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多少钱,才能给你想要的安全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1 14:10:4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001章 九天女神般的老婆

阳光明媚。


荆飞懒洋洋的睁开了双眼,整夜的疯狂让他感觉到疲惫,费力的揉了揉因为酒精而发涨的额头,然后一眼便看见了趴在怀里那张精致的脸蛋,脑中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昨晚的疯狂。


这绝对是个让人疯狂的女人。


荆飞睁着眼没有马上起身,而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个跟自己疯狂了整夜现在正趴在自己身上睡的香甜的美女。


昨晚他也喝了很多酒,再加上女人那一开始的挑-逗,两个人几乎是没有任何前戏就步入了最直接的步骤,此时清醒过来仔细一看,荆飞才发现这个跟自己疯狂了整夜的女人竟然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精致的五官,雪白细嫩的皮肤,再加上那夸张是S型曲线……


“嗯——”


就在荆飞想着自己是不是再做一场上午运动的时候,女人忽然睁开了双眼。


女人眼中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然后嗖的一下就从荆飞的怀里坐了起来,抓起毛毯把身子严严实实的包裹住,警惕的盯着荆飞,有羞辱,有委屈,眼泪更是刷刷的流了下来。


“醒了?”


荆飞叹口气,也翻身坐起,打着招呼,心中有些失望,他知道清醒过来的女人肯定不会同意跟自己再来一场激-情运动的。


女人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荆飞,脸色有些发白,眼神很是复杂。


荆飞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虽然昨晚的一切并不是自己强迫对方,可是却怎么想都不是那么回事,尤其是在扫了眼床上那明显的几处深红时,荆飞心中更是苦笑一声,翻身下床,走进浴室。


两分钟后,洗漱干净的荆飞走出浴室,毫不避讳的在美女视线里飞快的穿戴整齐,这才看了眼床上始终没吭声的性感美女,咧嘴一笑:“我还有事,先走了,房费我已经付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你站住。”始终没吭声的性感美女忽然开口。


“还有事儿么?”荆飞转过身来。


女人很复杂的看着荆飞,好一会,忽然问道:“你昨天把我上了,吃干抹净了难道你就想这么走了?”


“那你想怎么办?难道你要我负责?”荆飞哭笑不得的看着女人,随即摇摇头:“很抱歉,我已经有老婆了。”


“你——”


女人瞪大眼睛,一句话说不出来,看着荆飞的眼神更加复杂:这个混蛋到底在说什么?自己什么时候要让他负责了?


“没别的事儿了吧?没别的事儿那我走了。”荆飞摇摇头,继续往外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站住,回过头来,龇牙一笑:“哦,对了,一会你退房的时候还能退两百块钱,就当是昨晚补偿费吧,再见。”


说完,荆飞直接推门离去。


房间里女人愣了那么一刻,紧接着嘴里就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叫:“混蛋,别让我再见到你!”


站在门口,荆飞清楚的听见了房间里女人那带着哭腔和愤怒的吼声,无奈的撇撇嘴才转身走开,脑中再次想起床上那几块斑斑红色,心中也蛋疼得很,自己昨晚竟然上了个处。


真是见鬼了。


又苦笑着摇摇头,荆飞飞快离开了酒店,把这一切当成了自己狩猎生涯中的一个片段。


……


帝凰大厦。


是盛京最繁华的几栋商业大厦之一,地处盛京最繁华的商业区,其内部更是有不下十家大型集团公司入驻。


荆飞所在的倾城集团就在这栋大厦,不但是这栋大厦里数一数二的超级集团,更是整个盛京十大新型明星企业之一。


只是荆飞的办公点并不是大厦内部,而是在地下停车场,因为他只是一个最底层的小司机。


“荆飞,你今天又迟到了?”


荆飞刚刚走到属于倾城集团的停车区,一个带着怒气的声音从身后骤然响起。


荆飞顿时一脸苦笑,摸了摸鼻子,转过身来。此时在他面前站着一个女人,贴身的黑色套装,白衬衫,黑皮鞋,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清爽感觉。


这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也就二十出头,鸭蛋脸,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漂亮,尤其是一头长发扎着马尾看起来更加精神。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荆飞所在部门的大哥大的助理唐昕。


和其它大型集团的构架不一样,倾城集团的构成只有五个大型部门,荆飞所在的部门叫综合协同部,下面再分为安全组、交通组、物流组和后勤组四个下属小组,而唐昕就是综合部的经理老大的第一助理,至于荆飞则是属于交通组下的一名司机。


当然,司机也有种类,荆飞是属于比较高档比较轻松的只负责开车接送客人的甲组司机,在交通组还有个低等的乙组的司机则是和物流组配套负责货物运输。


“我又不是第一次迟到了。”见是唐昕,荆飞脸上马上放松下来,吊儿郎当的说道。


“你——”唐昕气呼呼的瞪着荆飞。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发现了这里的事情,不少人好奇的看了过来,只是没有靠近,全都远远的看着,像看热闹似的。


唐昕又狠狠的瞪了荆飞一眼,咬牙道:“你等着。”


说完气呼呼的转身向着不远处的电梯走去,身为综合部老大的助理,唐昕的办公地点当然不可能和荆飞一样在地下室,她有专门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荆飞,你不想活了,连唐助理你也敢招惹,你就不怕这姑奶奶一生气把你开除了?”见唐昕走远,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这才凑了过来。


“没事,她又不是经理,有什么资格开除我?”荆飞对着青年笑了下,这个青年叫肖冰,是和他一个组的司机,也是荆飞平时最合得来的一个人。


“懒得说你,她不是经理,可是她是经理眼前的红人啊,我还听说……”肖冰说到这里忽然顿住,转头往四周看了眼,才压低声音:“我可听别人说这个唐昕跟咱们的大佬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关系气密的厉害,你可得小心点,你现在得罪了她,万一被经理知道了你可就惨了。”


“放心吧,没事的。”荆飞的语气依旧很轻松,心中却很无语,真不知道肖冰从哪儿听来这些不着调的八卦。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唐昕和经理的关系,两个人确实有着很亲密的关系,只是却根本不是肖冰听来的那样,唐昕是经理老大的外甥女,她妈妈就是经理的亲姐姐。


因为两人的这个关系很少有人知道,却没想到被传成了这种流言,不过荆飞也懒得解释。


至于荆飞对两人的关系知道的这么清楚则更简单,因为他才是跟唐昕有着某种神秘关系的男人,同样两人的关系也没人知道,至于刚刚唐昕那么生气的质问自己的原因则更加简单,因为昨天下班后自己被肖冰几个人拉去了酒吧忘记了去陪t唐昕看电影,所以才惹怒了这个小姑奶奶,根本就不是外人看的那样。


唐昕会一怒之下让她舅舅开除自己吗?


答案是否定的。


相反,唐昕还不止一次的要帮荆飞去她舅舅那走关系给他升职,却被荆飞给拦住了。


只是这一切除了俩人外根本就没第三个人知道,甚至连综合部那个唐昕的大佬舅舅也不知道,这倒不是唐昕怕俩人的关系曝光后会有人说三道四,而是荆飞在害怕……


因为他除了唐昕外,还有个明媒正娶的老婆也在这栋大厦,要真曝光了那还了得?


“你这家伙——”肖冰恨铁不成钢的叹口气,似乎早就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荆飞都不会听进去,随着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对自己这个新来的同事已经彻底了解了,就算天塌下来这个荆飞都不会忘心里去。


犹豫了下,肖冰忽然又往周围看了眼,再次压低声音:“就算你不怕唐昕那姑奶奶找你麻烦,你也得同样小心点,你可别忘了,唐昕可是咱们老大的梦中情人,最近正在一门心思的想办法怎么追求她呢,要是被他知道你敢得罪唐昕,他肯定不放过你……额……”


肖冰刚说到这里,忽然脸色一变,在荆飞不可思议中,猛的闭上嘴巴,身子更是站的笔直,就像是接受检阅的士兵似的……


荆飞莫名其妙的转过头来,然后眼睛也是微微的一眯。


不远处,最靠里的一栋电梯门此时恰好打开,露出里面一群身影,竟然是一水身穿职业装的漂亮女人。


为首一人赫然是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七五的年轻女人,精致的无可挑剔的五官,没有任何瑕疵,婀娜多姿的身躯线条,筒裙下笔直修长的性感美腿,尤其是配合上头顶那精致的发髻,两侧微微垂下了那么两丝,精致中透着一种发自骨子里的高贵,在众人的簇拥下正缓缓的从电梯里走出。


清冷的眼神、冰冷的气质,强大的气场。


这个女人就像是站在九天之上的女神,让人连仰望都感觉是一种压力,甚至,整个地下停车场都因为她的出现的而一瞬间竟然变得寒冷起来。


在看见这个气质冰冷的女人一瞬间,荆飞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心中更是冒出那么一丝难言的苦涩。


这个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高高在上的美丽女神正是倾城集团的掌控者,更是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慕倾城。


同时,这个女人也正是他那个正牌老婆!

第002章 司机也嚣张

慕倾城,倾城集团的创始人,也是倾城集团的真正掌控者,最高董事长兼总裁。


她是一个传奇,一个被人仰慕的神话。


她就读燕大,被公认为是燕大第一校花。


五年前,从燕大毕业的她没有马上投入工作,而是只身远赴西方深造。两年后归来,创立倾城集团,短短三年时间,将原始只有千万资产的倾城集团生生发展成为了现如今上亿资产的巨型集团,被商界称为近几年最有天资和最有潜力的青年创业家,更被盛京政-府评价为盛京十大青年企业家之一。


一个个璀璨的光环笼罩在她的头上,尤其是最近一年,她在商业上的才干和对商机的洞察力已经遮住了原有的光环,成就了更大的光环。


甚至,不少商界人士背地里称其为盛京第一商业才女,甚至是整个华北第一商业才女。


而她还有一个带有花边的外号,那就是盛京四大美女之一。


无论哪一个称号都证明了她的不平凡,她就是一个传奇,一个商业上的传奇,更是一个女人的传奇。


因为今年的她只有二十七岁,没有人知道,如果再给她几年时间,她到底会发展到何种程度。


此时,走出电梯的慕倾城习惯性的目不斜视的向着早已经停靠在不远处的奔驰专车走去,对于她的出现给整个地下室造成的震惊根本视若无睹,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气氛,也习惯了别人用敬畏甚至仰慕的目光看着自己。


跟在她身后的两名助理和六名秘书同时目不斜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整天跟慕倾城在一起,让渐渐也渐渐养成了高高在上的心态,甚至也慢慢的潜移默化的形成了一种波澜不惊的无形气场。何况,她们本身就都是美女,有着让人仰慕的本钱,尤其是她们现在是慕倾城的贴身助手,这个身份,让她们更加的超然。


她们的脚步很快,可是却没有任何声息,这是一种习惯,一种长时间形成的节奏感,可是就在此时,正在默不作声前行的两个助理却不得不站住了脚步,因为走在最前面的总裁竟然站住了。


慕倾城只是习惯性的往周围扫视了一眼,这是她每次出行时形成的习惯,然后一眼就看见了那众多严肃整齐的站在原地的司机人群中看见了一个懒洋洋靠在墙壁上抽烟的懒散人影,那个混蛋懒洋洋的姿态和周围的人群形成了强大的反差,想不注意都难,尤其是那个混蛋此时竟然还在对着自己咧嘴在笑……


慕倾城的眉头不露痕迹的皱了一下,嘴里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去。


只是却没人知道,此时慕倾城的心情却并不如外表那么平静,隐隐有些烦躁,因为那个混蛋就是自己那个她浪费了两个月时间最后发现怎么都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男人。


虽然她很不想承认,可是却又没办法否认:那个废物是自己的老公。


……


呼——


随着豪华车队的远去,属于倾城集团的这片地下停车场仿佛冰雪消融般,弥漫在空气中的强大压力骤然消失,原本本金神经的一群司机同时长出了一口气,就像是刚刚被掐住了脖子不能呼吸一样,然后互相面面相觑,神色感慨……


肖冰也同样长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是很无语的看了眼身边还叼着烟卷的荆飞:“荆飞,你不想活了,刚刚总裁经过你还敢靠在这里抽烟?”


肖冰的语气很复杂,虽然他早就知道荆飞是个什么都不管的家伙,可是这个家伙在总裁面前都敢靠在这里抽烟,这也太无法无天了。


“去,她又不是元首,她经过我凭什么就不能抽烟了?”荆飞一翻眼睛。


“你……”肖冰手指着荆飞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然后放下手指,他懒得去计较这个没有营养的话题,而是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荆飞,你这家伙整天这么吊儿郎当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什么后台?”说完,肖冰眼巴巴的看着荆飞。


荆飞奇怪的看了肖冰一眼,然后点点头。


“你的后台是谁,肯定很牛吧,不然你敢这么嚣张?”肖冰眼睛一亮,追问道。他早就觉得这个荆飞的表现太无法无天了点,猜测这家伙肯定是有后台,换他绝对不敢这样。


“当然牛了,我老婆可是公司的高层。”荆飞半真半假的笑道。


“你老婆是高层领导,是谁?”肖冰不相信的上下看了荆飞两眼,心中却根本不信,要是这个家伙有个高层领导,怎么可能会在这当司机?


“你刚刚不是看见了么?”荆飞抬头看了眼刚刚车队离开的地方。


“你说你老婆不会是总裁的助理或者秘书吧?”肖冰瞪大了眼睛,更加不相信了,如果荆飞说他老婆是某某部门的小领导他或许还能相信点,可是总裁的助理秘书?见鬼去吧,那些女人一个个漂亮的没话说不说,人家那身份和素质,怎么可能找荆飞这么个司机做老公?除非对方的眼睛瞎了。


“不是助理秘书,是最前面那个。”荆飞摇头,很严肃。


肖冰一下说不出话来了,过了好半天才咒骂了句:“滚,你不想说就不说,要是总裁是你老婆,那我还是总裁的弟弟呢?”


说完肖冰转身走开,他实在懒得搭理这个家伙了,竟敢说总裁是他老婆,他怎么不说元首是他老爹,那不是更牛b?


荆飞却是嘿嘿一笑,没有解释,心中却叹口气,他说的是实话,可是实话却偏偏最没人相信,别说是肖冰,就连他自己现在都有点不能相信这个事实。


站起身,荆飞也往里面走去,在里面有一排地下室的房间,那是他们平时没事时的休息场所,只是荆飞刚走两步,身边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荆飞,你给我站住。”


荆飞转过身来,然后就看见正向着自己怒气冲冲走过来的一个青年男人,二十七八的样子,身材魁梧,很有气势,正是自己交通组甲组的组长陈雷。


荆飞 的眉头就是一皱,因为这个陈雷就是肖冰刚刚说的那个暗恋唐昕并且想方设法的正在追求还没追上的追求者,而让荆飞皱眉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这个混蛋也是个关系户,他姐姐是市场部的某个主管,陈雷能坐上甲组组长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平时人前很是嚣张跋扈的样子,而且这家伙总是有事没事的找自己麻烦。


“组长,您有什么吩咐?”


陈雷死死的盯了荆飞一眼,眼中有着压抑的怒火,交通组这么多人里只有这个荆飞最懒散,而且对自己没一点敬畏心,这让身为组长的人很没面子,可让他恼火的是不知道这个家伙有什么关系,自己申请了两次开除他都没得到同意。


强压下这口火气,陈雷冷哼道:“荆飞,你刚刚在说什么?”


“没什么?”荆飞翻了翻眼睛。


“没什么?你别以为我刚刚没听见你和肖冰说的那些话,你竟然敢说总裁是你老婆,你信不信我把你刚刚说的那些话传上去把你开除,你……”


陈雷正说的吐沫横飞,猛然闭上了嘴巴,并且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因为此时荆飞抬起头深深的盯了他一眼,这一眼让他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刚刚那一瞬间他有种全身发冷的感觉。


“就算我说了又怎么样?难道我和同事扯淡也需要领导来审核吗?”荆飞收回目光,语气有些不耐烦。


“你——”


“陈组长,你有事就说事,没事我走了,没时间陪你在这里站着。”荆飞再次说道,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给我站住。”陈雷低吼一声,上前两步拦在荆飞面前,额头上的青筋都蹦起来了,就是这种态度,那么多下属,每个人见到自己都恭恭敬敬的,偏偏这个荆飞完全不把自己放进眼里。


“还有事儿么?”荆飞抬起头来。


“我刚刚听人说你惹怒了唐昕助理,是不是有这么回事?”陈雷咬牙问道。


“陈雷,你追女人追不上是你自己没出息,别没事扯上我。”荆飞的眉头微微一皱,陈雷的无理取闹让他真的有些不耐烦了,声音也变得冷了下来。


看见荆飞那寒冷的眼神,陈雷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因为他忽然想起了前不久这个家伙跟保安部的一个家伙动手的事情,据说这个荆飞一脚就把一个退伍兵给踹的飞出去了好几米,他不相信还专门打听过,竟然是真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没敢太过招惹这个荆飞,他可不认为自己比保安部的人还要牛叉。


“好,荆飞,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不过你要清楚,做事有个分寸。”强压下心里的憋屈,陈雷再次抬起头来,咬了咬牙:“我这次找你是真有事,人事部打来电话们那边恰好缺少个司机,看中了你,你现在可以去报道了。”


“不去。”


荆飞想也不想的说道,转身就走……

第003章 小妖精

陈雷的脸色飞快的变幻了一下,露出满脸的不敢置信。

说实话,他来找荆飞说这件事心里也很窝火,可是对方却偏偏点名要荆飞过去。

同样是司机,可是隶属于各个部门的专职司机却跟他们交通组的散养司机完全不同,准确的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综合部这个交通组准确的说就是一个后备司机组,接客户,运输物流,哪忙去哪儿,平时除了工作根本就见不到领导。

可是去了各大部门就不同了,那里的专职司机虽然还是给人开车,可是却是给集团的领导开车,工资比在这里高了不说,最重要的平时可以经常和领导打交道,只要跟领导混好了关系,那好处根本不用想,尤其是现在点名要荆飞的还是人事部,那可是集团五大部门中最吃香的部门,也是最特殊的部门,说句夸张的话,人事部就是整个集团的太上皇也不过分。

陈雷倒不是羡慕,他在这个岗位上的好处也不少,比起那些各部门的专职司机也不逊色,而且还是个组长,可以颐指气使,他是想不通,人事部怎么就巴巴的点名让荆飞这个混蛋过去呢,交通组那么多司机怎么就偏偏的看上了荆飞呢?

陈雷想不通,可是先让他更想不通的是换任何一个司机都会激动的什么似的好事这个荆飞竟然连想也不想的就回绝了。

丫脑袋是不是抽风了?

陈雷看着走开的荆飞张大了嘴巴,交通组这么多司机哪一个不是每天盼着被调到部门去图个美差,这家伙竟然连鸟都不鸟?

“荆飞,你是不是没听清楚,我是说人事部要调你过去当专职司机。”看着荆飞越走越远,陈雷不得不再次大声说道,他真害怕是这个混蛋是没听清,被上面追查起来他也得受牵累。

“不去,肖冰的技术不错,让他过去好了。”荆飞头也不回的说道,飞快的离开。

“妈-的,脑袋有病!”

陈雷站在原地狠狠的咒骂了声,没有继续追问荆飞为什么不去,而是转身向着电梯方向走去,反正他话已经带到了,这个混蛋不去正好,否则自己以后还怎么给他穿小鞋。

看着陈雷离开,荆飞无奈的撇了撇嘴,也转身走进了休息室。

一天很快过去,下班的时间刚刚到,荆飞和肖冰几人就冲出了地下室,和往常一样拦了辆出租赶赴经常光顾的一家名叫车神的酒吧。

车神酒吧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酒吧的客人很多是喜欢车的车迷,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这家酒吧本身就豢养着一支正规的赛车俱乐部,还是一只成名的车队。

现在正是下班时间,又是周末,当荆飞几个人赶到时酒吧里已经人满为患,只不过车神酒吧是一家综合性的开放酒吧,除了二楼和三楼外,一楼大厅都是免费对外开放,这点对于很多喜欢开车又无聊的上班族来说实在是一个消遣时光的天堂乐园。

而这个酒吧之所以会人气这么火爆还有一个更重要也是最直接的原因,那就是车神酒吧里会时不时的出现一些职业赛车手,就连酒吧豢养的俱乐部成员也会不定时的在酒吧出现。

荆飞他们经常光顾这里也是因为这一点,他们本身就是司机,整天跟车子混在一块,对车子自然有着和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感情和爱好。

“娘的,今天人真多。”

刚一走进酒吧,肖冰就是张嘴骂了声,然后挤开人群径直向着里面一个吧台走去,跟在身后的荆飞几个人面面相觑,同时摇摇头,也跟在肖冰后面往里走去。几个人之所以平时总是往这个酒吧跑还有一个和其他客人不一样的原因是肖冰这家伙的女朋友在这里工作,是酒吧里一名调酒师。

三人挤过就吧台时,肖冰已经坐在了高脚凳上,正趴在吧台上跟一个穿着特殊白领服装显得很时尚利落的女孩在那里说笑。

女孩看见三人过来,抿嘴微微笑了下,便熟练的开始给三个人调制酒水,连问都没问一声,显然是已经知道三个人习惯要喝点什么。

“荆飞哥哥,你终于来啦。”

荆飞刚坐下,身边忽然传来一个很兴奋的声音,嗲嗲的,听的人骨头都酥了,可是听在荆飞耳朵里却寒毛都快竖起来了。

紧接着,荆飞就感觉脖子被一双嫩呼呼的小手抱住,同时怀里多了个软乎乎的身子。

女孩年纪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上的穿着打扮却很成熟,吊带衫,迷你裙,黑丝袜,高跟鞋,脸上化着浓妆,紫色眼影,打扮的跟个妖里妖气的小妖精似的,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正在看着荆飞兴奋的笑个不停。

肖冰三人也看见了钻进荆飞怀里的妖艳女孩,肖冰还没什么,另外两个同事眼里明显的露出一丝妒忌,这么漂亮这么妖艳的小姑娘,估计是个男人就恨不得抱在怀里疼惜一下,何况还是主动的投怀送抱。

只可惜这个女孩只对荆飞感兴趣,两人羡慕的看了一眼才收回目光,和吧台后的其他女调酒师搭讪起来,他们清楚,就算自己再看人家也不会搭理自己。

“松手,信不信我揍你。”和两个同事的心情不一样,荆飞此时却是很头疼,瞪着女孩凶巴巴的说道。

“切,抱一下都不行,真小气。”女孩不服气的撇了撇嘴角,不过还是乖乖的松开手,然后“嗖”的一下就坐在了荆飞的大腿上,扭过头一脸得意的看着他,像是在说,我就这样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荆飞很无奈的又看了眼女孩,也不再理会,任由女孩坐在怀里,端起送过来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看向女孩:“你喝不喝?”

“我才不傻呢,你喝的这东西跟火药似的,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喝的。”女孩使劲的摇头,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像是以前喝过。

荆飞微微一笑,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这才认真看向女孩,皱眉道:“小毛孩子不学好,整天跑酒吧你就不怕被人卖了?”

“谁敢打我主意我阉了他。”女孩凶巴巴的哼道,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紧接着又自言自语的小声嘟囔了一句:“婆婆妈妈的,真跟我老妈似的。”

荆飞耳朵尖,清楚听见了女孩的嘟囔,冷哼道:“我要是你老妈我就抽的你一个月下了不床,看你还敢不敢往酒吧跑?”

女孩使劲的撇了撇小嘴,没有吭声,看着荆飞眼珠转个不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想什么呢?”荆飞心中升起了警惕,他对这个女孩太了解了,露出这种表情肯定没好事。

说起这个女孩荆飞也有些蛋疼,他现在也不清楚这女孩到底叫什么,只知道她姓韩,让荆飞叫她小妖,这个名字倒是和她妖里妖气的模样很贴切。

至于两人认识完全是一个意外,就是这个酒吧,一次荆飞从洗手间出来正被女孩撞进怀里,也不知道这女孩当时喝了多少酒,直接就喷了荆飞一身,连脸上都没放过,弄的荆飞当时差点没昏过去……

再后来更夸张。

这女孩不知道是不是真喝的北都找不找了,吐完就趴在荆飞的怀里睡着了,一边使劲搂着荆飞的脖子还一边嘴里迷迷糊糊的叫着爸爸……

荆飞当时实在是没辙了,尤其是看着女孩迷糊的喊着爸爸脸上全是泪水的可怜样,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伤心事还是喝多了难受的,再加上荆飞自己也被吐了一身一脸,周围还有很多人好奇的看着,荆飞一咬牙就扛着迷糊不醒的小姑娘离开了酒吧,在附近酒店开了个房间把醉酒的小姑娘扔在里面才离开,小姑娘醉成那样,他真担心自己要是不管这小姑娘没准就被人糟蹋了……

后来俩人就这么认识了,这个自称韩小妖的女孩明显不是什么乖乖女,以后几乎每次荆飞来车神酒吧都能看见她,两个人的关系也因为开始的那一幕变得有些纠缠不清。

说实话,小妖这女孩长的确实不错,别看打扮的妖里妖气的,要是褪了装是又清纯又甜美,十足一个小美人胚子,只是荆飞对这种萝莉美女没什么兴趣,否则,这个韩小妖敢这么纠缠他,早就把她就地正法了……

“我在想我要不要把你介绍给我老妈,你做我后爸得了,你也不用做你那破司机了,反正我老妈有的是钱,以后就让她养你,你就专门陪我玩……”韩小妖语不惊人死不休,说完话眼巴巴的看着荆飞。

第004章 两个西门庆

陈雷的脸色飞快的变幻了一下,露出满脸的不敢置信。


说实话,他来找荆飞说这件事心里也很窝火,可是对方却偏偏点名要荆飞过去。


同样是司机,可是隶属于各个部门的专职司机却跟他们交通组的散养司机完全不同,准确的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综合部这个交通组准确的说就是一个后备司机组,接客户,运输物流,哪忙去哪儿,平时除了工作根本就见不到领导。


可是去了各大部门就不同了,那里的专职司机虽然还是给人开车,可是却是给集团的领导开车,工资比在这里高了不说,最重要的平时可以经常和领导打交道,只要跟领导混好了关系,那好处根本不用想,尤其是现在点名要荆飞的还是人事部,那可是集团五大部门中最吃香的部门,也是最特殊的部门,说句夸张的话,人事部就是整个集团的太上皇也不过分。


陈雷倒不是羡慕,他在这个岗位上的好处也不少,比起那些各部门的专职司机也不逊色,而且还是个组长,可以颐指气使,他是想不通,人事部怎么就巴巴的点名让荆飞这个混蛋过去呢,交通组那么多司机怎么就偏偏的看上了荆飞呢?


陈雷想不通,可是先让他更想不通的是换任何一个司机都会激动的什么似的好事这个荆飞竟然连想也不想的就回绝了。


丫脑袋是不是抽风了?


陈雷看着走开的荆飞张大了嘴巴,交通组这么多司机哪一个不是每天盼着被调到部门去图个美差,这家伙竟然连鸟都不鸟?


“荆飞,你是不是没听清楚,我是说人事部要调你过去当专职司机。”看着荆飞越走越远,陈雷不得不再次大声说道,他真害怕是这个混蛋是没听清,被上面追查起来他也得受牵累。


“不去,肖冰的技术不错,让他过去好了。”荆飞头也不回的说道,飞快的离开。


“妈-的,脑袋有病!”


陈雷站在原地狠狠的咒骂了声,没有继续追问荆飞为什么不去,而是转身向着电梯方向走去,反正他话已经带到了,这个混蛋不去正好,否则自己以后还怎么给他穿小鞋。


看着陈雷离开,荆飞无奈的撇了撇嘴,也转身走进了休息室。


一天很快过去,下班的时间刚刚到,荆飞和肖冰几人就冲出了地下室,和往常一样拦了辆出租赶赴经常光顾的一家名叫车神的酒吧。


车神酒吧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酒吧的客人很多是喜欢车的车迷,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这家酒吧本身就豢养着一支正规的赛车俱乐部,还是一只成名的车队。


现在正是下班时间,又是周末,当荆飞几个人赶到时酒吧里已经人满为患,只不过车神酒吧是一家综合性的开放酒吧,除了二楼和三楼外,一楼大厅都是免费对外开放,这点对于很多喜欢开车又无聊的上班族来说实在是一个消遣时光的天堂乐园。


而这个酒吧之所以会人气这么火爆还有一个更重要也是最直接的原因,那就是车神酒吧里会时不时的出现一些职业赛车手,就连酒吧豢养的俱乐部成员也会不定时的在酒吧出现。


荆飞他们经常光顾这里也是因为这一点,他们本身就是司机,整天跟车子混在一块,对车子自然有着和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感情和爱好。


“娘的,今天人真多。”


刚一走进酒吧,肖冰就是张嘴骂了声,然后挤开人群径直向着里面一个吧台走去,跟在身后的荆飞几个人面面相觑,同时摇摇头,也跟在肖冰后面往里走去。几个人之所以平时总是往这个酒吧跑还有一个和其他客人不一样的原因是肖冰这家伙的女朋友在这里工作,是酒吧里一名调酒师。


三人挤过就吧台时,肖冰已经坐在了高脚凳上,正趴在吧台上跟一个穿着特殊白领服装显得很时尚利落的女孩在那里说笑。


女孩看见三人过来,抿嘴微微笑了下,便熟练的开始给三个人调制酒水,连问都没问一声,显然是已经知道三个人习惯要喝点什么。


“荆飞哥哥,你终于来啦。”


荆飞刚坐下,身边忽然传来一个很兴奋的声音,嗲嗲的,听的人骨头都酥了,可是听在荆飞耳朵里却寒毛都快竖起来了。


紧接着,荆飞就感觉脖子被一双嫩呼呼的小手抱住,同时怀里多了个软乎乎的身子。


女孩年纪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上的穿着打扮却很成熟,吊带衫,迷你裙,黑丝袜,高跟鞋,脸上化着浓妆,紫色眼影,打扮的跟个妖里妖气的小妖精似的,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正在看着荆飞兴奋的笑个不停。


肖冰三人也看见了钻进荆飞怀里的妖艳女孩,肖冰还没什么,另外两个同事眼里明显的露出一丝妒忌,这么漂亮这么妖艳的小姑娘,估计是个男人就恨不得抱在怀里疼惜一下,何况还是主动的投怀送抱。


只可惜这个女孩只对荆飞感兴趣,两人羡慕的看了一眼才收回目光,和吧台后的其他女调酒师搭讪起来,他们清楚,就算自己再看人家也不会搭理自己。


“松手,信不信我揍你。”和两个同事的心情不一样,荆飞此时却是很头疼,瞪着女孩凶巴巴的说道。


“切,抱一下都不行,真小气。”女孩不服气的撇了撇嘴角,不过还是乖乖的松开手,然后“嗖”的一下就坐在了荆飞的大腿上,扭过头一脸得意的看着他,像是在说,我就这样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荆飞很无奈的又看了眼女孩,也不再理会,任由女孩坐在怀里,端起送过来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看向女孩:“你喝不喝?”


“我才不傻呢,你喝的这东西跟火药似的,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喝的。”女孩使劲的摇头,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像是以前喝过。


荆飞微微一笑,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这才认真看向女孩,皱眉道:“小毛孩子不学好,整天跑酒吧你就不怕被人卖了?”


“谁敢打我主意我阉了他。”女孩凶巴巴的哼道,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紧接着又自言自语的小声嘟囔了一句:“婆婆妈妈的,真跟我老妈似的。”


荆飞耳朵尖,清楚听见了女孩的嘟囔,冷哼道:“我要是你老妈我就抽的你一个月下了不床,看你还敢不敢往酒吧跑?”


女孩使劲的撇了撇小嘴,没有吭声,看着荆飞眼珠转个不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想什么呢?”荆飞心中升起了警惕,他对这个女孩太了解了,露出这种表情肯定没好事。


说起这个女孩荆飞也有些蛋疼,他现在也不清楚这女孩到底叫什么,只知道她姓韩,让荆飞叫她小妖,这个名字倒是和她妖里妖气的模样很贴切。


至于两人认识完全是一个意外,就是这个酒吧,一次荆飞从洗手间出来正被女孩撞进怀里,也不知道这女孩当时喝了多少酒,直接就喷了荆飞一身,连脸上都没放过,弄的荆飞当时差点没昏过去……


再后来更夸张。


这女孩不知道是不是真喝的北都找不找了,吐完就趴在荆飞的怀里睡着了,一边使劲搂着荆飞的脖子还一边嘴里迷迷糊糊的叫着爸爸……


荆飞当时实在是没辙了,尤其是看着女孩迷糊的喊着爸爸脸上全是泪水的可怜样,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伤心事还是喝多了难受的,再加上荆飞自己也被吐了一身一脸,周围还有很多人好奇的看着,荆飞一咬牙就扛着迷糊不醒的小姑娘离开了酒吧,在附近酒店开了个房间把醉酒的小姑娘扔在里面才离开,小姑娘醉成那样,他真担心自己要是不管这小姑娘没准就被人糟蹋了……


后来俩人就这么认识了,这个自称韩小妖的女孩明显不是什么乖乖女,以后几乎每次荆飞来车神酒吧都能看见她,两个人的关系也因为开始的那一幕变得有些纠缠不清。


说实话,小妖这女孩长的确实不错,别看打扮的妖里妖气的,要是褪了装是又清纯又甜美,十足一个小美人胚子,只是荆飞对这种萝莉美女没什么兴趣,否则,这个韩小妖敢这么纠缠他,早就把她就地正法了……


“我在想我要不要把你介绍给我老妈,你做我后爸得了,你也不用做你那破司机了,反正我老妈有的是钱,以后就让她养你,你就专门陪我玩……”韩小妖语不惊人死不休,说完话眼巴巴的看着荆飞。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