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在车上,他吻遍我全裑后长驱“直”叺,还让我叫大声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18 20:32: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
第1章 合情合法的夫妻义务

梦幻紫的卧房里,因男人的疯狂索要,使女人发出呜咽的嘤、咛声……

他们即使做着夫妻间最亲密的事情,女人的耳边依旧是男人薄凉的“情话。”

陆晋南声线黯哑,“……我亲爱的陆太太,这什么态度,嗯……?记住自己的身份,刚那一次是你的义务,这一次是你求我帮忙的报酬……”

此时的岳星辰就是身体于灵魂分裂的挺尸,她痛苦的闭着眼睛,只希望那种酷刑似的运动尽快结束。

她什么时候有求他帮忙了?岳星辰完全不知道那禽兽在说什么。

一年了,每个月的这天,对她来说就是躺着等死的日子。一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样合情又合法的凌辱,可她除了默默承受,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一年来,她已经由习惯到麻木了。

翌日。

从噩梦中惊醒的岳星辰,蓦地睁开眼睛,腾地坐了起来。

“嘶~”抽了一口凉气。因起的太猛,而导致剧烈运动过后的身体更加不适,像是被卡车碾过似的,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像是被拆了重新组装了一边似的,疲惫的就连指尖都没了力气。

瞥一眼房间,从床头到门口,一地凌乱。散落着她的黑色蕾、丝边的bra和小裤裤,还有那件她最爱的紫色冰丝睡裙,华丽丽的被拧成了团儿,满地乱躺着。

再看,便是男士高级手工定制西装、西裤,还有一件黑色的衬衣和领带。

陆晋南昨晚没走?他可是从来都不在家里过夜的,每次索要完她就提上裤子走人了,今天这是?!

岳星辰无声的叹了口气,医院已经催她好几天了,奶奶的医疗费再不交,医院就要停止对老太太的一切用药,甚至将她赶出医院。

可那是一笔庞大的费用,她已经倾其所有了,再逼下去,她真的得去卖肾了。

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水流声,应该是陆晋南在洗澡。

身体稍微恢复了片刻后,岳星辰便有了点力气,她习惯而熟悉的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盒药拧开,倒出一粒白色的药片,床头柜上已经给她备好了水,她伸手端了过来,将药片吞下。

抬眸,便看见陆晋南出了浴室,腰间松垮的围着一条浴巾,正在擦着头发的手停了下来,看着她。

漆黑如墨的眸底,情绪不明。

突然,刺耳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使正处于紧张状态的岳星辰浑身打了个激灵,她只是瞥了那么一眼电话屏幕,熟悉的两个字“医院”伸手将电话挂掉。

“收拾下回老宅。”此时,陆晋南这么一句话落下。

男人的声线明明带着晨醒的松散,混合着男人事后满足的慵懒,但听到岳星辰的耳朵里却是一阵寒凉。

岳星辰拧着秀气的眉心,就差跟他说奶奶医药费的事情了,可她还是咬住了舌尖。

让她纳闷的是,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她也没接到陆家老太太的电话,回老宅是到底是什么事?

陆晋南拧了下眉心,眼底满满的都是嫌弃和厌恶,睨了眼岳星辰,清冷的声线道,“今天是老太太七十大寿。”

岳星辰的双手藏在被子下,紧紧拽着被子,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她紧紧抿着泛白的嘴唇,敛着眉眼,她几乎让被子把自己包裹的只露了个头在外面,始终不敢直视面前高冷又禽兽的男人,闷闷的回了声,“哦。”

岳星辰静躺了会儿,觉得身体不是那么难受了这才速度起床,对着镜子洗漱打扮。

她这段日子为了奶奶的那笔住院费,几乎每晚都在“大唐不夜城”吹陶笛当乐手,可还是没凑够那么多钱,反而皮肤差的要死。

可现在敷面膜显然是来不及了,也就只好洗完脸,拍了点护肤品,涂了薄薄一层BB霜,一支淡淡的橙色水润唇膏口红,便出了洗手间。

催命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岳星辰赶紧接起电话,听筒里是王医师极不友好的声音,“岳小姐,你这都逾期两个周了,我顶不住领导的压力了,你实在不行就把老太太接回去吧!医院不是福利院,你拿不出钱,我也非常为难……”

岳星辰狠狠吞了口口水,“王医师,您听我说,您先别给老太太停药,我这几天就想办法,快了,真的,我凑够钱就马上过来给你们交钱,求您千万别给老太太停药……”

“嘟嘟~”对方已经将电话给她挂了。

岳星辰紧紧握着电话,背对着门口,盯着窗外的双眼没有焦距,怎么办?三十多万呢,她哪里有,即使把命搭上不夜城的乐手一晚上也才一千块,那还是最高的,她的陶笛有时候根本就没有需要的节目,就一毛钱都没有,现在该怎么办?

卧室门口的陆晋南已经西装革履的穿戴整齐,他慵懒的单手抄在裤兜里,另一手握着手机来回把玩着,像是在等待谁的佳音?!

他死死盯着岳星辰的后脑勺,薄唇微勾,眼里是鄙夷的神色,果然是个心机叵测的女人,想要钱还用这种方法试探他,哼,某人心里冷哼了一声。

陆晋南前几天就听老太太提及了,岳星辰外婆住院的事,老太太提及医药费,在陆晋南的心里就是岳星辰的意思。

陆晋南邹眉,“磨磨蹭蹭干什么?”

如此冰冷的一嗓子,使岳星辰猛地转过身,便和陆晋南冷如冰霜的眸子对视上,她依旧是没骨气的心沉了沉,移开目光,“哦,马上就好。”

随着岳星辰转身的瞬间,映入陆晋南眼帘的女子便是,橘黄色碎花长裙,高领的纯白色毛衫遮掩住了那些青紫色的痕迹。浅口的坡跟休闲鞋子,及腰的长发扎了个高高的马尾……

她本就干净的脸蛋由于涂了层薄薄的BB霜而显得毫无瑕疵,橘色的唇膏,整个人就像这春天里的一朵迎春花,静静地开放着,安静的迎接这乍暖还寒,万籁俱寂的早晨。

陆晋南还是掀了掀那不屑的薄唇,果然是天使的外表,恶魔的心肠。

感觉到男人的目光一直在看着她,岳星辰默默拿起包包侧身从顾靖宇的身边挤出了卧房,“走了。”

2
第2章 正室VS旧爱

结婚一年来,第一次两人成双入对的出门、乘坐电梯下楼。俊男靓女名车,无疑是这小区里一道不错的风景。

陆晋南将车子开出车库,泊在打电话的岳星辰身边,她对着电话说了句,“我先挂了,回头给你电话,拜。”

岳星辰收完线,转身去拉车子的后门,无论是多大的劲儿都拉不开车门。

陆晋南蹙着眉心瞥了眼后视镜,淡漠疏离的声线,道:“后门坏了。”

岳星辰“哦”了声,又绕过车子去了副驾驶,纳闷道:“要不要给奶奶买礼物?”

陆晋南难得的瞥了她一眼,“不用。”

车内,一路死寂。

车子到达陆家在骊山下的庄园时,门口的保安速将铁红的大门缓缓打开。

保安透过缓缓落下的车窗,对陆晋南打着招呼,“四少、少夫人,好!”

陆晋南惜字如金,“嗯。”了声。

陆家在海城,可不是一般的豪门,那是豪门中的豪门。

他们在骊山下的陆氏庄园,听说是清朝末年时的一个王爷府。其面积和里面的建筑真的有种电视里古代帝王的后花园,更像是现代化京都里某个公园的格局。

车子绕着蜿蜒盘旋的青石板路,掠过石山、拱桥、流水、花园,停在了陆家庄园最靠近静谧湖的一栋青砖院落的拱形门口。

陆晋南从后备箱拿下来两个大礼品袋,塞给岳星辰,立马有男佣上前把车子开去车库停放。

这院子的拱形门顶,写着,“亦舒苑”这里住着陆家最核心、最有权威的人,陆晋南的奶奶亦舒。

此刻的亦舒苑,已经是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两人刚走进正客厅门口,就有佣人笑呵呵接住岳星辰手里的礼品袋,激动地喊道:“老夫人,四少和少夫人回来了。”

跟在陆晋南身后的岳星辰还在想着贺寿的台词,便听到一道柔软的声音,“晋南,你们回来了?!”

闻声望去,一袭绛紫色连衣裙带烫金印花的那种,也只有她才可以驾驭得了那种颜色,女人气质庄重,身材标志,优雅的无人能及,那不是陆晋南的真爱肖蔷又是谁?!

显然,陆晋南是不知道肖蔷回来的,岳星辰的余光还是瞥见他眼底突然一亮的眸光奕奕。

此刻整个大厅里静的掉根针都可以听得到。

今天的寿星,陆家老太太笑眯眯的对岳星辰招手,“星辰,来,到奶奶这里坐。有一个多月没回来,又瘦了。看这小脸都小了一圈儿。”

岳星辰这才抿了抿唇角,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了,我脸本来就小,让奶奶操心了。”说完,她面朝老太太微微弯腰鞠了个躬,“奶奶,祝您生辰快乐,寿比南山!”

佣人已经将礼品盒递过来,“老太太,这是少爷和少夫人送您的礼物。”

亦舒老太太笑呵呵的点头,道:“收起来放我房间,只要是晋南和星辰送的礼物我都喜欢的很。”

老太太说完,笑呵呵道的招呼大家,“都别站着啊,坐、坐、坐。”

肖蔷被陆晋南的母亲金凤拉着手,挨着她和老太太坐了下来。

陆晋南坐在了老太太的另一侧,看向肖蔷,“回来了怎么不提前说声。”

他的声线难得的温润,这是岳星辰嫁给陆晋南以来从来没听到过的。

自从一年前那个晚上,她从陆晋南的床上醒来,就没指望他会对她另眼相看。

肖蔷笑得清浅,亦如当年初见时那般恬静,她的水眸灼灼的看着陆晋南,“这不是奶奶生辰么,想给大家一个惊喜。”

按照陆家的规矩,肖蔷此刻的位置是岳家的正牌少夫人岳星辰的位置,可是现在的情况是,肖蔷坐在那里,岳星辰便不知道自己坐哪里合适了。

岳星辰扫了眼陆晋南,他早已敛下眉眼,根本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

岳星辰硬着头皮准备坐到陆晋南的身边时,陆家的大总管家进来,向陆晋南禀报,几位海城的大人物都已经到了。

陆晋南起身,吩咐大总管家,“快请几位到铜雀亭就坐。”

陆晋南离开后,亦舒和金凤招呼一帮女人吃水果、点心。

岳星辰和陆晋南在他们的小家无论怎么互不干扰,白天几乎不见面。

晚上,也只是每个月的固定时间,等候陆晋南的临幸。而睡完她以后,陆晋南都是把生活费以支票的形式扔到床头柜上,连夜离开。

这就是她,海城陆家少奶奶岳星辰,这一年不为人知的豪门少奶奶的日子。

但无论如何,两人每次回老宅时,岳星辰尽量把戏演的像那么回事,即使陆家人都知道陆晋南有多么厌烦她,有多么不愿意承认那桩婚事。

可为了奶奶,她还是得忍受着陆晋南的侮辱和变态折磨。

肖蔷削了个苹果,在果盘里切成小块,插上银质牙签,先后给寿星亦舒老太太和金凤各递了一块。

金凤吃完肖蔷的水果后,擦了擦嘴,看向老太太说:“妈,蔷儿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要不我带她去休息会儿吧?”

亦舒老太太当然明白肖蔷此次回来并非只为了给她过寿,而金凤向来就把肖蔷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便笑呵呵道,“好了,带她去休息吧!肖蔷的这份孝心我感受到了!”

肖蔷握了握金凤的手,“干妈,我想和星辰去院子走走。”

金凤看了眼老太太,老太太笑着摆手,“你们年轻人在一起有话说,去吧!”

亦舒苑的后面和前面都是湖,金秋时间,湖里的莲藕已经开始成熟,莲叶已经枯黄,湖水蓝盈盈的倒映着天空。俩人便去了后院的碧莲湖,坐在凉亭下的木质凳子上,有佣人就送来了茶水和点心。

肖蔷端起茶杯,轻啄了一口,目光直视着岳星辰,“过的好吗?”

岳星辰也对视着肖蔷,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当然。”

“哼。”肖蔷低低的冷哼了声,鄙夷的看了眼岳星辰,转着手里的茶杯,道:“还真是死爱面子活受罪,霸着陆家少奶奶的位置徒有虚名,你不累么?”

岳星辰潋下睫毛,尔后,缓慢抬起眼帘和肖蔷对视着,“徒有虚名?你确定你看了陆晋南在我身上留下的爱痕,不会伤心么?”

3
第3章 绝望

肖蔷脸色突变,冷声嗤笑的睨着岳星辰,她近乎咬碎岳星辰的骨头,道:“即使有,那也是你使得幺蛾子…….晋南,他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谁都没有资格得到他的爱。”

肖蔷说着便起身,走进岳星辰,咬牙切齿咬,道:“你这个陆家少奶奶的身份怎么来的,别人不知道,你自己不清楚吗?一只拔了毛的鸡而已,也配做陆家的少夫人,配吗?”

见岳星辰不但表情平静还浅笑着,肖蔷厌恶死岳星辰那副表情了,腾地走进岳星辰,“晋南这一年月月出差,你一定是不知道他的去向吧!其实……我们一直都在一起,从未分开过。”

岳星辰纤长的睫毛抖了几下啊,抬眸看向趾高气扬的肖蔷,“是么?”

肖蔷终于从岳星辰细微的表情里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这天下没有哪个女人听到自己的丈夫跟初恋情人在一起,还无动于衷的。

此时,有佣人领着客人从凉亭下经过,肖蔷仰了仰头,紧紧拉住岳星辰的手,“星辰,我们随便走走吧!”

两人的举动,看在别人的眼里,便是情同姐妹般的亲昵。

静谧湖边,肖蔷再也没有和岳星辰说那些刻薄的话语,只是神情凝重的想着什么,而岳星辰也没打算招惹她,毕竟她是陆晋南的真爱,她惹不起,躲着点就是。

岳星辰蹲在湖边,伸手把玩着莲藕,肖蔷说的对,她在死撑着,其实心里明白的很。在陆家,陆晋南对她是恨之入骨,婆婆金凤恨不得她随时消失给肖蔷腾地儿,而唯独陆家的老太太对她是千好万好,但那又能怎么样?

一个女人活到被丈夫当做发泄欲望的工具来折磨,活着还有意义吗?现在好了,肖蔷回来了,人家俩个情投意合的一唱一和来对付她。

可她头上压着两个老太太,这日后的路该如何艰难?

“哎~”岳星辰在心里低叹了一声。她现在脑子里就一串数字在跳动,钱、钱、钱。

肖蔷看着岳星辰那对珍珠耳环,由起初的冷漠逐渐笑了,她上前用手轻轻动了动,“你这耳环挺特别的嘛,可以拿下来看看吗?”

岳星辰抬手就从耳朵上摘下来递给她,“随便欣赏……”

“噗通~”一声,岳星辰的话还没说完了,肖蔷就跳进了碧莲湖里。

“救命~啊……”肖蔷在水里使劲噗通着喊救命,她根本就不会游泳。

岳星辰瞬间凌乱了,她好端端怎么可以掉进湖里?

附近听见救命声都纷纷跑来……

铜雀停里陪客人喝茶聊天的陆晋南,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陆晋南的声音冷的令人窒息,不过瞥见岳星辰好端端站在那里发呆时,不知为什么就松了口气。

“四少,肖,肖蔷小姐……”佣人吱吱呜呜道。

“噗通。”一声,陆晋南毫不犹豫跳进了湖里,以最快的速度把肖蔷找到并抱了上来。

已经有人拿了衣服、毛毯,就连陆家的大总管都派人把电瓶车开到了湖边等候救人。

一上岸,肖蔷就趴在陆靖宇的怀里满嘴吐水,半死不活的指了指岳星辰,紧紧攥着的手心伸开,是岳星辰的那对耳环。

肖蔷眼泪混合着水珠滴在陆晋南的手上,断断续续道:“晋南,别怪星辰……”

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了是岳星辰把肖蔷推到湖里的。

陆晋南蹙眉,倏地一步跨到岳星辰跟前,“为什么?”

岳星辰使劲摇头,吞着口水,“我,我没有……”

突然,从人群里挤进来的金凤扬起手,“啪”一个干净利落的巴掌呼在了岳星辰的脸上,使措手不及的岳星辰直接倒在了地上。

金凤瞪着陆晋南,“晋南,还不送肖蔷去医院,发什么呆。”

陆晋南抱着肖蔷转身的那一瞬间,淡淡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岳星辰,那一眼,很复杂。

岳星辰的心随着那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和身上的疼痛,在对上陆晋南的眼神,她彻底绝望了……

肖蔷窝在陆晋南怀里,滴着眼泪,“晋南,对不起,干妈打了星辰,你别怪她好么,都怪我,我就不该回来……”

“闭嘴。”陆晋南一吼,肖蔷便乖乖窝在他的胸口,唇角弯了湾。

当陆一燕气喘吁吁跑到湖边的时候,只有岳星辰在那里躺着,边上几个佣人吓得神情慌张,在看见陆一燕时,惊慌道:“三小姐……”

一位女佣,惊呼道:“快,不好了……少奶奶,她,出,出血了……”

此时的岳星辰脸色苍白,裙子的侧面的确有血渍,陆一燕吓得声音哆嗦,“都愣着干什么,来人,救人……”

海城第一医院。

妇产科急诊手术室外,只守着一个陆一燕。

护士将头探出门缝,“岳星辰家属。”

陆一燕已经吓蒙了,哆嗦着嘴唇,“我,我是……”

护士拧眉,“让她丈夫来下。”

待陆家的大队人马赶到手术门口的时候,陆一燕拿着病例哭成了泪人儿。

老太太花白的波浪烫发搭理的一丝不苟,一看就出身名门望族。她盯着陆一燕,“哭什么哭,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要见他们妇产科主任和院长。”

老太太抚了抚老花镜,盯着手术室的大门,“无论如何都要确保大人、孩子平安无事。”

此时,门从里面拉开,出来的医生摘下口罩,看着面前的一众人马,“岳星辰的家属来了没?”

面对几位属,医生只能无力的一句,“对不起,孩子没保住。孕妇由于房事过度,已经出血且胎死腹中……”

“什……么……?”老太太直接晕了过去。

陆家,今天是要把医院承包了的节奏么。这边,岳星辰刚刚出了手术室送进病房,那边陆老太太又被送进了抢救室。

另一家医院的病房里,金凤守着肖蔷在打保胎针。经过检查,肖蔷已经怀孕五十多天了,由于溺水,据检查有流产的预兆。熬过四个小时就没事,熬不过就只能流产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