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换牌”,不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1 15:36:2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晨起刷到一条快讯《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炉:将组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职业习性让我格外留心。从学生时代“广播电视概论”课中紧记的“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到2013年增肥升级,却因14字“最长名字”引吐槽的“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再到眼下“翻烧饼”瘦身定名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浙江台当家主持华少将上调‘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据悉,华少调来这里的工作只有一个,培训员工怎样用最快的速度自报家门”。此前,“最长名字”招引大家吐槽,纷纷自发为其精简取名。“这么多字,公章怎么刻呀?如再冠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字样,那只能微雕了。”这轮更名,14字到8字之变,想必是那轮热议评说的“纠偏”—— 科学论证、即知即改的态度回应大家关切。


无论是大学 “更名之风”中的地域泛化、求大求洋,抑或各地“改名潮”里的复古遗风,一个名字的小变动,招致动全身的大革除。从“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到“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之变背后,是更名成本产生的一笔宏大开支,一切冠以“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字样的物料都要废弃重印。包括修改各种公章、证件、招牌等都会产生巨大行政成本。不难料想,接下来,各地广电部门将开展单位印章、牌匾及公文版头的更换工作。


这次废旧换新让杨声筒想起了中传改名:当年广院以广播起家,发展了新闻,后来有了电视,有了电影,又有了出版,广播学院难以涵盖了,于是更名传媒大学。这个“传媒”概括力强、延展性好,确属集约精炼的好名号。其实,这次广电总局更名仍有 “画地为牢”之感。始终在“广播电视”这个领域打圈。殊不知,“广播电视”早已被视听媒体所包举。例如《新周刊》杂志,在电视和视频边界完全消融“俱往矣”的业界生态下,取消原先老牌“电视榜”,整合“双料”推出“视频榜”。这点从中传新闻学院2017年教研室更名可窥一斑。原“广播教研室”更名为“音频新闻教研室”、原“电视新闻教研室”更名为“视频新闻教研室”。


智慧在民间。正如此前有网友表示:“鉴于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管的就是看和听,建议取名‘国家视听总局’。” 这个名号可谓击中“打蛇打三寸,抓蛇先抓头”。时代感和延伸度兼具。在当今媒介融合语境下,适用性广和包容度高。同时也让杨声筒视线转移到大洋彼岸的美国,在2016年9月将大名昭著的“美国报业协会”更名为“新闻媒体联盟”。就是因为市场变化和技术革新下,突破纸端,连接多端的主动升级。


以至于每次沐浴之时,回听《新闻和报纸摘要》,深觉这个栏题是历史的产物。前瞻眼光和远景预见有所欠缺。当然,广电总局的名字不能“免俗”,可能考虑“广播电视”的正统性和接续性。无可讳言,很多时候,功能性需求与意识形态的正统性要求存在对冲。在中国尤甚,难以撼动。


高赞优品顺带一提

中传播音老师教你复试“评述”

现场报道:来一次单人“无实物表演”

中传指定稿件暗藏心机

山艺播音:系主任和董卿同门,“嗓音病”直接“封印”

河海播音主考:有内容的眼神为你加分

                       主笔杨声筒

                             编辑✎懒兰(图据网络)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  

分享到朋友圈才是良心之举....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