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区的故事(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5:35: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兵哥哥18岁即从绥来乡下应征入伍,已经在西藏高原上驻守了近十个年头。


爱情,大概是这世间最奇特的一种情感了。它能让雄花吐蕊,极尽绚烂;让孔雀开屏,雄鹤起舞;让狐狸、豺狼将费心捕获的美味拱手送上;让雄性螳螂、蜘蛛心甘情愿地献祭于雌性配偶。


让国字脸哥哥念念不忘,让玉和哥哥红着脸说不出话来。也让容表姐的心从天山的矿区扶摇而上,一直飞到了喜马拉雅。


容表姐给我看兵哥哥的照片。板寸头、绿军装的兵哥哥,黄底红边的肩章上闪耀着银色的五角星,背后是晴朗的天空和灿烂得不可思议的阳光。一同的还有几个少年,20岁出头的样子,也许是不常照相,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地比着V字。


我一边看,一边想,怎么每个人的脸都红成了这样(那种红色和喝了酒满脸通红的状态很像),是因为驻边的日子寂寞难捱,所以成天都在喝酒吗?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高原反应。西藏阿里地区的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含氧量仅为平原地区的40%-50%,在这个世界上离太阳最近的地方,缺氧和高强度紫外线时刻都在损害着人们的健康。


狮泉河镇隶属于阿里地区噶尔县,作为西藏西南部的重要交通枢纽,是新藏公路、安狮公路、黑阿公路、阿日公路的交会处,兵哥哥便是在这里担任步兵营三连的指导员。


***


斌哥和瓶子弟回城了,我跟着容表姐在办公室里呆得久了,便觉得无聊。天气晴好的时候,我就在矿区后面的小山坡上游荡。


爬上一个小坡,再爬上一个小山坡。绿丝绒般的草地上偶尔还能拣到几颗红玉髓般的野草莓。


天空蔚蓝,风吹云动,滚滚的卷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宛若绿色的海浪,一直铺陈到天际。


天上一片海,地上一片海,两面海之间,便隔着人间。


安妮宝贝说,大海是地球最清澈的一滴泪。此时的我还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但是,我想,大山的包容和胸襟与大海的波澜壮阔是一样的吧?雪峰的神圣和纯洁与大海的清澈纯净也是一样的吧?似乎突然了悟,在这个世界上离海最远的地方,我已见过了最纯净、清澈的海洋。


常常会有那么一瞬间,立在小山坡的最高处,看不见矿区,看不见毡房,连牛羊的影子也不见。四野寂静,天地苍茫。突然间便觉得茫然。天空向上那么远,煤矿向下那么深,草原如此广阔,梦想那般遥远。而人呢,人是如此渺小、如此脆弱、如此孤独,我该向何处去?


在山坡上坐了许久,空气里传来细微的羊咩声,远处的山洼里出现了雪白的身影。那是暮归的羊群。


远远地,一只羊儿向着我走来,走到一半,忽然转了个方向消失在近前的山洼里,又有一只走过来,依然消失在山洼里。有一只似乎迷了路,竟没有转向,直冲着这边缓缓移动。哦,那是我的容表姐。


容表姐连着爬了两座山坡,鼻尖上闪着一层细密的汗珠,喘着气儿在我身旁坐下。


太阳落山了。


山的那一头,牧人们唱起了歌。那是一支哈萨克长调。不知名的字眼和歌词踏着悠长曲调铺就的蜿蜒小路,在我们面前打了个转儿又远去了,在寂静的草原上徘徊、飘荡。


容表姐凝神听了一会儿,说,还是兵哥哥唱得更好。


秋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见到了兵哥哥的真容。祖籍安徽濉溪的兵哥哥,结合了皖北人的英俊与西北人的高大,多年的军旅生涯赋予了他挺直的身姿和坚毅的性格,歌也的确唱得极好。


难怪我容表姐一见倾心!


兵哥哥为数不多回乡探亲的日子里,我总是喜欢缠着他讲阿里。


宁静、缓慢、淡泊、悠远的阿里,有着古老神秘的古格王朝,风光秀美的拉昂错,世界之巅的冈仁波齐(藏语,意为神灵之山),万水之源的玛旁雍错。还有,充耳可闻扎西德勒(藏语,意为吉祥如意)的真诚问候。



然而,他们的婚事却遭到了诸多反对。


距离,是比时间更具腐蚀力的魔咒。有多少情比金坚是败给了距离?又有多少形同陌路是因为距离?


爱情,的确是人世间最奇妙的一种情感。多少劝说与反对都未能打破容表姐的义无反顾。


他们结婚的那一天,兵哥哥意气风发,抱着容表姐走过了一整条街。我跟在他们身后,似乎看到,白婚纱所及之处,幸福的繁花朵朵盛开。


婚礼之后,兵哥哥很快便返回了阿里。阿里这样的超高海拔地区对身体素质要求极高,容表姐去探亲的时候,便与兵哥哥在新藏公路的起始点,新疆与西藏交界之地——昆仑山下的叶城县相聚。


从叶城回来的容表姐兴奋地和我说着军营里的见闻,她在那里看到了更多面的兵哥哥,温暖的、幽默的、严肃的、干净利落的,奋勇向前的……她激动地告诉我,组织上给了她军嫂待遇,一个月还有400元补助。补助事小,待遇可是无上的荣光!


最后,容表姐饱含着深重祝福地说,真希望你以后也能嫁一个军人!


等到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恰逢国企改制,煤窑沟煤矿也参与了改制,容表姐便辞去了煤矿的工作,专心在家待产。


腊月的一天下午,容表姐外出办事,顺便来家里看望妈妈和我。回去的时候,妈妈想要相送,容表姐说自己独自来去惯了,坚持一个人回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容表姐回去的路上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冰棱子,摔了一跤。虽然很快就被过路的人扶起来了,并无大碍,但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妈妈万分后悔那天放任容表姐一个人回去,自责难过了很久。我知道她是想起了容表姐一个待产的事。妈妈是我们县医院的B超医生,来做检查的孕妇大多都有家属陪着,因为兵哥哥不在身边,容表姐生性要强,不愿总麻烦别人,常常一个人去做检查。


过了一会儿,妈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唉,最主要还是你姐夫不在身边。我知道,她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小生命忧心,为容表姐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独自抚育一个婴孩而不舍。


只有做了母亲的人才知道,抚育一个小生命的万种艰辛。虽然容表姐的家就在本地,父母、亲戚多有照拂,可是谁的照顾能够替代得了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职责呢?


兵哥哥啊,林间的鸟儿长久地仰望你的光辉,西藏高原上的雄鹰,何时才能倦鸟归巢?



所幸,容表姐顺利诞下了一位与我同月同日生的小千金,单名取一个“圆”字,意寓合家团圆。


而此时的兵哥哥,已被派往札达县边防营任营长,下属4个边防连,负责驻守中国和印度长达1000公里的边境线。时值九一一事件后不久,兵哥哥奉行着严守祖国边境线的命令,未能归来。


我和妈妈去看望容表姐和小千金。此刻的绥来,正值三九寒天,我凝望着小千金娇嫩柔美的面庞,雪域高原上的兵哥哥,是否正在流星飞舞的夜空下吹着边防哨?遥远地方的你,是否感受到了这小生命的啼哭与思念?


第二年夏天,边防营完成季节性巡逻之后,兵哥哥终于可以休探亲假了。


在阿里,最危险的事儿,除了边防巡逻就是休假了(因为要下山、上山)。彼时的新藏公路(219国道,又名新藏线)还是砂石路和翻浆路,其颠簸之严重,被本地人形象地称为“搓板路”,新藏线途经10余座海拔5000米左右的冰达坂,气候恶劣,事故频发。为了保障行车安全,地方与部队达成了单向行车的合意,部队车辆每月逢1(1号、11号、21号)上山,逢2(2号、12号、22号)下山。而每年的7-9月为山洪、泥石流多发期,几乎等不到部队上、下山的车辆。


归心似箭的兵哥哥,包下一辆改装过的牛头车(一辆可载11人),沿新藏公路连夜急驰了1065公里到达了新疆叶城县,稍事修整后,又从叶城赶往喀什。兵哥哥从喀什搭上了一列绿皮火车,24个小时之后到达乌鲁木齐,又从乌鲁木齐包了一辆桑塔纳往回赶。历时三天,终于回到了绥来。



军人的使命已经渗透到了兵哥哥的血液和骨髓,陪伴小千金时,也是满满的军人用语:立正、向前看、齐步走!


我在心里说,小家伙,等你长大了,你父亲还有很多很多的事儿要和你讲,毡筒笨重但最保暖,81-1式自动步枪是如何威力无比,界碑是多么神圣不可侵犯。


请你,仔细倾听,你了不起的父亲是如何在零下40多度的严寒中,顶风冒雪固守阵地,踏着50多厘米的积雪执行边防巡逻;如何迷失在印度境内时,攀上冻成冰柱子的电线杆,架起网络,成功发出求救信号,带领全连20人绝地求生;压缩饼干吃完时,怎样靠着马尿和雪水煮玉米豆延续生命;与他的藏马在狼和雪豹的利爪下又经历了怎样一番惊心动魄。


相见时难别亦难。假期结束了,兵哥哥从绥来历经1676公里到达叶城县,再从叶城出发沿新藏公路向南攀越昆仑山,趟过叶尔羌河、喀拉喀什河,翻过库地、麻扎、黑恰、三十里营房、康西瓦、红柳滩、奇台、甜水海、死人沟、界山、多玛、日土(注3)等达坂(蒙古语,意为高高的山口和山岭),再趟过狮泉河,最终回到札达。



兵哥哥依依不舍地回到了西藏高原。而守望他的,变成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目送着他们远去的时候,脑海里闪现出李白老先生的吟诵,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像是被闪电击中一般,忽然之间灵台清明。


哦,原来如此。


我一直在想,这么多年,容表姐为什么对兵哥哥情有独钟?


是因为兵哥哥比国字脸哥哥、玉和哥哥他们好看?似乎没有。是因为兵哥哥工资高?国字脸哥哥才有钱呢。还是因为他会唱歌?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我知道,对容表姐来说,兵哥哥就是和他们不一样。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耳边突然飘过一句熟悉的歌声,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对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兵哥哥已经从西藏自治区阿里军分区光荣退役,圆满完成了为祖国驻守边境23年的神圣使命,与容表姐、还有他们亭亭玉立的小女儿,合家团圆。


这就是我容表姐爱情故事的最终结局,也是爱情的本来面目和十五年守望应有的回音。


我写到这儿的时候,无边的喜悦再次溢满心间。还有什么事情,能比所爱之人出走半生而又平安归来,更让人感到幸福的呢?



煤窑沟煤矿于2001年改为股份制企业,更名为永安煤业有限公司,后因资金短缺等问题经营难以为继,于2006年卖给了几个陕西来的商人,后来又被转卖了几次。而我的哥哥姐姐们,有的转去了别的煤矿继续从事相关工作,有的已经离开了煤炭行业。总之,煤窑沟煤矿彻底离我们远去了。


矿区的故事结束了,生活的故事还在继续。


容表姐、兵哥哥、玉和哥哥、国字脸哥哥、古丽格姐姐、大哥哥、二哥哥、五哥哥、成哥哥、斌哥、瓶子弟,我知道,此刻的你们正在遥远的地方努力地生活着并且幸福着。


请你们,一定要幸福。


-------------------------------------------------------


注3:库地达坂:海拔3150米,又名阿卡孜达坂,维吾尔语,意为连猴子都爬不上的雪山。

麻扎达坂:海拔5016米,维吾尔语,意为坟墓。

黑恰达坂:海拔5210米,分为大白恰(悬崖陡坡)和大乌恰(坡陡弯多)两座达坂,汽车兵称此地20公里路99道弯。

三十里营房:海拔3720米。

康西瓦:海拔4290米,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烈士陵园,埋葬着215位战士。

奇台达坂:海拔5090米。

甜水海:海拔4980米,此地多水泊,因含氟,碱质水流味苦甘,不可食用。甜水代表本地官兵的美好心愿。

死人沟:海拔5000米。

界山达坂:海拔5248米,新疆和西藏的分界线,世界上海拔最高公路的最高点。

多玛:海拔4850米。

日土:海拔4260米。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