不可抱怨
唯一的面对成长才会找回的自我
忽略坡度


五、父亲的黑滑石
一辈子不懂艺术的父亲,干着很艺术的活
他手里的黑滑石,还带着
山谷里回荡的锤声,他听不见
这些年的炮声,矿里矿外的
他的耳朵有些失聪,黑滑石
被他铲入破碎机的一瞬,“轰隆”出
他眼睛里的冷静,看着我时
永恒地春风

破碎,再破碎,研出粉末,像他
一直面对的生活,机械出苦楚
伤痛,重复的艰辛
无声地运行于传送带,像他的希望
和送我出村口时的目光,一段一段

算不出距离,他习惯的沉默和坚忍
二十岁时就超过这黑滑石的黑
粒度200目,温度 1100~1200℃,时间
30分钟,黑滑石转白,父亲不懂
白色粉末发出的光和瓷器同祖同宗

听到“艺术”两个字,互搓的双手
总是那么拘谨,他更不懂
黑怎么会洗白,他只知道清白要一生坚持
才能对应,他更不知道
他的儿子是个诗人,用艺术
哽咽不出对他的深情



眼睛

作者:程云海

床头堆满
旧得发霉的故事
一句一行品读
  
我的小手变成大手
薄变厚的过程
  
西屋的书柜
父亲填满了
关于我的墨香
  
近视镜换成花镜
小号字变成大字号
今夜是否会有一盏灯
为父亲擦亮眼睛


盛京文学网站

合作媒体




《当代工人》杂志(纸媒)及微平台。

《新民文化》杂志(纸媒)

《文学少年》杂志(纸媒)

《中国诗赋》杂志(纸媒)

《河东诗词》杂志(纸媒)

《绿野》杂志(纸媒)

《辽中文苑》杂志(纸媒)

《蒲风辽韵》杂志(纸媒)

《你我她》杂志(纸媒)

《雁翔湖》杂志(纸媒)

《沈阳日报》报刊(纸媒)

《沈阳晚报》报刊(纸媒)

 合作媒体继续添加中…...



盛京文学网由沈阳市作家协会官方认证的公众微信平台开通啦!关注“盛京作家”精彩分享。微信平台每天及时发布原创作品、文坛资讯、名家欣赏、作家及新书推介、成就展示、文学营销等栏目会及时更新。欢迎广大读者与作家关注!同时期待您的文学作品及成就,在此微信平台上展示与推介。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