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纳兰容若|人间何处问多情.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4:03: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安锦闲读"关注我

思君

瞬间

岁月老


 
 



 浣溪沙--寻常


  泪浥红笺第几行,唤人娇鸟怕开窗,那更闲过好时光。
  屏障厌看金碧画,罗衣不耐水沉香。偏翻眉谱只寻常。

浣溪沙--多情


  伏雨朝寒愁不胜,那能还傍杏花行?去年高摘斗轻盈。
  漫惹炉烟双袖紫,空将酒晕一衫青。人间何处问多情。

  浣溪沙--谁念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浣溪沙--归思


  莲漏三声烛半条,杏花微雨湿轻绡,那将红豆寄无聊? 
  春色已看浓似酒,归期安得信如潮,离魂入夜倩谁招?

  浣溪沙--重阳 


       消息谁传到拒霜?两行斜雁碧天长,晚秋风景倍凄凉。
  银蒜押帘人寂寂,玉钗敲烛信茫茫。黄花开也近重阳。

  浣溪沙--泪收 


        雨歇梧桐泪乍收,遣怀翻自忆从头,摘花销恨旧风流。
  帘影碧桃人已去,屧痕苍藓迳空留。两眉何处月如钩?

浣溪沙--飘零

 
  谁道飘零不可怜,旧游时节好花天,断肠人去自经年。
  一片晕红才著雨,晚风吹掠鬓云偏。倩魂销尽夕阳前。

浣溪沙--酒醒

  
  酒醒香销愁不胜,如何更向落花行?去年高摘斗轻盈。
  夜雨几翻销瘦了,繁华如梦总无凭。人间何处问多情?

浣溪沙--梅瘦


  欲问江梅瘦几分,只看愁损翠罗裙,麝篝衾冷惜余熏。
  可奈暮寒长倚竹,便教春好不开门。枇杷花下校书人。

浣溪沙--残阳


  一半残阳下小楼,朱帘斜控软金钩。倚栏无绪不能愁。
  有个盈盈骑马过,薄妆浅黛亦风流。见人羞涩却回头。

浣溪沙--倦醒


  睡起惺忪强自支,绿倾蝉鬓下帘时,夜来愁损小腰肢。
  远信不归空伫望,幽期细数却参差。更兼何事耐寻思?

浣溪沙--梅黄


  五月江南麦已稀,黄梅时节雨霏微,闲看燕子教雏飞。
  一水浓阴如罨画,数峰无恙又晴晖。湔裙谁独上鱼矶。

浣溪沙--残雪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浣溪沙--生愁


  微晕娇花湿欲流,簟纹灯影一生愁,梦回疑在远山楼。
  残月暗窥金屈戍,软风徐荡玉帘钩。待听邻女唤梳头。


浣溪沙--憔悴


  五字诗中目乍成,尽教残福折书生,手挼裙带那时情。
  别后心期和梦杳,年来憔悴与愁并。夕阳依旧小窗明。

浣溪沙--辛苦


  记绾长条欲别难,盈盈自此隔银湾,便无风雪也摧残。
  青雀几时裁锦字,玉虫连夜翦春旙。不禁辛苦况相关。

浣溪沙--春衣


  杨柳千条送马蹄,北来征雁旧南飞,客中谁与换春衣?
  终古闲情归落照,一春幽梦逐游丝。信回刚道别多时。

浣溪沙--幽恨


  身向云山那畔行,北风吹断马嘶声,深秋远塞若为情。
  一抹晚烟荒戍垒,半竿斜日旧关城。古今幽恨几时平。


浣溪沙--魂梦


  万里阴山万里沙,谁将绿鬓斗霜华?年来强半在天涯。
  魂梦不离金曲戍,画图亲展玉鸦叉。生怜瘦减一分花。

浣溪沙--除夜


  收取闲心冷处浓,舞裙犹忆柘枝红。谁家刻烛待春风?
  竹叶樽空翻彩燕,九枝灯炧颤金虫。风流端合倚天公。

浣溪沙--红桥


  无恙年年汴水流,一声水调短亭秋,旧时明月照扬州。
  惆怅绛河何处去?绿杨清瘦绾离愁。至今鼓吹竹西楼。

浣溪沙--空唱


  凤髻抛残秋草生,高梧湿月冷无声,当时七夕有深盟。
  信得羽衣传钿合,悔教罗袜送倾城。人间空唱雨淋铃。

浣溪沙--肠断


  肠断斑骓去未还,绣屏深锁凤箫寒。一春幽梦有无间。
  逗雨疏花浓澹改,关心芳草浅深难。不成风月转摧残。

浣溪沙--尘香


  旋拂轻容写洛神,须知浅笑是深颦,范文天与可怜春。
  掩抑薄寒施软障,抱持织影藉芳茵。无能无意下香尘。

浣溪沙--兰襟


  十二红帘窣地深,才移划韈又沉咏,晚晴天气惜轻阴。
  珠衱佩囊三合字,宝钗拢髻两分心。定缘何事湿兰襟。

浣溪沙--月明


  容易浓香近画屏,繁枝影著半窗横。风波狭路倍怜卿。
  未接语言犹怅望,才通商略已瞢腾。只嫌今夜月偏明。

浣溪沙--无言


  十八年来坠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红绵粉冷枕函边。相看好处却无言。

 浣溪沙--芙蓉 


        藕荡桥边理约筒,苎萝西去五湖东,笔床茶灶太从容。
  况有短墙银杏雨,更兼高阁玉兰风。画眉闲了画芙蓉。

浣溪沙--愁心


  欲寄愁心朔雁边,西风浊酒惨离筵。黄花时节碧云天。
  古戍烽烟迷斥堠,夕阳村落解鞍鞯。不知征战几人还。

浣溪沙--梦醒


  败叶填溪水已冰,夕阳犹照短长亭。行来废寺失题名。
  驻马客临碑上字,斗鸡人拨佛前灯。劳劳尘世几时醒?
 


 


你一直从未离去

你只是选择了在我的回忆里幽居

这么多年

我遇山遇水,修己修心

还是,没能逃脱那场叫"你"的劫难

当素笺上的小字念旧

当豆蔻上的相思开老

我终是

在那枚欲说还休的青涩果敢里

沉默失语


你亦是,滞留成一阙生涩的词

被我由苍翠读到泛黄

从稠密读到稀薄。
最后,只剩下一朵寂寞的字符

隐晦的,醒在我的心底

                                                ----安锦

                     

微信:245794134

公众号:anjinxiandu

扫下方二维码可关注《安锦闲读

愿与你

浅酌梅花,吹雪煮茶,笔砚林良,琴瑟不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