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角之喜相逢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07 11:10: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两个女人相视而笑,中间似乎并没隔着十多年来音讯全无的陌生。初春傍晚的凉风在她们围坐的西餐桌上穿行而过。

    “你一点变化都没有,十来年的时间在你身上不显山不露水的。”带着儿子来的晓黛率先开了口。“你也是,还是老样子。”夏阳微笑着。

        晓黛带着的那个男孩五六岁,像个老练的成人。妈妈和阿姨整晚聊着天,他自顾自埋头坐在一旁玩手机,淡定得不合情理。

        彼此交换了十多年的空白后,气氛较之前更为融洽了。话题自然而然聊到了男人,之前的过去的未来的,青春期就厮混在一处的交情,大家相互知根知底。

     “跟你好过的男人有没有双位数?”夏阳直截了当坏笑着调侃,晓黛双眉一挑:“双位数你以为很多吗?!十,就已经是双位数了,我的人生还在继续呢。” 那豪气不减当年。“那你呢,和一个男人举案齐眉的日子都过了十几年了,不腻么?”“腻?!还谈不上,审美疲劳多少有那么一点。就算这样,我还想着这么过下去呢,过一辈子。”夏阳已没了当年的锐气。

        晓黛支着下巴:“这么多年,我发觉自己好像没真正爱过任何一个男人。这么些男人都没留下什么回忆,我就像条只有7秒记忆的鱼,过了就忘。一定要说爱谁,我爱的唯一男人就是我儿子。你呢?”“爱过,每次恋爱我都是奔着结婚去的,还特别认真。可惜,不是别人留不住我就是我留不住别人。直到遇上我家那位,老天终于开眼了,给了我这痴情怨女一份厚礼。”晓黛有些意外,但也只是瞬间皱了皱眉。

     “你还会结婚吗?现在身边那个男人是不是真命天子?”夏阳无名指上的钻戒火光闪过玻璃茶杯。“压根就没想过结婚,现在这样不挺好的?!一人住一地,想了就一块过夜或周末带上儿子去约会。婚姻对我来说不是必需品,孩子才是。我永远都不刻意去追求婚姻,安排我遇上什么就是什么。打个比方,等会要是手机捺这了,我不会急急忙忙回头就来找,做好该做的事再不慌不忙地来,它不在是正常,它在就是惊喜。就喜欢随性点,不计划不安排。”晓黛眼白还有着少见的婴儿蓝。

        夏阳被这话惊着了,这决不是自个和闺蜜圈里能说出来的话。“怎么觉着你特像安妮宝贝笔下的那些女主,随性做自己想做的事,对什么都无所谓,不期待,特立独行。”“我可不是安妮宝贝笔下的那些女人,我只希望活着的时候做的事都不后悔。这么些年来,我也从来没后悔自己做过的任何一件事。”

     “草率的结了离,还跟有妇之夫好上?这些你都不后悔?!”夏阳瞪大了眼睛。晓黛眼波流滟风情万种地笑了:“不后悔,有什么后悔的。只不过在当时做自己想做的事。记得扯了证我就回家睡了一天,睡醒了都忘了自己已经结婚了,连家里人都不知道。至于那个有妇之夫,他说过:就算这刻你在我身边,我也从来都不觉得你属于我。”

     “真有你的,这么洒脱。奇了怪了,竟有那么一丢丢的羡慕。只在意自己当下的感受,爱自己爱得透彻。想想我,就像个老妈子似的,做什么都把自个的感受摆在后边,首先想到的就是得懂事别任性。”夏阳的白瓷脸儿激动的泛起红晕。“所以你活得累。我可不这么虐待自己。记得上过一堂课,课上说既然清楚知道什么思维习惯让自己不痛快,为什么不正视动手改变它?!想怎么样生活得自己做主。我就从来不强迫自己做任何事,那多累。”晓黛有点不屑,仿佛一眼就看穿了夏阳骨子里的强迫症。

     “就说我现在的男友吧。”晓黛来了兴致,“跟他在一块,完全满足了我这个年龄段女人想要的一切,尤其是钱和那事。”一愣之后夏阳明白了,犹豫了几秒:“我们那方面特有规律,一个月一二次,还定好了一般在星期几,地点只能是自家床上,绝不换地方。出门旅行我都自个带着床单,怕酒店的洗不干净。在外边是绝对禁止那事的,你知道我有洁癖。”

       晓黛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你不是吧?!那还有什么乐趣?那事就是要随性发生才有意思啊。都像交作业了还有个什么劲?!我和男友就从不挑地方,有一次……”晓黛压低声音,“就在阳台上,不过很晚了又是顶楼,没人看见。一连三次,倍有激情。”夏阳的嘴不知不觉张大了:“太夸张了吧?!”晓黛面带得意的喝了口茶:“你是还没遇到那个让你开窍的男人,所以你到了这个年龄那事还跟白开水似的清淡。”

     “估计没机会了,我就觉得自个像刘姥姥,听哪哪都新鲜。完全不是一个段位的啊。”

     “所以说你活得累,生活太有规划了,生活能规划得来吗?!要是想过那种一睁眼就知道天天会怎么过的日子,我们也不至于从那个小地方出来了。”

      “你打算和那男的结婚吗?”夏阳明知不会有自己想听的答案,却还是忍不住想问。晓黛伸手把长卷发一撩:“没想过。但我还想生几个孩子,将来想办法带孩子移民去美国。男人有没有无所谓,但孩子不能少,我想要最少三个孩子。”夏阳又不知不觉张大了嘴:“单亲妈妈很辛苦喲,你一个人带几个孩子不嫌累么。现在生养个孩子可不容易,你想清楚了?!”晓黛一瘪嘴:“孩子没你想的那么难带。我儿子不也带这么大了。平时在家都是我儿子照顾我,我午休他就帮我洗碗搞卫生,到点了叫我起床上班。乖着呢。我一个Lawyer工资养活自己和孩子还是没问题的,何况我还投资了几套房,备着准备移民用。”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晓黛和夏阳过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物质生活。晓黛的现男友大她十来岁,据她说有个小几千万,且对她宠溺无底线。一开心了跟在晓黛后边提包刷卡买单,任劳任花。晓黛之前还有个家族企业富二代的男友,一个月花个五六万不稀奇,看中一个牌子的靴子能一口气买上四双同款不同色,那还是十年前。

        所以当听到夏阳说自己三十大几还很少买超过一百块的衣服,穿的都是换季打折尾货,脚上还十年如一日穿着五十块一双的地摊货。终忍不住问了句:“那么便宜的东西你到底是在哪买的啊?”夏阳立马来了劲:“外贸尾货街啊!会砍价绝对能买到好东西。还有商场一些休闲品牌,夏天买冬天的旧款,冬天买夏天的旧款,二三折的都有。”晓黛听后客气地敷衍:“还好,这些衣服穿在你身上还算不讨厌。你老公是不是挣得少?你得这么替他省着花?!”夏阳没心没肺的笑了:“他挣得倒还过得去,够花。只是我自己觉得把钱花在买名牌上不值当。”

        直到凌晨一点,晓黛才想起身边还有个不能熬夜的儿子,两个女人约了常联系,便各自打车回家。凌晨的寒气让桌上的茶彻底凉透了。

        三年后的夏天,在一家北方面馆里。夏阳带着两岁的孩子和老公吃完了正准备结账回去,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回头一看愣了半天没认出来,是个剪着波波头戴着眼镜的黄脸孕妇,肚子挺大了。身边还跟着个半大小子,旁边的男人倒显得脸嫩,怀里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婴儿。“我晓黛啊,认不出来了吧。你倒没怎么变,这是你孩子?长得挺乖。”夏阳难以置信的看着晓黛:“我还真没认出来。”晓黛自嘲的摸着孕肚:“怀着老三呢,六个月了。这二三年就忙着生孩子了,人也憔悴的没法看了。”夏阳忙解释:“不会,我是没心理准备一下没认出来,你都准备生老三了,还是胳膊腿纤细的跟少女似的。”晓黛瞥了一眼抱着孩子夏阳的老公:“你老公蛮帅气啊,看着像个大学生。”“那还不是因为他操心少,活都让我干了。”夏阳半开玩笑的:“你老公也很年轻啊,看着真不像大你十来岁。”晓黛仰头大笑对她老公说:“我同学说你看着年轻呢,不像比我大十岁。”转头压低声音在夏阳耳边说:“他比我小五岁,你说的那个都几年前的事了,老黄历了。”夏阳的嘴不知不觉又张大了。“都跟你说了,我的生活还在继续,一切都是未知数。”晓黛调皮的一眨眼:“希望这胎还是个儿子,我还真担心生出个女儿来跟我争宠。要还是个儿子,将来就有四个男人宠着我。”

        夏阳几乎是膜拜的眼神:“生一个我都快累得半死,三个,你怎么忙得过来啊?”“有多难,请两个保姆加上老公足够了。别看他年龄不大,照顾孩子比我理手多了。我出长差他一个人带着孩子们飞过去看我一点问题都没有。”夏阳刚想接话,孩子在她老公怀里闹腾起来吵着让她抱,她接过孩子抱歉的说:“你们还没吃饭吧?先吃着吧,这孩子粘我,今天咱们先聊到这,改天打你电话去你家看看你和孩子们。”晓黛洒脱的挥挥手:“去吧,回聊。”

        回去的路上,夏阳忍不住对她老公说:“真没想到,她还真敢生三个啊。”男人耸耸肩:“人家说不定就是喜欢孩子呢,你管人家生几个,带好咱们自己的孩子就行了。”夏阳沉默了,车窗外的街灯一片片闪过,映在怀里孩子的头发上,象亮晶晶的发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