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社文学|独家】佛珠遗落禅隐山(榆社36景徒步寻踪3)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07 16:44: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本期摄影|张卫兵 刘跃仙


禅隐山又名禅山,亦名隐室山,在榆社县河峪乡上赤峪村西北五里处,距县城约六十里;海拔1220米。

 

清代《榆社县志》记载此山“地最幽寂,相传昔有高僧隐此,因以为名。邑人往往游燕赋词题诗。”郦道元《水经注》记载隐室水(即今云簇河):“水源西北出隐室山。”由以上记载可以看出,禅隐山的名气源出于“佛”,源出于历史上曾有高僧隐于此山。至于这位高僧是何时何地有何法号之人,却无从考证。但可以推断,高僧隐于禅隐山,以及禅隐山有佛事活动,至少应该是在北魏以前的事了。因此也可广而推之,榆社的佛教历史确实可谓源远流长。

 

由上赤峪村驱车而上,可直达禅隐山东侧山脊下的开阔地。若于此观山,未免有几分失望,因为从这里看到的只是禅隐山植被稀疏的外观,给我们的感觉甚至还不如东面不远处直逼蓝天的黑垴山更吸引人。但且先别忙着失望,只需前行不远,便得一豁口,由此而入,再下行几步,便有豁然开朗之感。向前远瞰,一株形如巨伞的苍松高矗山之腹地,几段赭红的寺墙和青灰的瓦脊隐隐显露于树影之中;向南看去,是一坡夹杂着杏树、杨树的松林;向东北而望,则又是一坡浓郁的苍松;远眺西北山上,似乎是造化之“神”早已看惯了这边冬夏如常繁稠着的绿色,所以就故意把满坡的山石襟胸坦荡地裸露在阳坡之上,而只是少量地在那里点缀了一些杏和柏。

 


原来,那豁口竟然就是禅隐山的“山门”了,树影之中的寺院就是崇圣寺。由停车处向崇圣寺而行,走的是一条角尺状的线路。等行至连接寺院与南山坡的石拱桥(即利生桥),看着桥下河沟里葱绿的水草,听着淙淙的水流,方才渐渐感觉出这方包裹在山峦松柏之中的小小天地的精致雅静。而此时,你已经不得不在心里佩服古人于斯选址建寺的高明了,尽管我们还不能够全部解释这里的地理与风水间存在的内在高度一致着的神秘玄机。至于景致的美妙,在今天似乎更用不着我们用笨拙的文字去左右逢源了,因为早在几百年前,我们的老祖宗就用他们的视角和文笔将这里的景色作了概括,谓之禅山八景(亦称禅山八宝),即:毗卢阁、千佛塔、卧佛殿、仙人洞、道人泉、利生桥、长老松、牛皮鼓。而且“禅山云隐”更是被古人列为“榆社八景”之一。

 

道人泉在寺东百米之处的白龙庙前,泉水砌于八角井中。相传有僧来自五台山,于此投宿,赞叹寺小而形胜,唯汲水困难,天明将行,以杖画地,令人掘之,得泉流汩汩。此后此泉便被名之道人泉。至于为什么和尚挖的泉水用了道人之名来命名,却是不解。相传有一年一个小和尚不慎落井,可众人打捞数日,竟然没能找到小和尚的尸体,随之,井中泉水慢慢干涸,三年之后,却忽然长出一株软枣树(又名黑枣树,学名君迁子)。现在的这株软枣树,已经是一株直径近2米,高达20米的参天大树了。抑或是单株难成双,开花难授粉之故,这株大树却是只开花,不结果。

 


仙人洞在崇圣寺下院正北墙根。传说此洞极深,可直通太谷和祁县地界,以前寺里的老和尚外出云游,就是由此而去。又说某年有个小和尚因为好奇,便自行进洞玩耍,但进去就再没出来,后来寺院担心再出事故,干脆就用石头把洞口封上了。

 

利生桥又名七步仙人桥。卧佛殿即现在的正殿。长老松即寺院中的唐松,直径2米之巨、高约60多米,因树形如伞,又称伞松。相传每遇雨天,松下不论多少人畜皆可遮蔽,不受雨淋。又说有一次有人赶羊来避雨,看到树下已有一群羊,便说“这么多羊,怎还能遮住?”不料一语道破天机,大雨由树冠瓢泼而下,树下果然难再遮风避雨。这一传说与小杏山佛洞的传说有类似之处,想来未必是真,但以此来称道树之巨大,却不为过。

 

“八宝”的妙处或以建筑精巧见长,或以景色幽雅取胜,若想具体了解,最好亲临禅山眼见为实。有意思的是从“八宝”的名称由来,也可看出另外一层文化信息。“八宝”多以佛教含义命名,唯道人泉、仙人洞有了道教的味道,由此猜测在极久远之前,可能这里也曾有过道观。进而推测,这里也可能是佛道两家“抢夺地盘”、本土文化遭遇舶来文化渗透的结果。


 

与前文所书高僧之隐年代不详所不同的是,崇圣寺的兴建年代却有着确切的文字记载。该寺始建于唐朝,初名崇严寺,北宋时易名为崇圣寺(亦名崇胜寺),金大定年间重建。占地面积约2100平方米;坐北朝南,由上、下两座院落组成,中轴线上依次建有山门、菩萨殿和大雄宝殿,两侧为配殿、僧舍、厢房及碑亭。院中唐松参天而立,遮天蔽日,肃穆威武,给这方寂寥空远的佛家圣境平添了几许庄严和神秘。正殿面阔3间,进深6椽,斗拱硕大,出檐深巨,檐下设殿廊;上铺灰色筒板瓦,屋脊置五彩琉璃瓦,两端嵌瑞兽,结构为中国古代最常见、最常用,也是最优美的建筑形式歇山式建筑。这种构架使得屋面峻拔陡峭,四角轻盈翘起,玲珑精巧,气势非凡,既有庑殿建筑雄浑的气势,又不失攒尖建筑俏丽的风格。

 

寺内存有重修碑17通;古塔4座,建于崇圣寺山门左前方约50米处的一片崖边平地上(应该是专门辟处的一片和尚墓地),其中,元代石塔2座,明代砖塔一座(石塔和砖塔均已被录入《中华古塔通览》),另有一座只剩一块塔铭。石塔为僧人坟塔,残损严重,幸有塔铭尚存。砖塔坐北面南,塔身砖砌实心,八角五级密檐式,塔通高约八米,底层直径约二米。塔刹已毁。塔基两层平砖露出地面,其上塔座为简装须弥座。第一层塔身占到塔高一半,塔身南面中间曾砌有塔铭,已失。原塔铭上部辟一拱券形小龛,其余素面。五级腰檐下均在转角处砌装仿木构铺作。

 

清代《榆社县志》载:“禅山寺在县西六十里。”同时又栽:“崇圣寺在县西南王村。”也就是说,清代时期,榆社还有一座崇圣寺,可能为避免称呼上的混淆,干脆就“入乡随俗”,把禅山之寺叫做禅山寺了。当地百姓也随之而呼,至今仍称之为为禅山寺。 崇圣寺于1988年、2016年两度重修;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而在民间,有关崇圣寺的建造,有着另外一个版本。相传,唐初空王佛山寺院因僧人作恶遭到罗成诛杀,有一在外云游的僧人归来,掩埋了同伴遗体,“提碑拎钟”远走他乡,终在今禅隐山一带艰苦化缘多年,又新建寺院,再兴佛法。为了告诫佛门弟子严守清规戒律,不再重蹈空王佛山之覆辙,僧人特意把新建的寺院名之为“从严寺”。这段故事,曾在拙作《榆社“黑瞎话”》一书中以《罗成怒杀恶和尚》《掂碑拎钟走禅山》两篇文章做了详尽描述。至于是什么时候又易名为崇圣寺的,却也是难以考证了。而这个“集资”建寺的和尚,也应该不是旧志中记载的那个高僧,因为从郦道元的描述中我们已经知道,隐于禅山的那个高僧,该是在北魏之前,而不是民间传说和碑文记载的新建寺院的唐初时代。或许,北魏时期这里就已经建有寺院了,而由北魏到唐初着一段时期,这里原有的寺院也曾遭到过破坏,所以,唐代的“新建”也可能是“重建”。

 

古时僧人修行,一般选择的都是深山野岭中的幽静之所。林茂生幽,水澹则静,禅隐山的地理地貌特征正迎合了佛家远离红尘的禅心。所以说禅隐山的景致当属精妙之景,而崇圣寺的建筑也堪称精妙之作。精妙二字,主要体现在其建筑艺术方面的美妙绝伦。清代《榆社县志》谓之“县西第一古刹”。我在《沧桑榆社》一书中曾将此寺喻为“遗落在山之怀抱中的一颗佛珠”,今天回过头来审视,这一比喻仍不失虚妄。崇圣寺是目前榆社保存最为完好的唯一一座歇山式寺院古建筑。这种建筑的艺术特点就是斗拱硕大,出檐深巨,檐下有彩绘,设殿廊;顶铺筒瓦,脊置琉璃,嵌瑞兽;屋面峻拔陡峭,檐角欲飞,既玲珑精巧,又气势非凡。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崇圣寺既是名噪一方的佛教圣地,也是研究古代寺庙建筑艺术的精美实物。现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对于喜欢登山的朋友来说,如果你的徒步出行主要是以消耗体力作为主要目的的话,禅隐山的行程显然有点小家碧玉的感觉。从停车处到崇圣寺,说登山显然奢侈,说散步更为恰当。不过也无需失望,游罢寺庙,如果你还体力充沛,还想更好地享受一番登山之乐,可以给大家推荐两条线路:一条是由“山门”的豁口东侧,沿山脊而上,穿越松树林而过,再向东北而上,翻一山可到天布袋山南端的石人山。若仍未尽兴,还可由石人山再至天布袋而返。另一条是从“山门”下去,至石桥南端沿小路向西穿林而过,行约二里许折而向南上山,可由此观赏禅隐山全景;若不上山,可向西下至沟谷,顺河沟向东南行三里许,可至小镢的沟水库。此处仅有一户人家,钓鱼、挖野菜、吃笨鸡蛋,皆可。



崇圣寺简介始建于唐朝,初名崇严寺,北宋时易名为崇圣寺(亦名崇胜寺),金大定15至26年(1175-1186)重建。进入禅山腹地,沿中轴线由南而北依次为利生桥、山门、南殿、正殿。两进院落;过利生桥(亦称仙人桥)上寺院前进山门,由前院拾阶而上十五层高台之上,再由设于南殿的东、西侧门进后院。后院面南背北建有正殿。院中一株直径2米之巨、高约60多米的唐松(俗称长老松)参天而立,遮天蔽日,肃穆威武,给这方寂寥空远的佛家圣境平添了几许庄严和神秘。正殿面阔3间,进深6椽,斗拱硕大,出檐深巨,檐下设殿廊;上铺灰色筒板瓦,屋脊置五彩琉璃瓦,两端嵌瑞兽,结构为中国古代最常见、最常用,也是最优美的建筑形式歇山式建筑。这种构架使得屋面峻拔陡峭,四角轻盈翘起,玲珑精巧,气势非凡,既有庑殿建筑雄浑的气势,又不失攒尖建筑俏丽的风格。





徒步禅隐山指南:驱车由汾邢高速云簇湖出口下高速,由河峪村经河窊、海眼、北水、西河底、上赤峪等村至禅隐山。每年农历四月二十八有庙会。禅隐山游罢,可就近选择到附近云簇湖畔的下赤峪、偏良、岩良等村农家乐就餐。对佛教感兴趣的朋友,可顺路到西河底、上赤峪村拜佛谒庙。 


——选自李旭清《翻山越岭来看你——榆社36景徒步寻踪》



李旭清,汉族,1965年12月生于山西省榆社县,毕业于晋中师专(今晋中学院)。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晋中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参加工作之初,任教于县教师进修校,后浪迹于县监察局、政府办、民政局、县委办、食药监局、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文化局,现供职于榆社县文旅委。发表、出版小说和散文累计200余万字,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歧路》《大龙骨》《枭雄石勒》、民间文学故事集《榆社“黑瞎话”》、个人作品集《咱二人相好谁知道》、地方历史文化专辑《沧桑榆社》、散文游记《翻山越岭来看你——榆社36景徒步寻踪》。其作品处处洋溢着鲜明的地域特色、古老的风俗民情和浓郁的乡土气息。《大龙骨》获第三届晋中文学奖。



这里是榆社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发表榆社作家协会会员优秀作品。

发表在县域外生活的榆社籍作家作品。

发表来自五湖四海的热爱文学的朋友的作品。

投稿邮箱:1144569744@qq.com

关于投稿                

 1.稿件体裁:诗歌、散文、小说、新闻报道、报告文学。

2.稿件要求原创首发。投稿两周内未刊发可另投。

3.稿件包括正文、配图(3—4张),作者简介和近照一张。


关于稿酬                

(参照国家权威文学微信公众号平台稿酬规则作如下调整)

 1.稿费来自于读者赞赏,单篇赞赏总额一半为稿费,没有赞赏或者赞赏总额不足20元的作品无稿费。2. 稿费每月15日后一周内结算一次。(从2018年2月执行)

期待您的支持

敬请不吝赐稿

 投稿邮箱:1144569744@qq.com

 



本期编辑:水银月亮

文字校对:李旭清

图片来源:张卫兵 刘跃仙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