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儿防老小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2-27 08:04: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养儿防老(小说

                  【商洛】文/晨夕

                        

    这一日,阳光格外的明朗,天空一片湛蓝的宁静,光秃的树枝透露出一种骨干的美,村里的巷道口,一棵老核桃树下突然来了一堆人,顿时便热闹起来了。

   “听说建锋哥这次病得特别严重!”吵杂的人群当中蹦出来这么一句话,大家都扭过头去寻找这声音的源头。只见一位大妈这时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她那张饱经风霜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显出得意的神情,在使劲眨巴着眼睛。肩膀一耸一耸的,双手反插于袖筒当中,鼻子时不时的抽搐一下,接连着双唇也牵系着向上抽动。

    “他怎么了,得了什么病,怎么那么严重?”一个面颊带着高原红的大妈一连串的问题展开了发问,她探着脑袋,伸着脖子,侧着耳朵,倾着半边身子,和其他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保持着同样的姿态。

    “我也不知道,我那天去他家串门,看见他全身都肿得像胖了好多,脸也肿的好大,眼睛都快憋出眼眶了。”听着大妈的描述,看着她脸上瞬息变化的表情,还有那因表述而抑扬顿挫的语调,这时大家又都开始议论了,三三两两在说道着,好像在研究什么重要的话题。

“那我去看看他,可怜的,也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咋不去医院看病呢?回到家也不解决问题了。”人群中一个年轻女子说了这么一句话。大家心里清楚,这个女子是建峰的干妹妹,他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虽然不是亲妹妹,但是关系好的更胜亲妹妹。她忧愁的面容已经暴露了她焦虑的内心,说着话她准备转过身离开。

“我看见他今早坐车去医院看病了,因为他没有钱治病,就直接回来窝在家里。他爸妈更是没钱,七十多岁的人了,整天给人干活挣点生活费。听说他在外地也没挣到钱,更没给父母一分钱,唉,你看现在这样真是让人发愁呀!”说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说着话,叹着气,颧骨很高,表情很严肃。

“只要先检查出了病因,对症下药,这是最重要的。没有钱看病,可以先借点,现在合疗会报销,不会有太大的经济负担的。他父母这一辈子也够可怜了。”人群中一位年轻媳妇这样分析着现实的情况,并为他们的现状捏了不止一把汗。

“他们家的三个孩子说是顶梁柱,但是父母一个也指望不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道着沉重的话题,身上的一套棉衣裤已经分辨不出是黑色还是灰的,驼背严重,头和脖子都有点抬不起来。大家则带着疑惑的神情在听着他继续说道,“建峰是老大,结婚后和妻子住到丈人家去了,平时也不回来,回来了也不会给他爸妈帮忙做任何事,哪怕一个人无聊的在村子里转来转去,也不要会搭一把手,油瓶子倒了也不会扶一下的。农忙时家里再缺人,他都装着看不见。”说到这里老大爷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背驼的更厉害,腰也更弯。这时人群沸腾了,有的人还气愤的指责一二,也为他的父母感到心寒,老大爷咳嗽停止了,大家接着继续听着。

“建荣是老小,出门打工回来通知父母他要和一个云南姑娘结婚,还要留在那儿了。他父母坚决不同意,这娃也心狠,自那次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家,更没有和父母联系过。他父母刚开始怕人笑话没敢声张,后来这个消息大家也都知道了,又都说是他父母把娃逼成那样的。他的父母伤心加上自责,本来话就少,也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现在就更不见踪影了。”老大爷娓娓道来,大家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不知道说什么,只有静静地继续听他说。

“他们家的情况就那样,他们应该同意娃娶云南女子,不管在哪儿待着,只要生活过得幸福也是好事。离得远可以电话联系,现在交通、通讯也便利,根本不成问题。按理说他们换种角度考虑问题,其实这是一件好事,也不至于是现在这种结局。不过建荣也的确是心太狠了,他就不想家吗?”人群里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发话,从他的谈吐,以及衣着来看,他肯定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因为他始终和这群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但是也忍不住发表几句自己的看法。

“建国是老二,现在家里看来要指望他了,他还挺实诚,干活做事也踏实,对人也没有那么多的歪歪肠子,只是娶了一个好吃懒做的媳妇,这个不说了,还三天两头的闹离婚,不好好过日子。他父母为了他们夫妻二人好好的,时不时就去给他们打扫卫生,还给他们做饭,就为了他们能好好的,别老吵架闹离婚。”听着老大爷继续说着现实,大家也心知肚明,连连点头应和,觉得这两口子也太不像话了。

“建国媳妇不会做饭呀,那么大的人还要父母伺候,于心何忍呢?真的是良心让狗吃了,没心没肺的东西。有啥吵的闹的,到底想干啥呢?放着太平日子不过,不知道是咋想的,真是不可理喻。”一位一直站在角落一言不发,只是抽闷烟的中年男子开口批判了几句,情绪有点失控的感觉。“那建国也没出去打工吗?待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了,生活处处都要花钱呢!”他抛出了自己的疑问,显然他是不经常回家的,对村里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

“建国之前一直在外打工,两个人也过得好好的,就是去年他在外砌河堤时,被石头砸了脚,骨折在家养伤这一年,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有一次闹离婚还闹到镇上去了,一哭二闹三上吊,镇上的工作人员还安慰她,把她送回家。没过几天又闹了,这一家子这一年来就没安宁。他父母也够能忍的。唉,也是可怜人,对这蛮不讲理的媳妇没办法,只是想让他们好好的,自己苦点、累点也没什么。”老大爷继续道着没有完的话题,大家也都仔细听着。

“这儿媳妇也太不讲理了,家丑还不外扬呢,她这明摆了是让众人的唾沫星子淹死她呀!在家养伤不好好照顾,还竟给添乱,真是蛮不讲理。说出来是谁都会指责她的,她也不嫌丢人。”一位大妈的快言快语,可以看出她干脆、果敢、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

“那我建峰哥生病了不在医院治疗,他媳妇不照顾他,他却跑回来找父母了,那他媳妇在忙啥呢?他们生活在一起,生病了理应是他媳妇照顾他才是了。”年轻女子没有离开人群,一直在静静地听老大爷说话,他的头脑当中有了一丝的疑惑,也便顺口说了出来。

“唉,别说了。他媳妇和他今年夏天的时候离婚了,他父母知道后心里苦死了,觉得很丢人。他这病可能也是因为离婚,心里的怨气发泄不出来。短短几个月的功夫,人就病成这样。你说这娃也太可怜了,他的父母也可怜了。跟着这三个儿子一天福没享上,反而让父母整天为他们操心,这一辈子有操心不完的事,真是可怜了,唉!”老大爷声音明显的低了许多,他低着头,又摇着头,跺着脚,来回转悠,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他们离婚了,那住院是谁在照顾呢?”年轻女子头脑当中突然生出了这样的疑惑,她一直在仔细静静地注视着老大爷的一举一动,想从中捕捉更多的信息。

“建国,家里只有他能照顾上了。他爸耳朵聋了,平时别人说话根本就听不见,出门不方便。他妈坐不了车。有一次,玲玲说和他妈一起去送娇娇出嫁,他妈晕车吐得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斜歪在一个角落,一口饭菜都没有吃,回来又吐得黄疸都快出来了。他妈平时又不出门,出门也找不到地方,所以只好让建国把他哥送医院住院照顾了。”老大爷语重心长地说着。

“他们都去住院了,那就是借到钱了。先住院治疗,然后有合疗报销,也花不了多少钱的,只是现在缴费时能紧张点而已。”年轻姑娘继续搭着话,她的心已经飞到医院去了。她的焦急的话语,以及她迫不及待的动作,已经把她心底的担忧暴露无遗。

“他没有交合疗了,我每年都和他爸一起去缴费,从来没有他的名字,这还是大问题了。只听说他买保险了,不知道保险能报多少。”老大爷一叹一顿的说完了所要表达的意思。

“怎么不缴合疗呢?谁能保证自己不生病?这个钱也能省?保险能靠得住吗?还指望保险解决你的花销,真的是异想天开。现在可怎么办?他们自己没钱,他父母那么大的年龄也没钱,花销多少还不知道,这到哪儿去弄钱呀!他父母太苦太可怜了。”一位中年男士瞪着眼睛惊讶地说。

“依他妈家的情况、条件应该是贫困户了啊,不是贫困户那咱村就没有贫困户了,他们现在还住的是80年代农村人的土房,用的是瓦数最小的灯泡。我记得有一次,我去他们家送东西,进了屋漆黑一片。虽然开着灯,我都看不到脚底下的地面,那灯泡不起啥作用了,只是比不开灯能稍微亮点而已。我还听你说他妈从来不压面,也不吃挂面,也很少吃米,并不是他们节俭或者吝啬,是真的没钱买呀。照这样他们肯定是贫困户了,好歹也能享受到党和政府的福泽恩施,这样也能减轻点负担。”一位本是路过,但是驻足倾听的村民,这时也忍不住说了几句话。

那个一直在人群中不太表态的中年男子重重的咳嗽了两声,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他们家不是贫困户,他们啥都不是,咱们村的贫困户都是村长或者队长的亲属,其他人根本沾不上边。有几家明摆着家里条件差,但都不是贫困户,而贫困户的那几家家里条件也挺好的,不知道这贫困户是咋评上的?”他满脸的诧异,继而是满面的忧愁。

年轻姑娘听了以后真的是特别的吃惊,然后接着问大家:“他们家不是贫困户,这队长没长眼睛吗?那新虎、兴旺是贫困户吗?他们两家的情况大家都知道的,也是大家公认的贫困呀,他们再不是,那队长的良心真的是坏了。”她气愤中说完了话。

中年男子此时的表情有些复杂,让人不知道是忧伤还是犹豫,耷拉着眼皮,板着脸,只是漫无目的看着地面,顿了半天他说话:“他们两家都不是,所以村里人才疑惑这贫困户是如何评的。前一段时间队长突然意外死了,那些贫困户私底下组织商量一起去他家帮忙,还听说:‘咱赶紧去人家里帮忙,人家给咱办了大事了。’有人亲眼看见,那几个贫困户每人上礼金100元,很是大方。”

在场的所有人听了以后真的是惊诧了,竟噎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此刻一片沉寂,稍缓了一口气,人群里接二连三的蹦出一些话语。

“怎么能这样呢?每人100元?贫困户?这也太阔绰了!”

“我们这里都是20元钱,在农村这样很普遍,100元钱都是亲戚或者好友才有的,看来队长还真是为他们办了大事,出手才会如此豪爽!”

“唉,谁也说不准,也不好说呀,只是觉得这可怜人咋这么可怜呢,什么不好的事都让他们摊上了!”

“你看这事咋办呀?怎么解决呀?”

“这真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屋漏偏风连阴雨!”

……

此刻阳光正好,热闹了一阵子的人群渐渐散去,村头巷口又慢慢地恢复了它本来的安静,老核桃树依然静默在寒冷的阳光里,镶嵌在一片湛蓝当中,只是此刻起风了。

作者简历:

晨夕,原名:路娟娟;微信号:chenxi0262,陕西商洛人。是一名忠实的文学爱好者,喜欢用朴实的语言文字反映最真实的社会生活,寄寓着自己对生活的独特理解,并在教育类的报刊和网络台上发表过文章数。

新书推荐:

 继文集《莽原碎笔》之后,陕西省青年作家刘增锋的第二本散文集《远去的乡愁》近日由人物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该文集由著名评论家李星先生作序,著名书画艺术家、92岁高龄的叶浓老先生题写书名,共收录作者近年来在各级报刊发表的关于乡愁、关于记忆的散文作品近百篇,其文风乡土气息浓厚,朴实无华,是了解农村生活、记录生活苦难的一本励志书籍。





作家简历:


刘增锋系中国人物传播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传播学会理事、四川省小小说学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感悟》杂志社主编助理、《城乡统筹报》编辑部主任,现任《泾渭文艺》杂志执行主编。自1997年以来,先后有文学、新闻作品300余篇被《陕西日报》《陕西农民报》《陕西信息报》《燕赵晚报》《劳动者报》、《完美女人》《感悟》《青年作家》《陕西文学界》等报刊发表并获奖。

作品“有智不在年高”获中国散文学会首届中国当代散文奖、高陵县首届文学艺术成果奖提名奖;作品“村长家的狗”获四川省作家协会、四川省小小说学会首届四川小小说评选三等奖;作品集《莽原碎笔》获高陵县第二届文学艺术成果奖提名奖;作品《难忘当年枣花香》荣获2016年“东方美”全国诗联书画大赛金奖等殊荣。2006年被中国新闻人网评为“十大新锐人物”,创作事迹曾被《自学考试报》、《西安人口》杂志、中国新闻人网等多家媒体刊播,创作辞条被《中国散文家大辞典》收录,著有作品集《莽原碎笔》、散文集《远去的乡愁》。预订书请加微信xiaolongrenzhijia或电话骚扰:13359228939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