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容易在外面胡来的四个高峰期,你经历过几个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1 14:04: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花钱买来的媳妇


文:狮小野       插图:网络


01

 

天阴沉起来,可是他们还未到达目的地。

 

半个小时前下了高速,外面天气刮着近几日最大的风,小菏镇在一处僻壤宽广的风景区。

 

前来勘探路况的工人坐在专车里,看着玻璃窗外阴云下黑漆漆的天空。

 

这处僻静相对平坦的山路对面,却是还未来得及修整的泥泞道路,坑洼崎岖。

 

陆宁和韩簇此次前来小菏镇临时工作,因为这块区域预计明年开发风景区,道路的勘测修建是一个主要问题。

 

下过雨的道路湿滑,泥泞路上有车子轧过的道道痕迹,深深浅浅的轮胎轨迹朝尽头延伸。

 

突然车门打开,两人下了车,韩簇穿着长筒黑胶靴踩进泥泞里,不过多时便从泥土道路里折回来。

 

韩簇踏到平坦的马路上,跺了跺脚,粘在上面的泥土瞬间碎成一小块一小块,有些蹦到旁边正蹲着抽烟的男人眼里。

 

“靠!!!”


正抽着烟的陆宁恶寒地甩了甩衣袖上的泥土,“往哪踢的?!”

 

说完立即跳起来,嘴里叼着的烟夹在食指间被他快速拿开。


起身紧紧地眯起一只眼,那双夹着烟的右手落在眼角处,试图把眼里的灰尘弄出来。

 

陆宁扬了扬头,只感觉眼眶里被异物弄的越来越不舒服了。

 

韩簇站在旁边乜斜陆宁一眼,“你抽的不是地方怪谁。”

 

他自顾自走向车,从开窗的驾驶座椅上拿过水大口大口喝起来。

 

“怎么样?天黑之前可以到地方吗?”韩簇倚着车身的玻璃窗看向远处的山峦。

 

 “最近这地方天气一直在下雨,山里的空气潮湿,路况不完善。”

 

陆宁掸了掸烟头看了眼韩簇继续说,“怎么?这不是你带的路?”

 

韩簇笑了笑撇了撇嘴,“没办法,这是最近的道,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修条路不容易,你没看见这路是唯一进小菏镇的路口吗?”

 

说完,他开了门坐进车里,外面陆宁定了几秒抽完烟,也跟着进了车。

 

韩簇的车技还算不错,车子轮胎在泥泞路摇晃颠簸中还算平稳过道,等出了这片泥沼总算顺路起来。

 

到了小菏镇,按照之前工头的安排,两人住进了这里的旅馆。

 

路况虽然不好,但环境很是清幽,风景区那株上百年的青檀古树长在陆宁所住旅馆的周围。


清晨不需要闹钟,光听窗外的鸟叫就可以清醒。

 

陆宁打开窗,伸了个懒腰才发现天空难得放晴。


楼下人群多了一些,大多是出来晨练的人,有的是起早来做买卖的生意人。

 

韩簇已经到了昨天进景区的入口,通知陆宁给他带一份早餐就赶紧过来。

 

陆宁收了手机朝路口走,两旁树木高大,一片绿荫,初秋的小菏仍是一片绿意的景象。

 

他双手收兜清闲的走着,路过买早餐的小卖部停下。


等早餐的间隙,身后突然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吵嚷声,夹杂着小声的呜咽和怒骂。

 

“嘭咚!”

 

尖锐刺耳的玻璃酒瓶爆裂的声音让陆宁不禁皱眉,他沉默几秒转身对大爷说,“我先过去看看,回来给您钱。”

 

卖汤包的大爷看陆宁欲走,开口道,“小伙子你就别去了!那家人隔三差五的就会闹事,旁人问了也没用,你就别凑那个热闹了!”

 

陆宁缓缓转过身,往坡上方看去,瞥见了一团杏色的人影,再细听,却安静了。

 

大爷见状笑着摇了摇头,“那家人的媳妇是外地人,姑娘挺好的,丈母娘和她女儿却是个不讲事理的人,处处为难她。”

 

大爷把汤包递给陆宁,瞅了眼那个方向叹了口气,“这姑娘命苦啊。”

 

陆宁没多言,拿过汤包往嘴里塞了一整个,鼓起腮嚼起,声音含糊不清,“怎么个苦法儿?”

 

大爷顿了顿,朝坡上的方向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外边的姑娘嫁到这里,穷山僻壤的都是受委屈,那姑娘嫁过来的时候才二十岁,如今在这里呆了四年了。”

 

陆宁听到这里,眼眸里的光一暗,抬眼看着大爷,“她父母那么狠心?”

 

大爷摆摆手,“嫁到这儿哪还能回什么家?听唐家的老太太说那姑娘的父母不是她亲生父母。”

 

陆宁不接话,嘴里的包子再也咽不下去,大爷看他要走问了句,“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吧?”

 

陆宁点点头,“不是,我工作原因来小菏勘测路况的。”

 

大爷眼神一亮,“哦修路的啊!”

 

说完低头掀开蒸笼又夹给他两个包子递过去,“得多亏你们这些工人,这地方才能有机会有人来,以后这发展起来了最感谢的是你们!”

 

陆宁淡淡一笑,想推辞,奈何招架不住大爷的热情,便拿住了,递了根烟给大爷后他就走了。

 

这条道与刚刚的坡道是一条,走到正中央忽然听见身后动静又开始。

 

陆宁转过身,这下看清了刚刚那抹身影。

 

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长至腰间,因被后方中年女人追着骂,脸上慌张不堪。

 

小脸精致白皙,极快地速度从坡上冲下,陆宁把整个身体都转向了她跑来的方向。

 

谁料下一秒,她朝左侧小道的树林跑去。

 

陆宁一怔,隔了几秒轻笑一声转身离开。

 

02

 

赶往村头的勘测路口,那群工人和陈簇已经在那里那等着他了,见他过来接过早餐。

 

“怎么那么慢,我们这都开工了。”

 

陈簇招呼其他的工人先去吃早饭,陆宁套上工作服,整理衣扣,“这路况明个你给工头打电话,让他们来挪管子,费力费时有的地需要技术手段。”

 

陈簇瞥了他一眼,“其实我们两人只是负责协调,你整个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你是金刚水泥做的吗?”

 

陆宁不搭理他,两个人一忙就是一半天,等到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路况总算是成了点样子。

 

收队赶往入住的旅馆,陆宁走的近道,穿过树林的中央位置他忽地停下步子,他摘掉手上的皮制手套往身后看去。

 

不远处,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拽起地上那个清瘦的身体毫不留情地怒骂。


“你已经嫁给唐家这几年也没给唐田生个一男半女!整天在我们家白吃白喝!”

 

苏南抬头皱起眉反驳那个女人,“姐,我没有。”

 

女人被她激怒,呸了一声:“不要喊我姐!谁是你姐!别你为你嫁给我弟弟,就觉得是我们唐家的人!我自始至终就不认你是我们唐家的儿媳妇!”

 

苏南跌坐在地上,身上那件杏色的衣衫沾满了泥土,整个人狼狈不堪,看她那种无辜的眼神唐玉就觉得来气,狠狠推了她一把。

 

“老太太在的时候还能有人偏心你!如今她人不在了,我看还有谁能来护着你!”

 

唐玉大声喊完,瞬时揪起苏南的长发,马尾辫缠绕的头绳在唐玉的手中狠劲拉扯,断开了,那头乌黑的长发瞬间散开。

 

苏南挣扎着护着自己的头发和身体,然而无济于事。

 

“姐,求你了!别这样,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改…..”

 

陆宁手里的皮质手套已经被他捏成褶皱,看到这里眼神渐渐阴霾。

 

眼前的那个女人见她求饶,心里颇为节气,撒气般的笑得开怀,下一秒,按住苏南的肩头借力道狠狠把苏南的脸朝地上摁去。

 

苏南任命般心冷地闭上眼,忽然她感觉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拽住胳膊,接着她被拉起,等她震惊胆颤地回神,才发现一个身影宽阔的男人挡在了她面前。

 

唐玉被刚刚陆宁的力道拽的失了重心,趴倒在地上,姿态喜感,她恼羞成怒指着陆宁嚎叫,“你谁啊你!”

 

陆宁不屑地挑了挑眉,“大姐,你欺负弱小,我看不下去了,这要是被你们村里的人知道,你把自己的弟妹拐到小树林里拳打脚踢,你在村里的名声也不好听吧?”

 

唐玉一怔,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倒了霉,早上她在苏南的柜子里发现老太太生前给苏南的留了钱,虽然不多但够花几年的了。

 

让唐玉气愤的是,那几件值钱的物什:包括玉镯,耳环,项链都给了苏南。

 

这风景区的人谁不知道唐玉的奶奶当年屈尊嫁给老唐,留了陪嫁的嫁妆只为了给未来的孙媳妇。

 

唐玉心眼小,妒忌苏南人长得好,深得老太太欢心,奶奶在世时,苏南也最喜欢老太太。

 

如今刚去世,没了能说话的人,一家人都不喜欢苏南。

 

唐田成日酗酒成瘾,喝醉以后对苏南动手动脚毫不温柔,苏南誓死不从,惹怒了他就摔酒瓶虐待苏南,长此以往对苏南越来越冷淡。

 

唐玉真怕这个突如其来的男人让自己的名声不好丢了颜面,狠狠瞪了苏南一眼,拍拍屁股离去。

 

03

 

唐玉走后,陆宁才转身看看她的情况,苏南低着头,眼神悲伤。

 

“要不要陪你去看看医生?”

 

苏南一怔抬起眼睛看向陆宁,她眼睛湿润圆圆的像星星一样,头发乌黑,一下让陆宁出了神。

 

苏南慌张地摇摇头,语气礼貌疏离,“谢谢你,不用了。”

 

沉默之间,陆宁盯着她脸上红肿的手掌印蹙起眉。

 

以前他以为只有大山深处才会有这样的事情,没想到如今让他碰见了,这女生浑身透着不愿别人靠近的针刺,让陆宁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他只是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苏南。”

 

“苏南。”陆宁轻轻重复。

 

“苏南,阿南。”


他又说了一遍,转头笑着看她,“你以前在你们那个地方,是不是家人朋友都这样叫你?”

 

苏南猛地抬头,用惊讶带着他看不懂得情绪怔怔望着自己,却没有丝毫的欣喜。

 

她眼神闪躲几分,有些惊慌,几秒后低着头冲向小道的尽头。

 

等她的身影消失,陆宁才回神。

 

刚刚他好像说错了话,上午卖汤包的老大爷对他说的那些事情,他刚刚不觉间隐隐透漏。

 

可能触及到她心里脆弱敏感的地方。

 

这么一想,陆宁心里竟有些丝丝愧疚。

 

下次见到她,再向她道歉吧。

 

04

 

几日后,小菏镇到了一年一度的庙会。

 

来往的人比平时多起来,人们经常说,庙会每年都是只缝山雨雷鸣。

 

而今日,阳光却出奇的好,前几日满是泥泞的道路也干了,赴远而来景区游玩上香的人也多了起来。

 

唐玉一大早就让苏南去街头摆摊占位置,贩售一些野生的干菌子,一些小菏镇的特产。

 

唐玉是不能吃亏的人,谁家的街摊生意做的比她好,她心里就不舒服就总想着怎么挤兑别人。

 

能早一点就可以卖的多一点,平时都是唐玉来卖,生意惨淡没什么收获。

 

今天唐玉感觉身体不适,便打发苏南一个人在路道边摆摊。

 

中午的阳光烈苏南渐渐冒了满头的汗,她坐在木质的折叠凳上看着人群出神。

 

唐玉躺在远处树荫下的吊床上吃着水果,悠哉地看着。

 

突然看见苏南摆摊的位置客人渐渐多起来,阳光照在她身上,一身白衣柔和温润。


这样的她在一堆中年女人里再扎眼不过。

 

她笑着给客人们装特产,看得出客人都很喜欢苏南。

 

唐玉恨恨地咬着牙,起身把果盘一丢,趿拉着拖鞋走到她跟前。

 

苏南慢慢抬起头,看来得是是唐玉,怯怯地喊,“姐…..”

 

唐玉冷哼看了她一眼,环着手臂说,“起来,别卖了,妈让你去山脚下的那个尼姑庵上柱香。”

 

苏南微微一顿,唐玉看出了她的犹豫语气凶煞起来,“让你去你就去!再不去小心我告诉妈!”

 

苏南抿了抿唇,答应道,“好。”

 

苏南把筐头放下,直起身朝道路尽头的那条羊肠小道走去。

 

唐玉看了看天,扯出一丝冷笑,“若是天公不作美,那可怪不得我。”

 

陆宁和陈簇从近道走到这边想看一看庙会,却瞥见从人群中走出的苏南。

 

看她走到山脚下的那个小道,转身问陈簇,“这山脚下有什么吗?”

 

陈簇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你怕狼啊?”

 

陆宁盯着陈簇的眼渐渐变寒,陈簇投降拍了拍陆宁的肩,“我说你这人怎么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你老家不是这儿吗,快说。”

 

“这山脚下路别提多偏僻了,等走到了底,不知绕了多少弯儿,出口都说不定有没有呢!我小时候,一个老大爷在山脚下看山!不知现在还在不在,我说——”

 

陆宁挣脱开陈簇搭在他肩头的手,火速向前方的小路冲去。

 

陈簇冲着他奔跑的背影大声喊,“喂!陆宁!你去哪儿啊?!天马上就要下雨了!”

 

未完待续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