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磁带往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14 13:38: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坐在时代的列车里,我们随之高速飞驰。

三十年以来,许多事物在车窗前掠过,一度新鲜,又迅速过时。

彩色电视,学习机,VCD,多媒体电脑,文曲星,GameBoy,PSP,诺基亚手机…

还有一个能够存储声音的小盒子,叫磁带。它流行于爸妈青春时,衰落于我们青春时。在风云激荡的三十年里,它的生命力已足够顽强。



今天,我就来讲讲磁带的故事。

这个故事很长,希望你不要中途离席。而且,只要你听过磁带,那这故事里一定有你。

请戴上耳机,来一场穿越之旅吧。



我们对磁带的第一印象,多来自爸妈的文艺生活。

他们青春时反复听的歌,烙在记忆里,成为我们童年时代的背景音。

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们对这个世界刚刚有记忆的时候,有线电视还没有普及。电视要想出现画面,需要接一根天线来接收模拟信号,能收到的台少得可怜,基本就是中央台,省台,当地台。台少不说,往往到了晚上才有信号。


上世纪80年代的电视广告,天线是标配


既然电视内容贫乏,不给力,那家庭文艺生活的舞台,特别是在白天时段,自然就被能听广播、放磁带、录磁带的双卡录音机牢牢占据。

于是拥有一台高清晰立体声的双卡收录机,不仅是你爸你妈的精神文明需求,也是全中国人民的,是比铁还硬比钢还强的刚需,比凤凰自行车的大梁还要坚挺。

而且在那个年代,收录机还有其它的特殊功能。据我妈亲自回忆,当年只要有小伙子手拎收录机出现,身边的同龄男女就会自动向其靠拢。有的男女生彼此交换磁带,从音乐的精神共振开始,一步步走向全方位共振。


80年代潮人必做三件事:听歌、跳舞、烫头


在精神需求与共振需求的双重驱动下,江苏盐城燕舞电器厂成为风骚的弄潮儿。

他们猛砸400万元,让燕舞双卡收录机的广告占领了央视的黄金时段,大江南北千家万户被“燕舞、燕舞、一曲歌来一片情”的魔性歌声不断洗脑。靠着这个广告,他们光是在1993年的销售额就达到了4.4个亿。


燕舞收录机广告


“燕舞小子”苗海忠,后来还蹲过监狱


不过啊,这个燕舞收录机用起来太容易掉链子了。往往一个不小心,按键就脱落了;电机质量也堪忧,转速不稳,容易铰带,声音动不动就走调,回忆起来,就跟里面有个小DJ搁那儿咔咔猛搓似的。

那时中日关系正处蜜月期,日本电影电视剧动画片和家电持续涌入中国。你爸你妈没准都是高仓健的粉丝,不会对日货有啥偏见。何况以三洋、夏普为代表的日系收录机,质量与音质都要甩掉燕舞几条街,自然就成了实现温饱奔小康家庭的首选。


三洋双卡收录机


夏普双卡收录机


不过甭管爸妈们用的是啥收录机,最终还是要来播磁带的。随着时间流逝,收录机已成昨天,但那些磁带的歌声却留在的你的记忆里。

回头再琢磨这些磁带里蹦出来的那些歌声,那些旋律,我们可以看到爸妈青春时的审美,还有影响他们人生的种种思潮。

那是个理想主义余温未去的质朴年代,崇尚热血、追求阳刚,比如最火的男演员,多是姜文、张丰毅这样式儿的硬汉。

这种审美取向,令歌声慷慨激昂,能镇住一切大场面的刘欢老师,成为那个年代的歌坛天王。 许多孩子会听到爸爸伴着《少年壮志不言愁》的旋律随之高歌。


天王刘欢老师


我当年很喜欢刘欢老师这首作品


与刘欢老师合唱《亚洲雄风》的韦唯,也很可能成为爸爸喜欢的女歌手。



寻根文化兴起时,杭天琪《黄土高坡》等西北风,苍劲粗犷,在无数家庭的客厅里呼呼刮过。



在气势汹汹的严打浪潮中,“囚歌之王”迟志强冉冉升起,数以百万计的家庭都有他的磁带,这让幼小的我们,像个社会人儿一样,构思“铁门铁窗铁锁链”到底是一幅什么画面。


后来听说好多歌都不是他自己唱的


同时,来自港台的时髦歌声越来越多,尽管被一些老夫子斥责为“靡靡之音”,但邓丽君在爸妈的选择中成为最鲜明的时代符号。


一个时代的符号


童安格歌唱两岸血浓于水时的“擦干心中的血和泪痕,留住我们的根”成为金句。

奔向小康的路不好走,海峡对面的郑智化用歌声抚慰他们:“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随着《霍元甲》《上海滩》的热播,他们要买一盘影视金曲的合集,好好听一听《男儿当自强》《真的汉子》《上海滩》,可能还会有高胜美《千年等一回》,甄妮和罗文《铁血丹心,李丽芬《爱江山更爱美人》,汤兰花《一代佳人》



有热播港剧主题曲的磁带十分抢手


但要说最受欢迎的港台歌手,很多爸爸妈妈的答案是张明敏费翔,他们不仅上了春晚,代表作《我的中国心》《故乡的云》还满溢着家国情怀。对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爸爸妈妈们来说,这永远是第一位的。


84春晚,第一个在大陆登台演唱的香港歌手:张明敏


87春晚,故乡的云,一把火,费翔成名


质朴的审美,有阳刚的一面,也有柔情的一面。爸妈那一代人,熟读汪国真诗歌,在表达情感时,他们没有矫情的概念,敢于真诚直白,不惧酸腐。

如果翻看他们的毕业纪念册,准会发现很多动情的长诗,用心的藏头诗。所以他们的磁带里,自然也有大量真情四溢的作品。


80年代清华大学毕业留言册


所以,歌声大气深沉、感情饱满,为电视剧《渴望》《三国演义》《我爱我家》献唱,拥有《奉献》《思念》等金曲的毛阿敏,成了那个年代的天后。


天后毛阿敏


要是统计大数据,潘美辰《我想有个家》,陈琳《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毛宁《涛声依旧》《晚秋》,杨钰莹《轻轻地告诉你》,绝对都在热销榜单中。 


当年的金童玉女


不过,爸妈那个年代,最核心的关键词还是俩字:变化计划经济还在固守着老地盘,市场经济大潮已从南至北汹涌而来。旧秩序在一点点瓦解,旧规律不再灵光。

处在两股潮流的交汇、碰撞之中,看着身边变来变去的一切,不论是热血歌曲还是抒情歌曲,都无法给他们未来的答案。

崔健的“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成为一代人共同的时代之问。



听着释放个性、追求自我的《潇洒走一回》《跟着感觉走》,看着一个又一个万元户的新闻,他们心底也会有骚动,问自己要不要也冒个险,下海淘金。


市场经济浪潮滚滚,这歌走红不是偶然


但想着想着,孙悦的《祝你平安》《心情不错》,谢东的《笑脸》,又会让他们觉得有多少钱并不重要,快乐、平安才是真的。再不济,铁饭碗还能飞了不成?


98大震荡来临之前,很多人的心情确实不错


直到刘欢老师唱起“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时,一切旧的信仰,新的骚动,都将迎来答案。

这时,爸妈们的不惑之年来了,青春的余音彻底消散。

当年,他们听着唱着这些歌时,我们或许正在搭着木,等着看《变形金刚》,外面的大风大浪与我们无关,他们也不会告诉我们,自己心底的骚动与不甘。

他们更不会告诉我们的是,在听到“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让我最后一次想你”“今天的你我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时,为何会轻轻叹息,究竟想起了什么样的青春往事。

或许,那是他们永远的秘密。

来源:X博士

请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