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南方的细雨里,想念北方的大雪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0 12:52: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密雨,微风,行人,我和朋友就这样站在南方的细雨里想念着北方的大雪。

中午12点,和朋友吃过午饭,走出食堂,天空飘着毛毛细雨,地面浅浅的水,映着人影,花花绿绿的伞小心翼翼地来回。

慢的伞,细的雨,两人撑一把蓝色的碎花伞,慢慢地走着。

风从路两旁的榕树下穿过,树叶沙沙作响,榕树须垂下,在风中摇曳。

路过学校水果摊,前面两对并排走的情侣,风格不一。

打伞的和没打伞都走得很慢,细雨轻轻落在伞顶、发丝、地面……一种回忆旧时光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匆忙的时光中来这么一场雨,所有的浪漫记忆都被勾起。


2017年12月,朋友在qq上给我发了一图片高中母校下雪了,晶莹的雪覆盖着操场、屋顶,玻璃窗结了透明的花,一场大雪给紧张压抑的高中生活增添了自然的生气

朋友说,北方下雪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说,会回去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那时想,“我在南方长途跋涉,只为一天走回北方。”

走到雪纷纷,归来仍旧是故人。

那时,我站在海南湿冷的海风中,看着头顶朦胧的月色,身旁的榕树在灯光下透出深厚的树影,想到家乡的杨树应已然只剩下枝干,在月色中孤零零地颤抖,心底一片漂泊的凄凉感。

夜风一吹过,梦里踏雪几回闻。

2015年1月21号,大学离家后的第一次回家。刚出火车站,就看到天空飘飘扬扬的雪花,白色的雪花映白了火车站暖黄的灯光,片片洒落在地面

天空一弯浅月,投出微弱而又清冷的光亮。

一群人在雪中上车,下车,戴口罩、手套、围巾,全副武装,抵御风雪

下车的人说:好冷啦,然后哈气、跺脚。

上车的人说:快、快、快进去,外面冷。

踩着积雪,慢慢地走,咯吱的声音传到耳内。斜靠着墙壁的检票员,穿着厚厚的军大衣,两手互相插在袖筒里,看到有人走过来,就把伸出,说着家乡话:“拿出车票看下”,雾气从口中氤氲而出,然后消散。

白雪依旧,岁月恍然不动。

乡情如昨,月光照归人。

记忆中,每年除夕前总会下一场安静的雪,而且大多都是在夜晚到来第二天,推开窗,世界已大白。

雪落纷纷,结伴走在大街上任凭雪花落在发稍衣服、脚下,伸手去接,雪花触手即化,只留下湿润的凉意。


今年的雪格外大,

身在南国的我只能通过网络去了解关于北方的种种雪情。


2018年,多地的初雪比以往大。

虽然美丽,却导致一些人在雪中丧生。

1月4日,安徽合肥多个公交车站被雪压垮,1人死亡20多人受伤,皑皑白雪中一片鲜红,这本不是它该有的颜色。

“雪”变成“雪灾”,给生命增添美丽的雪成了生命的悲哀。

风雪无情,人有情。

是因为豆腐渣工程还是降雪太大,各种原因有待调查。除此之外还有交通堵塞等问题,都在考验着一个城市的管理,危机面前更能检验责任与人情。

雪,可能是刺眼的红色,也可以是充满回忆的暖色调。

如果只能留下美丽,就让白雪永远纯洁。

这个冬天,请互相温暖。


本期文字:任运玲

本期编辑:任运玲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