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我的人不认识我了 我好像又失恋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3 00:50:2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从爱尔兰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的《当你老了》到滕州籍词作者陈曦的《时间都去哪儿了》,诗歌中无不述说着时光之于我们的亲人、爱人的变迁过往,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最亲的亲人、爱人会渐渐地老去,而我们只会在某个节点恍然领悟时光的流失,感叹亲情的浓厚。本文系微博网友@王小土小姐 讲述自己和奶奶的光阴故事,文中看似作者对记忆中奶奶的多种抱怨,实则在这些过往细节之处透露出作者对奶奶的依恋和感恩。

本文为微博王小土小姐原创 滕州网事获得授权发布

作者: 王小土小姐

网络配图/东方IC

我的奶奶出生于1924年,可能因为是属老鼠的原因,我一直觉得奶奶老奸巨猾。

我出生那年她62岁,因为我,她不得不中途辍学回家(老年大学书画班)照顾我,所以小时候家里贴满了爷爷在老年大学完成的字画,奶奶只能酸酸的--要不是因为要管你,我肯定写的比你爷爷好。

我6个月的时候已经会开口说话,但是只要我想开口奶奶就假装打我,吓得我不敢再说话。李主任后来告诉我,奶奶说“满口无牙开口说话不吉利”。呵,迷信的老太太。

我六个月的时候老马还在部队,李主任开始上班了,所以我很早就断奶了,管我的是一个小保姆和奶奶,正常的孩子喝牛奶应该是三份牛奶一份水兑着喝,可是那个小保姆搞错了,一份牛奶三份水兑着给我,把我喝的缺钙超严重,别的同龄孩子都会走了,我连正着爬都不会,想要前进只能自己努力转个身,然后倒着爬前进,我一直到现在还是有鸡胸。奶奶特别自责,所以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奶奶成天给我找补钙的方法,喝牛奶喝各种壮骨冲剂,熬小鱼炖骨头--现在回忆起来,好像在养猫哦。

网络配图/东方IC

刚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个子小,又不喜欢午睡,所以一般只上半天幼儿园爷爷就接我回家了,因为不合群,别的小朋友会欺负我,奶奶就会给我灌输:人不犯我 我不烦人 人若犯我 我必犯人 的理念--别的小朋友打你,你就多吃饭长壮一点揍回去! 直到有一天我用吃饭的小碗砸了另一个小朋友的头,老师找家长告状,老马李主任开始担心奶奶会把我教育成小流氓。

小时候对面楼一个男孩子跟我同龄,叫辰辰,辰辰的爷爷很喜欢拿我俩比,比个头比体重,每次看到我们倆一起玩,就要我们俩站在一起比身高,然后分别掂一下分量,幼儿园之前我很瘦小,辰辰爷爷每次都很开心自己的孙子长得比我壮,比我高。然后上了小学,我的胃口突飞猛进,身板日益厚实,然后就出现了我奶奶开始热衷于拉着我们俩比身板,而辰辰爷爷总会急急忙忙拉着辰辰回家吃饭的祥和场面。

小时候爷爷奶奶喜欢下中国象棋,奶奶每次吃掉爷爷一个子的时候,都喜欢把棋子敲的很响,但是却总是输,她管这个叫输棋不输阵。她有时候让我跟爷爷下,帮她报仇,但是我也是个臭棋篓子,奶奶就会在边上悄悄偷走爷爷一个车或者一个马,然后走到我边上一脸坏笑的塞给我。

小时候奶奶喜欢跟我打扑克,但是她会耍赖,偷牌藏牌是家常便饭,所以我小时候打扑克中途都不敢上厕所,生怕她又做手脚。我现在憋尿实力惊人跟当初不敢中途离场也有一定关系吧。

90年代初,各种气功风靡全国大地,爷爷奶奶会一早带我去植物园学做香功,香功可能是一种气功的分支吧,做几个强身健体的动作,但是听说做到一定的境界,做的同时会异香扑鼻,反正在我记忆里我压根没闻到过,但是周围的爷爷奶奶们会做着做着大喊“香~~”,奶奶安慰我等我长大了就能闻到香味了。慢慢的,奶奶对香功有了更进一步的追求了,开始买它的周边了,什么香功磁疗枕,香功杯,她还给我买了一个所谓的香功磁疗杯--在小学的教室里,别的同学都是美少女和圣斗士的水杯,而我,拿出一个香功磁疗杯喝水,呵呵,那个场面美不堪言。

小时候奶奶带我出去玩,附近经常会有浙大的留学生,我第一次看到黑人立马被吓哭了,奶奶一直笑我胆子小。在我读大学的时候,有次跟奶奶出门,看到黑人走过来,奶奶竟然习惯性的抓住我的手安抚我,生怕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宝贝在马路上受到惊吓。

插播一句,奶奶大概85岁之前一直抽烟,吃饭的时候还喜欢喝一杯酒,隔一段时间还会去给头发焗个油--所以我长大以后对于谦大爷特别有好感,抽烟喝酒烫头的都是好同志!

听爷爷说奶奶年轻时候特别彪悍,当年在晋察冀边区,她是骑马技术最好的女人,但是奶奶自己引以为傲的是她的英语,奶奶是河北人,她说当时在边区女子学校,英语老师说她的发音是最标准的,比那些陕西山西的学员发音都醇正(这里是她的原话,没有地域黑哦)。直到多年后看春晚,听到赵丽蓉老师河北唐山口音的“外欧康姆图踹那~~”时,觉得异常亲切,口音醇正跟我奶奶的一样哎!奶奶小时候教我的英文歌:boys and girls,let’s play and sing,the moon and the stars as bright as day!(说实话,按照她的发音我整整分析了30年才勉强翻译出来的)

奶奶快80岁的时候心脏有问题,装了支架,之后记忆力开始慢慢减退,我高中那几年,黄龙体育中心每年会办小吃节,一天晚上,奶奶一个人出去好久还没回来,在我们准备出门找她的时候,她手里抓着羊肉串和糖葫芦回家了,她自己去小吃节给我买吃的,但是回来的时候不认识路一直走一直走,走过了三个路口才发现走错路了,赶紧调头再一路走回家,她还很失落,因为羊肉串冷掉了。

网络配图/东方IC

我上大学时,基本上一个礼拜回一趟家,每次回家,走进院子,就能看到在阳台上张望的奶奶,每次周日下午返校她又会坚持送我到公交车站,我觉得她年纪大了,不想让她多走路,有一次就趁她午睡的时候提前自己出发回校,结果下个星期日吃完中饭,奶奶坚持不午睡了--她怕我又趁她午睡偷偷自己回学校。

工作第二年我买了车,于是我的车牌成为了奶奶记忆力的制高点,我的车停在楼下,奶奶就会对着我的车重复念我的车牌,每次看到我的车进院子门,她就会跑去把家门打开,再把楼道的灯打开,等我上楼,以至于现在我三个亲姑姑站在一起她分不清楚,但是满停车场的车里她能一眼找出我的车。

奶奶从没催过我结婚,好多年之前我开玩笑的问她我应该找个什么样的人结婚生子啊,奶奶说“只要找个对你好的就好了”,我问她“这就够啦?”她思考了半天“要是能找个姓王的最好了”生个孩子还能跟你姓……呵,北方老太太!

14年我结婚了,很遗憾没找到个姓王的,那个时候奶奶也越发糊涂了,我记得她参加完我的婚礼,过了几天我去看她,她从房间里拿出很多糖塞给我--全是我婚礼上的喜糖,她说“这么多糖你都没吃到,我都拿回来留给你吃”。

结婚这件事上,我不但没找到个姓王的,更遗憾的是没找到个对我好的,16年我离婚了。 我收拾了东西就搬回家了。周围的邻居是从小看我长大的,有时候碰到奶奶散步就会来问小燕子怎么住回来啦?阿姨有一次偷偷跟我说,对门的邻居问的时候,奶奶对她说:这个房子迟早就是她的,她怎么不能住! 不过可惜奶奶还是一阵清醒一阵糊涂,有时候冷不丁看到我坐着看电视,会突然问我“你丈夫怎么没来”,我只能随口忽悠她说我丈夫去外国出差啦!大概半年之后,奶奶彻底忘记了我“出差的丈夫”了,她又觉得我是个还没嫁人的小姑娘了,嘻嘻。

大概前年开始,奶奶的生物钟彻底紊乱了,白天睡觉,晚上不睡觉,她就会习惯性进我房间看我在干什么,看到我在睡觉,又会轻轻关上门,但是她的记忆是短暂的,所以一个晚上就会好几次开门,然后轻轻关门出去。有一天我实在觉得睡眠受影响,就把房门锁上了,那个晚上听到好几次打不开门的声音和慢慢走开的脚步声,觉得反而不安心,从此就干脆不锁门了 ,还是让奶奶尽情的“往返跑”吧,这样我们俩都安心。

奶奶的脑子还在退化,读报纸认识字,但是意思已经读不进去了,看电视也只会跟着读字幕,奶奶的一个爱好是唱小曲,而且小曲变幻莫测,河边对口曲是保留曲目:张老三我问你,你的家乡在哪里?我的家在山西,过河还有()里,括号里的数字每天随机,从300到3万不等。她的另一项爱好变成了坐在我边上看我忙东忙西,看我化妆看我打游戏看我敷面膜看我拔眉毛看我剪指甲,偶尔还会发表一下意见,嫌弃我的唇膏颜色太艳。呵呵,女人的嫉妒。

去年年底,奶奶生病了,住在医院里,不能随便哼小曲,不能随便串门,也不能在阳台上背车牌。我去看她,她看到我就跟我说:走,你接我回家吧。我只能告诉她养好身体我们就回家了,她很失落,然后就开始想找东西给我吃,可是因为她消化道还在出血,一般的食物都不能吃,桌子上只有晚餐的营养液,她立马让阿姨去把营养液热一热给我吃。我和阿姨哭笑不得。

网络配图/东方IC

过年时我问奶奶我新做的指甲好看吗?她一脸嫌弃,说黑乎乎的不好看,我说等你病好了,我给你做个红色的指甲吧,一定好看,她笑得没了眼睛,说好。

奶奶的记忆力持续减退,很多人都不认识了,但是她不愿意承认,每次别人跟她打招呼,她都会客气礼貌的回应,然后等人走开了,她再偷偷问我刚才那个人是谁。我一直笑她老糊涂,直到有一天我叔叔跟她打招呼,她竟然转头问我这个人是谁,我心里感觉被揪住了,再过几年她应该连我都会不认识了吧。

可是前天我去医院看了奶奶,她竟然没认出我。时间过得也太快了吧。

你这个大老鼠精,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就算我最近胖了一圈,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凭你下棋打牌耍赖的聪明才智,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就算我害你老年辍学,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你明明记得我的车牌,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我都还没嫁人,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半夜老是害我睡不熟,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整天在我画眼线的时候唱小曲,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连自己的营养液都要分我喝,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我还没给你做个好看的指甲,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我被你爱了一辈子,你怎么能不认识我?!

最爱我的人不认识我了。我好像又失恋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