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枇杷一树金 | 物候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1-13 15:44: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四月江村好烟景,楝花风里买枇杷”。楝花是谷雨时节丨物候最后的花信,伴随着楝花的开放,枇杷也就成熟了,成为春夏间的珍品。


同时枇杷以其金黄的颜色与极富田园美好的寓意,也常作为国画作品的题材,比如齐白石先生就非常喜欢画枇杷。


今天聚珍君应时为大家分享一篇枇杷的美文,并穿插吴昌硕、齐白石、王雪涛三位名家画的枇杷作品,以此迎接五月的到来!

   


枇 杷

文|郑逸梅


枇杷之为物,吴船入贡,汉苑初栽,御气之浓,得未曾有。且诗家方诸黄金丸弹,尤为绝妙比喻。一名卢橘,苏长公有"卢橘微黄尚带酸"之句。更称炎果,谢瞻安所谓"承炎果乎纤露"者是也。


吴昌硕 枇杷


鄂之宜都,产枇杷硕大无朋,多汁如蜜,剥一枚盛之可盈碗。俗凡嫁女必以上好枇杷,馈贻婿家,谓之送夏,且寓多子之意。而红闺间妾擘郎尝,引为乐事,亦伉俪之殊福,异地之佳话也。


吴昌硕 枇杷

浙之塘栖,亦以枇杷著。饭牛翁曾莅其地,时适为仲夏,满筐满箩,负担唤卖枇杷者,声闻数里。翁以为生平仅见之景迹,口占七绝咏之云:“晚风吹出野人家,十亩桑田一路遮。四月江村好烟景,楝花风里卖枇杷。”并谓枇杷甘美,不让于东西洞庭。


吴昌硕 枇杷


予友严兰轩,洞庭东山人,一昨为谈山上枇杷事。谓枇杷植于山麓,高二丈许。叶椭圆形,经霜不调。开小花,色白五瓣,似款冬花。春间花落结实,果农择其蕃密者摘去之,俾一簇只留四五枚,否则蕃而不硕,密而不畅,徒为废物,不能快朵颐也。有百余年之老树,壅培得宜,结实仍累累者,盖所患唯毛虫。毛虫蚀树,往往萎折,故果农之防毛虫,胜于国家之防匪寇。冰雹亦为枇杷之劲敌,冰雹降,枇杷纷纷摧落,损失綦重。枇杷去皮,肉有红白之分;红者曰红沙,一名大红袍,产于湾里;白者曰白沙,产于槎湾。湾里与槎湾,皆东山之小村落也。


齐白石 枇杷


枇杷宜取其长形者,圆形者核多浆少,长形者核小浆多,无核者最为上品然不易得。枇杷熟,鸟来啄食,又易被人盗窃,故其时果主往往雇用工役看守之,夜则芦棚被席,卧树畔不离。既经采撷,装入花篓中,然后运诸来沪。但按篓纳税,所费不赀,年来乃改装筒篮,一篇篮可容一十篓,税较便宜也。售枇杷辄以二十两秤计之,大约每担鬻二十金左右。由船载至埠头,须由果行夫役来挑,不能有所僭越,盖夫役可向果主索取厚酬,以为例规。果行以筒篮不便售卖,再行分装花篮,兜售主顾。以白沙者为贵,红沙者值稍差。

齐白石 枇杷


相传秀水竹垞居士,与杲羽士林友善。观中有枇杷二株,热时每见馈,均无核者。竹垞询其故,羽士以仙种对,竹垞终不信。知羽土嗜蒸豚,一日邀之来,命佣市一彘肩,故令羽士见。不逾晷,即出以佐餐,透熟腴美,羽士为之饱啖。因问竹垞速化之法。竹垞曰:“偶有小术,欲以易枇杷种耳。”羽士低语曰:“无他,于始花时,镊去其中心一须耳。”竹垞曰:“然则吾之馔亦无他,昨所预烹者耳。”相与抚掌。按,枇杷无核者,名焦子,出广州。见《广志》。


齐白石 枇杷


曩李秀山幕府中,有秘书某,眷一眉史曰红枇杷眉史善弹琵琶,嗜啖枇杷,因以噪其名也。某制有《琵琶泣影词》,为红枇杷写身世,极哀感顽艳之致,一时传诵焉。


齐白石 枇杷


枇杷叶大如驴耳,粤人称之为无忧扇,煎饮之可治咳病。但背有黄毛茸茸然,宜刷去之,否则不但无益,且加害也,故病家常购现成之枇杷叶露代之。


齐白石 枇杷


满天风露枇杷熟,归奉慈亲取次尝此陈基之句也,读之不觉油然而起孝思。其他尚有白居易诗:“淮山侧畔楚江阴,五月枇杷正满林。”又陆游诗:“枝头不伯风摇落,树上惟忧鸟啄残。”皆足为枇杷生色。


王雪涛 枇杷


枇杷,核种即出,待长移栽,春三月以它木本接之,壅之以灰,枝叶婆娑,凌霜不调,故有“枇杷晚翠”之称。


王雪涛 枇杷


枇杷冻,为二种清隽之食品。法以去皮核之枇杷,切成薄片,加适量之水,文火煮之,以软烂为度,沥取其汁,和入糖霜,置于蜜饯罐中,先煮数分钟,调之使融,再再加热至沸,倾诸琉璃之盎,密封而投置冷水,约半小时,即明莹成冻矣。


王雪涛 枇杷


(图片来自网络,文章摘自郑逸梅《花果小品》,中华书局聚珍文化出品)


聚珍“物候”专题

点 击 可 读

谷雨时节丨物候

梨花:雪作肌肤玉作香丨物候

立夏: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花果当因时而赏,人生当因时而适

✿  郑逸梅 

  • 2016年8月

  • 《花果小品》,顾名思义,是有关花果的随笔,但在郑氏笔下却别具一格:形态、名目,种植经验、各地见闻,典故、诗文,更有其亲身所历的众多民国时期文人雅士的赏花逸事,娓娓道来。周瘦鹃读后说:“每一把诵,似赏名花而啖珍果,醰醰有余味。”朱天目则赞:“文字隽永,考证精详。”



  点击"阅读原文",马上购读《花果小品》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