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酒进错了房间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19:42: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那晚喝醉了,两个人是怎么睡到一起去的,还是个迷。

顾名城给了梵音一千万,算作封口费。

梵音默然接受了那一千万给父亲还赌债,想把母亲从催债人手中赎出来。

可是事情远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她还记得当时去余老六手中赎人的时候,余老六说,“一千万,十几年,早他妈利滚利滚到一个亿了,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亿,三个月内还清。”

梵音当时挣扎的厉害,余老六一个耳光甩过去,骂道:“姓颂的,我奉劝你行事之前想想你老妈!别给爷耍什么花招!你乖乖的,你妈就好好的,你要是不乖,她就不好了!滚!”

梵音颤抖的捡起地上的帽子戴上,遮住了唇角的淤青和额角的伤口,拎着单肩包,缓步走了出去。

胡大拿焦急地等在外面,看见她出来的时候,他快步走了上来,说,“见到阿姨了吗?”

梵音抬头压低帽檐,遮住脸,若无其事的说,“见了。”

胡大拿仔细盯着她的脸,虽然只看得到她白皙的下颚,可是他还是察觉不对劲,他一句话不说,飞快的拉住她的手腕往外走,“债还清了吗?”

梵音没说话,半晌,说,“回首京。”

胡大拿说,“阿姨人呢?学校那边你已经提交了实习申请,回去干什么?”

梵音依旧没说话,全程沉默而又急切地往首京赶,她的脸绷得很紧,眉眼低沉,回到首京的第一时间,给顾名城打电话,无论怎么打都打不通。

梵音知道他不会再接她电话,他给了她钱,相当于不欠她的了,无论这孩子生不生,都跟他没关系了,钱解决了一切问题,也平息了不安的良心,让罪恶变得理所当然。

梵音皱了皱眉,看着手机上的那串熟悉号码说,“大拿,帮我一个忙,托你的关系,帮我查查顾名城今晚在哪里。”

胡大拿眉头皱的很紧,这一路梵音都不肯开口说话,压着帽檐看不清表情,此刻又开始招惹顾名城,胡大拿基本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他忍不住掀开了梵音的帽子,看见她鼻青脸肿的样子,胡大拿的脸瞬间白了下去,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们打你了?”

“没有,我自己不小心撞的。”梵音靠在阳台的护栏上,转脸看着远处的风景淡淡说了句。

胡大拿说,“他们欺负你了?”

“没有。”

“那你妈呢?不是说债还清了就放人吗?不是放了阿姨以后,你就带着阿姨离开吗?为什么还要来首京,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又要找顾名城!”胡大拿问。

梵音淡淡看着他说,“还不清了。”

胡大拿的脸色白到透明,“这是什么意思?”

梵音说,“他们说我欠了他们一个亿,如果三个月内不还清,我妈就没命了。”

胡大拿暴跳如雷,“我操余六他祖宗!他这不是把你往绝路上逼吗!上哪儿给他搞一个亿去!当那些富豪大佬们都是吃屎长大的吗!就算出去卖!也搞不到这么多钱啊!”

梵音定定看着他。

胡大拿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情绪过于激动,让他的声音在小区内回荡扩散,他的胸口一起一伏,喘息着说,“报警吧,他这是绑架,一个亿的高利贷,你这辈子都还不请了,他是故意的,故意拴住你,让你成为他的摇钱树。”

梵音说,“我报过警,没用,余六在深洲混黑的,几乎到了黑白通吃的地步,他有我爸留下来的合同,利息合法,但他和我爸拟定的违约金是本金的二十倍,他占着很多的歪理,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都卖他面子,没有用,我初中的时候我妈带着我辗转了好几个城市,不都被他抓回来了吗?没用的。”

她语气淡淡,面上没什么表情,像是诉说着别人家的故事。

胡大拿红着眼圈看她,自从这丫头被卖到夜总会以后,好像再也没见她哭过,胡大拿还记得那晚梵音从皇后回来的第一个夜晚,没有回学校,而是去了他那里,那时候,她全身青紫,没有一处好地方,双腿上还有血迹,脸色煞白,整个人像是吓没了魂儿。

胡大拿是干这一行的,他知道那些男人有多变态,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变着花样玩儿雏儿,越是有钱的富豪,心理越是变态,既然是嫖,追求的一定是极致的生理刺激,平常在家不敢玩的,十八般武艺都会用在小姐身上。

梵音的第一次,就这么被不明身份的人,用极其变态夸张的手段给糟蹋了。

从那一次以后,她脸上好像就没什么表情了,诸如此刻,她面无表情的淡定脸,叙述着旁人无法承受的精神压力。

她用最波澜不惊的神情掩盖了那颗曾经天塌地陷的崩坏之心。

越是这样,胡大拿越是明白她内心走投无路的绝望和无助,只是她性格倔强,不肯以弱示人。

胡大拿说,“难道任由他们这么压榨你吗?”

梵音冷着脸,定定地望着他,“我要找靠台。”

胡大拿怔了怔,找靠台?那不就是被人包养吗?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嫁给富豪明显不可能,有权势的人都讲究门当户对,他和梵音都是底层老百姓,何况梵音还是小姐,这样的身份妄想攀附高门简直是痴人说梦,既然找靠台那就是给人当情妇,有靠台罩着,余老六就不敢贪得无厌的压榨她,想要摆脱他,只有这一个办法。

梵音一直翻着电话薄。

胡大拿说,“给谁打电话?”

梵音说,“顾名城。”

胡大拿问,“他会给你做靠台?”

“不会。”梵音很干脆的回绝,淡了脸色说,“他是个有感情洁癖的人,深爱沈嘉颖,跟沈嘉颖又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两人结合,是很登对的政商联姻,沈嘉颖的爸妈都是高官,所以顾名城根本瞧不上我,他不会做我的靠台,他一直以为我是本分的学生,把我当普通朋友,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在夜总会挂职的事情。”

胡大拿心疼的拿了药酒出来,轻轻擦在她的额头,随后用创可贴帮她贴上,说,“那你为什么还要在他身上花心思?”

梵音说,“为了钱,他说我如果有需要,就跟他助理联系,会满足我的一切需求,靠台那边,我会去皇后找,大拿,我不卖初夜了,来钱太慢,再拖下去,我妈就没命了,我直接去卖吧,可以多接触一些男人。”

胡大拿拿着湿巾给她擦脸的手有些颤抖,他的脸很白,“我这些年攒了少说有两百多万了,外加一辆豪车,能给你凑个四百来万,我打算凑够一千万一起给你的……”他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梵音越是坚强,他就越是惭愧,“是我没用……”

梵音笑说,“好好的大老爷们儿,哭什么,你的钱不是要帮你弟弟治病么?”

梵音说,“你不用担心我,这些年你隔三差五的接济我,帮我还了不少债,没有你,我不可能撑到今天,大拿,你好好攒钱,等你弟弟康复了,你就退圈吧。”

胡大拿欲言又止。

她估摸着脸上的伤口处理的差不多了,去了卧室化妆,极浓极妖娆的烟熏妆,满脸厚厚的脂粉气,将原本清纯干净的脸遮盖的严严实实,头发用夹板烫成了海藻般的大波浪,换了身黑色露背短T,黑色的齐逼小短裙包裙,黑色的高跟鞋,拎着大红色的包包就要出门,临出门前说,“我去趟皇后,你帮我找找顾名城今晚的落脚地。”

皇后是帝都首京最大最奢华最高端的娱乐场所,这里涵盖了全国最香艳的交易,也是首京最为龙蛇混杂的地域,这里盘卧的有龙,有狮,有虎,也有蛇虫鼠蚁,车子在一家金碧辉煌的夜总会前停下,水晶门前的红地毯两侧,有红色制服的服务生,戴着高高的礼帽,仰目看去,皇后两个璀璨的大字从高楼上压了下来,明亮的,刺眼的,气派的,巨大的LED屏仿佛高耸入天际。

梵音蹬着高跟鞋扭着腰肢摇摆性感的走进鎏金大厅,她净身高有一米七五,加上高跟鞋的高度,让她玲珑有致的身段更显得超模般的出挑,当初梵音被卖进夜总会的时候,可是让梵音脱光了站在她面前整整十来分钟,从头到屋的打量。

妖姐是皇后夜总会的资深妈咪,干这行二十多年了,手中握着黑白两道通天资源,什么样的男人没接触过?什么样的小姐没见过,可她足足打量了梵音上十分钟,捏了捏她蜜桃型的胸,不外扩还挺翘饱满,颜色粉嫩,很不错,又摸了摸她的屁股,紧致有弹性又翘又嫩,目光迂回在梵音那张出水芙蓉般清纯干净的脸上。

这张脸继承了江南女子特有的清秀,也有少女清粼粼的纯色,像极了影视明星李嘉欣和黎姿的结合体,纯,特纯,各方面条件都标准的没得挑,唉吆,这可是十年难遇的尤物啊,最后妖姐吐了口烟,满意的点了点头,“有头牌的潜质。”

小肆是她的艺名,毕竟干她们这一行的不能用学校真名示人,浓妆艳抹的伪装已成了习惯,虽然她不用坐台,自由出入学校,有活儿了妖姐给个电话,没活儿做她乖巧的学生,但毕竟是不光彩的行当,隐私保护还是十分注意的。

所以顾名城和她的朋友,至今不知道梵音另一个身份。

妖姐说就靠首京大学这一个金字招牌,你小肆的身价就比别的小姐要高出好几倍,毕竟首京大学是全国最好的大学,没有之一!

梵音浓妆艳抹的上了二楼,二楼的3号大厅里人声鼎沸,她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灯光很昏暗,大厅内的T型秀场上,正上演着香艳的裸体秀,她们摆着极尽挑逗的姿势,引得看台下的男人们叫好声一片,不断地向T台上一沓一沓的扔钱。

故事未完待续

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