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刘艳 | 我的“旺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13 15:37: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的“旺旺”

                         文/刘艳(吉林东丰)

 每当看到大街上有人牵看小狗蹓弯,就会想起我的爱犬旺旺,心就针扎的疼,勾起我无尽的思念。旺旺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永远的不舍和遗憾……

说起和旺旺的缘分,那是一段奇遇。旺旺是我好多年以前收养的一条流浪狗。

记得那是一个秋天,我去河北省看望在外打工的妹妹。那天,小妹领着我去海边看涨潮。

当时沙滩上有好几条各式各样的小狗在追逐嬉戏。而无意中的一瞥,竞然改变了旺旺的命运,而我和它的缘分就在一见钟情的状况下奇迹般的产生了。

 旺旺是一只脏兮兮的黄白花小狗,又瘦又小,而且可能是感冒还流着鼻涕。远远地跟在一帮大小不一的小狗后面,显得那么孤独无助,楚楚可怜。小妹告诉我,这是一帮流浪狗,没有人经管,到处寻找游客们扔掉的食物,弱肉强食。所以它们胖瘦不均。她经常给它们吃的。我的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冬季即将来临,心中不禁为这帮小东西的生存深感担忧。而看着后边的小花狗,我更是放心不下,我无心再看涨潮,一步三回头的望着尾随在后面的小花狗。

忽然一个念头在我心中油然而生,我要收养这只小病犬。当我把这个想法和小妹说出的时候,小妹高兴地跳了起来,谢谢二姐,你心真的太善良了。原来她让我看漲潮的主要目地,也是让我看看这个小狗。那小花狗实在太可怜人了,因为妹妹住员工宿舍无法收养。

小妹也特别喜欢小狗,而我们姐俩的心情一样,都是同情弱者。所以每当休息时就带点吃的东西来看望它们。而每次她都把吃的多分一点给那小花狗。

做了这个决定,我和小东西到底有没有缘分,验证的时刻到了。

接着我俩就计划着怎样能捉住小黄花狗。我向小妹要了一根火腿肠,慢慢蹲下来,嘴里一边轻轻地唤着,一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来像小狗表示友好。小黄花也慢慢地向我靠拢过来,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蹲坐下来。虽然很无力,小尾巴却轻轻地摇着,它是在回应我呢。我慢慢的前挪着脚步,掰一小段火腿肠在它面前轻轻摇晃着。这时小黄花又站起来向我靠拢。在距离一米之遥的地方站住。一边摇着尾巴,一边用怯怯的大眼睛望着我。我慢慢地伸出手想去抚摸它的头,想用此动作来拉近我们俩之间的距离。这回它没有躲避。我也确定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用右手轻轻地抚摸了它的头。左手把火腿肠送到它的嘴边。而小黄花也十分懂事,小心翼翼的用舌头勾去了食物生怕它的牙齿伤到我,它根本没有品尝食物的味道便一口吞了下去。而我看到它用充满感恩的眼神望着我的一霎间。我的心震撼了,小狗的眼睛里闪着泪花。我也流泪了。忍不住顺势把它抱进了怀里。这一抱,注定了主人和爱犬的缘分,我和旺旺的故事从此拉开了序幕。

它就这样无比信任的把命运交给了我。而我以后不仅要对它的温饱负责,还必须把它当做家庭中的一员,加倍的关心呵护。

我和小妹把小黄花偷偷的带回了宿舍,小妹把一片感冒药放在火腿肠中间,小黄花一口就给吃了进去。我俩又给它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用吹头发的风筒把小黄花的毛吹干。

这时我在重新打量它,小黄花长得很漂亮,大大的眼睛水旺旺的,两只耳朵中间还有一撮长毛,好像小女孩扎的两条小辫子。虽然长得瘦小,但穿着黄白花的外罩特别好看,最主要的小黄花还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小美女。


我想重新给狗狗起个名字,心里琢磨着,便用手亲昵的抚摸着小狗的头说:以后叫你旺旺可以吗?谁知它像听懂了似的,冲着我俩汪汪叫了两声,然后欢快的摇着小尾巴。小妹说:“是碰巧吧,再试一遍。”这回我冲着别处轻轻地唤了一声;“旺旺”它马上小耳朵支愣一下,然后晃着小尾巴词着我用嗓子回应我。我一把把它抱在怀里,就像抱着一个宝贝孩子,小宝贝今天你就跟我回家吧。小旺旺用嗓子眼儿撒娇地哼叫着。

我无心再在小妹那呆了,收拾收拾准备打道回府。

那天晚上,我和小妹在站前小饭店简单吃了一顿饭,旺旺就在桌子下面坐在我的两腿中间。我拨点菜饭让旺旺饱饱的吃了一顿。旺旺好像从生下来,就没吃过一顿饱饭。它悄悄的在桌子下面狼吞虎咽的吃着,看得我鼻子直发酸。

小妹怕列车上不让带小狗。就用报纸把小狗包上,然后用衣服裹住,我像抱个孩子似的就这样抱着旺旺告别了小妹,从遥远的河北省踏上了回吉林的列车。整个晚上,旺旺一动都不动,好像懂得人的心思。一对大眼睛巴巴的瞅着我。当我俩近距离目光相对的那一刻,我们都读懂了彼此的心情。小旺旺,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对你的命运负责到底的。旺旺也用它独特的方式在向我表达它一定会对我不离不弃,也会带给我无尽的快乐的。

快天亮时,列车到达辽宁省清原县。这是我发现旺旺在我的怀里不安的抖动着,嘴里轻轻地哼哼着。我忽然明白小东西一个晚上都没有小便了,一定是尿急。我急忙把它抱到列车上的卫生间放到地下,这时旺旺抬头看看我,我蹲下身子轻声示意没有人赶方便吧。旺旺憋了一宿,终于忍不住尿了好大一泼尿。我用拖布清理好之后,又把它包好若无其事回到了座位。

八点钟左右 ,我们终于到达了终点,安全地出了站台。我松了一口气,把小旺旺放到了地上,让它松松筋骨。旺旺寸步不离的跟着我的脚前脚后。偶尔扬着小脸看看我,生怕我把它丢下。

到家了,我把小旺旺放到地上,晃着它的两只小前爪,到家了,这以后就是你生活的地方啦。旺旺又听懂了我的话,高兴的从院里到园子里来回跑了好几趟像是在熟悉地形。我顾不得休息,马上给旺旺按排餐具盛点饭让它先吃点。见过小狗,没见过旺旺这么懂事的。它扭着小腰摇着尾巴,象个孩子一样两只后爪站着,把两只前爪对在一起,冲我一个劲儿的谢谢!呀,原来小东西还会这一招呢。我把感冒药放在它的食物中,这次它没有狼吞虎咽,而是很斯文的吃饭了。

我的心里暖暖的,用纸盒箱给它临时搭了个窝。从那天起,它就像是我的影子,无论我走到哪里,它都尾随着。

如果我要出门,我会摸摸它的头轻声告诉它,在家好好呆着,不要跟我了。而它每次都能听懂,然后会在我的腿边绕来绕去转两圈,然后恋恋不舍的回到它的小窝里扒下。当我锁上大门躲在一边偷偷的观察它的时候,会发现它悄悄地从窝里跳出来,跑到大门口向外张望着。

旺旺的懂事让我感动也让我心酸,我们就这样彼此互相依恋着,无形中形成了一种莫逆的牵挂。不管我干活有多累,回到家第一件事,先逗逗它,然后喂水喂饭。它是我心里割舍不下的牵挂,后来我不论下地作活,还是上山采菜,甚至上邻居家闲串门,我干脆就把它带上,它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记得有两件事最有趣,一件是我到商店买东西,当时商店有玩麻将的,我就坐下来卖呆儿。商店的人很多,旺旺悄悄的蹲在我的椅子中间,非常警觉的注视着身边的每个人一动不动。偶尔用前爪碰一下我的手,眼睛盯盯的注视着我。我明白,它是问我走不?我摸了下它的头,宝贝再待会儿,它马上又回到椅子中间趴下。等我刚想站起来要走,它马上从椅子底下钻出来头前面开路。我故意逗它,重又坐到椅子上,它马上跑回来又钻到椅子底下。

转眼 旺旺来到我家一年了,有一次我到别人家帮工扒玉米,干了半天活,人家竞不知道我带了一条小狗。因为它趴在垄沟里,匍匐前进跟着我。整个一上午,它都没离开我半步。有时我心里在想,你养个孩子能这么贴心吗?而且从不让我操心,一切以我的意志为转移。旺旺来我家的时候,赶上我的两个女儿都已出阁,心中正无比失落。说心里话,旺旺的到来,填补了我内心的空虚,给我带来了很多精神上的快乐和心灵的安慰。

忽然有一天,我早上起来做饭。发现院里不知那来的一条和旺旺长得差不多的小花狗,旺旺好像对它很崇拜,不离不弃的在院子里嬉戏。见我开门出来,两只小狗疯着闹着跑到园子里。我细心的观察着,哦,原来小旺旺成年了,知道找朋友恋爱了,我为旺旺感到骄傲和自豪。

旺旺在来我家第二年的正月里,终于当上了妈妈,产下了五只可爱小宝宝。我高兴之外又平添了几分忧愁,五只狗宝宝我不可能都养着呀。送给别人让它们母子分离那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小狗宝宝,我心里越来越沉重和纠结。我抚摸着旺旺的头,轻轻地安扶着,心里琢磨用什么样的语言和表情能让旺旺理解我呢。不用交流,旺旺其实很明白我的心思。它跳到窝里蜷曲着身子守护五个小宝宝,然后冲着我用嗓音哼哼着,那眼神好像是在祈求我,宝宝不要给人啊。真的好难心啊!

可看着越来越胖乎的五只狗宝宝,再看看日渐消瘦的旺旺。我终于狠下心来,趁旺旺上园子里溜达的时侯送走了四个狗宝宝。四个来取小狗的邻居,我都没敢让他们进院儿。我不知道旺旺看见宝宝被抱走之后是何种反映,我该怎样来安慰它,它会不会不理我恨我呢?

当旺旺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到窝里只剩下一个宝宝。呆呆的静默着,然后上我的脚边用它前爪抱着我的腿哼哼着,那是用它独特的语言和我交流着,恳求我不要把这最后一只也送走。我伏下身抱住旺旺哭了,对不起,对不起,旺旺我对不起你。旺旺你放心吧,我不会把这个宝宝再送走的,就让它永远的陪着你吧。因为我留下的这只是五个当中最瘦小的一个。正因为它小,我想让它多吃一点母乳,多享受一点母爱。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旺旺的命最后葬送在这只小狗宝宝的手里。那是又过了很长时间的事,剩下的这只小狗,已经长得很大了。住在我后院儿的侄儿媳妇养的爱犬误食老鼠药药死了,哭得非常伤心,因为她特别喜欢狗,我便答应她把这半大狗崽子送给她。她也非常的喜欢这只狗,我怕旺旺伤心,就每天抱着小狗崽儿领着旺旺到侄儿媳妇家串门。侄儿媳妇便拿出好吃的喂它娘俩。一来二去的,旺旺和她建立了友好亲密关系。

有一天晚上,我把小狗抱到她家没带回来。悄悄的观察旺旺的表情,令我欣慰的是,这回旺旺没有太伤心。而是在家呆了一会儿就返回了后院儿。在侄儿媳妇儿家的门外足足守了三个夜晚。以后的日子,它隔三差五的就上后院陪小狗疯着玩,但到晚上必然回来,我白天到哪它照样如影随形跟到哪,旺旺多么善解人意呀。

有一天,我在家里收拾屋子,忽然感觉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旺旺,是不是上后院了呢。旺旺,旺旺,我顺嘴唤了两声,没有反应。往常我一换它,用不了一分钟,它便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突然觉得心有点发慌,有一种不详的感觉,急忙跑出去看看。推开后院门一看,眼前的情景让我心惊肉跳。侄儿媳妇抱着她的小花哭成个泪人儿。小花是她给小狗起的名字。怎么啦,她说上下屋放的老鼠药一转眼就不见了,好像让小花吃了。只观察两分钟的功夫,小花便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急的旺旺在小花身边直转,还舔小花吐出来的味呢。

旺旺呢?

刚才还在呀。

我心里一慌,眼前都有点发黑,急忙往家跑。旺旺,旺旺我边跑边唤。腿都有点不好使唤了。

回到家里,房前左右地好找。终于在樱桃树的底下,发现了躺在那里的旺旺。我急忙跑过去抱起它,旺旺的身上暖暖的,软软的,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它的鼻子 已经没气息了,它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闭上,可想它死之前经历了怎样的痛苦与折磨。旺旺啊,你是不是在等我救你啊,还是怕我看见你难受,所以躲到了樱桃树的底下呢?可我就在屋里,你为什么不找我啊……在你最痛苦的时候,你独自面对,而我却不知道啊……我的旺旺啊!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此时此刻的我终于体会道了什么叫做欲哭无泪。我默默的抱着旺旺,整个人的魂好像飘走了。就这么傻傻的抱着旺旺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紧紧贴着旺旺的脸。我的旺旺啊我终于放声哭了出来,是我害死了你呀,明知道后院爱放老鼠药,我为什么当时妇人之仁把小花送给了她们,以至于娘俩一同命丧黄泉。我恨死自己了,可当时就想让你娘俩离的近一些,万万没有想到啊,要了你娘俩的两条性命……   

我伤心的哭了好久,然后在园中厕所后面挖了一个坑,用衣服把小旺旺包起来放到坑里埋上了。至始至终,我的泪水不干,和旺旺不到三年的缘分,就这样瞬间结束了。旺旺离开了我,可它带给我的快乐无人能比,而它的灵魂也一定不会愿意离我而去。就让它长眠在我的园子里吧,以后每当我上园子里摘个菜或干点活的时候,我都能看到它。时不时也会默默的蹲在那呆呆的想一会儿。

旺旺死了以后,我好长时间都缓不过劲来。发誓以后再也不养小狗了,我真的伤不起了。虽然它只是个善解人意的小狗。可旺旺地离去,对我的点击太大了,它在我的内心留下永远难忘的殇痛。即然和旺旺没有长相厮守的缘分,那就让它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吧。

2018.03.01.凌晨


诗人档案

刘艳,女,1963年生人。笔名:文丰。从小酷爱文学,高中毕业后一直务农。2017年夏季开始写作,诗歌近百首,短篇小说若干篇,在《地脉文学》、《鹿乡文苑》上发表。是县作家协会会员.


【在线编辑:林兆丰】



顾问:卢伟光:作家 《鸡西矿工报》副总编辑

            孙文斌:小说家

            沈晓密:散文家

            秦    萌:《北方时报》“乡雪版“”编辑

            郭亚楠:作家 《创业者》编辑

            白    雪:作家

            张磊晶:作家

主编:瑞雪       制作:腊梅      微信号:13115477919    

QQ:794603155   公众号:xkhwhzx

欢迎关注   欢迎原创 欢迎来稿      

投稿须知

1、投稿信箱:794603155@qq.com  稿件必须投邮箱,谢谢!

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图,音频、视频等。

3、稿件须为原创作品,切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请作者修改校对好,平台人手不够,请谅解!

4、加主编微信,方便联系,及时转发链接和稿费。

5、有赞赏就有稿酬,没有赞赏就没有稿酬,5元以内(含五元)留作平台维护费用。5元以上70%作为稿酬给作者,30%留作平台费用。中小学生学生作文40%给学生、30%给指导教师、30%留做平台维护。


--------------------------------------------------------

欢迎关注

欢迎使用留言功能,记得点赞呦!

↓↓↓ 点击"阅读原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