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开花 , 百年难见!太罕见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18 08:58: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七月飞火。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得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便满身是汗。   关山正在心里想着林熙找自己因为什么事情的时候,教务处的邢主任亲自的来了。 “江山,出来一下!”不象平日里对江山说话那么亲切和蔼,不过也没有象对其他人那么的严厉。 “邢主任!”江山出了教室,很有礼貌了打了个招呼。既然人家给你了笑脸,给你面子,你当然要还报一下,轿子抬人人抬轿嘛,江山对邢主任很是尊敬的问道:“怎么了?” “校长在校长室等你呢!边走边说!”邢主任抿着嘴说道。很显然,对于江山这么礼貌的态度,他也很是受用。 “哦!”江山点头,一路上也不开口,一直两人快走到校长室门前时,邢主任实在憋不住了,低声说道:“昨天的打架事件。小心点,有人捅到上面,市领导亲自的打电话到教育局了解这次事件的情况。具体的校长会跟你谈!态度好点。”邢主任停下步子,说道。 “谢谢!”江山看着邢主任的眼睛,真诚的说道。 “孩子,你还年轻,要学会低头,低头有时候也是进步!进去吧!”邢主任一字一句的真诚说道。 敲门进去的江山站在校长办公桌的前面,而校长正坐在那里等着江山。 “江山,昨天下午打架了?因为什么啊!”校长圆滚滚的脸上写满严肃。 江山看了看校长的眼睛,淡淡的说道:“邢主任应该和你大致的说了经过吧?就是同学之间的口角之争。韩冲出手打了女同学,我看不过眼。才动手的。确切点说也不是打架,只不过是推搡几下而已。” “说的倒是很轻巧啊!推搡几下!推搡几下能把人推进医院,能把人推的昏迷不醒?你知道么?韩冲的家属已经接到医院的病危通知书了!”校长重重的墩了一下茶杯,沉声喝道。 江山久久不语。自己下手的轻重自己拿捏的很清楚,如果想要他的命,江山至少有十种办法就能当场直截了当的干掉韩冲,而自己出手的位置,力道,不过就是重击胸口造成短时间的窒息,胃部痉挛而已。现在听校长这么一说,肯定是有人要在这上面做文章了。 “嗯……”江山沉思了半晌,只嗯了一声。 “对于这次恶劣的伤人事件,学校方面会尽快的做出处理决定。是退学还是转学你等通知!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吧。”校长有些无奈的说着,对于刚才比较,气势弱了许多。 其实自己也清楚的很,就在几天前,就是身前的这个学生,保住了自己的位置。不然的话,不论是杀人还是强X,自己都注定因为监管不力而撤职。 没办法,自己想保他也保不住了,市里领导亲自督促。然而昨天一下午都没什么异常的韩冲今天早晨就告知生命垂危,这里面的猫腻,多年身居校长位置,又怎么能嗅不出来上面人的意思呢。 “退学?转学?为什么?”江山眯着眼睛问道。 “为什么?你竟然还问我为什么!”校长气怒至极,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学生竟然赶反驳,反问自己…… “别嚷嚷!您是校长,注意身份!”江山呵呵一笑,上前一步,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很随意的走到一旁给校长接了杯水后放在桌子上,握了握杯子,随即开口道:“我的意思呢,学校方面最好不要这么早的下处分。因为谁也不清楚这天,什么时候起风。而且呢,我这人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报复心特别的强!”江山的笑,看的校长不由自主的汗毛斗立。 “先看看事件的进展。或许韩冲同学的病危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呢!您说呢?”江山很谦逊的略微弯腰,浅笑着说道:“您先忙,我回去上课了!” 江山走了出去,剩下一脸错愕的校长,愣了半晌后,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这小子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自己!自己当了这么多年校长,今天让一个学生给威胁了! 气的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校长愤愤的看着门口方向,伸手抓起茶杯,想喝口水。 “哗啦”一声,没想到校长拿起的却是一个瓷筒状没有底的茶杯,而茶杯的底座,正整齐的断裂在办公桌上。 任由热水淌到了西裤上,校长半晌无语,愣愣发呆…… 回到教室,江山久久不语。 既然有人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而且连病危通知书都搞了出来,肯定不会雷声大,雨点小,单纯的想让自己退学这么简单。看样子这是要一次性的把自己做死,往死里整啊。 “怎么了?江山。出什么事了?”邓杰回身好奇的打量着江山的神色,两人多年的默契使得邓杰立刻感觉出了不寻常。 江山简短的低声将事情说了一遍。 “啊!那怎么办?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事实做出来,可就不好弄了啊!”邓杰瞪大眼睛急促的说着。 “别慌!他做初一,我做十五!这样,我把我家老爷子电话给你,如果出了什么岔子联系不上我的时候,你打个电话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一下!”江山镇静的说完,微微眯起眼睛。 在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上搞这样的小动作,当真是寿星老吃砒霜,活腻了! 果然不出江山的预料,早上的校长谈话仅仅是个开端。第一节课刚上到一半,邢主任敲开门,喊了江山出去。教室内的学生都看的真切,在邢主任的身后,站着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 江山出教室门前回身看了看邓杰,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江山大步的出了教室。 “这就是江山!同志,你们应该认识,前几天学校的偷窥案,就是他……” “我们记着呢!好了,江山,有人在报案,你涉嫌重伤害,跟我们回去做下笔录。”一个年纪稍大的警察还算客气的说道。 “警察同志,首先我要纠正一下。你所说的涉嫌重伤害,需要调查清楚事实前因后果后,才能定性,而我现在,只是协助你们的取证工作!”江山冷着脸,铿锵说道。 “具体是不是,回了局子里自然清楚,废什么话!走!”那警察或许没想到一个学生竟然敢和自己扣字眼,研究司法程序。当即黑着脸,喝声说道。上前探手抓住江山的手腕就要拉扯着走。 “放开,我自己会走!”江山看似轻描淡写的就挣脱了钳住自己的大手,大步的走开。 “呦,还是个硬脾气!回局子里真得好好的给你松松皮子!”那年纪大些的警察立着眼睛跟在后面说道。 自己拉开车门,大大方方的坐下后,江山闭目不语,理也不理坐在身旁的那警察。断了电话,嘴里还唠叨着:“你同学能有多大,他说的话能信吗?有天气预报准确吗?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你操哪门子心! 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董局长左右两只冲锋枪顶着,头上冷汗汩汩直下。此时对于江山的身份更是敬畏头痛。 “郝营长,您看,这事完全是场误会,这刚刚已经弄清楚了……”如果这时候自己还叼着不放,推诿放官腔的话,那也太没眼力了。能不顾影响,后果,出动这么大阵仗来解救一个少年高中生,这背后的水,背后的背景,完全不是自己能探的了的。 “这么说江山现在我可以带走了?” “可以,就是你们不来,我们也准备送江山回去的呢!”董局长笑着看着江山。被眼前这么多黑洞洞的枪口晃着,董局长笑的很不好看。 出来警察局的大门,郝常山开口问道:“江山,去不去我那里坐坐?” “郝叔叔,我还要去学校。改天,您电话留给我,改日我一定前去聆听郝叔叔的教诲!” 郝常山哈哈大笑,拍了拍江山的肩膀,说道:“好,好啊,年轻人不骄不躁,遇事沉稳,果然是将门虎子!” 当下郝常山上了车,在四台军车的护送下,绝尘而去。 至于部队擅自出兵围攻公安局,事后的处理,江山也不去操心。一边走着,一边给老爸打去了电话。 以前老话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前世看惯了诸多的拼爹现象,李刚,李双江等诸多名人的儿子,真实的验证了,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喂!臭小子,是不是皮子又痒了?长能耐了?闹到警察局了!怎么?搁不下你了?”电话刚一接通,江山的老爹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 江山呵呵的笑着,听着老爸的斥责,心里美美的。在部队中就是这样,人家越是骂你,就是越赏识你,夸赞你呢。 “说话,从哪学的花把式?把同学揍了,而且我还听说,空手制服了一个持刀的歹徒。长能耐了?啊!” 江山只是嘿嘿的笑着。 “傻笑什么?这次的事情已经弄完了么?” “嗯,没事了。爸,谢谢!” “谢什么!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老子以后可不管你这些孩子过家家的破事。再惹事自己兜着,听见了么?” “知道了。下次再出事我自己解决!爸,您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看看您了!回来咱爷俩喝点!” “臭小子,你还是学生,喝什么酒。嗯,下个月吧,回去前给你们娘俩打电话。大小伙子了,多关心关心你妈,你妈腰不好……” “知道了!您放心吧!”江山听着老爸的嘱咐,眼睛有些湿润,抽了抽鼻子,把伤感驱赶到一边。 “嗯,别乱惹事了。我这里还有点事。得好好感谢一下老战友们,调离走了,还能给我这么大面子。等我回去,带你登门致谢。” 挂了电话,江山摇头笑了笑,虽然老爷子说以后不再管自己的破事,然而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江山知道,他一定会第一个跳出来保护自己。 不过,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看样子,得多结交一些势力,关系了。江山心里暗暗的想着。  打车回到学校,已经过去了三节课。敲了敲门,江山推门走了进去。 正在上课的凌菲皱眉看了看江山,这个问题学生早上被警察带走的事情办公室的老师们都知道了。 “回去上课吧!”凌菲没有多说什么,点了下头对江山说道。 “没什么事了吧?”邓杰侧着身,嘴唇不动的小声问道。 “嗯。已经解决了!谢谢!”江山低下头小声回应。讲台上的凌菲正一边读着课文,一边苦大仇深的皱眉看着江山。刚刚回来,就搅合课堂纪律。这样的学生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江山心里苦笑着。自己重生后这接连而来的事情,彻底的摧毁了自己在老师同学心目中那乖孩子的形象了。 “忘了告诉你。你刚被带走那节课刚上完。林熙学姐就火急火燎的跑来找我们班的同学了解情况。走的时候还说她去想办法。喂,你们俩是不是有点什么猫腻啊?”邓杰没发现讲台上的凌菲正瞪视着两人,还眉飞色舞的说着。 “哦。没有的事。”江山轻声的应着,一个劲儿的给邓杰使眼色。周围的同学都发现了讲台上的老师正怒火中烧的盯着江山两人,而邓杰却还美滋滋的偷笑,完全不知道。嘿嘿贱笑的样子被全班的同学都看的真切。 看他还在那小心翼翼的低头贼笑。江山一拍脑门,彻底服了。 看着下面搞着小动作的两个学生,凌菲强压怒气,索性干脆不去看两人。 别再惹得美女老师发飙。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江山咳嗽一声准备老实的上课。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江山苦着脸掏出手机,站起身尴尬的对着讲台上的凌菲一躬身,边向教室外走去,一边说道:“公安局那边随时召唤,不让关机。接个电话凌老师。抱歉。”无奈的江山只得胡诌,弄个理由搪塞过去。 凌菲黑着脸盯着江山,真恨不得上去狠狠的咬他两口才解气。出了教室江山长长的嘘了口气,一看来电显示,却是校花林熙打来的。 “喂,学姐。怎么你不用上课么?”江山接通电话,做贼般的回身偷看着教室内的方向,虽然关着门什么也看不到。 “江山,你没事了吧?在哪了现在?”林熙甜甜的声音传来,略有急切。 “谢谢学姐关心,已经没事了。我刚刚回学校了。”江山心里一暖,有人为自己担心,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温暖。 “没事就好!早晨我去你班级找你,你的同学告诉你了吧?前几天学校的事情传进我爸爸的耳朵里了。听说你救了我们,我爸爸妈妈非要我周末把你请到家里吃饭,他们要当面感谢你……你看……”林熙轻声的问着。真害羞,第一次主动的邀请男生,而且还是邀请到家里见父母,虽然是答谢人家,但是林熙的心里总是有点怪怪的,说出来后,脸羞的通红。 所幸江山并看不到,略微停顿了一下,江山连忙说道:“感谢就不用了,应该的嘛……都是同学,你和叔叔阿姐说一下,有空我去你家里做客。” “哎呀你就别推让了。我爸爸如果知道我没请动你,一定又要数落我办事能力差,与人交往交际不擅长什么的了。就这么订了,周日我给你打电话,我去接你!”凌菲大方的说着。 “真的不用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都这么说了你还推辞。”凌菲有些撒娇的语气,略有不悦的嘟囔着。 “早上听说你被抓走了,我还让我爸爸给你找关系呢。转眼要见见你,你都推诿。哪有你这样的。上次说要请你吃饭,你推辞家里有事,这次又说没空……”凌菲越说越委屈,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 换做别人,听说校花凌菲邀请,那不打破头都挤着去啊…… 江山一愣,听凌菲话的意思,她爸爸还出动了关系捞自己。虽然事情不大,但是能劳动人家活动关系,这的确是份人情。 想到这,江山呵呵笑着道:“好吧,周日我一定去。” “这才像话。好了,我得回去了。如果还有人揪着这事找你麻烦的话,记得告诉我啊。我爸爸答应帮你解决这次事情的。”凌菲说着,急匆匆的就挂线了。自己拉开车门,大大方方的坐下后,江山闭目不语,理也不理坐在身旁的那警察。断了电话,嘴里还唠叨着:“你同学能有多大,他说的话能信吗?有天气预报准确吗?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你操哪门子心! 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

大国要闻
权威报道,重大事件,机密要闻。

(放到你圈子里,朋友们会感激您)

有种兰花叫“裸男花”

整朵花的造型就像一个戴草帽的裸男,特别是风吹的时候造型很酷,外形似人类。每当开花就是“裸体”,太罕见了太珍贵了! 

这就是印度神果,乳瓜

快乐的外星人花

“安古兰”襁褓中的婴儿花

猴脸兰花,此兰花所开花朵长像怪异,形似猴脸,其家族共有120多个成员,四季都能开花,所散发出的气味与成熟的橘子类似。点击查看:武艺超群税务局科员暴打上司被下岗,救下被杀手围杀省委副书记,从此...

蝴蝶兰植株从叶腋中抽出长长的花梗,并且开出形如蝴蝶飞舞般的花朵,深受花迷们的青睐,素有“洋兰王后”之称

鸽子兰花

这是“笑黄蜂兰花”,远远地看上去还真像飞舞的蜜蜂呢!

世界上最可“亲”的植物“嘴唇花”也称妓女唇,它的花苞艳红似火,如性感双唇般闪亮。看着就像画出来的,实际上这是种真实存在的植物。

飞鸭兰,又名澳洲飞鸭兰。其花朵侧面像极了一只只凌空飞起的小鸭子,非常生动,故有飞鸭兰之称。

先来个怪脸吧,别看脸怪,但此物却最相思,因为这是相思豆!


这花像什么?自己看吧。。。

所以说人可不貌相,花也不能看样;当你看到这痰盂般的花属于野牡丹科,就不觉得奇怪了。

如果嫌镰刀不够炫,这个螺旋式荚果够了吧!

长了两个眼的奇花,不好意思,搞错了,这是P出来的马蹄莲,呵呵~~

耳状报春花,因叶子似耳而得名

蒂伯龙的蝴蝶百合

臭菘不但会发臭味,竟然还会发热,是昆虫们的御寒暖房,长得却像黑袍隐者。。。

火炬百合,名副其实!

蝴蝶兰,层层叶子托出最美花

这棒槌不知是给猴子用的,还是给人用来赶猴子的,因为它叫猴面包花

高山龙舌凤梨

佛塔花,很壮观!

糯米团?其实是一种叫网纹马勃的菌类

炮仗竹,还是双色的。。。

从木兰树上掉下来的。。。

这些花卉在世界各地都是罕见之至,
可以说是从未见过,稀世珍品!
能看到真是太有福了,如此福缘送给你,
看看你的朋友们能认出几种?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