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摔一跤!16岁少年被抢救整整15天!医生曝光全过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03 20:03: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长沙16岁少年何群(化名)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时,病历很吓人:重症肺炎、急性化脓性骨髓炎、多发性肺脓肿并化脓性胸膜炎、脓毒血症、呼吸衰竭……


15天!在长沙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RICU病房被抢救了整整15天!医护人员找出了罪魁祸首,是一种超级细菌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而这一切的起因,是他一个月前的一次摔跤。



去年12月底,正在学校就读的何群从宿舍起床时,住在上铺的他不慎扭伤右踝关节。之后,家长将他送到一家骨伤科医院进行治疗。“他们给我儿子打了夹板,里面敷了些中草药。”


第二天,何群右腿膝盖很痛。第三天,何群开始胸口疼。在母亲的陪伴下,到诊所拍片,得到的结果却是“疑似肺结核”。何群被送到长沙市中心医院肺科医院等待确诊,3天等待期后,诊断结果显示为阴性,证实为肺结核的依据不足。他们决定出院,但辗转几家医院后,他们还是回到了这里。


1月5日再次住院后,何群的病情迅速恶化。医院迅速成立专家组,何群被送进了RICU。CT显示,何群的双肺已出现多发的空洞。医护人员打开了何群腿上的夹板,又红又肿。专家组判断,何群已出现多部位化脓性感染。手术切开发现,他的皮下软组织、肌间隙、关节腔内、骨膜下全是积脓。医护人员把这些脓液送去进行细菌培养、痰液培养和血液培养,发现三个部位都培养出了细菌MRSA!这是最难对付的超级细菌之一。


何群的右小腿没有伤口,MRSA是从何处入侵到他身体里的?医生仔细观察他的右膝盖下方有两处不起眼的小痂,证明曾经破过皮,怀疑细菌或是从这里进入机体,引发感染。发现MRSA后,专家组立即调整治疗方案,开始围剿这一棘手的细菌。


何群的右小腿原本高度红肿,专家组通过手术切开引流排脓,以及为其注射抗生素万古霉素,很快就红肿消退、疼痛减轻。但他肺部的MRSA,却并不吃这一套,且病变仍有进展。


专家组决定提高抗生素浓度,同时增加一种针对肺部的抗生素联合治疗。再次调整方案后,原本高烧到41度的体温开始下降。接下来一个多星期,何群呼吸心跳趋于平稳,复查发现,肺部的病灶较前有所好转,病情基本趋于稳定,被转入普通病房。



这场15天的生死大抢救,很多人只看到最终病人得救了,却少有人知道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背后经历了什么?下面是参与抢救的一位医生的自述,特委托三甲传真传递给更多的人看到,希望更多人能理解医生这个职业


2018年1月5日,新年的第一个星期五,入冬以来我们呼吸科病房收治大量患者,且危重症患者很多,医生和护士都很疲劳。作为呼吸诊疗中心整栋大楼的总住院每天要负责全院数十例会诊,参与病区间协调和科室危重患者抢救,普通又忙碌的一个周末。每天因为上午和晚夜班会诊多,所以下午往往是可以安稳休息的时间,有时候下午可以很奢侈的连续睡上3小时。这天下午5点我睡得很沉的时候突然电话响起,条件反射式的按下了接通键。是对面大楼胸一科WH师姐打来的电话,语气非常着急:“你小子快点给我过来,我这里一个年轻小伙子今天病情迅速恶化了,我们复查了胸部CT,快点来啊。”放下电话,披上白大衣听诊器往脖子上一挂,快步下楼,直奔胸一科。


到了床旁,一位非常年轻的患者,胸一科病房上级老师、师姐和护士长都在床旁,正在打开患者右下肢的绷带。师姐介绍说:“患者16岁,1周前在学校摔伤后去当地骨科医院就诊,做了右下肢伤口处理并敷药和做了外固定,此后患者出现咳嗽,当地医院查了CT考虑是“空洞肺结核”因此来了我们这里治疗,但我们完善的检查不支持结核诊断。今天患者出现呼吸困难加重和高热,体温刚才测量了有40.2℃,我们复查了CT,你赶快看看片子,现在患者生命体征不平稳转你们呼吸诊疗中心的监护室吧,还有家属一直不愿意打开下肢伤口辅料,今天病情加重了才同意的,你看下肢肿胀得多厉害。”


我简单体查患者,发现呼吸已达40+次/分,心率130+次/分,血压偏低,右下肢肿胀非常明显,表面大片皮肤暗紫色,并可见数个结痂,CT提示肺部病灶较5天前明显恶化,肺内可以看到很多大的脓腔,胸一科用了哌拉西林他唑巴坦(一种较强的广谱青霉素类抗生素)抗感染无效。“哌拉都没效果这是不是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啊(MRSA,一种致命性的耐药菌),你们立即改万古霉素(针对MRSA的首选药物)+利福平,我马上回去协调床位”我转身快步走出胸一科,没有等电梯,直接爬楼到了位于呼吸诊疗中心7楼的呼吸科重症监护室。

刷卡打开两扇门进入监护室,医生护士都在忙碌,没人注意到我的存在。监护室只有一间单间18床,正在消毒。我交代代理护士长WS:这张床位消毒完了第一时间告诉我,马上准备抢救一个16岁的小伙子。15分钟后一切准备就绪,我回拨了WH师姐的电话,师姐说:“患者家属坚持要求转其他医院治疗不打算去你们病区了,劝不住,已经签字出院了,救护车在接病人了。”我说:“好吧,不过这个季节估计各大医院的急诊和监护室都没有地方,这张床位我先备着吧以防万一,还有记住家属电话,这个病例我们必须追踪。”一看钟6点还差,白班的CHM医师已经在和YMY医师在床旁一个一个患者的交接班了。抽空把晚饭吃了吧,希望那个小伙子马上能被别的医院收治,以免耽误病情。

        

吃过晚饭,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例行去完成全院各个病区发的普通会诊,时间过得飞快,看完会诊病人并做记录后发现已经夜里11点了,准备回去写会诊意见。这时电话响起来了,85667834,这个号码再熟悉不过了-急诊抢救室护士站的电话。


接通“马上到”挂掉,然后直奔抢救室。是LZR医生值班,有2位患者需要呼吸科会诊。急诊抢救室非常忙,病人周转快,危重症多,各种内外科疾病都可能碰到,我习惯性的说“Z哥你忙,我自己看。”2位患者病情都比较重但可以在普通病区治疗,我迅速写完会诊意见并安排好病房收治。


正好有台工作站空闲,我饶有兴趣的和在急诊轮科的大夫讨论起胸一科那位年轻患者的胸部CT。Z哥刚好看过新病人走过来,一看图片上患者名字立马说:“我刚看的新病人就是你这个啦。”我站起来往抢3床看去果然那位小伙子的父母就站在那里。原来出院后他们辗转了3家综合医院急诊和病区监护室都没有床,他们又只能把患者拖回来了。

        

简单和患者父母沟通了两句,我拨通呼吸诊疗中心监护室护士站的电话,18床还在那里预留着,一切非常好,现在需要的是抓紧一切时间把检查和治疗上上去。和“Z哥”简单沟通后,我们直接给患者办理了入院,为了排查肺外脏器的脓肿我们开好了CT,患者父母和我一起推着患者第一时间完成了CT扫描并送入监护室。


18床单间,YMY医生和我分工,他询问病史,我再次给患者做了体查,小伙子看上去很平静但精神明显没有下午第一见到的时候好,呼吸51次/分,心率142次/分,血压92/60mmHg,体温 40℃,肺部明显可以听到湿罗音(提示渗出,临床往往提示感染)。


血培养、补液、静脉使用抗生素。结合患者住院已有一周YMY医生提出了更合理的抗感染方案:亚胺培南西司他丁钠+万古霉素。我认可和支持他的处理。已是夜里2点我们计划优先稳定生命体征,积极抗感染,明天再请骨科会诊。半夜3点不到我简单洗了个澡,期待明天开始的周末休息,5天不见面了,球哥(儿子)应该怪想我的。



1月6日星期六,早上7点半多,YHZ主任和LWJ副主任医师已在监护室专门查房18床患者,他们肯定了YMY医生制定的治疗方案,并提出适当的调整。YMY医生昨晚处理患者几乎一夜未眠。LD医师的白班,主动接下了这个“烫手的山芋”。我脱下白大褂准备下班,还是有些担心小伙子的病情,离开病房(总住院办公室在2楼)前还是给LD医师打了电话,相互交流了一下今天白天的处理的重点。

        

回到家,奶奶带着球哥已经去上课外班了,我爱人(医师)还在上班,估计中午前不会回来。我仔细的洗了个澡,看看时间上午10点,关机、睡觉。

        

睡梦中我知道球哥回来了,敲了下我的门,还进来了一下,但没有叫醒我自己又出去了。午饭时间大家是不会叫我起床的,我一般直接睡到起来吃晚饭。但这天可能是太饿了下午4点不到我就醒了,第一时间通过微信了解了18床的病情,消息让人沮丧,LD医师说按照YHZ主任的意见调整治疗后患者中午体温下来了,但现在又出现高热了41℃,发过来的监护图片显示心率171次/分,呼吸 62次/分,88/56mmHg。


迅速联系正在看门诊的LWJ副主任医师,我们简短的在微信平台上进行了讨论,定制好治疗方案并立即执行。LD医生说:“今天上午骨科会诊了,说有可能要截肢,要求先完善核磁共振。我已经约好了今晚右下肢的核磁共振检查。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积极处理并交代晚班WQ医师争取在晚上检查前让患者稳定下来,还有完成检查后记得第一时间联系骨科LL副主任医生,今天他是骨科总住院。”


晚餐时间,饭量似乎完全跟不上机体需要,餐后陪球哥一起玩起了乐高。8点多科室的微信群又热闹起来了。5楼患者心脏骤停二线班CY主任医师在组织抢救,7楼监护室一位患者咯血、另外还来了一位新病人,监护室WQ医师压力很大已把4楼的XYJ医生叫上去支援了,3楼的ZZZ医生临时代管3、4楼两层患者。18床小伙子预约的核磁检查时间已经到了,但没有医生能陪同去检查。“我马上到医院”作为整栋呼吸诊疗中心的总住院我只有这个选择。


放下手中的乐高,我带些命令式的和球哥说:“爸爸今天休息,但现在病房有个小哥哥需要我,爸爸必须去帮助他,晚上妈妈给你讲故事,爸爸11点应该能忙完,明早你一醒来就能看到爸爸了,好不好。”当时球哥就完全愣住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也不做声,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我爱人倒好,大呼:“不要动不要动,好感动的场面,我找手机给你们拍张照(论医生妈妈的内心有多强大)。”手机一下没找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我爱人上来摸摸球哥的头说:“爸爸是去帮助别人,我们应该支持他,去和你爸抱抱吧,要他早点回来,今晚我给你讲故事,明天他肯定陪你玩的。”抱了抱球哥,再见,下楼,开车,目的地呼吸病诊疗中心呼吸重症监护室。

       

到达监护室,5楼的病人还在抢救(癌症晚期患者,患者家属拒绝入监护室但不放弃心肺复苏),监护室咯血的患者已经稳定,XYJ医生已回4楼,WQ医生已经要护士安排好18床过床准备外出检查,小伙子的父母在门口显得有些着急。外出前再次确认患者生命体征,体温38.9℃,心率132次/分,呼吸 40次/分,102/58mmHg。已经较白天稳定多了。


核磁共振在医院前面的门急诊楼,我们到达时已经快晚上9点了,周末平时这个点核磁共振的老师早就下班了。看我们来得晚,显然有些埋怨,简单说明了病区的情况,他马上组织抬病人做检查。患者非常配合,检查很顺利,平时预计要1个小时的检查,因为患者配合没有图片需要重新扫描(做核磁共振需要患者保持一动不动)所以40分钟就做晚了。


期间5楼心脏骤停的患者最终死亡,组织完抢救的CY主任医师也来到核磁共振室来看小伙子检查完成的情况。谢谢我放弃休息晚上来帮忙,并交代完成检查后联系骨科。小伙子的右下肢核磁共振的结果非常不理想,提示整个右膝以下到足的急性骨髓炎并有很多肌间脓肿和蜂窝织炎,病情凶险,完成检查立即回病房。

        

晚上10点多,拨通骨科LL副主任医生的电话,“亮皮(我们本科时同学),我们的病人核磁共振的图片出来了,报告还没发,你现在过来看下不?”“龙二,我急诊手术马上上台了,手术完了我就过去”挂断。这么晚了,LL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今晚不回家了。突然有点饿,WQ医师告诉我:值班室还有福利哦,自己去。我们福利就是泡面啊,很香又饱肚子,很受欢迎,每个月大家都会用饭卡到小卖部买上那么几桶丢值班室,谁饿了就去吃,随便拿,但开水要自己烧,因为其他人还要处理病人,没人伺候你。吃过泡面,一起帮WQ医师处理病人,期间又讨论了下18床小伙子的病情,我就坐到示教室看病历写会诊去了。

        

凌晨1点半,监护室门铃响了,LL副主任医师带着一位规培医生来了,手里提着好几瓶咖啡和茉莉花茶。大家来到办公室,我简单介绍了下病情,LL阅读患者核磁共振影像后在患者右下肢近足背的部位做了诊断穿刺,抽出来全是脓血,立即留取标本送培养。凌晨2点LL副主任医师将患者的影像资料,病情通过微信传给骨科主任并拨通电话讨论治疗方案,初定明天上午手术。忙完一看2点半多了,相互寒暄下各自回值班室休息去了。留下WQ医师还在监护室处理病人。



1月7日星期日,特意没有定闹钟,自然醒,看手机7点50分,呵呵,习惯这个点必须起床了,改不了啊。上监护室,护士已经在为18床小伙子做术前准备了,手术室、麻醉、骨科都已待命,LL副主任医生主刀。我洗了个澡,打起精神回家。球哥不在家,打电话问奶奶,奶奶说:我带他在外面玩,你好好睡觉吧。恩,好好睡觉吧。睡梦中知道球哥午饭后来过我的房间,我没有醒来和他打招呼。晚上我们全家共进晚餐,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球哥。球哥周日的睡前故事是爸爸讲的。


1月8日星期一,又是新的一周,8点我准时在2楼病区参与交班。


1月份的一个晚上,爱人给我打电话,说今天去了学校见了班主任。班主任说你家仔好可爱的。


球哥和班主任的对话——

班主任: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啊?

球哥:他是总住院,天天住在医院里面的那种。

班主任:那他每天都不会家的啊?

球哥:有时候周末会回来啊。

班主任:那你爸爸陪你玩吗?你喜欢你爸爸不?

球哥:喜欢啊,不过。。。爸爸的周末是用来睡觉的!


在监护室抢救的15天里18床小伙子的部分家属对病情表现非常不理解,并有对抗情绪。至于18床小伙子的结局,大家在各大网站上都可看到,在全院多学科通力合作下,我们抢救和治疗是成功的,没有截肢。目前患者已经康复出院。


2018年冬天流感肆虐,我们呼吸诊疗中心收治了大量患者,很多医生护士每天很早来很晚回家超负荷工作,因为“有人需要帮助”我们中不少医生护士带病坚持。2月初一天我因为紧张头痛也出现剧烈呕吐,1天1夜没法进食,第二天2楼有患者心脏骤停,我拔掉正在滴注的糖水又参与了抢救。这就是我们长沙市中心医院呼吸病诊疗中心的日常,一个心心相惜,团结奋斗,时刻帮助他人的集体。


文章的最后我想说:不论你是否理解我们,每当需要的时候 ,我们永远在这里。


提示: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三甲传真,查看更多医疗健康常识、病例分析、案例解析。合作请添加联系人微信:bjyyyywq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