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贤法师:布衲芒鞋百代风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07 15:53:2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明贤法师:布衲芒鞋百代风


明代高僧莲池祩宏大师曾专作《缁门崇行录》一部,详载佛门往古高贤的嘉言懿行,以期后学四众能以古人的高洁行持为榜样,于繁多、微细的行持实践中承继古德遗风,三千威仪、门门皆具,八万细行、不舍一法,最终使所有行持都会归为成佛的正因。

因此,莲池大师特别强调“事道、德行为本”。他在《缁门崇行录》序言中指出,在一部分修行人中存在重慧而轻福、不修德行却妄图达道的错误知见(有僧云:“利以慧入,钝以福修;沙门者,取慧焉,足矣,德行奚为?”)。修道不能落于实行,于是产生了“听其言也,超佛相之先;稽其行也,落凡庸之后”的问题,“盖弊之极矣”。

针对这一现象,莲池大师特为此书、务救时弊,专门在书中将“道”和“德”的关系拈提出来、加以强调。他指出“人道未全,焉知佛道”,修行人若废“德”而欲求“道”,则其慧亦非“真慧”(即使利根多慧,而慧弥多,障弥重,将安用之?)。“士之致远者,先器识,况无上菩提之妙道,而可以受非其器乎哉?狮子之乳,匪琉璃瓶,贮之则裂。举万钧之鼎,而荷以一叶之舟,不颠趾而溺者几希奚!”

因此,修行人欲求无上妙道,当“修其德,殚其精诚,以致力于道”,在万善同归的佛法实践中返流还原,逐渐把修集的德行积蓄成为无漏的善法,然后“力极而心通,知不拨万行,不受一尘,终日不空,终日不有,夫是之谓真慧”,最终具足成佛亲缘、觉悟本来面目。

莲池大师深切忧惧于此弊之盛,于是“集古善行,录其要者,以十门罗之”而成《缁门崇行录》。大师的这番谆谆教诫于世风日渐浇薄、人心愈益浮躁的当下,同样不啻为一记清凉散、警世钟。

《缁门崇行录》以清素、严正、尊师、孝亲、忠君、慈物、高尚、迟重、艰苦、感应“十门”分别收集了历代祖师的涵养懿范,无不高山仰止、光照人天。古德家风,似乎正带着一股殷切寄望的暖意穿越纸面而来。今世佛子,又岂能不为这份殷重而动容,去追寻先贤足迹、承继古来家风呢?

清素之行第一

所谓离俗染之谓僧,故清素居其首。

宋慈受深禅师于小参示众时曾云:“永嘉大师,不吃锄头下菜(因怕锄头杀生);高僧惠休,三十年著一衲鞋,遇软地则赤脚。”唐代的通慧禅师“晚年一裙一被,所著麻鞋至廿载,布纳重缝,冬夏不易”。唐代的静琳禅师“平生衣破,以纸补之”。慧开法师接受大小施舍,一律马上分散救济贫苦的人。

后周的行因法师在庐山佛手岩修行时,天天跟鸟兽为伴,那些动物都很温驯地亲近他,没有一点惧怕。“每夜阑,一鹿一雉栖迟石屋之侧,驯狎如伴侣,殊无疑怖。”后来他很潇洒地站着往生。

唐代的大梅法常禅师在马祖道一禅师座下参学,得即心即佛之旨,便隐居在深山中涵养,人无知者。“盐官以书招之,辞不赴,附以偈云: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树松花食有余。刚被世人知住处,又移茅舍入深居”。

隋代的富上法师曾在益州净德寺止宿,白天放一顶大斗笠在身边,坐在道旁读经,从不向外攀援。“人往来,不唤令施;有施者,亦不咒愿。”由于路上过往行人很少,所以法师多年都无所获。“人谓曰:‘城西北人稠施多,奚为在此?’答曰:‘一钱两钱,足支身命,复用多为?’”

陵州刺史赵仲舒,三代酷吏、治郡甚苛、颇无信敬。他听说富上法师的事后,不相信天下有这么轻名利的人,特地去试探他。赵刺史骑马经过法师身边,佯装掉下了一贯钱。但富上法师依旧自读经自若,自始至终连眼珠都没有转移一下。赵刺史走了很远,方才派人回来取钱,法师同样不为所动。

赵刺史于是回来问道:“师父!你每天化缘得到的只不过一两文钱罢了,现在有一大串钱掉在你面前,为什么不拿呢?(尔终日所得一钱,贯钱在地,见人持去,何不止之?)”富上法师答:“这又不是我的钱,我怎么可以随便占为己有呢?(非贫道物,何为妄认?)”赵刺史心服口服、下马礼谢而去。

比丘乃“乞士”之谓,以清净自居。倘若多求、多畜、多事而向外弛逐,不恰恰违背了比丘之名吗?如果清素之风不兴,还能称作“比丘”吗?

严正之行第二

清而不严,乃狂士之清。摄身口意,是诸佛教,因此,修行人其次要做到严正。

唐代的智正法师有位弟子名叫智现,为师父做侍者、伏承法教。智正法师凡有著作、端坐思惟,智现法师就会执笔立侍、随出随书,如此过了很多年,智正法师始终不为之赐坐。一日著作时,智现法师突然足疼心闷,昏倒在地。智正法师呵责道:“昔人翘足七日,汝今才立,颠坠,心轻故也。”为师严格至此。

唐代的法常禅师曾寄居梅山,夜梦神人对他说,“君非凡流,此石库中有圣书,受之者,为下界主;不然,为帝王师”。法常禅师回答说,“此非吾好,昔僧稠不顾仙经,其卷自亡,吾唯以涅槃为乐耳”。神人叹服。

宋代汴京善本禅师,平时起住坐卧,目光直视不眨,临众三十年,从未轻启笑容。禅师所住之处,只要见到佛菩萨立像则终不敢坐,只要有蔬果以鱼肉为名则不食,便是为防心而离于过患。

有人说,“六和名僧”,又或者说“僧行忍辱,似乎不宜过于严厉”。莲池大师解释说:“吾所谓严,非严厉之严,盖严正之严也。以严正摄心,则心地端;以严正持法,则法门立。若夫现奇特以要誉,逞凶暴以示威,与今之严正实霄壤焉,衲子不可不辨!”

尊师之行第三

佛弟子的严正行持,未有不由师训而成。为师者乃是人之模范,因此修行人应当虔敬如法地依止师僧善知识,时时以“尊师”为要。

禅宗二祖慧可禅师于达摩祖师座下求法时,恭敬虔诚、朝夕承事。而达摩祖师面壁打坐,不理不睬,更无教诲。冬日,寒风刺骨,大雪纷飞,雪没过膝,慧可禅师为求佛法,毅然自断左臂,达摩祖师为其殷重所感,遂为说法,慧可禅师在达摩祖师的指示下当即大悟。

晋朝法旷法师,早年痛失双亲,事奉继母非常孝顺。出家以后拜昙印法师为师。有一天,昙印法师生了一场很严重的病,法旷法师七天七夜很虔诚地拜佛忏悔,祈求师父平安。拜到第七天,忽见五色光明照进昙印法师的卧室,昙印法师感觉好像有人用手摇他,病痛也就逐渐痊愈了。

晋道安法师年十二出家,聪敏非常,但因相貌丑陋不为师父所重。师父派他做苦工打杂,他毫无怨言、辛勤劳作。

如此多年之后,他才向师父请读经典。师父给他一部五千字的《辩意经》,道安大师便带着经文出坡,于劳作闲暇时读经不辍。当天傍晚,便回来向师父请借其他经典。师父问他说:“你之前请去的经典还没有读完,怎么又来再请呢?”道安法师回答:“那一部我已经会背了。”

师父感到惊讶,但是不大相信,又给他一部一千万字的《金光明经》。没想到道安法师白天工作,傍晚回来又捧着《金光明经》奉还了师父(师虽异之,而未信也,更与成具光明经一卷,将一千万言,赍之如初,暮复还经)。师父叫他背诵,他果然背得一字不漏,师父大感惊叹。

晋代法遇法师师事道安大师,后住持江陵长沙寺,讲说众经,有徒众四百余人。当时寺内有一名僧人饮酒,法遇法师对他罚而不遣。道安大师听说了这个消息,便用竹筒内放一柄荆杖,封存之后寄给了法遇法师。

法遇法师打开竹筒见到荆杖,当即便说:“这是由于饮酒僧的缘故,我的教诲和领导能力不够,致使在远方的师父担忧,而赐给我这枝笞杖啊(此繇饮酒僧耳,我训领不勤,远贻忧赐)!”

于是打楗椎把众人召集来,将道安大师寄来的筒杖放在前面,燃香致敬;自己伏在地上,命执刑的维那师拿荆杖打自己三下,掉着眼泪自己责备自己。境内道俗无不叹息钦佩。

莲池大师云:古之为弟子者,师没而信愈坚;今之为弟子者,师存而守已易,所以者何?良繇最初出家,实非欲依止真师,决择生死,盖一时偶合而已。是以其心见利则易,逢恶友惑之者易,嗔其师之训以正也则易,甚而下乔入幽如陈相,罢释事道如灵素者有之矣!又甚而太阳平侍者之流,未必其无人矣!嗟乎!悲哉!

孝亲之行第四

亲生而后师教,遗其亲乃是忘本。佛门有言:戒虽万行,以孝为宗,因此,修行人当时时不忘孝亲。

南朝齐道纪法师,孝性淳深,一面奉养母亲,一面讲经说法,导俗入圣,其侍母也,衣着饮食、大小便利,必身经理,不许人兼。或有助者,师曰:“吾母也,非他之母。形骸之累并吾身也。有身必苦,何得以苦劳人?”师之孝行,感化一方道俗信众。

唐朝师备法师,父亲捕鱼被水淹死。他想用佛法报答父亲,于是出家精勤修行,“芒鞋布衲,食才接气”。一天因脚被割破,流出鲜血而开悟。得道以后,法师梦到父亲来致谢说:“因为你出家修道、明心见性,我托你的福已经升天,特来相告。”

道丕法师在饥荒时,自己绝食而供养母亲。后来母亲吩咐他去霍山拾回丧身战场的父骨。他到霍山昼夜诵咒,感动父亲尸骨跃动,因而把父骨捧回家。那天夜里他母亲也梦到丈夫来了。

唐朝的子邻法师出家后母亲亡故。法师便于岳庙中趺坐诵《法华经》,誓见岳帝、求母亲生处。当夜,东岳大帝告曰:因母亲不信三宝,死堕恶道。子邻法师悲泣礼拜阿育王塔,终于使母亲得生忉利天宫。

宋代的长芦宗赜禅师,少孤,二十九岁出家,深明宗要,后往长芦寺,迎母亲于方丈东室,劝令念佛求生净土,历时七年,其母念佛西逝。

隋代的敬脱法师一头担母,一头挑经,坐母树下,入村乞食,云游四海,随缘度众。

唐睦州陈尊宿禅师在黄檗禅师座下开悟,后住开元寺,自织蒲鞋,卖与路人,以所得薄财,奉养老母。

忠君之行第五

孝亲之外,还当忠君。因忠孝无二致,只知有亲却不知有君,是所谓私。莲池大师言:“一人有庆,而我得优游于林泉,君恩莫大焉!”修行人当时时勿忘报国土恩。

晋朝佛图澄法师因石勒穷兵黩武、喜好杀戮,便觐见石勒进行劝谏。石勒问:“佛道有何灵验?”澄大师知道石勒不大懂道理,对佛法没什么信仰,必须先显一些神通法术来打动他的心。于是拿一个钵装水,焚香念咒,不久钵中生出一株青莲花来,石勒于是信服。

佛图澄法师趁势进谏说:“作国王的人如力行仁政,德布四海,则四灵物出;若为政不仁,就会出现妖星,国运不祥。星象示现,吉凶福祸随即而来,善恶得报,乃是古今规律、人天警告啊!(夫王者,德化洽于宇内,则四灵表瑞;政敝道消,则慧孛见于上。恒象著见,休咎随行,斯古今之常征,天人之明诫也。)”石勒听了非常高兴,赦免了很多要被杀死的人。

宋代求那跋摩法师来到建邺,南朝宋文帝向大师请教:“我想持素禁杀生,但身主国政,种种拘限,无法满愿,不知怎么办才好?(寡人欲持斋不杀,而身主国政,不获从志,奈何?)

法师回答:“帝王的修行法和平常百姓有所不同。小百姓自应刻苦耐劳、勤俭修行。帝王拥有整个天下、掌管所有百姓,只要说一句仁德的嘉言,官吏和百姓都会欢欣;行一仁政,人神都高兴随顺。虽用刑而不滥杀生命,虽征役而不剥榨人民的劳力,则天下风调雨顺、百谷茂长,这才是大功德啊!”

宋代昙宗法师曾为武帝行“菩萨五悔法”,武帝笑着对他说:“我有什么罪过,需要您替我忏悔呢?”

昙宗法师回答:“昔时虞舜算是大圣人了,尚且对禹说:‘予违汝, 弼’。商成汤、周武王也都说:万姓有过,在予一人。古代圣王引咎自责,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别人体谅,实在堪称世间的楷模啊!皇上和古代圣人一样贤明,行圣王之道更要谦虚,怎可和其他圣王不同,而说自己没有罪可忏悔呢?(‘昔虞舜至圣,犹云“予违汝弼”;汤王亦云“万姓有过,在予一人。”圣王引咎,盖以轨世,阶下齐圣往古,履道思冲,宁得独异?)武帝听了非常赞同。

慈物之行第六

忠君为奉上之要求,惠不及于下。欲行兼济之道,则必须受之以慈物。

佛陀在世时,有一位佛的比丘弟子到珠宝店去乞食。那位珠宝师正在穿一串很名贵的珠宝。正当珠宝师进去拿食物时,鹅看见宝珠映现比丘的金黄色袈裟,显出桔红色,很像一块肉,就把宝珠吞食下去了。

珠宝师发现宝珠少了一颗,很生气。他误以为是那比丘偷拿的,因此痛打比丘。比丘怕鹅被杀,所以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任由珠师痛打,后来比丘被打到流血,那只鹅来舐血,珠师怒气未消,迁怒在鹅身上,把鹅也打死了。

比丘不禁悲伤流泪,珠师奇怪,于是问他何以被打不哭,鹅死反而哭?比丘因鹅已死,才告诉他事情的经过,珠师听了大受感动,向他恭敬礼拜求忏悔。

南朝陈法朗大师,时常救济贫病,看见有动物要被杀,就买回寺里养着。因此,畜养的地方有很多鸡、鸭、鹅、狗等动物。

当朗大师睡觉休息时,那些动物就鸦雀无声,而当朗大师探望它们时,都一齐鸣叫着,比鼓瑟吹笙还大声。这难道是对朗大师感恩激动所致吗?

隋朝智舜法师住亭山。有猎人追逐一只雉鸡到智舜法师的屋子里。智舜法师苦劝猎人不要再伤害雉鸡,猎人不听,舜大师于是割下自己的耳朵给猎人。猎人大吃一惊,遂感悟自己的罪业,放弃弓箭、猎鹰等猎具,决定不再打猎。因此感动了几个村子的人,自动放弃打猎。

唐朝智宽禅师慈悲宽怀,乐意帮助病人,不论出家人或在家人,离他远或近,如有患病而没人医疗的,就用车子把病人载来自己的房中,亲自照顾料理一切。曾有一个病人,腹部长了一个疮疽,脓流不出来,宽大师竟用口去把脓吸吮出来,这个病人终于因此而痊愈。

后来土匪袅感作乱,牵连到宽大师,将他流放到四川,大师对于饯行的宴会、钱财、衣物、布匹等,一概不接受,只带着一只驴子,载着经书前去。路上遇到一个僧人号宝暹的,脚受伤无法走路,躺在路旁,宽大师让他乘驴子,自己担负经典步行。

高尚之行第七

慈悲容易近于爱染。贪爱之心生,便成出世之障碍,因此修行人当时时以“高尚”自励。

唐朝韬光禅师灵隐西峰结茅净修。杭州刺史白居易准备饭菜供养,还写诗邀请他来。韬光大师回偈曰:“城市不堪飞锡到,恐惊莺啭画楼前”。亦有古德辞朝贵招宴偈云:“昨日曾将今日期,出门倚杖又思惟;为僧只合居山谷,国士筵中甚不宜。”与韬光禅师之高致先后如出一辙。

宋代雪窦重显禅师彻悟后到钱塘一带行脚参方。学士曾公给灵隐寺住持珊禅师写了一封推荐信,让雪窦禅师带去。雪窦禅师到了灵隐寺,默默无闻地随大众修行三年。一日,学士曾公去灵隐寺拜访雪窦禅师,合寺千余名僧人竟无一人晓得。直到挂单名册方才找到。曾学士询问推荐信的下落,雪窦禅师从袖中拿出那封信,还封得好好的、没打开过。

宋代大觉怀琏禅师持律甚严。一次皇上遣使者送龙脑香木钵盂给法师,法师当着使者的面把钵烧掉了,说:“吾法以坏色衣,以瓦钵食;此钵非法,宜无所用。”使回奏,皇上感叹良久。

莲池大师云:“为僧者诚以道自重,使国王大臣闻天下有乐道忘势之僧,而叹之羡之,其忠亦多矣!岂必面呈献替,而后为忠乎?”

迟重之行第八

唐代六祖慧能大师初参五祖,即悟自心。五祖令其至后院踏舂米碓。六祖大师辛苦勤劳地工作,供养大众。后来五祖传他衣钵,恐怕别人为夺衣钵伤害他,夜半送他离去,隐居在猎人队中,蓬头垢面一十六年。再后来护法龙天推举他出来弘法度众,于是到广州法性寺广弘南宗顿教法门,终成为佛教万代师表。

慧远祖师四十年足迹不出庐山,南泉普愿禅师三十年不下南泉山。绝学正聪禅师彻悟后隐居十六年方出世弘法。

宋代汾阳善昭禅师先后参学七十个善知识,前后共八次受人迎请出山说法。后来闲居在襄阳白马寺,并州、汾州一带的在家出家人一千多人,一再迎请大师出山说法度众,最后盛情难却终于下山。大师一开演就宗风大振,近悦远来。但他本人从不出门,自作一首不出寺院的歌,以表明自己的志向。

莲池大师云:古人之迟重,非独善忘世也。道高而志愈勤,心明而事弥慎。水边林下,长养圣胎,待夫果熟香飘,龙天推出,举而措之裕如矣!

艰苦之行第九

佛在世时,大迦叶尊者专修苦行,年老了仍不舍苦修。佛怜悯他年迈体衰,告诉他:“你一直长久地修苦行,应稍稍轻松一下,休息休息。”迦叶尊者仍然一样地苦行。

佛陀赞叹说:“你可以做一切众生行为的榜样,正如我在世一般。有人像你一样修苦行,佛法就可以住世保存,如没人修苦行,佛法就要灭亡。你真是荷担如来大法的人啊!”

后来因灵山一会,世尊拈花,迦叶微笑,正法眼藏,以心印心,传予大迦叶,成为西天竺禅宗的初祖。

玄奘大师立誓西行取经,自己一人单独往西前进,万般艰难地渡过流沙区,经过高昌国,到了罽宾国,境内有很多虎豹,没办法前进。玄奘大师不知道怎么办,只好闭门静坐,默祷菩萨加被。

到了晚上开门时,有一位老和尚进来,玄奘大师向他恭敬礼拜,老和尚教他诵持《般若心经》,于是虎豹藏匿不出,魔鬼遁形不见,得以直达佛国,取经而归。大师途经一百五十多个国家,贞观十九年冬天才回到京师长安。

唐朝洪州百丈山怀海禅师,住在百丈山绝顶岭上。他每天辛苦地工作,来供养自己及僧众。大众不忍心,劝他不必劳作,他就说:“我的德行不足以劳动别人来养活我。”

大众仍不忍心让他工作,于是把他的工具藏起来,不让他工作,百丈大师却因此而不吃饭。没办法只好又还他工具,让他继续工作。因此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名言。

佛陀曾告诫弟子“慎勿放逸”。因此求法者为法而忘躯,利众者为众而忘己。莲池大师云:“今少年十指不点水,百事不干怀,擎钵则曰‘臂酸’,持帚则曰:‘腰痛’。或曰愚者用力,智者用心;愚修福,智修慧。果若而言,非但迦叶以头陀愚,六祖以碓磨愚,而不舍穿针之福,将无佛亦愚耶?噫!

感应之行第十

南朝刘宋时期的竺道生大师讲论《涅槃经》时,说恶知见无善根者最后亦可成佛。(《涅槃经·佛性品》云:“何等名为一阐提耶?一阐提者,断灭一切诸善根,本心不攀缘一切善法,乃至不生一念之善。)那时旧学法师都认作邪说而排斥他。

道生大师发誓:“若我所说,不合经义,愿现身恶报,实契佛心,愿舍命时,据师子座!”遂至苏州虎丘山,竖立石头为徒讲授《涅槃经》,至“阐提有佛性”处石皆点头。不久大本《涅槃经》传到南京,果然称阐提有佛性。

南朝求那跋跎罗法师游化至京都,欲应请讲《华严》等经。大师自忖不通华语、不克胜任,于是日夜礼忏,求观世音菩萨加被。

一晚忽梦白衣人手提宝剑,拿着一个人头来,问大师说:“您有什么担忧的事?”法师把这件事全都告诉他,那人用剑砍掉法师的头,安上这个新头。法师豁然惊醒过来,就完全通晓华语音义,于是开讲诸经、大弘佛法。

莲池大师云:桴感鼓则应以声,水感月则应以影,谋与计安在?忠臣誓而枯竹芽,孝子泣而坚冰解,理也,奚足异乎?

《缁门崇行录》所载公案,古德卓越行持实为今人仰慕与效法的榜样。


公众平台声明

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北海禅院之意见及观点,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请重编录用者注明出处及作者,以尊重其著作劳动,否则将被视作侵权。


【功德款乐助】

户 名:海北藏族自治州北海禅院筹建办公室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海北分行营业部
账 号:28-300001040010725


(开户行名称不显示为“海北分行”时,提供以下行号作查询,此时所显示的开户行名称即准确名称: 跨行转账行号103854030000 农行行内转账行号283000)


“北海禅院”微信关注方式

【微信号】:beihaichanyuanorg

【二维码】: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