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74期:卷五 中山记历 5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21 06:54:2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球阳地气多暖,时届深秋,花草不杀,蚊雷不收,荻花盛开。野牡丹二三月花,至八月复复,花累累如铃铎,素瓣,紫晕,檀心,圆而大,颇芳烈。佛桑四季皆花。有白色,有深红、粉红二色。因得一诗,诗云:“偶随使节泛仙槎,日日春游玩物华。天气常如二三月,山林不断四时花。”亦真情真景也。
  球人嗜兰,谓之孔子花。陈宅尤多异产。有风兰,叶较兰稍长,篾竹为盆,挂风前,即蕃衍。有名护兰,叶类桂而厚,稍长如指,花一箭八九出,以四月开,香胜于兰;出名护岳岩石间,不假水土,或寄树丫,或裹以棕而悬之,无不茂。有粟兰,一名芷兰,叶如凤尾花,作珍珠状。有棒兰,绿色,茎如珊瑚,无叶,花出桠间,如兰而小,亦寄树活。又有西表松兰、竹兰之目,或致自外岛,或取之岩间,香皆不减兰也。因得一诗,诗云:“移根绝岛最堪夸,道是森森阙里花。不比寻常凡草木,春风一到即繁华。”题诗既毕,并为写生,愧无黄筌之妙笔耳。
  沿海多浮石,嵌空玲珑,水击之,声作钟馨,此与中国彭蠡之口石钟山相似。
  闲居无可消遣,与施生弈,用琉球棋子。白者磨螺之封口石为之。内地小螺拒户有圆壳;海蝼大者,其拒户之壳,厚五六分,径二寸许,圆白如砗磲,土人名曰“封口石”。黑者磨苍石为之,子径六分许,圆二寸许,中凹而四周削,无正背面,不类云南子式。棋盘以木为之,厚八寸,四足,足高四寸,面刻棋路。其俗好弈,举棋无不定之说,颇亦有国手。局终数空眼多少,不数实子,数正同。相传国中供奉棋神,画女相如仙子,不令人见,乃国中雅尚也。
  六月初八日辰刻,正、副使恭奉谕祭文,及祭银焚帛,安放龙彩亭内。出天使馆东行,过久米村、泊村,至安里桥(即真玉桥)。世孙跪接如仪,即导引入庙。礼毕,引观先王庙。正庙七楹,正中向外,通为一龛,安奉诸王神位:左昭自舜马至尚穆,共十六位;右穆自义本至尚敬,共十五位。是日,球人观者,弥山匝地,男子跪于道左,女子聚立远观。亦有施帷挂竹帘者,土人云系贵官眷属。女皆黥首指节为饰,甚者全黑,少者间作梅花斑。国俗不穿耳,不施脂粉,无珠翠首饰。
  人家门户,多树“石敢当”碣,墙头多植吉姑罗或树,剪剔极齐整。国人呼中国为唐山,呼华人为唐人。球地皆土沙,雨过即可行,无泥泞。
  奥山有却金亭,前明册使陈给事侃归时却金,故国人造亭以表之。
  辨岳,在王宫东南二里许。过圆觉寺,从山脊行,水分左右,堪舆家谓之过峡,中山来脉也。山大小五峰,最高者谓之辨岳。灌木密覆,前有石柱二,中置栅二,外板阁二。少左,有小石塔,左右列石案五。折而东,数十级至顶,有石垆二:西祭山,东祭海。岳之神,曰祝,祝谓是天孙氏第二女云。国王受封,必斋戒亲祭,正五九月,祭山海及护国神,皆在辨岳也。
  波上、雪崎,及龟山,余已游遍,而要以鹤头为最胜。随正副使往游,陟其巅,避日而坐。草色粘天,松阴匝地。东望辨岳,秀出天半,王宫历历如画。其南,则近水如湖,远山如岸,丰见城巍然突出,山南王之旧迹犹有存者。西望马齿、姑米,出没隐见,若近若远,封舟之来路也。北俯那霸、久米,人烟辐辏。举凡山川灵异,草木阴翳,鱼鸟沉浮,云烟变灭,莫不争奇献巧,毕集目前。乃知前日之游,殊为卤莽。梁大夫小具盘樽,席地而饮,余亦趣仆以酒肴至。未申之交,凉风乍生,微雨将洒,乃移樽登舟。时海潮正涨,沙岸弥漫,遂由奥山南麓折而东北。山石嵌空欲落,海燕如鸥,渔舟似织。俄而返照入山,冰轮山水,文鳐无数,飞射潮头。与介山举觞弄月,击楫而歌。樽不空,客皆醉。越渡里村,漏已三下。却金亭前,列炬如昼,迎者倦矣。乃相与步月而归,为中山第一游焉。
  泉崎桥桥下,为漫湖浒。每当晴夜,双门拱月,万象澄清,如玻璃世界,为中山八景之一。旺泉味甘,亦为中山八景之一。王城有亭,依城望远,因小憩亭中,品瑞泉,纵观中山八景。八景者,泉崎月夜、临海潮声、久米竹篱、龙洞松涛、笋崖夕照、长虹秋霁、城岳灵泉、中岛蕉园也。亭下多棕榈紫竹,竹丛生,高三尺余,叶如棕,狭而长,即所谓观音竹也。亭南有蚶壳,长八尺许,贮水以供盥,知大蚶不易得也。
  国人洗漱不用汤,家竖石桩,置石盂或蚶壳其上,贮水,旁置一柄筒,晓起,以筒盛水,浇而盥漱之。客至亦然。地多草,细软如毯,有事则取新沙覆之。国人取玳瑁之甲,以为长簪,传到中国,率由闽粤商贩。球人不知贵,以为贱品。昆山之旁,以玉抵鹊,地使然也。
  丰见山顶,有山南王第故城。徐葆光诗有“颓垣宫阙无全瓦,荒草牛羊似破村”之句。王之子孙,今为那姓,犹聚居于此。
山,国人读为“失山”。琉球字皆对音,十失无别,疑迭之误也。副使辑《球雅》,谓一字作二三读,二三字作一字读者,皆义而非音,即所谓寄语,国人尽知之。音则合百馀字,或十馀字为一音,与中国音迥异。国中惟读书通文理者,乃知对音,庶民皆不知也。
  久米官之子弟,能言,教以汉语;能书,教以汉文。十岁称若秀才,王给米一石。十五剃发,先谒孔圣,次谒国王;王籍其名,谓之秀才,给米三石。长则选为通事,为国中文物声名最,即明三十六姓后裔也。那霸人以商为业,多富室。明洪武初,赐闽人三十六姓善操舟者,往来朝贡。国中久米村,梁、蔡、毛、郑、陈、曾、阮、金等姓,乃三十六姓之裔,至今国人重之。
  与寄公谈玄理,颇有入悟处,遂与唱和成诗。法司蔡温、紫金大夫程顺则、蔡文溥,三人集诗,有作者气。顺则别著《航海指南》,言渡海事甚悉。蔡温尤肆力于古文,有《蓑翁语录》、《至言》等目,语根经学,有道学气。出入二氏之学,盖学朱子而未纯者。
  琉球山多瘠硗,独宜薯。父老相传,受封之岁,必有丰年。今岁五月稍旱,幸自后雨不愆期,卒获大丰,薯可四收。海邦臣民,倍觉欢欣。佥曰:“非受封岁,无此丰年也。”
  六月初旬,稻谷尽收。球阳地气温暖,稻常早熟,种以十一月,收以五六月。薯则四时皆种,三熟为丰,四熟则为大丰。稻田少,薯田多,国人以薯为命,米则王官始得食。亦有麦豆,所产不多。五月二十日,国中祭稻神;此祭未行,稻虽登场,不敢入家也。
  七月初旬,始见燕,不巢人屋。中国燕以八月归,此燕疑未入中国者;其来以七月,巢必有地。别有所谓海燕,较紫燕稍大,而白其羽,有全白似鸥者。多巢岛中,间有至中国,人皆以为瑞。应潮鸡,雄纯黑,雌纯白,皆短足长尾,驯不避人。香购一小犬,而毛豹斑,性灵警,与饭不食,与薯乃食,知人皆食薯矣。鼠雀最多,而鼠尤虐。亦有猫,不知捕鼠,邦人以为玩。乃知物性亦随地而变。鹰、雁、鹅、鸭特少。

 

 

【注释】

①黄筌:五代西蜀画家,字要叔,成都人。擅山水、人物,尤精花鸟草虫。

②砗磲:软体动物,壳略呈三角形,一米左右,生活在热带海底。

③石敢当:古代在阳日宅冲处,或正对巷口、桥梁的地方,常立石碑,上刻“石敢当”三字,可以降恶避邪,禁压不祥。

④辐辏:这里指人或物集聚在一起。

⑤玳瑁:爬行动物,形状像龟,产于热带、亚热带海域。甲壳黄褐色,有黑斑,可以做装饰。

 

 

【小评】

这一段游历,进一步的描绘了当地的风景名胜,以及文化上同中国的异同。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