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续集 · 第15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1 16:14:3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胖子说完就朝我要钱,我掏出5块,还没给到他手里,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说着方言的中年女人的声音。


胖子愣了一下,我就把钱收了回去,胖子用福建话问:“大姐,你咋接我们屋里电话呢?我们家那个帅锅锅呢?”对方的回答听不懂,我没有胖子那么有语言的天赋,但很快,两个人就开始吵起来了。


有一段时间我们出门给屋里电话,都是长时间的忙音,当时胖子说小哥在我们面前人模狗样的,我们一走丫电话打起没个完,后来才知道我们一走村里就有大婶到我们屋里打长途电话给外地的儿子孙子,一打就是四五个小时。


天气非常炎热,胖子吵着,我心中的躁气出来,才发现身上已经被汗水全部都浸湿了,脖子和脚踝开始痒起来,低头一看都是芝麻大的小虫,一拍都吸饱了血。


我去看胖子,就发现胖子整个脖子后面,和手背后面,都是这样的芝麻黑虫,密密麻麻,神奇的是,这些虫子全部都挺在手臂的背面,脖子后面,脚踝后面,人很难看到的位置,我赶紧去拍。


胖子吓了一跳,我掰他的手过来,让他看,他吓的跳起来,各种拍打。


但是我和他身上已经全部都是细小的红包了,就像什么皮肤病一样,一大块,而且奇痒难忍。


胖子一下就怒了,对着电话大吼:“你个歹狗臭婆娘,你把电话给我放下,叫帅锅听电话。”


两个人从林子出来,夺路而逃回到村子,吵完胖子挂了电话,就说闷油瓶不在,托了那个大婶等他回来告诉他。胖子看着自己的手和脚踝就说,“我说咱们需要他,你还不信。”


我预估着那肯定是来不了了,从福建到这里起码一天时间,闷油瓶不在就是进山了,他一般进山要一周左右,等我们完事他可能还没有出山。而且虽然经常开玩笑,但是也不能真把人家当蚊香用。


于是我也就心无挂碍,回到村里去了村批发站,买了铲子绳子蜡烛手电,还有连腰的橡皮裤和橡胶手套。

村里的煎饼不错,和我熟悉的不同,是一种干饼,特别薄,我买了一大包用塑料袋和报纸包着,我们提着就回到了野坟坡。


路上我反复核对了那张照片和远处的山,那个时候的三叔真年轻,应该是去西沙之前,想想我现在的年纪,是有点恍惚的。


感觉自己一辈子都在做我三叔做过的事情。


带上装备我们就像是打扫厕所的家庭妇女,天已经黑了,夕阳的光被山遮住了,只留下像棉絮一样的光脉从山的剪影后透出来。远处村里的灯光全亮了,林子里只有抬头才能看到树叶之间的微弱天光,晚上稍微凉快了一些,那些虫子都往头皮里呼,我们满脸满头涂上洗头膏挡虫子,那就更热了,汗水溶解洗头膏直往身上滴落,看上去像溶化的蜡像一样。


铲子不是专门的打洞铲,我们把铲柄锯断,用短的一路挖下去。下面的盗洞是现成的,挖三米深就挖到了用木板盖住的盗洞口,挖开就是现成的盗洞,挖的非常好,第一是宽敞,第二是上面还打着很多落脚的坑印。每个印子里垫着一块砖。


盗洞是斜着打下去的,直接打向山壁,胖子把上面的东西全部收拾完,拿一个竹匾上面盖上土,假装是地面,把洞口遮上,然后打起手电,我们就往下爬。不到二十米我们就看到了墓室的外壁,洞口是用新的砖堵住的。但没有砌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