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介绍信住旅馆算什么?凭介绍信烫发了解一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20 23:52: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周六专栏|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作者|宋燕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这张看起来很cyber punk的照片,是1982年1月,上海最大的理发店——南京理发店顾客排队烫发的场景。这张照片流传得很广,但摄影师是谁我没有查到。


最近有篇讲80年代出差住旅馆,需要开介绍信的文章在网上流行,很多人看了都啧啧称奇。其实何止住旅馆要开介绍信,很长一段时间里,烫发都要开介绍信的,而且只有文艺工作者和出国人员,凭正规单位的介绍信,理发店才敢给烫发,普通人就算找地方开一张,都没人敢接。


经历过革命年代的中国,曾经把烫发、穿短裙等女性化特征较强的行为都视为“资产阶级思想”,这种认知经过反右斗争、大跃进等强化后,更加深入人心,在1966年夏季开始的“*”风暴中,梳长辫子的人必须将辫子剪短,不许超过肩膀;烫发被视为“资产阶级”的发式而销声匿迹;短剪发流行,成为革命者的标志。


1966年8月的一天,一群“红卫兵”闯进了北京著名的理发厅“四联”,用大字报将镜子全部给糊上,然后勒令“四联”不许烫发。不仅不许烫发,连卷发、包头都不成,甚至要求头发不许过肩。从这天起,“四联”女部的生意就没了,女部的师傅们只好转到男部去理发,“四联理发馆”的名字也变成了符合当时时代特色的“新风理发馆”。


直到1976年“文革”结束,观念才慢慢开始松动,这年年底,“四联”开始偷偷重启烫发,但只面向有形象需求的出国人员和文艺工作者,且要求单位开具介绍信。


据四联美发厅的吴永亮师傅说,他当时接待的第一个拿着介绍信来烫发的是电影演员田华,她要去日本出访,结果一张开给田华的介绍信,她带来了四个人。老顾客王绿纹回忆,当时,有烫发业务的全北京仅“四联”一家,自己代表单位在全市汇演中表演独唱,拿到了一纸介绍信,内容是:“今有我宣传队同志,因演出任务到贵店烫发,请予办理,此致敬礼。”


有个名为“张抗美”的人曾撰文回忆他在1977年在上海“新新理发厅”(如今已不存在)剪头时目睹的一件事:


一位约20岁、说着一口流利上海话的女青年与她的母亲也来到店内。女青年坐下后张口就要求理发员给她烫发,然而接待她的那位理发员回答她说“不可以烫发”。女青年有些不高兴了:“我听说你们这个理发店是可以烫发的,而且我的一位同学就在这里烫发的,那你为什么不给我烫?”理发员一听话中有话,就连忙把该理发店的负责人请来过来。 


负责人很快就到了,是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负责人和气地向女青年询问道:“是你想烫发的吗?”女青年点了点头。负责人接着问道:“那你有没有(烫发的)介绍信呀?”女青年一边回答说“有”,一边立刻从随身携带的、当时最流行的军用书包中拿出了一张介绍信递了过去。负责人看了看后说道:“你这张介绍信只是介绍你来上海出差的证明,并没有说你可以烫发,而且此信的‘级别’也不够,所以我店不能给你烫发。”见到负责人不同意给自己烫发,女青年有些着急了,她连忙对负责人解释道:“我是3年前从上海‘下放’到江苏某农场的,过段时间我将代表农场去参加省里的一个文艺会演。如果我能获奖的话,就有可能调到省城的某剧团去。因此,我很想烫烫头发打扮得好看些。”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搬运,欢迎转发朋友圈)


女青年的母亲也一边帮腔:“阿拉(我)年轻的时候是经常到这里来烫发的,而且为了阿拉女儿的前途,还是请师傅帮帮忙,给我的女儿烫发吧。”然而,无论这位姑娘和她的母亲再说什么,那位负责人就是不同意,女青年和她的母亲只好怏怏的离开了。   我看到这一幕后感到很好奇,于是就随口向正在给我理发的理发员问道:“师傅,现在允许烫发了吗?”那位30多岁的男理发员一边很认真地给我理着发,一边小心翼翼地回答说:“现在还没有公开允许烫发,但有所松动。因为根据上级领导的有关安排,我店可以为少数因外事演出需要的演员或者是特殊需要的人烫发,但一定要凭县级以上的介绍信,否则是不与烫发的。就拿这位姑娘来说,她又没有正规的介绍信,那谁敢同意给她烫发;万一传了出去,那我们店的头头就要倒霉了!”我这才恍然大悟。


这位理发员的担心并不多余,据老一辈人回忆,在当时,就有私下为人烫头的理发师,被上级知道后给了警告处分。


不过,人们爱美的心是挡不住的,被压抑了许久之后更容易爆发。进入80年代,改革的空气越来越浓,要求松绑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1984年6月13日北京日报头版刊发评论《谈“松绑”》:“到几个商业、服务业的基层企业走了走,更加痛切地感到,大大小小绳索,把下边捆得紧紧的。不松绑,经济确实难以搞活。全市闻名的四联理发馆,对目前女同志喜爱的几种费工很多的发式,本来是会做的,只因为物价管理部门规定,烫发必须按一个标准收费,他们怕影响经济效益,不得不假称不会做,即使顾客愿意多付钱,他们也不敢收。”文章指出要给基层企业以更大的自主权。此外,该报还转载评论员文章《污染须清除 生活要美化》:女青年爱好烫发,年轻人喜欢服装款式新颖,节假日跳跳健康的集体舞,同所谓精神污染完全是两回事。青年总是向往美的。这种愿望本身是正当的、积极的。在可能的条件下,穿得漂亮一点、吃得丰富一点,不应受到非议。


讨论归讨论,管制归管制,当人民群众决定干一件事的时候,无论什么都是挡不住的。正规理发店不给烫发,就找民间师傅烫,或自己烫,有种叫“火钳子”的东西了解一下:



慢慢地,烫发再也管不住了,终于进入了普通人的生活,并逐渐发展出更多更新的技术和潮流。


1978年北京最著名的四联美发厅门口的烫发样式,摄影 李晓斌


1979年,内蒙烫发也放开了,几个姐妹一起去美发厅烫了发,然后进照相馆拍下了这张照片


上一期:老照片背后的故事:建国以来第一个被报纸点名批评的部级高官


*备注:《老照片背后的故事》和《翻新怪谈》都是周六更新,由于是一个作者,所以不同时更新,最近周六宋燕老师专栏都是更新《老照片》系列,谢谢转发支持




往期目录


性交姿势,次数,内衣,日期:中世纪的奇葩性生活规定

卖国将军,瘾君子,风流少帅 教科书为何称他“民族英雄”

埃及人在修金字塔的时候,中国人在做什么?世界上各个文明都在?

日本人的起源是哪里?

被邀请出席新中国开国庆典的帮会大佬

新疆是先有了汉族还是维族,最早是哪个民族在新疆生活

死人是怎么结婚的?——聊聊神秘的冥婚背后

抗日战争中,蒋介石是怎么失去南京的呢




想看轻松有趣的历史? 想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

想知道历史中的各种稀奇古怪?

搜索微信号:historytalking 关注  

商务合作:Tel:15117934836  QQ:762993961

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outlook.com(有偿)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