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水做的,成人那天我终于懂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6-09 14:34:0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柳正风才把电瓶车停在建设局大楼楼下,遇到了一个十分眼熟的女人。大概二十七八岁,长发飘飘,皮肤特白,鼻子像外国女人似得高挺,她上身穿了一件白色衬衣,因为太紧,能看见黑色的小衣,饱满的肉弹从领口呼之欲出,下身不到膝盖的黑色一步裙紧紧裹住圆滚滚的小山包。
  
  柳正风昨天晚上被朋友硬拉去夜总会,酒还没醒透,正恍惚,女人忽然回头叫他,“柳正风!”
  
  柳正风想起了这个女人,她叫蒋舒琴,初中时的同班,上学时候就是个骚货,经常和男生传出绯闻。
  
  “蒋舒琴,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蒋舒琴风骚的甩甩长发,怀口的两个极富弹性的肉弹颤了颤,“来办事儿!我现在在房地产公司上班。”
  
  “哦!”柳正风看见她的胳肢窝夹了一个淡紫色的塑料文件袋。
  
  “你也来这儿办事?”蒋舒琴问道。
  
  柳正风指指五层的办公楼,说道:“我在这儿上班。”
  
  “啊?你在这儿上班?负责哪一块?”蒋舒琴微笑的脸上露出了不易觉察的喜色。她今天来之前,已经知道柳正风在这儿上班,本来准备办完事去找他,碰巧遇上了也不好说破。
  
  “谈不上负责哪一块,混混日子。”柳正风谦虚的说道。他以前性格比较直爽,而且很仗义,考进了建设局,待的日子久了,自然变得比较低调。
  
  蒋舒琴立刻贴了上来,身上浓浓的香水味一下钻进了柳正风的鼻子,“真他妈香!”柳正风暗自说道,“看样子还和过去一样骚。”
  
  “好久不见,到你办公室坐坐?”
  
  “行啊!”柳正风带她进了办公楼。
  
  门口保安见到蒋舒琴,请她登记,柳正风对门卫努努嘴,说道:“我朋友。”
  
  “哦,哦,不用了,不用了。”门卫拍马屁似的挥手请他们进去。
  
  蒋舒琴更加确定这个老同学看来不是混日子那么简单,走路的时候故意往他身边靠了靠。
  
  进了电梯,负责建设审批的科员陆伟已经在电梯里,十分恭敬的问:“柳主任,那个事怎么说了?”他一个朋友搞房地产,需要局里审批,他找了柳正风帮忙。局里谁都清楚,这个柳主任和局里上上下下的关系都不错,而且他爸还是省厅的二把手厅长。
  
  柳正风皱着眉头说道:“回头再说。”他对陆伟不太满意,这小子是个愣头青,有些事能在公开场合问吗?而且身边还有其他不相干的人在场。
  
  陆伟见状,不好再问。
  
  柳正风低头的时候看见了蒋舒琴的高跟鞋,她的鞋跟像两根钉子,让她带有光泽的腿更加笔直修长。
  
  电梯到了三楼,柳正风领蒋舒琴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蒋舒琴看见他门口的标牌上写着“主任室”三个字。
  
  柳正风清华毕业,文笔好,人缘也很不错,去年被局里任命为办公室主任,这是个肥缺,经常要接待各级领导,好多局领导都是从办公室主任位置上爬上去的。
  
  办公室里只有一张靠窗的办公桌,他请蒋舒琴坐在他对面的靠背椅上,才坐下,有人敲门,“柳主任,水已经帮您打好了。”站在门口的是他下属小陆。
  
  小陆也是个美女,和眼前的老同学蒋舒琴属于两种类型,长相十分清秀,一头长发被发夹夹住披在后面,穿着也十分得体,白衬衣,黑色宽松西裤,黑皮鞋,别看这样中性的打扮,在柳正风眼里却有另外一种性感。
  
  “谢谢。”柳正风对他笑了笑。
  
  小陆见他有客人,赶紧走进去给蒋舒琴倒了一杯茶,又拿起柳正风的水晶保温杯,给他冲了一杯上等龙井,做完这些,他站在那儿等候柳正风的下一步指示。
  
  “小陆,你查查看有什么好的笔记本,上面要配几台,记住要待电时间长的。”
  
  “好的,柳主任。”小陆立刻识趣的离开,临走前还特意推了推门,生怕他被人打扰。
  
  柳正风看着小陆的背影,看见她的蜂腰和微微隆起的小山包,真想从背后抱住她,轻咬她的耳垂,告诉她自己有多喜欢她。可惜,因为柳正风的职务和身份,他不能这么做。
  
  蒋舒琴笑眯眯的用一双媚眼注视着以前的老同学,现在的柳主任。她把两条自认为非常完美的玉腿斜斜的舒展开,身体前倾,在走进办公室之前,她特意解开了一颗纽扣,稍稍弯腰便露出深深的事业线。
  
  柳正风看在眼里,觉得这个老同学有点儿把他看低了,“老子现在什么场面没见过,凭你这两颗糖衣炮弹想腐蚀我?”不过蒋舒琴的身材确实惹火,虽然小三十,但女人味儿十足,在床上肯定更骚。
  
  他笑了笑,不露声色的说道:“好多年没见了。”
  
  “快十五年了。”
  
  “哪有,高中毕业到现在,也就十二年吧。”柳正风说道。
  
  “十二年还不长啊!”蒋舒琴嗲嗲的说道。
  
  “嗯,确实满长了,刚才差点认不出你。”柳正风端起杯子,吹吹茶末,抿了一小口。
  
  蒋舒琴浪笑一声,说道:“你现在做领导了,哪还记得我们这些老同学啊!”
  
  柳正风靠在椅背上,大笑道:“哪里,哪里,你还那么年轻漂亮,我不敢认而已。”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嘀咕,“这么多年没见,还跟过去一样骚。”
  
  “柳主任,你现在好像混的不错啊!”蒋舒琴话锋一转,故意站起来走到柳正风背后的书橱,又转过脸,靠在柳正风的椅背上,一对肉弹正好在他的头顶。
  
  一股浓烈的香气钻入柳正风的鼻子,他快要眩晕了,头向后一靠,正好靠在蒋舒琴的怀口,一种酥麻的感觉从头顶冲到小腹。
  
  “还行。”柳正风赶紧把自己从尴尬中间解脱出来。
  
  “别谦虚了,你要算还行,我都跟要饭的差不多了。”
  
  “蒋舒琴,不能这么说,你也不错。”
  
  “哪有啊,天天求人,累死了。”
  
  “你以为坐在这儿不累吗?”柳正风拍拍椅子的扶手,深有感触的说道:“也累啊,不过你不了解而已。”
  
  “我懂。”蒋舒琴从背后绕到柳正风身边,一双丹凤眼直勾勾的看着他,丰怀从侧面看更加挺拔。
  
  柳正风真想伸手一把握住两颗肉弹,把它从衬衣里面解放出来,把自己的头深深埋进去,狠狠的吸她身上的香气。
  
  “想什么呢?柳主任?”蒋舒琴这个老江湖哪能不知道他想什么,故意这么问,挑逗他。
  
  “没什么,老同学好久没见,想到过去的事情。”
  
  “过去有什么好怀念的?”蒋舒琴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小山包紧紧挨着柳正风的肩膀,柳正风稍稍移动了身体,让肩膀离她稍微远一点,小陆随时会进来,被她看见就麻烦了。
  
  蒋舒琴识趣的走到门口打开门,看看走廊上各个办公室挂的牌子,扭头问柳正风,“李科长在顶头那间办公室办公吗?”
  
  柳正风问她是不是找“李大好”。
  
  蒋舒琴说就是他,自己要找他办审批的事情,不过这个老头儿不太好伺候。说话的时候,蒋舒琴把门关上了,还故意让柳正风看见自己锁门的动作。
  
  她再次走到柳正风的办公桌边上,问他和李大好熟不熟?
  
  “谈不上熟不熟,同事关系,因为快退休了还是小科长,心里有点落差,原来和他名字一样是个老好人,这两年不太好打交道。”
  
  “你呢?”
  
  蒋舒琴说这句话的时候趴在柳正风的桌面上,白皙的怀部从领口和小衣里挤出来,再往下就能看见峰顶了。
  
  柳正风咽了一口口水,身体向后靠,恰好手臂打在她的小山包上,蒋舒琴干脆将小山包靠在桌沿,低下头,凑在他嘴边上说话。她的牙齿白的发亮,嘴里也有股很清新的味道,她说话很慢,能看见粉色的舌头在嘴里蠕动。
  
  “妈的,这是让老子犯错误啊!”柳正风准备从椅子上起来,不料却被蒋舒琴推回去。他瞪着舒舒琴,看着她解开了怀口的扣子,黑色的小衣完全露了出来。
  
  “蒋舒琴,你想干嘛?这是办公室。”
  
  “不用担心,我已经锁好门了,老同学这么久没见,当然要加深了解。”
  
  “不行,不行。”柳正风打算推开蒋舒琴,不料两只手却在挥动时不小心撞在蒋舒琴的酥怀上。
  
  “你还那么帅。”蒋舒琴抱住柳正风的头,把他的头往自己的怀部上送。
  
  柳正风的嘴立刻被怀沟堵住了。
  
  他在怀沟里吸了几口香气,头脑越来越模糊,手竟然搂住了蒋舒琴的腰,还有一只手被蒋舒琴牵引放在她的小山包上,柔软温热的感觉好像让他掉进了棉花堆,欲望淹没了理智……
  
  “咚咚咚!”门外有人敲门。
  
  柳正风一把推开蒋舒琴,整理自己的衣服,蒋舒琴也连忙把衬衣扣子扣上,拉拉快要推到腰上的一步裙。
  
  蒋舒琴用手梳理头发的时候,柳正风已经走到门口,开门之前,他再次确认了自己和蒋舒琴的衣服已经整理好,这才打开门,小陆站在门口,拿着一叠资料。
  
  柳正风故意装着巧合的样子说道:“小陆,我正好要找你,刘局打电话催笔记本的事,下个礼拜他们出差要用。”
  
  “已经准备好了。”小陆把文件双手递上。
  
  小陆看了一眼蒋舒琴,这个大怀的女人太不正经了,衣领扣那么低,连黑颜色的小衣都能看见。
  
  蒋舒琴看出这个小姑娘不太喜欢自己,于是拿起桌上的文件,对柳正风说道:“柳主任你先忙,我去找李科办点事,一会儿再聊。”
  
  “好,好。”柳正风笑着冲她点点头。
  
  小陆走后,柳正风靠在椅背上稍稍定了定神,他深知刚才的一幕如果被小陆撞破,不知道会造成什么不可收拾的局面,主任铁定干不了了,估计连公职都得丢,“他妈的,这个骚货,差点儿让老子栽跟头。”
  
  等平静下来之后,柳正风伏在桌面翻小陆从网上找来的采购笔记本的资料。小陆做事很细致,除了笔记本的品牌、型号、配置、价格之外,连用户对各种笔记本的评价都附在上面。
  
  经过一番比较,柳正风选了两种型号的笔记本,他打电话给小陆,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小陆才接电话。
  
  “小陆,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好。”
  
  小陆赶紧关了网页,轻快的甩着秀发走进柳正风的办公室,她的脸十分清秀,眼睛好像泉水一样清澈,瘦瘦高高,即使说她高中生,也没有人不相信。
  
  柳正风请小陆坐在自己对面,把圈定的资料递给小陆,“这两款我觉得不错,你看看,行不行?”
  
  小陆看了看,挑着一对秀眉,脆生生的说道:“和我想的一样。”
  
  “真的吗?看来我们是英雄所见略同。”
  
  “呵呵。”小陆很高兴柳正风把自己和他放在一起。她内心早已喜欢上这个儒雅,风度翩翩的领导,可惜他似乎对女同志特别尊敬,尊敬的有点儿过分,反而显得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包括自己在内。
  
  柳正风却并非不近女色的男人,他为了升迁,为了在事业上有所突破,才刻意保持形象,压抑了自己的欲望,然而越是压抑,欲望却越强烈。
  
  小陆走后,柳正风打电话给法规处的副科长高希柔,“高处长,中午打球吗?”他需要打打乒乓球来缓解一下。
  
  高希柔轻声在电话里说道:“别瞎说,还是老时间。”
  
  高希柔和柳正风一批进的单位,两个人私交非常好,早几年还偷偷谈过恋爱,不过因为一段小插曲无疾而终。
  
  中午柳正风打开了乒乓球室,里面有两张台子,他去隔间里的储藏柜,取出球衣球鞋换上,十二点半高希柔来了。
  
  高希柔和她的名字一样高挑,脸很小,而且白里透红,因为要打球,她把长发在后面扎成马尾。她穿了一条牛仔裤,蓝色T恤衫。
  
  “我先去换衣服。”高希柔去走进隔间。
  
  柳正风跟了进去,她连忙叫了一声,“流氓,快出去。”
  
  “不出去。”柳正风和她很熟了,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一下班就去柳正风父亲给他买的公寓,除了吃饭聊天,就是办那事儿,他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
  
  “你不怕有人进来?”
  
  “门我锁好了,钥匙都在我这儿。”柳正风做办公室主任,这点儿权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每个局都有健身房,不过建设局的领导不喜欢健身,柳正风干脆把钥匙都收了,要打球必须找他拿钥匙。
  
  高希柔死活不肯当柳正风的面换衣服,“你不出去,我走了。”高希柔前年结的婚,老公是厅里的小领导,据说老公公有点儿背景。
  
  柳正风不敢造次,只好退了出去。
  
  高希柔换好衣服从隔间出来,笑吟吟的说道:“开始吧。”
  
  高希柔的上身换了一件紧身的亮绿色运动衣,两条背带把她的腰和怀紧紧束住,她的腰非常纤细,下半身的紧身裤把她曼妙的身材完全烘托出来。
  
  柳正风已经没心思打球了,眼睛在高希柔身上来回打转。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
  
  “美女见过不少,身材这么好的美女太少见了。”
  
  “别贫嘴了,柳大主任。”高希柔拿起一只乒乓球拍递给柳正风。
  
  高希柔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味,柳正风故意用力嗅了嗅,“哪来的香味儿?”
  
  “你忘了,这是你结婚送给我的礼物。”
  
  “前年的香水,用到现在?”
  
  “一直没用,快漏光了,最近才拿出来用。”
  
  “我以为是你身上的体香。”柳正风顺势拉住了高希柔的手。
  
  高希柔眯起眼睛,抿着嘴,露出好看的酒窝,“你这算不算骚扰?”
  
  “当然算,怎么,是不是要向组织汇报?检举我夸你身上有体香?”
  
  “呵呵。”高希柔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从柳正风的手里抽出来。
  
  “打球!”柳正风突然松开手,高希柔已经处于亢奋状态,双眼迷离的望着他。
  
  两个人默不作声的打起乒乓球,气氛有点儿尴尬。作为办公室主任,柳正风调节气氛的能力那是一流,今天这样的场面也不例外,他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轻松的和高希柔交谈起来。
  
  “大魏最近怎么样?听说升了。”柳正风聊起了高希柔的老公。
  
  “没听他说,怎么你爸那边有消息?”高希柔虽然很失望,但毕竟夫妻,老公升迁自己脸上也有光彩,她想从柳正风那儿得到一点消息。
  
  “上次去厅里开会,人事处的人提了一下,有个副处要退了,大魏好像是候选人之一。”柳正风确实从父亲那里得到消息,但不能明说,用人事处长打掩护。
  
  “到时候还请伯父帮帮忙。”
  
  “等厅里公布了再说。”为官之道,必须有强力的后盾,所谓“朝里有人好做官”,柳正风的父亲还有几年退休,他需要能够通过大魏的升迁,给自己积累人脉。
  
  打了一会儿球,高希柔突然问柳正风,“你现在有对象了吗?局里领导上次开会已经提到这事儿了,说要帮你张罗张罗。”
  
  “局里开会谈我的私人问题,不可能吧?”柳正风嘴上这么说,心里乐开了花,能让局领导这么关心,足以说明自己在领导心目的重要地位。
  
  “有一次开完会你先走了,王局和刘局私下聊的,还问我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看来领导对你很关心啊!”高希柔知道柳正风官瘾大,否则当年也不会谈个恋爱还偷偷摸摸。
  
  “你怎么说的?”
  
  “我说对你不了解,‘听说’你条件好,眼光高,一般女孩儿不敢给你介绍。”
  
  柳正风摆出了领导的派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下次不能这么说,让局领导误会了。”
  
  “误会什么,误会我们俩的关系?”高希柔给他抛了一个媚眼,暗示刚才的举动。
  
  “别扯了,我们俩有什么关系?同事关系,哦,球友,球友!”
  
  高希柔心里很不高兴,难道他刚才只是一时兴起,对自己已经毫无感情?嘴上高希柔没有说,讥讽道:“你想有什么关系?不要忘了,我已经结过婚。”
  
  “呵呵,不说我们俩,都过去了,刚才……”柳正风想解释,找不到合适的词.
  
  高希柔也不好把刚才的事挑明,自己毕竟也很主动,谈话没办法继续了,练了几个球,两个人各自换好衣服前后离开了健身房。
  
  虽然他们前后脚离开,但还是被小科员陆伟看见,他因为记恨柳正风没有帮自己忙,很快把两个人关在健身房的事添油加醋当做绯闻传了出去,这件事不久将成为一系列事件的导火索。别看机关办事效率不高,以传播绯闻的效率和速度,绝对能造出航天飞机。
  
  周三下午的例会之后,刘局让柳正风留一下,两个人坐在会议室,柳正风给刘局递了一根烟点上。
  
  “小柳,最近怎么样?”
  
  “还行,在刘局领导的帮助下,工作上进步很大……”柳正风准备汇报最近的工作,却被刘局打断了。
  
  “你的工作成绩,领导班子有目共睹,这个不用谈了,聊聊生活上的问题,你今年有三十吧。”
  
  “虚三十。”
  
  “古人说三十而立,而立而立,不但要事业上有所建树,生活上也要有个归宿,只有生活美满,工作才能干的更好。小柳,你说是不是?”
  
  柳正风猜到刘局下面要讲什么,赶紧说道:“刘局说的非常对。”
  
  “听说你还单身啦!”
  
  “工作忙,一直没往那方面想。”
  
  “难道你的工作比局领导还忙?没时间,挤出时间嘛。”
  
  “是,是。”柳正风一边点头,一边给刘局续了一杯茶。
  
  “不用忙,你坐下,今天我给你开个短会,会议议题就是尽快解决你的个人问题,这个问题我和领导班子都研究过了,由我出面谈,你觉得行不行?”
  
  “当然行,当然行,感谢领导对我的关心。”柳正风不知道真的假的,竟然感动的挤出了两颗眼泪。
  
  “好,好。”刘局拍拍柳正风的肩膀,看得出对他十分器重。
  
  刘局谈话很简单,局里要搞一个单身同志的相亲活动,对方是电力系统,由局里牵头统一组织,具体工作交给柳正风负责。
  
  刘局最后表态,“……除了要把组织工作做好,还要在这次活动中间,解决你的个人问题,不然的话……”他看了看柳正风,作为领导有些话不用挑明,这是领导艺术,也是对下属理解能力的考验。柳正风揣摩领导意图的专家,怎么能不明白了?
  
  回到办公室,柳正风着手准备和电力公司单身青年的联谊会,时间初步定在九月中旬,这点他已经和分管组织的刘局沟通过了。
  
  “小陆,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柳正风一大早路过陆萍萍办公室的时候,对她交待了一句。
  
  小陆敲敲门,走进了柳正风的办公室。她今天穿了一浅灰色的咔叽布连衣裙,裙子的式样比较新潮,领口斜斜的从左肩拉到右边的怀部上沿,连接部分有一朵拳头大小的白莲花装饰扣。怀部的双峰被裙子包裹巧妙的分割成两块儿,恰到好处的凸显出双峰轮廓,她的怀因为平时穿衬衣看起来不大,今天却显得很饱满,而且丝毫不像蒋舒琴那么夸张,很含蓄,有一种特别的含苞待放的性感。
  
  “小陆,坐。”柳正风招呼小陆坐在自己对面,“联谊会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柳正风问道。
  
  “差不多了,还有一些细节我和小童他们几个正在商量,有些事情还需要电力公司那边配合一下……”
  
  “去一趟吧,尊重一下他们,两个单位组织的活动,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柳正风打断她的话。
  
  “那最好了,我上午抽空去。”
  
  “我也去一趟,那边设计院的副院长老高和我关系不错,顺便拜访一下,吃个饭。”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车。”
  
  上午十点多,柳正风带着小陆去了电力公司。柳正风去了设计院,让小陆去找电力公司的工会商谈联谊的事情。
  
  中午,设计院的高院长请柳正风吃饭,因为知道这次来为了联谊会的事情,高院长干脆把工会的负责人和几个干事都请去了。高院长请柳正风坐在上座,他再三推辞,最后提议按照年龄的大小依次坐下,小陆和工会的两个干事坐在一块儿。
  
  高院长向在座的介绍柳正风,“建设局办公室的柳主任,清华毕业的高材生,年轻有为……”
  
  “高院长过奖了。”柳正风谦虚的摆摆手。
  
  柳正风发现工会的女干事打从自己坐下以后就一直看着自己,他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下。女干事二十来岁,前额剪了齐刷刷的刘海,长发后面扎了一个黄色的蝴蝶结,鹅蛋脸,眼睛明亮有神,一闪一闪好像会说话似的。
  
  通过高院长的介绍,女干事姓王,叫王静初,小陆还补充说王静初负责这次的联谊活动。
  
  “如果有什么问题,经常和小陆联系,你们都是年轻人,好沟通。”
  
  王静初扑闪着眼睛,笑道:“柳主任,您也是年轻人啊,难道不容易沟通吗?”
  
  “柳主任很忙,这个事儿主要我负责。”小陆抢着替柳正风说了。
  
  “可我拿到的联系人名单上,只有柳主任。”王静初一直盯着柳正风,丝毫没有在意小陆。
  
  “这次活动,我只是牵头,具体的工作主要小陆他们办,你们互相留个联系方式……”
  
  小陆说道:“已经留了。”她觉得奇怪,这个王静初怎么老看着柳正风,而且眼神中间有点儿不对劲,好像两个人以前见过似的。
  
  柳正风和小陆都还不清楚,王静初的父亲王泽光和柳正风的父亲是老战友,小时候他们住在一个大杂院,两个人常常一块儿玩。后来王静初的父亲调到外地工作,退休以后为了照顾在本地工作的王静初才调回来。
  
  王泽光最近才和柳正风的父亲老柳见面,说到儿女的事情,二老想撮合撮合,交换了柳正风和王静初的照片。柳正风和父亲分开住,所以还没来得及谈这事儿,王静初却见过了柳正风的照片,没想到在这儿提前见了面。
  
  王静初还是小女孩儿的性格,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她看这个小时候青梅竹马的柳哥哥对自己没有一点儿印象,有些生气,干干脆脆的说道:“柳主任,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见过吗?”柳正风努力想回忆起来,但哪能想那么远古的事情。
  
  “你以前是不是住在青海路十八号?”
  
  “住过,小时候住的,怎么?你也住那儿?”柳正风终于想起来了,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儿竟然是小时候常常和自己一块儿玩的“思思”,她那时候还很小,自己经常牵着她的手在院子里玩儿。
  
  久别重逢的喜悦却没有让柳正风表现出特别的热情,虽然他很想坐在她的身边,和她聊聊过去,聊聊近况,但他是柳主任,是个大家眼里不近女色的官员,即使和高希柔谈了两年恋爱,局里没有一个人知道。
  
  大魏知道名单以后,立刻开始活动,他了解到三个候选人中排名最前的居乃均有省里的关系,据说是某某秘书长的侄子,大魏这次的机会不大。高希柔为了帮老公当上处长,希望通过柳正风的父亲扭转局面。
  
  “……居乃均年龄也到了,而且上面的关系很硬,大魏和我差不多大,以后还有机会。”柳正风从其他渠道了解到这次副处人选已经内定,大魏和另外一个压根没戏,他劝高希柔不要再费神找关系。
  
  “居乃均从县里调上来才一年多,土包子一个,夜校大专生连图纸都不会看,大魏说厅里面没人瞧得上他,让柳伯伯和厅里面领导再商量商量,应该还有戏。”
  
  “希柔,你第一天进机关?提拔谁,不提拔谁,能力和学历算个俅?要讲资历,更要讲关系。老居在基层干了二十几年,资历够了,省委秘书长和他一个地方出来,据说家里还有亲戚关系,关系这么硬,找我爸顶屁用?”柳正风和高希柔讲话比较直接,毕竟两个人好过,彼此太熟悉了。
  
  “我和小王以前住在一个大院,她还喊我哥呢。”柳正风对在座的人介绍。他的表现,完全出乎了王静初的意料,他太冷静了,即使笑,也是那种官场上的假笑。
  
  王静初失望的靠在椅背上,周围是一片笑声和惊叹,为了庆祝他们重逢,高院长提议端起酒杯干一个。王静初机械的端起杯子,逢场作戏的应付了一通。
  
  柳正风和王静初见面后没几天,老柳请王静初一家来家里吃饭。柳正风不太愿意回去,每次回去父亲都要讲一通大道理,让他为官要正,要清廉,不要搞歪门邪道,不要拉帮结派,把自己的工作做做好。
  
  柳正风好几次想顶撞父亲,世界在变,过去那套已经不太行得通,关键时候需要技巧和手段才能达到目的,何况父亲也不是两袖清风,家里的三套房和满储藏室的名烟名酒已经说明问题了。
  
  王静初一家到的时候,柳正风还没回去,下班后,高希柔去了他的办公室。高希柔找他为了老公大魏的事,厅里人事处提副处的名单已经出来了,三个候选人,大魏排在最后。
  
  官场上,名单很有学问,看似考察三个候选人,实际上排名顺序,已经代表了领导的心意,排名靠后的两位基本上属于陪衬,开会讨论的时候,大家会心照不宣选择第一位。除非发生特殊情况,否则任何的提拔都会按照约定俗成的默契进行。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