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平原水乡系列之五:《故乡的荷叶》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6:24: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面文字“天门文艺”或者扫描二维码关注天门文艺,我们将致力于为你推荐天门的美文,美图,历史



     曾凡义,男,出生于天门城关四牌楼曾家大院。曾就读于武汉地质学校,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学校下马,成了无业青年,到处代课谋生。文化革命初期知青下放,投亲靠友到京山永兴插队落户。种过田,做过水库,教过民办。爱好写作,曾在国家及省、地报刊发表以散文、杂文、诗歌为主的文学作品近20万字。





《故乡的荷叶》

 

古人咏荷花的诗句很多,赞美荷叶的也不少。


“高擎万柄绿参差,匹练横铺锦一机”,“澹荡光中翡翠飞,田田初出柳丝丝”,“平池碧玉秋波莹,绿云拥扇轻摇柄”……翠荷满湖,如天女织成的一幅华丽锦缎,如万柄轻摇的绿色蒲扇,又如明媚阳光下翻飞的千顷翡翠,多美的荷叶啊!


没见过家乡人描写荷叶,然而在天门的乡言俚语中总离不开荷叶。如“荷叶包鳝鱼”意谓“溜之乎也”;“瞎子落在藕坑里一一造活孽”(谐“躁荷叶”),躁者:急躁、恼火、埋怨也。还有“‘竟’那喀荷叶包那喀盐”,就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那喀”是当地土话“那一点”。


啊,荷叶还可以包盐吗?的确如是。直到解放初期,天门的荷叶大都是作为食品包装用的,煮包子、炕豆饼、油条、盐、酱菜等都是用荷叶包,就像现在的方便袋。人们买菜、过早都离不开荷叶,不过,这些包装皮都是枯荷叶。


用新鲜青荷叶做包皮的食品则别具风味。那时候有一种热糯米包油条的早点,师傅总是用半张青荷叶将糯米油条卷成筒递给顾客。荷叶的鲜绿,糯米的晶莹,油条的金黄,如绿翡翠拥抱着黄玉白珩。咬上一口,既有糯米的甜津,油条的酥脆,又有荷叶的清香,那可真是“口啖软玉碎,满嘴清荷香”。“波间露下叶田田”的青绿色的荷叶竟成了人们齿间留香的美食的外衣。



每到秋天,我们常看到从北湖、西湖挑来的一担担打成捆的枯荷叶,送到“志丰”、“谦大”等杂货铺和“宴宾”、“鲁谷记”等兼营红白两案的酒店,那些被古人“留得枯荷听雨声”的荷叶竟登大雅之堂变成了风味小吃的包装。


故乡的荷叶主要来自于围绕县城的东、南、西、北四大湖,尤以西湖、北湖面积大,出产甚多。可见古时的竟陵城的周边,真个是“平地碧玉秋波莹”,“接天莲叶无穷碧”。


遥想当年的盛夏,千顷绿荷,万朵白莲,丝丝浮香绕曲岸,田田绿叶覆荷池。岸边,浣纱女郎捋袖挽白练;船上,采莲姑娘纤手攀碧枝。更有那些游湖赏景的俊男靓女,有的在舴艋舟上划船戏水,风吹荷动,不时“摇”出“接天莲叶盖鸳鸯”的瞬间;有的擎着花布凉伞,在柳丝拂面碧荷拍岸的幽径上绵绵细语,有如“轻步凌波踏明镜”……竟陵城啊,简直是一个被绿荷白莲拥抱的人间仙境。


如今的天门,南湖填平成了闹市,西湖、北湖萎缩,东湖污染严重,虽然经过治理并进行了开发,西湖修了茶经楼,东湖辟成了公园,北湖也将有大手笔。然而处处是人工雕镂斧凿,满湖荡漾着现代气息,再也见不到“惟有绿荷红(白)菡萏,卷舒开和任天真”的天然韵致和湖乡野趣了。


故乡的人似乎与荷叶有着不解之缘。儿时经常见到“天下文章”一带的姑娘媳妇每天都要到北湖去“摆”衣服(漂洗),一是用钱买的井水两分钱一担消耗不起,二是认为井水碱性重衣服容易泡烂。于是她们呼朋唤友一路叽叽呱呱到北湖去。大热天,有的摘一柄荷叶当遮阳伞举过头顶招摇过市,有的干脆将荷叶顶在头上当草帽,蹲在水埠头,弓着屁股,就像一个绿色的蛤蟆。棒槌如雨点般起落,“扑通扑通”的杵衣声唤醒了满湖蛙鸣。


湖水清冽甘甜,比井水烧的茶好喝。有些中年男人为了品尝“三眼井”附近的湖水煮茶,便挑着一担空桶不顾路途遥远来到专用的吃水埠头。打好一担水后,顺手摘两片荷叶倒扣在水桶上以防止蕩溢。扁担悠悠闪,水桶微微颤,嘴里哼着薅草歌似的挑水号子,肩上挑着一担希望的绿色,走街串巷,别是一番风景。



那些打“条头”(裸身)的北门外的上十岁的野孩子们,玩的兴起,就摘几片荷叶,撕下带柄的一截戴在头上当帽子,头钻进撕破的荷叶洞里,就成了绿色的披肩,再用一片荷叶当围裙,遮住光屁股和小鸡鸡。如此打扮后,一只手里拿一只未开的白莲花,上下飞舞与同伴打仗嬉戏。咋一看,倒真像《封神榜》里由神仙用荷叶和莲藕“借尸还魂”的哪吒三太子,手拿金枪脚踏风火轮的大战天兵天将呢!


一片荷叶,在家乡人眼里忽而是打扮生活情趣的天籁尤物,忽而是包装风味美食的绿色封皮,成了人们不可须臾离开的好伙伴。


人们选择荷叶而不用其他叶子包装食品,不是没有道理的。比现在那些聚氯化合物做的包装袋不知干净到哪里去了。如果仔细观察,荷叶的正面是不沾水的。雨打在荷叶上,就像水银落在玻璃上,顿时成了一颗颗晶莹的珍珠,滚来滚去,故古诗里有“十万琼珠天不惜,绿盘擎出与人看”。这是什么原因呢?是表面太光洁还是被着一层细细的绒毛呢?要说光洁吧,玻璃还能被水打湿呢,谁见过荷叶的正面被水打湿过?我还真不知道其中的奥妙。水打不湿,灰尘沾不住,加上当时又没有农药化肥,当然就不担心污染了。



荷叶作包装有利于环保,废弃的荷叶是有机物,能在短时间里“零落成泥碾作尘”;而塑料包装物残留在土壤里则需要40年才能降解,严重地污染环境。那时人们是不随便倒垃圾的,平时将垃圾“积攒”在撮箕里。“叮铃铃”,当收垃圾的清洁员拖着板车摇晃着铃铛来了,家家户户应声而至把垃圾倒进板车里。清洁员将垃圾集中后,由每天大量涌入县城收灰粪积肥的郊区农民一担担挑回去,堆沤发酵后返回田间,丢弃的荷叶又“化作春泥更护花”去了。当年偌大的生产街只有一个人称“熊胖子”的任劳任怨的清洁员,将街道打扫整理的干干净净,几乎不染纤尘。


如今环保部门够气派了,穿橘红色衣服的保洁员随处可见,可大街上的垃圾也是随处可见。特别是白色污染物狼藉遍地,遇上风吹草动时上下飞舞如天女散花。不知人们注意到没有,现在街上的垃圾里基本上见不到荷叶了。


曾经与天门人朝夕相处的荷叶现在到哪里去了呢,是送去造纸厂了?还是“菡萏香消翠叶残”后留在到处都是景点的湖里让游人听“枯荷雨声”呢?抑或是风打残荷被浪花卷入湖底香消玉殒自生自灭了吧……

 

2017.9.3

 


天门文艺投稿邮箱:394591538@QQ.com

小编微信号:13807227468


往期精彩阅读:

一杯沧海浮槎去,十万恒沙入梦来:燕燕诗词选

考证:天门状元蒋立镛是京山易家的女婿

江汉平原三件宝之三:《菱角》

江汉平原三件宝之二:《莲蓬》

江汉平原三件宝之一:《莲藕》

蛙鸣十三省:立秋前植物四题

当代诗词要找寻与时代同步的契合点:张桃洲评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