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津这个小村了不得:近年出16个研究生、3个留学生,60余个本科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01 02:24:3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蓝色小字免费订阅


韩家院:双龙环绕千年富

本报记者 吴晓征

韩家院村隶属樊村镇,坐落于吕梁山南麓大沟口,背倚马鞍山和耙齿沟梁,南望汾水,西眺黄河,左为遮马峪,右傍瓜峪涧。筛子崖、滴水崖两处清泉绕村穿行,四季泽惠,使这里成为一处风水宝地。该村现有人口1500余人,耕地600亩,其中保浇地300亩。上世纪五十年代,这里小麦连年丰收,亩产量位居全省前茅,被誉为山西五麦王之一,曾受到省人民政府的表彰。

▲真武庙大殿

韩家院何时立村,至今没有发现明确的记载,但从村里的真武庙碑记推断,最早可追溯至唐朝末年。村中现有一棵古槐,粗两三围,高近两丈,树心已空,近年又焕发新枝,经林业专家鉴定有上千年历史。相传同地古槐共有五株,其他四株早已枯死。

韩家院最早的村名叫什么已无从考证,现在村里97%以上的人口为韩姓,另有王姓和郭姓少许。清光绪版《河津县志》中明确标注为“韩家院”,由此推断,村名来历应与韩姓有关。当地还有一种说法,该村历史上有赵姓、韩姓两户人家,韩姓居住地称为韩家院,赵姓为赵家胡同。现在老村一带仍叫赵家胡同(老祠堂正北那条巷),村东还有赵氏墓地。据说,赵姓居民后来迁至芦庄村。王姓何时从何地迁来,住村里何处,因没有遗迹可寻不得而知。村里至今仍有七八户王姓,其先祖相传迁到固镇王家岭一带生活。郭姓村民现有一户,为上世纪40年代迁徙而来。

韩家院村东西两边分别为遮马峪和瓜峪,两股清泉绕村穿行,浇灌良田。据《运城水文志》载,滴水崖泉位于樊村镇西磑村北遮马峪内2公里209国道旁,海拔高程582米,2015年时流量为22升/秒。筛子崖泉位于韩家院村东北1公里瓜峪涧内,海拔高程571米,最大流量为1.23升/秒,2013年时流量为0.24升/秒。该泉曾于1982年干涸,2013年复流.。古人曾这样形容筛子崖水:“暑日当空近午天,银河倒泻竟溜檐。漱漱玉屑曾溅面,森森寒所欲浸肩。

▲真武庙门头

瓜峪共有三泉,从上到下分别是双扇门、油锅塘、筛子崖泉,相距500米,1965年前后,总水量83升/秒。筛子崖泉下游半里曾经依次有四盘水磨,沟口右岸有龙王庙,毁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至今未复建。

据光绪版《河津县志》“水利”一目中记载:“遮马峪泉水,县东北四十里一原坡下。唐贞观中,县尹长孙恕凿山,修为二渠,灌干涧、固镇民田。至元大德间,下流浇固镇者,仍旧,上流一渠浇干涧者,因猛雨冲断,水落下停,民仍供田税粮,里社窘焉。明隆庆五年,知县张汝亁捐俸凿山通渠,水利复兴。

瓜峪泉水,县东四十里水母庙下,亦长孙恕开凿者。以上二渠水,各有清、浊二渠,筑自唐时。清水泉出,灌近山南、北二午芹民田。浊水待天雨溪壑水流,灌僧楼、南方平,孙彪、东长、下停、清涧等民田。宋大观间竖二碑,刻石图,置县庭,今尚在焉。”

据村民韩大命介绍,这两条灌渠沿山开凿,历经千年,至今仍在。村子地靠山角,东西两水相环,四季常流,恰如双龙戏珠。村前土地成片,肥沃流油,又有泉水相灌,历代小农经济发达。解放初,村北山沿杏林成片,农历三月,烟花怒放,红白相间,屋在花中,人在画中,置身其中,如入仙境。

村里历史上建有真武庙、老爷庙、观音庙等庙宇,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因破四旧,老爷庙和观音庙先后被拆除。真武庙位于村东北,原有布局不存。现存正殿及东西配殿,坐北朝南,东西21.53米,南北7.81米,占地面积168.15平方米。根据梁脊板记载:始建于唐末宋初,明万历十一年(1583)、清乾隆十九年(1754)分别重修,现存主体结构为清代建筑。正殿面宽三间,进深三椽,单檐硬山顶。四檩前出廊结构,四攒柱头科仅作简单雕饰,每间平身科皆一攒,明间设六抹头隔扇门六扇,两边设抱框,两次间各设一直棂窗。殿内1992年新塑真武像,二郎神像,黑虎灵官像。东西配殿皆面宽三间,进深三椽,无斗拱梁架,东为法王,西为药王殿,各设一双扇板门,一直棂窗。1992年,支村委组织工匠对屋面进行重修,新换素版琉璃筒瓦,琉璃塑花脊筒,并扩大旧庙院落。

真武为北方水神,根据阴阳五行,北方属水,故北方之神即为水神。由此推断,此庙建设应与祭祀水神有关。

韩家院真武庙规模不大,但声名远播。每年农历二月十五和九月十五为真武庙古会。庙会期间,大庙四周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来自周边吉县、乡宁、稷山、万荣、合阳、韩城等地的香客早早赶来,烧香磕头,顶礼膜拜。当地村民支锅摆灶,搭台唱戏。人们在纪念真武大帝的同时,更加祈求美好的生活。

▲千年古槐

关于真武庙的来历,当地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很久以前,瓜峪川上面有座石景山,山上树木繁茂,怪石嶙峋,异草奇花,环境优雅。石景山上有座真武庙,能够为人除魔驱邪,消灾免难,特别灵验。因此,各地乡民对真武庙神灵顶礼膜拜,有的求药问病,有的求赐子嗣,有求指点迷津。固镇村一老妇不畏山高路远,每年都会去赶庙会,数十年从不间断。一次,她从庙会归来,途经打虎山,一只恶虎张开血盆大口向她扑来。就在此时,万里晴空突响一声惊雷,那只恶虎僵直倒地而亡。老妇虎口逃生,立即起身,经孙门村、北营村,顺瓜峪川直奔山下。行至韩家院村后大沟口,已是红日西坠,夜幕降临,老妇顿觉万分疲惫,坐在路边歇息时竟昏昏入睡。梦中忽见一人,骨骼非凡,披发赤脚,仗剑伴她而行。行至一处,两人席地而坐,披发赤脚者对老妇说:“此处依山傍水,环境优雅,念你真诚所至,往后就不必爬山涉水,遭受艰险,每年二月十五,我必到此。”说罢飘然而去。老妇醒来,发现梦中之事正是白日所历。原来这是真武大帝显灵。从此,老妇不再到石景山朝拜,每到二月十五这天,便在这旷山野境烧香祈祷。故事传开后,每年前来祈祷的人络绎不绝,这里也形成了无庙的庙会。后来,人们感念真武,在此修庙祭祀。此后,晨钟暮鼓成了当地最美妙的旋律。

韩家院以水而兴,但也因水而付出过沉重的代价。

韩家院周边大小二十多个村庄,上万亩良田,收成除了天年风调雨顺外,主要还靠瓜峪和遮马峪清浊两水灌溉。由于地多水少,附近村民争水的事时有发生。从明清至今,政府一直在这里驻有水政官员,协调处理各项水事。据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所立的三峪水规碑文记载:干涧村、史家庄、韩家院、南、北午芹、魏家院六村为清水入户。水榜注云:涧四庄五韩十一,南九北九魏六日(四、五、十一、九、六指准用几天水)。韩家院属小村,却独占11天用水,除了地利外,与当地先民的争取是分不开的。据该村《韩氏家谱》监生韩克谦碑文记载:清道光年间,“两峪水利争讼不休,豪强兼并,懦弱怨咨。”韩克谦“身应状首,不避艰险,不辞劳苦,或面折官府,或理谕邻封。强梁不得滋扰,良善欣然乐服。历年久远,相安无事。”

近年来,政府除开通禹门口引黄工程外,还在瓜峪修建水库,当地争水之事早已烟消云散,村村和睦,邻里相安。

▲百年皂荚

韩家院立村久远,仅韩姓一族已历五百余年。据《韩氏家谱》记载,其高祖至今历二十余代。由于村小人少,土地丰腴,韩氏族人多以土地为生,少有经商为贾,至今,村里没有高墙大院遗迹。但韩姓人好学,清道光、同治年间,仅韩氏四份五关三门就出了祖孙五个监生。这种学风一直流传至今。

韩家院人爱国尚武,精明肯干。抗战时期,村民韩元娃加入民间抗日武装,击毙鬼子多名,后被解放军收编,参加了临汾攻坚战。韩永林就读于冯玉祥创办的保定军校炮兵系,因抗战爆发,未毕业便被编入冯钦哉任总指挥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七军,与日寇在忻口激战,后在呼和浩特作战时头负重伤。解放战争时期,村民韩进英、韩世英、韩钱相参加解放军,一路南下解放大西南。抗美援朝时,村民韩建立、韩立子、韩小创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据《河津县志》(1989年版)《烈士英名录》载,该村曾有三人为国捐躯,其中韩大喜(1926-1948)为4纵11团2营6连班长,1948年在淮海战役中牺牲;韩六喜(?-1948)为4纵11旅11团班长,民国37年(1948年)在杨围子战斗中牺牲;韩天喜(1920-1953)为第四纵队战士,1953年因公牺牲于朝鲜。

在革命战争年代,韩家院人为祖国独立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在和平年代,他们的后人为祖国建设又贡献着力量。村民韩建业,1947年出生,北京化工学院毕业后,投身边疆建设,曾任克拉玛依炼油厂党委书记,为祖国石油事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村民韩振强,1977年恢复高考后被河海大学(原华东水利学院)录取,1982年在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参加工作。曾经担任南水北调西线项目设计副总工程师和黄河水资源规划项目设计总工程师,先后发表数十篇关于水资源规划和水资源经济方面的学术论文,多次荣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2000年2月移居加拿大蒙特利尔,主要从事水利工程技术、光纤通讯及商业经营等工作。村民韩俊科  ,1981年7月于运城学院毕业后,进入山西铝厂工作,曾任山西铝厂党委宣传部部长、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等职。2016年1月至今担任中色十二冶金建设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村民韩飞龙,自幼习武,12岁投身河南王战军太极学校,苦练武功,脱颖而出,先后荣获2012年央视武林大会太极战少林个人赛冠军、2013年央视武林大会太极总决赛六大门派总冠军,2015年获世界搏击王者争霸赛冠军,为国人争了光。

改革开放以来,韩家院村更是人才辈出,先后有60多人考入大学,有16人读研究生,有3人出国留学,1人出国定居,五十多人为官从政,足迹分布在北京、天津、太原、新疆和本地。

近年来,韩家院人在支村委的带领下,纷纷走出家门,兴办企业,经商创业,闯出了一片新天地。这真是:双龙环绕千年富,古村代有人材出。


点阅读原文:顺风车|找工作|找房子|二手买卖|便民信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