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五回乡札记——浙南乐清的时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7 21:51: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端午习俗

五月初五,端午节

赛龙舟,

食粽子,

配香囊,

涂雄黄药酒。



此时,

我正喝了小半碗的杨梅烧,

听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慢慢吮嚼着杨梅核,

微醺醺地码了这些字。

捞繁星,记录平凡人,平凡事,

希望这故乡的时光能在这留存。



      浙南,尤其乐清,对各种节日有着莫名的依恋。大抵是常年背井离乡,远在外谋生活,所以格外珍惜每一次大大小小节日的团聚。大中华对各种传统节日的假日特设,加上沪杭甬台温高铁线路的打通,让思乡的人能迅速快捷地抵乡团聚。

      端午,实为五月初五,也是我们常说的“重五”,这个为着纪念屈原诗人的爱国忠烈的节日对我们来说,更多意味着节气的象征,补中益气的糯米,抵抗五毒的雄黄酒,祛暑断痢的杨梅烧,似乎就是从吃到吃。

     借助发达网络,我细细查阅到了乐清和端午的关键词,看到这么一段历史遂贴来,与众人共享,《隆庆乐清县志》记载:“端午,门悬蒲艾,饮蒲觞雄黄,相馈角黍(就是粽子,老人常说)。龙舟竞渡,或以溪艇谓之草龙,悬赏标,常至斗争,故官府亦或禁之。”原来我乐清人民民风还是相当的彪悍,想来也是饶有趣味的一段历史


端午编彩蛋网



      重五前几天起,各类菜价就会一路上涨,到了重五当日,菜价可翻1倍,即使在物资丰富的今日,也是如此。市场供需决定了当日的时价,市场经济体现地是如此淋漓尽致。采买艾叶,若离也,糯米,面粉,各类时令海鲜,开启了节日。

      通常一大早起来,家里的主厨们开始了煮蛋,前一晚,我们孩童早在一周前就将蛋网编织好了,多是去抽屉里刨母亲编织的剩余毛线,所以各家蛋袋也是五彩斑斓的。重五的蛋一般是用茶叶加些艾草和民间传下的草药包同煮,也有将大蒜和鸡蛋一起煮的,目的都是为了后杀菌辟邪。吴太刚关了火,我就会乘她不注意,捞走最大的一枚,每次都被烫得龇牙咧嘴的,想到去学校斗蛋的时候能占点上风也就每次乐此不疲,虽然每次都抵不过王乐的鸭蛋,但是心里总觉得配置了好武器,也是尽了最大努力。


锡饼配粽子



      乐清境内,以一条清江为界,这天所吃的主要食品江北为“锡饼”,江南为粽子。由于江南的老爹娶了江北的吴太,所以老吴家每次在端午上桌的就是奇葩混搭风——粽子配锡饼。

      按江南习俗端午才是“棕子节”,而在江北,却是过年必需包棕子,年夜饭必吃棕子。过去都是小年前准备好上好的糯米、红豆、鲜蕃薯、蜜枣、腊肉等,腊月二十八九家家户户开始总动员,清洗箬竹叶,包好豆粽、枣粽还有当地特有的番薯粽,用温水淋早稻秆灰成为含有碱分的粽灰汤,再用粽灰汤浸泡粽子。小时候在外婆家,还能见到拉风箱烧灶火,放进大铁锅煮,熟透了再捂一下,拿出来放竹篮内沥干水,挂在厨房的木梁下。这是放了寒假后跑外婆家最大的冬日乐趣,外婆更是每一年替散在四处的每一家儿女包好粽子,一家家送过去,一直坚持到九十岁,而这份亲情的依恋前几年着外婆中风瘫痪后就中断了,去年小舅妈竟悄悄接起了这份传承,让我吃到了久违的番薯粽。

      既然配的还有锡饼,由于当时掌勺的是吴太,自然锡饼是主角,粽子只是配角,我想大概原因其实是吴太还不太能包好粽子。不过虽然现在老爹掌了大勺,可他也吃生生了三十多年的端午锡饼,最关键,锡饼是如此美味,所以现在他比吴太还热衷于搞锡饼盛宴。

     做锡饼最重要也最关键的一步是摊面皮。吴太一大早起来将水和面粉按适当的比例调好,搅匀后,面糊抓在手中挂而不掉是最后的标准,这摊面皮实在是门手艺。在铁煎盘上先刷一点油,然后调好火候,将面糊往铁煎盘中轻拖一圈,就能烙出一张直径约20厘米的面皮来,然后翻转背面再摊三四秒,一张厚薄均匀、薄如绢帛的面皮就做好了。在我看来在滚烫的铁煎盘上直接用手托面团,堪比江湖卖艺高手火中取栗,油锅中取物。因此小时候觉得外婆惊为天人,后来吴太得传,心里暗想吴太也非凡人,为何如此非凡人家,只生了我此凡夫俗子,不能得此真传。吴太每年给那口祖传的铁煎盘(类似平底锅)上油打磨时都会不停惋惜这手艺和这宝贝盘怕是要失传了。虽然我已将这甘蔗刀接下,但是总感觉只是接了把好兵器而已,与本身技艺没有半毛钱关系,也不得不抚刀叹息。

      锡饼面皮做好了真是薄如绢帛,第二步就是准备里面的馅料,雷打不动的馅料基本有六盘:球菜炒粉干,咸菜炒跳跳鱼,豆腐干,洋葱炒猪肉、茭白,鸡蛋炒韭菜,其中又以咸菜炒跳跳鱼为点睛之菜。超好馅料,大家围桌做好,就可以开吃了。取两张摊好的面皮,将第二张面皮叠在第一张面皮的圆心位置,然后在面皮中央按一定次序放入上述食材,面皮包裹好馅料后,将面皮两头折进去一小段防露馅,再拖皮上卷即大功告成。做好的锡饼呈筒状,双手握紧往嘴里送一大口, 馅料丰富口感好,一卷吃下去总让人回味无穷。我一口气能吃上三筒,而旁边的粽子在老吴家早被挪了又挪位置。




雄黄酒重五茶




     农历五月初五其实是一个不安康的日子,酷暑下农民下地劳作非常辛苦、小孩子容易被蚊虫叮咬、受苦受难的屈原投江,因此,重五日的吃作基本是围绕安康进行的。

      这里饮用雄黄酒是最重头的戏,在习俗中。雄黄酒能杀百毒,还能叫白娘子现了原形,每次看到这集总觉得雄黄酒是神丹妙药,因此非常热烈地去接受吴太的各种点涂。一般将雄黄泡在酒中,在小孩的耳朵、鼻子、脑门、手腕、脚腕等处抹上雄黄酒,隔壁朱阿姨家更用雄黄酒在丹丹的额头上画“王”字,一借雄黄来驱毒,二佯装猛虎来镇邪。吴太这时候还会用砺灰撒遍屋内外阴湿地方和角落,并口含雄黄酒口喷房前屋后的角落来避蛇蝎诸毒,伊的动作颇有修道之人的法术像。 我一直很好奇,这位念了这么多书的吴太是怎么同这些习俗友好相处的,而且每次节春的祭祖上更有大段台词,似乎她不用本子也是信手拈来。

      在重五还会制作重五盐,会用中草药店售卖的中草药包和食盐炒治,所炒的盐曰“重午盐”,遇风食诸疾煎服,能化食散风,十分有效。小时候拉肚子暑热头疼,兑上一碗盐茶,可以说亲测有效,不过这习俗也渐渐没有了踪影。倒是吴太还留着几瓶五年以上的陈盐,在她去西藏旅途上发挥了神效,这就是后话了。




来一盅杨梅烧




 ‍     重五时节,也是杨梅熟透的时机,前后也不过十多天。吃不完的杨梅,各家都会选择晴天时采摘的鲜红杨梅浸泡在自家酿造的米烧酒中,一缸缸封存好,后来都是用农夫山泉4L桶来替代了,往往可以喝上好几年,此酒在当地就叫杨梅烧。一般半月有余就可以喝了,不过在乐清泡杨梅酒非经年不开坛,陈年的往往是上品,还记得大姨家有坛存了八年的,叫我们一群熊孩子打翻了,大姨心痛不已,说一坛良药被我们打翻了。

       杨梅烧度数很高,自家酿的烧酒高达五十多度,酒香中带着酸甜味,色如琥珀,清爽醇厚。一颗颗杨梅吸取了高度的酒精,酸甜微辣。自小在二舅家过暑假,夏天日头大的时候,二舅每次在饭后腰喝上几盅杨梅烧,喝的时候总不忘用筷子点两筷子给我和表哥,美其名曰去暑气。每次都要被舅妈伸筷子阻止,不过杨梅烧去暑气,断下痢还真是良药。后看到《本草纲目》中说,“杨梅止渴,和五脏,能涤肠胃,除烦愦恶气。烧灰服,断下痢,甚验”。我感慨民间的伟大智慧。

      杨梅酸甜香软,烧酒生津,扑鼻的酒香吸引了我这个小小“酒鬼”,所以到八九岁时我就能吃上三四个酒泡杨梅,有次我偷偷吃了八个,吃完倒地就睡,睡了整整一个下午。大人还担心坏了,这孩子别是脑子给酒精吃坏了,万幸,脑子还算正常,也因这赤胆之心,遇到了诸多好人的帮衬,让我一路走到了今天。

      每年带着外婆和外婆嘱咐舅舅给我准备好的杨梅烧,我在各处度过了一个个苦夏,家里给的大大小小的瓶子都没舍得扔。去年没吃到家里的,意外吃到了姿和其妈妈从宁波扛回的杨梅烧,也是抚慰了我真切的思乡之情。

      此时,我正喝了小半碗的杨梅烧,听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慢慢吮嚼着杨梅核,微醺醺地码了这些字。捞繁星,记录平凡人,平凡事,希望这故乡的时光能在这留存。

      嗯,没有这晚杨梅烧的夜晚,最难将息……

    

点击“二维码”关注我们,

欢迎投稿写你身边平凡人和故乡客,

请发稿件到

laofanxing@126.com

 城市的日日夜夜
 故事的平平凡凡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