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远的法器,彰显艺术文化底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28 03:07: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佛教法器,广义而言,凡寺院内有关庄严佛坛,用于祈愿、修法、供养、法会等各类佛事,或佛子所携行的念珠、锡杖等修道之资具,统称为法器,又称佛器、佛具、道具等。狭义言之,特指置于佛前之小型佛器,尤指密教修法所用之器物。法器之种类繁多,其用途、大小、形状互异;即以同一名称之法器,亦每因制作材料、手法,或宗派、时代之异,而于形式上有迥然之别。




锡杖







“锡杖”属于佛教的道具之类,它是比丘们应该携带的十八物之一。


“锡杖”梵语“隙弃罗”或“吃弃罗”。十诵律中又称它为“声杖”;因为振杖之时,出声如锡,所以称做“声杖”、“锡杖”。


得道梯橙锡杖经中略说:“佛告比丘:汝等应受持锡杖。所以者何?过去现在未来诸佛皆执故。又名‘智杖’,彰显圣智故。亦名‘德杖’,行功德本故。圣人之标帜、贤士之明记、道法之正幢。迦叶白佛:何名‘锡杖’?佛言:锡者轻也;倚依是杖,除烦恼、出三界故。锡者明也,得智明故。锡者醒也,醒悟苦空三界结使故。锡者疏也,谓持者与五欲疏断故”。





锡杖经又说:“是杖有三錞,念三途苦恼,则修戒定慧。念三灾老病死,则除三毒贪嗔痴”。


“锡杖”的形状,据大比丘三千威仪经说:杖头状如塔形,为用锡料所造。杖柄应用木竿为之,高与眉齐。


再如“锡杖”的用途,在锡杖经、三千威仪经、五戒威仪经、四分律、十诵律、毗奈耶杂事等典籍中,都曾有所说明。大致是说:“比丘说白衣舍前振锡,可令施主出应。若有恶犬恶牛,可使怖走。若于路途山林旷野等处,遇见毒蛇猛兽、蜈蚣恶虫,摇锡可令惊避。……”及至后世,诸山禅师法祖,更有用振锡举杖,启示玄机、指点妙义的了。诸如高僧传及傅灯录等文献,都有许多记载。更至近时,就莲那些“傅戒、说法”的场合,也都已执杖振锡了。


再者:大唐西域记卷二说:“如来锡杖:白铁为环,旃檀作柄,宝筒盛之。”又洛阳伽蓝记卷五说:“如来锡杖,长一丈七尺,以水桶盛置。此杖表面,金箔装贴。杖身轻重莫测;重时百人莫举,轻时二人可提”。由此可见:我佛应化因缘,实在不可思议也!




禅板







“禅板”从前也叫做“倚板”,它是坐禅时安放两手、或作为靠身之器。


靠身用的“禅板”,必须用绳索缚定在床面的横绳上,使其斜度适宜,能够随意起倒倚靠。这种“禅板”,多半是用在绳床上的。


禅林象器笺“器物门”说:“禅板者:倚板也,上头穿小圆穴,此名向上一窍。盖此穴贯索,缚著绳子床背后横绳,令板面斜,以靠身也。……然今时夏月,横安膝上,‘定印’乎其上,或支颐,与助老同用而已。……”


至如“禅板”的大小,据象器笺的编著者无著道忠大师说:“中峰和尚禅板之模:长一尺七寸八分,阔一寸九分余,厚三分半。别有一板,即所谓倚板,长一尺八寸,阔三寸九分,厚三分余”。 ——时至今日,这种“禅板”,已经很难一见了。




如意







“如意”也是佛教的器物之一,它的梵名叫做“职权那律”。


“如意”的用途,略有二种。一种是为了抓痒而用的,据音义指归说:“古之爪杖也,或骨角竹木刻作人手指爪,柄可长三尺许。或脊有痒,手所不到,用以搔抓,如人之意,故曰如意”。这种“如意”,也叫做“痒和子”。


另一种“如意”,则是作为记事备忘之用的。据禅林象器笺说:“如意之制,盖心之表也;故菩萨皆执之。状如云叶……,只如文殊亦执之;岂欲搔痒也?……今讲僧尚执之,多私记节文祝辞于柄,备于忽忘,要时手执目对,如人之意;故名“如意”。若俗官之手板,备于忽忘,名‘笏’也”。


综合上面的说法,所以日僧无著道忠大师(禅林象器笺编著者)曾说:“凡佛菩萨所执器物,动有所表。盖说法到人疑处,令彼能通晓,犹如爪杖搔痒处痛快,故执此表其相。若复依此义,则文殊虽执;亦何妨焉”?


“如意”的质料:有用木竹刻的、有用铜制的、有用铁铸的、有用玉石雕琢的。


“如意”的形状:有略似“心”字形的,这是用表妙心之义。另有如龙爪状的,这则是依据净名经义钞的典故而来的。该义钞略说;牛[口*司]尊者,说法时因有口病,恐大众讥笑;有龙现爪,以遮其口。因作如意,犹象龙爪。


“如意”的用场,凡是“讲经、论议、傅戒、升座……”等场合,都有人持用它。




拂子







“拂子”也就是世俗间所用的“佛尘”,它是一种驱逐蚊蝇、拭除灰尘的用具。在老一代的社会里,每见有人使用它。近几十年来,似乎已经绝足迹了。


辞源中说:“拂尘:拂子也,所以去尘及蚊虫者。古用尘尾为之,今多用马尾”。尘亦名驼尘,俗名“四不像”。(尘:野兽名,其形状为鹿头、驴尾、牛脚、骆驼背。)


在佛门中使用“拂子”的起源,据毗奈耶杂事说:“佛在广严城猕猴池侧高阁堂中,时诸比丘为蚊虫所食,身体患痒,抓搔不息。俗人见已,问言:圣者何故如是?以事具答。彼言:圣者何故不持拂蚊子物?答言:世尊不许。以缘白佛,佛言:我今听诸比丘蓄拂蚊子物”。——这就是出家人可以使用“拂子”的缘起。


制作“拂子”的材料,据毗奈耶杂事说:“佛言:有五种袪蚊子物:一者捻羊毛作、二用麻、三用细裂 布、四用故破物、五用树枝梢。若用宝物,得恶作罪”。


后世以来:“拂子”除了作为驱虫拭尘之工具外,并已有人把它作为“傅戒、说法、祭仪……”等场面的庄严仪节之物了。




香板




“香板”的来历,在佛教里不见经傅。据傅说:是起源于清朝雍正年间江苏扬州高旻寺的一位和尚的故事。这一则故事是这样的:



“清朝康熙年间,出了一样玉琳国师,此人乃是经识心达本的得道高僧。雍正皇帝仰慕其人,无奈他已圆寂。所以只好派人四处找他的后代得法门人,以便亲近护持,续佛慧命。”


正当那个时候,扬州高旻寺住有一位癞头和尚;他自称是国师的徒孙,所以住持僧就把他送进京师,面见皇帝去了。那知道:雍正皇帝见他貌不惊人、道不出众,当下非常不悦,说他有辱祖宗。于是就在宫中,给他辟置一间静室,限他七天之内究明大事。并在门上挂了一只宝剑,告诉他:七天之内若不开悟,就用此剑取他头胪。癞头僧一听此话,不禁大吃一惊。情急之下,拚命参究;到了七天末了,终于豁然大悟。这时他立刻喊道:‘快拿宝剑来,我要去斩万岁的头’。侍者将此话报知雍正皇帝,雍正皇帝当下就知道他是开悟了。否则,他不敢出此狂言。


由于这一个掌故,后来各寺院间,就用木板做成了类似宝剑形的“香板”,用以警策禅人了。


“香板”的使用,由于它有不同的任务,从而也就有它许多不同的名谓。例如:为了警策用功办道而使用的,叫做“警策”香板。为了儆惩违犯清规而使用的,叫做“清规”香板。为了警醒禅坐昏散而使用的,叫做“巡香”香板。“打禅七”使用的,叫做“监香”香板。至如有资格使用“香板”的分子,则为首座、西堂、后堂、堂主等四大班首,以及方丈、维那、知客、纠察等职事僧。不过方丈用的“香板”,尺寸较大、并且在板面上刻有三条线痕。




蒲团







“蒲团”是用蒲草所编造的一种坐具。禅林象器笺说:“坐物,以蒲编造。其形团圆,故言蒲团”。因为它的形状扁平而圆,所以也叫做“圆座”。


“蒲”是一种水草,它的品质柔暖,最适合于敷坐之用。埤雅(初名物性门类,宋陆佃撰,共二十卷)中说:“蒲:水草也,似莞而褊有脊。生于水崖,柔滑而温,可以为席”。


过去的出家僧尼,多半是坐宅参禅,铺它礼拜。大陆上的乡村人家,也有许多人们用它做“椅垫子”。三十几年来,时过境迁、星移物换;“蒲团”一物,似乎已经很难一见了。



本文来自佛教文化遗产,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