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 最是长情少年时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7 22:58:3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特别喜欢文中的一句话呀:总有一个人成全了你全部的青春。
1
曾有少年逆光而立
我幻想过许多次苏墨为我转身的画面,纵然不是铺满阳光的图书馆也绝对不会是我裙子掀起一半,对面坐着一个被我用自行车撞到的老大爷时。
此时正值清晨,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射在石板路上,穿着白衬衣的英俊少年,停下单车,回过头,眉头微皱地看着我。
我默默地低下了头,将掀在臀部以上的校裙拉下来说:“大爷,你没事吧?”
大爷没有回答,抱着膝盖“哎哟”不停,周围的保洁大妈和晨练的大爷大妈纷纷向我围来,与此同时,苏墨也走下脚踏车,取下耳机向我走来。
此时我听不见周围的一点儿训斥,纷纷扰扰的人群里,我能看见的只是他如画的眉眼和修长的身姿。
我怔怔地看着他。
难道这就是电视剧里谁能蠢哭男神,谁就能得到男神的青睐吗?苍天,待我不薄啊!暗恋三年的种子可算是要开花了。
他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越跳越快,当我犹豫着是用“四十五度明媚忧伤仰望他”还是“九十度垂眸望向地面娇滴滴的开口”时,一双手从身后将我搂了起来,“凌芊芊同学,你没事吧?”
我神情迷茫地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书呆子脸,木讷的金丝框眼镜,寸头,额头上长着几个小豆豆,这不是我们班的班长许念云吗?
我连忙回头向苏墨走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他走向我的脚步一顿,一脸“有人扶了要我何用”的淡漠表情,戴上耳机,转身骑上脚踏车,扬长而去。
少年,你等等我啊,这low货是谁我根本不认识好吗?
然而这个只会死读书的班长自是不会懂我这颗七巧少女心,充满担当地替我扶起了躺在地上的大爷,“大爷,我已经叫救护车了,你不要怕,我和凌芊芊同学都是七中的学生,我们不会跑的。”
围观群众纷纷竖起大拇指为他点赞。我坐在一旁欲哭无泪。
这时,班长似乎看出了我的失落,“凌芊芊,你不是一个人,班级和你在一起。”
大爷依靠在他的肩膀,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热泪盈眶道:“好孩子,快去上学,大爷我有社保卡。”
许念云大义凛然地摇了摇头,深有舍身炸碉堡的决然,“大爷,我不会走的。”
不走是吧?那我走了。
我向大爷道了声歉,拿起掉在地上的书包,扶起单车,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若无其事的向前骑去。
“凌芊芊同学,你不等……”
此时我已经骑上了车行道,他的声音淹没在了一片车鸣声中。

2
漫漫求爱路 总有一个LOW货伴你左右
每当想起苏墨准备扶我起来却被这许念云抢先一步的事情,我就气得直捶胸口。
这一天班会,许念云正站在台上宣读着什么,我顾着埋怨,一个字没听进去,话音一落,我的手就在桌上结结实实一拍,深有将课桌当成了他脑袋的嫌疑。
“凌芊芊,你是报名参加一千五百米长跑吗?”立在一旁的班主任扶了扶鼻子上的眼镜道,“许念云,快记下来。”
难道他刚才是在念运动会报名的事?我连忙摆手说:“老师,不是的。”
“那你刚才拍桌是什么意思?”一千五百米对于老师来说从来都是大难题,基本都是强制凑名额,就等冤大头伸脑袋了,“对我不满?”
“哪能。”我赔笑道,“参加,参加,积极配合班级集体活动。”
我们班每年运动会基本都是年级的垫底,老师也没有什么要求,反正比赛那天有人参加就好。
运动会上,我穿着短裤假装活动筋骨,实则是看身为学生会干部在操场上走来走去的苏墨,他穿着修身的牛仔裤,披着一件运动款的校服,眉眼虽然淡漠,透着几分不近人情,但是每当看见有女生体力不支的时候,他总会陪着跑一段,低语鼓励几句。
于是我暗暗下定决心,待会儿绝对要把自己当腿断了的使。
“高二的同学请上场准备——”
我站在跑道的最外面,在我活动筋骨的时候,许念云突然走到我旁边,“凌芊芊同学,我陪你跑。”
你陪我跑?那苏墨怎么办,他该从哪里来鼓励我?我连连摆手道:“班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不,老师说你是第一个主动报名的,要特殊对待,不能让你冷了心。”为此,他还特别具有革命性意义地握了握我的手,“班级和你在一起。”
“预备——”
一听裁判开始吹哨,我连忙蹲下身摆出开跑的姿势,枪声一响,我便慢悠悠地跑出去了,目光紧紧看着操场中央与人说话的苏墨。
当我在他的美色中沉迷得如痴如醉的时候,许念云的大脸陡然挡住我的视线,“凌芊芊同学,你在干什么?请你Come on !”
这一刻,真心感觉我的人生一片灰暗。
为了甩开许念云我加快脚步跑了起来,不料这许念云平时看着胖,跑起来却一点儿都不喘。我连续超过了几个女生后,许念云向我投来称赞的目光,我感觉他正在心中默默为我点赞。
见快跑慢跑都甩不开他,我瞟了一眼苏墨,见他同样看着我,我灵机一动,故意摔倒在地上。
苏墨果不其然的瞳孔一怔,向我小跑而来,额前的头发随着步伐轻轻晃荡,极是好看。我是说脚崴了好,还是装晕比较好?
“凌芊芊同学,你没事吧?”苏墨离我一步之遥时,发现我倒下的许念云已经折返回来,扶住我的双臂,“要我背你去医务室吗?”
俗剧演得好,女主求爱多波折,癌症车祸女配角,可是这许念云算什么?非得连幻想都要掐灭在摇篮中吗?
一看奸计难以得逞,我猛地从地上蹦起来,大步跑起来,为得只是将许念云甩开。
从前跑四百米都得累得喘气的我,今天像打了鸡血似得,一口气跑一千五,气都不带喘的。同学们错愕又欣喜地看着我,欢呼声更热烈了。
“凌芊芊同学,班级的荣誉就在你的手里了,去吧!”说完这句话以后,许念云就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此时离终点只有两百米了。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可算把他给甩开了,同时,我的腿也是一软,本来与我不分上下的两个女生立马甩了我好几米,我也不着急,只要能把许念云丢开,什么都不是事。
“凌芊芊同学,班级的荣誉……”我低头一看,只见许念云正挣扎着向我爬来,比咒怨里的伽椰子还让人惊悚。
他的坚毅与不放弃深深烙在了每一个观众的心里,这时苏墨跑到他面前,“剩下我陪她跑,你好好休息吧。”
苏墨转头看向我,“还能跑吗?”我怔怔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没事,苏墨学长,我可以的。”许念云捏着拳头,半跪着坐了起来。
天知道,我现在是多想丧心病狂将他踹晕过去,我牵住苏墨的手,加快脚步,再三向他保证,革命的伟大火炬不会在我手中熄灭,奋力向终点跑去。
跑到终点,我体力不支往地面一扑,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后一百米竟是牵着苏墨的手跑完的,他顺势一接,我便扑到在了他的怀里。
“那个,苏墨。”我大口喘着气,感觉快要死了一般,“我跟你说,我和那low货根本不认识,我喜欢的是你,可喜欢了。”
说完,我双眼一黑,累晕了过去。

3
总有一个人愿意为你的傻买单
是谁说人晕过去后,一旦醒来就会什么都想不起,然而直至三天后的今天我还记得我晕倒前给苏墨告白的一幕。
我躺在床上,恨不得拿棉被捂死自己。
今天是表哥结婚的日子,我郁闷了一会儿便起床穿衣服,梳洗完毕,与父母去了酒店。哪料,苏墨哥哥与我表哥竟是大学室友,他也跟着哥哥一块来了。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袖口微微挽起,露出白皙的手腕和精致的手表,双手揣兜,面容平静地看着我。
“哎哟,苏晋,你看你弟弟跟我妹妹穿得像情侣装似得,今天就让他们一起上台唱歌好了。”
我顿时心血一涌。哥,你在旁边乖乖收你的红包好吗?乱点什么鸳鸯谱呢!哪里情侣装,只是颜色一样好吗?
哪知眼拙的不止我表哥一人,苏晋连声迎合道:“你不说还不觉得,必须唱一首啊!”果然专业拆台的都是亲哥。
怕是天生性情淡薄,对于他们的调侃,苏墨依旧面无表情,向我的父母问了好,极其自然地开口问道:“唱什么好?”
“今天你要嫁给我!”不等我开口拒绝,苏晋已经率先拿了主意。我哥连连点头,“这个好。”他们俩没上春晚表演双簧,真是辱没了人才。
很快这件事便被大家抛在了脑后,包括我,在我心中苏墨就是谪仙一般的人物,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谁知在司仪上台前,舞台的音响里传来了一阵熟悉的旋律。苏墨不知从何处走到我的身后,“走吧。”
我大脑一片空白,看着那张做梦都不一定能梦到俊颜,此时无比清晰的在我面前。
我木讷地接过话筒,根本不知道该唱什么,他似乎也没指望我能干嘛,只是在唱到“今天你要嫁给我”的时候,蓦然向我看来。
我也十分不争气的笑出了声,透过话筒,每位宾客都听出了我的欣喜。
苏墨的眼底升起一抹促狭,伴奏一停,他又清唱了一句“今天你要嫁给我”,我又捂嘴笑了起来。
他反反复复把这句话唱了十几遍,我就站在台上乐呵了十几次,明知他在戏弄我,可是我就跟吃了炫迈似得,根本停不下来了!
我俩下台的时候,我哥已经笑岔气了,我也陡然从梦中惊醒,脸涨得通红,忍不住扶额遮面。
整个午饭吃得极其郁闷,满桌的人散去,我还拿着头撞桌子。
撞了一会儿,突然发现我旁边的地面上多了一双新百伦的运动鞋,猛地抬头,只见他双手环胸,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你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他斜睨了我一眼,“撞够了吗?”
我揉了揉额头,点了点头。
“那就走吧。”
或许是他气场太强,我没敢问去哪,乖乖跟着他出了酒店,打了一辆车回到了市区,在书城下了车。
我站在辅导书的书架前,看着仔细看书的他说:“难道你全校前十都是做辅导书做出来的吗?”
他并没有理我,而是选好了书以后,将我带到休息区,点了一杯咖啡和一杯果珍。
这时我才发现那些书都是高二用的,我咬着吸管费解道:“你都高三了干嘛还看这个?”
他喝了一口咖啡,难得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可是凌妹妹,你是高二啊。”
这些书难道是给我看的?
我被果珍狠狠的呛了一口,“难道是我哥和你说什么了吗?没事,我成绩差是智商问题,不是后天努力造成的,你千万要放弃我。”
“放弃?”他的眼睛微眯,“你确定?”
他这一问我马上就不确定了,可是我的确不爱读书啊,纵然你是男神也不行,我抿着唇,正欲坚决地摇头。
“你那天说喜欢我是骗我的?”
“当然不是!”我立马解释道。
“那就要努力与我考一样的大学,以你的成绩,把这些书看完,题目基本掌握就差不多了。”他揉了揉我的头,“放心,我就在这,有什么不懂就问我。”
说完,他拿过一旁的漫画书看了起来。
我看着那堆辅助书,碎碎念道:“说好的故意考差为女主读二等学校呢?说好的细心辅导手把手教学呢?”果然偶像剧都是骗人的。
突然,我的左手一暖,抬起头,只见他牵着我的手,头也不抬地说:“没事少看点言情剧,害人。”

4
谁为谁误入早恋歧途
下定决心要和他考同一所大学后,我整个人也宛如脱胎换骨一般,一扫从前的懒惰。同学们对我的变化表示诧异,纷纷上前关切摸我的额头,问我是不是疯了。
我只是淡定的回答:“爱上一个不平凡的男子,终究是不能走寻常路的。”许念云坐在第一排若有所思地瞟了我一眼。
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正值初夏,阳光明媚,天空蔚蓝宛如一片海,万里不见云。
可是我一点儿上课的心情都没有,因为苏墨所在的班级今天也是体育课,他穿着黑色的短袖,衬得皮肤越发的白皙,做俯卧撑时,背脊弯曲成一个优美的弧度,手臂精壮,腿脚极长。
“苏墨师兄好帅。”不少女生发出了与我心中一样的感叹。
我恶狠狠地回头瞪了她们一眼,“自由活动还不走在这里干什么?也不怕中暑了。”
这时,许念云突然叫住了我,他的声音之大,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看向他。
“凌芊芊同学,我是班长。”他走到我的面前,亲切的握住了我的双手,“所以我对每个同学都是这么好,如果我对你的好让你误会了什么,我深感歉意,你有心上复旦是好的,但若是因为我,成为了你奋斗和前进的目标,还请都放下。”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难道他以为我心中不平凡的男子就是他吗?他最多只能算是一个不平啊,这种毫无根据的自信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这时只听一旁的苏墨轻笑出声,众人纷纷向他望去。
不顾女生希冀的目光,径直向我走来,阳光下,身长腿长,走到我面前,微微一笑。
“苏墨学长。”许念云一本正经的叫住他,“凌芊芊同学已经知道错了,而且最主要的都是我太好,才让她误入了早恋这条歧途,还请校方能宽宏处理。”
我只觉全身的血都在往大脑上涌,气得嘴唇直哆嗦,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
苏墨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声音和煦宛如春风,“恩,你的意见校方一定会采纳,希望这位同学的爱慕没有给你造成困扰。”
“谁没有一个年少不知事的青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眸光坚毅地看着我,“虽然现在你会恨我拒绝了你,但是长大后你一定会明白我是为你好。”
在我气得恨不得与他以命相搏的时候,苏墨突然伸手将我拉出了操场,穿过幽静的教学楼,走到了人工湖边一片小树林里。
他笑盈盈地看着我说:“你的欣赏水平跟那云霄飞车似得,波荡起伏挺大的呀。”
“别,求别说。”我猛地锤了几下胸口。
他从兜里掏出一瓶小瓶矿泉水递给我,笑容一敛,伸手扯住我的脸,“我不在的这一年,你要是敢喜欢别人,你就死定了。”
我的心脏倏然一跳。喝了一口水后,连连点头。
转即,他的眼眸一垂,浓密的睫毛在阳光下形成了一个蒲扇的弧度,一个吻落在我的唇边。

5
谪仙也能下凡谈恋爱
往后每每想起那个吻,我都会情不自禁的脸红心跳,不知不觉,第二学期过去了,苏墨高考也结束了,没多久就听到了他如愿考上复旦的消息。
正在吃晚饭的我顿时有些忧心忡忡,表哥似乎也看出了我对苏墨有些想法,拍了拍我的头,“妹,你就死心吧,苏墨不仅长得好,成绩和家庭条件也很好,虽然我和他哥关系好,但是不代表我就一定要把苏墨往你这个火坑里推。”
我碗一放,转身往卧室走去,我妈连忙指责道:“就算知道也别说出来啊,这不是摆着伤害芊芊的自尊心吗?”
我毫无犹豫地关上了门,走到穿衣镜前看着那身材干瘪的少女。
大学里的女生一定都很漂亮吧?想起表哥曾经形容的凹凸有致,暗暗叹了口气,像我这种只长身高不长肉,到了大学也只能去当晒衣杆吧。
想到此我颓废了不少,突然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你努力就可以的,苏墨那么好,就算他不去抱那些人,也总有女人会往他怀里摔的。
我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接下来的十几天我将自己关在家里,手机电脑全部关机,除了看电视就是睡觉,颓废到了极点,那些被我奉为“圣书”的辅导书也被我遗忘在了书桌的角落,渐渐蒙上了灰。
这一天清晨,我正睡得迷迷糊糊,房门突然被敲响了,“芊芊,起床了吗?苏墨来看你了噢。”
我不耐烦地翻了个身,用被子遮住了头。等等!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薄被,赤脚走到门边道:“苏,苏墨?”
苏墨正捧着一杯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我爸聊天,我傻呵呵一笑,钻进了卫生间。
“我这闺女从小就邋遢让你见笑了。”说完以后,我爸开始毫无忌惮地聊起了我小时候抓青蛙摔进田、用衣袖擦鼻涕的各类丑事。
洗漱完毕以后我故作镇定的走回房间,刚刚坐在书桌上准备看书,苏墨关上门走了进来,他靠着衣柜,裤腿挽起,显得身姿更为修长,看着这样的他,更加感觉我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凌芊芊,手机关机,QQ不上,你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回答,而是盯着书本一动不动。
他走上前,反手合上了我的书,坐在书桌上,俯视着我,“不喜欢我了?”
一听这话,我只觉委屈得不行,眼泪陡然落了下来,抱着他的腰大哭起来,“大家都说我配上不你,我也知道,我和你就是泥与云。”
此时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觉一双宽厚的手掌轻轻拍打着我的背脊,“傻孩子,仙人也该下凡了。”

6
总有一个人想让你倾其所有温柔对待
我顶着一双熊猫眼,泪眼迷离地看着他。他却没有再多说,拉开我搂着他腰际的手,翻开我的辅导书问:“有认真看书吗?”
“当然有。”我心虚地移开了目光。他瞟了我一眼,并没有再追问,拿起一旁的圆珠笔开始为我讲课,不知不觉一天时间就过去了。
“以后我每天都来帮你补习,晚上早点睡。”他走到电梯门口面无表情的说。我妈在旁边乐得合不了嘴,“真是太麻烦你了。”
“没事,女朋友这么笨当男朋友的自是要多担待一点儿。”说完,便若无其事的走进了电梯,对自己按下的这颗定时炸弹浑然不知。
出乎意料的是我妈似乎并没有听见这句话,欢天喜地地跑回家告诉我爸找了一个免费家教。我只是默默叹了口气。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又到了开学的日子,苏墨因为军训的缘故提前十天走了,高三一开学,整个气氛便和高二不一样了,大家都异常认真起来。
春去冬来,第一学期很快就过去了,因为高考的原因,我和苏墨的联系也渐渐少了起来,只是偶尔会打电话问一声晚安。
转眼到了大年三十,正在看书的我听到客厅电视里的除夕问候,我拿起手机,看着黑漆漆的手机屏幕想,他现在一定在和同学们疯玩吧,虽然是我叫他不要打扰我,但是心情难免有些失落,书也看不进去了。
我拿起电话给他打了过去,不料,只响了两声他便接了起来,他说:“喂?”一听他的声音心里就闷得慌,一边说话一边往阳台上走,“你在干什么?”
“噢,我和朋友在唱歌呢,你别惦记我,好好看书。”
我没有回答,而是扶着护栏静静地看着站在小路上的清瘦背影,路灯下,他的影子被拉的极长。
因为小区是才修起来的,周围都是空地和正在施工的地基,四周空荡荡的,他所在的道路属于侧门,人烟极少,冬天的风呼呼的刮着,吹动着他羽绒服上的毛领,极是落寞。
我强忍住心酸,“你在哪唱歌呢?”他环视了四周,故作淡漠道:“未成年不能来。”
我转身走回房间,拿起羽绒服穿在身上,打开房门,在父母疑惑的目光下走出了家,出了电梯,我疾步向后门走去,只见苏墨还背对我望着路灯瞎侃呢。
我按下了挂机键。正当他疑惑看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我从身后猛地抱住了他。我说:“苏墨,你真傻。”
听见是我的声音,他僵硬的身子慢慢放松了下来。转过身,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纵然脸颊有些红,但是神情依旧镇定,“既然你下来了,那就一起吧。”
这时我才看见,他的面前放着大型的烟火筒。我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胸口,“苏墨哥哥,你不会是在这等着十二点放烟火,给凌妹妹惊喜吧?”
他瞪了我一眼,“有烟火你就看,没事那么多话干嘛?”我情不自禁地又扑到了他的怀里。
蓦然,他兜里的手机不应景地响了起来,伸头一看,竟是他设置的闹钟,纵然淡然如他,脸上也不自然地浮现了一丝尴尬。我强忍住笑意,“不是要给放烟火吗?”
少顷,几桶烟火被一起点燃,在夜幕上绽放开了巨大的花束,美得惊心动魄。他从身后轻轻环住我,“新年快乐,傻姑娘。”

7
总有那么一个人成全了你全部的青春
高三的日子过得特别快,很快就到了高考的那天,考试一结束我就抱着电话给苏墨哭:“我要是考差了怎么办?”
“没事,选复旦最近的学校就好了。”
在我浑浑噩噩哭得昏天黑地的时候,班主任提议今天晚上用班费吃一顿散伙饭,不同于其他人的兴高采烈,我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
KTV包间里,被灌了许多酒的许念云突然抢过话筒,指着我说:“凌芊芊同学。”
一听他叫我的名字我整个人就瘆得慌,我哆哆嗦嗦地说:“干嘛?”
他打了一个酒嗝说:“谢谢你喜欢我。”
我被狠狠地呛了一口,拿起另一个话筒想解释这是一个误会,不料全班同学配合地拍起了手。
他继续道:“如果没有你,我的十七岁回忆起来就是黑板上一道一道的数学题,可是因为你,我的青春不是一张白纸,谢谢你。”
如果对他来说那个误会能是这么美好的事情,我还真不忍心揭开那个血淋淋的真相,喝了一口果汁,默认了他的话。
少顷,他丢下话筒,跑过来拥抱我,哭得声泪俱下,鼻涕眼泪全擦我身上了。我拍了拍他宽厚的背,“你要知道,不管以后你去了哪里,你都不是一个人,班级和你在一起。”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时,包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苏墨穿着白色的短袖,眸光平静地看着抱在一块的我和班长。我赶忙推开班长,在众人错愕的目光和窃窃私语中,他拿起我的包,将我一把从沙发上拉了起来,走出了包间。
大街上,人群如潮,旖旎的灯火映照在他英俊的眉宇间,不知为何,我有些想笑。
“我跟你说,你那班长是真喜欢你,你别老把他当傻子。”他用修长的手指戳了戳我的额头。
或许许念云曾经真的喜欢过我吧,可是他选择的是与我告别,从而维持他的骄傲,那么我要做的便是不揭穿不打扰,从而保护他的骄傲。
我唇角荡起一抹笑容,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那苏墨,你是为什么喜欢我?”他微微一笑,“傻算不算?”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他唇角的笑意更甚,“你要知道男人看女人第一眼肯定是因为好看,然后觉得蠢成你这样也不容易。”
我瞳孔微怔,难道我暗恋他那三年所做的孽他都知道?且不说那天早晨跟着他读书撞翻老大爷的事,就是在他课桌里面塞牛奶,威胁喜欢他的女生,莫非也知道?
顿时我又想找条缝钻进去。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笑容温柔,时光正好。
我情不自禁也傻笑起来,爱一个人从来不是你要有多好,而是你爱得那个人恰好懂你的好。

        【请置顶】【韶华书苑??】

   长按二维码关注,希望分享推荐给更多喜欢写文看文的朋友关注《韶华书苑》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