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自来熟,我是自来卷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9 14:56: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跟编辑部几个好友吃饭,抓老师问我的头发是不是烫过。我深深的感谢她对我身上具有于谦老师气质的肯定,但我的头发没有烫过,我是个自来卷儿。

 


每次理发,我的那位发型师朋友都会边剪发边轻轻揪扯着我的头发说:“我就喜欢你这个发质,怎么剪都可以,而且好打理,短发可以打上去,中发可以背,长发稍稍烫一烫发梢,就很东洋了。就你这头自来卷,省下多少钱呢!”感情真挚。


 

而每次听了这些话我都会感叹,谁能知道这满头现在省钱香饽饽儿,在当年在上学时,可是让我真真儿的深恶痛绝。


 

我一直觉着凡是用得上“自来”二字的,比如自来水、自来熟,听着就那么主动、舒服、闲适、让人放松。但是唯独自来卷儿这难伺候的劲,是真没随了“自来家族”的半点好处。


 

我中学以前并不是自来卷,而是一头顺溜的直发。上了初一,有一天在外面玩,赶上了一场雨,头发淋湿了跑回教室,一个下午头发了干了之后,发现头发竟然是卷曲的。从此这卷曲便一发不可收拾,我在自来卷的道路上越走越坚定。



我曾经痛恨那场雨,我认为那雨水里一定含有什么化学物质,让我的发质产生了彻底的变化,不光变卷,而且越来越硬。后来生物课上教到,自来卷是受遗传基因的影响,跟那场雨毫无关系。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了我父母年轻时的照片,我妈是一头黑直的长发,我爸则是微微卷曲的,显然我的头发是额基因找到了来源。我的当年五官像极了我妈,可唯独这头发走了偏门,为这遗传的纰漏,我懊恼了很久。

 


我之所以对自来卷如此的排斥,是因为上了中学,刚刚有了美的意识,我就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我离当年主流审美标准差出一个马里亚纳海沟的现实。

 


上世纪90年代初,港星横扫大陆,尤以四大天王威风八面,无人出其右。四大里面除了张学友,走青春偶像路线的人发型全是一个模子。当年在发型发质上,主流标准几乎就是郭富城、刘德华,大陆的明星们也开始纷纷模仿。






一般来讲,他们的发型为中分或微微偏分,发质是顺滑、蓬松的直发,会随着偶像们舞步的弹跳。柔软的发质可提供偶像们不时的用手往后背一下挡在眼前的刘海的机会,那顺滑的刘海会马上逆着手指的方向滑回原位——反正这动作也不是清理视线,而是当年逼格极高的耍帅动作。他们帅气的甩头,充满活力的头发随着头部的运动而跳跃,当真让男生女生们对你爱不完,喝你忘情水,还得想着今夜你会不会来。

 


初中正值大家情窦初开,为了在自己心仪的女生面前炫酷一把,男生们如同发情的孔雀,极尽耍帅之能势。但凡头发有点长度的,打个篮球,写个作业,甚至课间上厕所路过别的班门口,滋要身边有女生,都要适时潇洒的摆弄一下头发,非常浮夸,一楼道发情装逼的男孩子各尽其能的样子,蔚为壮观。



我能够把这些场景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这些事情,我没办法做,只能面怀不屑的观察着,内心嫉妒的小火焰熊熊燃烧——要知道即便是想当只发情的孔雀,也要有一屁股华丽的羽毛才行,要想帅气,要有个能帅起来的发型支持,而我,长了尼玛一脑袋的自来卷儿。



自来卷发质偏硬,不论是大卷还是小卷,都不能塑造出当年青年审美体系中的美好发型。要么是顶个50年代的知青大波浪,一个个未老先衰,要不被人起名买买提,一天到晚自己都觉得自己一身孜然味。



我也坚持着尝试过留中分,毕竟大环境如此,我努力的要向主流审美靠拢、追求光明的心是坚决的。

每次拾掇前,我脑子里的中分是这样的:




但拾掇完后我的中分实际是这样的:






我于是每次内心都响起命运请不要玩我的呐喊。






我也曾对着镜子一遍一遍的演练习那些帅气的动作。

我潇洒的用手向后背发,但我的头发并不能顺滑回到原位,而是像钢丝一样倔强的挺着,背到哪停到哪形成一个诡异的角度,配上我的屁眼大中分,活脱脱一个汉奸。







我真心想让八路军叔叔把我抓走。


我也反复的向四面八方尝试,希望能找一个完美的角度,让我形成一次哪怕帅气一丢丢的甩头,结果稍稍用点力,就变成了世界知名咖啡品牌的代言人。






我总是怀疑我的中分打开方式跟别人不一样。






我也羡慕那些在篮球场上的男孩子,上篮进了球,落地的那瞬间轻轻的用嘴吹一下头发帘,那柔软的头发帘随着吹气的方向飘着,一个个的都是流川枫。我于是也对着自己的头发帘吹,然而我只是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下兜齿的人来疯,头发纹丝不动。






我看着镜子里一头又卷又的硬头发,它们有的卷成s形,有的卷成b形,感觉自己sb极了,我发疯似的用双手打乱,颓然的坐到椅子里,感觉心好累。


那段时间,几乎是我上学最黑暗的时代,我表面上嘲笑着别人的审美跟风,内心里那不能抑制的自卑却喷涌着。别人享受着青涩的初恋、纯洁美丽的感情,我却自己跟一脑袋自来卷儿较劲,连干脆面都不吃。


我留上一段时间的短发鸡蛋头,内心就会侥幸的想,会不会它们就不卷了,于是试探的留长一看,依旧是爬满弯曲。每次洗完头发那短暂的直发假象,都让我无比的珍惜,头发未干就赶紧入睡,希望梦到卷变直,但第二天一早就被打回现实。





我因为这个事情很不开心,我妈却经常安慰我:“自来卷多好啊,多洋气啊,多少人想有还没有呢!”我听后只是不耐烦的摆摆手,心想,根本就就没有人想要,有谁会想要一碗方便面扣在头上呢。我知道我妈,其实她心里知道我这头发,会导致早恋几率大幅度下降,心里开心的很呢。当然,没早恋我也没好好学习的情况,她估计也是始料未及。这是闲话了。


一晃好多年过去了,心里受了这么多年自来卷儿的伤,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以前顶个自来卷儿如同吃了翔,现在我这头发却是吃了香。如今发型多种多样,不再局限于某一种,而发型但凡想要出点造型,头发必须要有一定的硬度,有点卷曲度更好。柔软的直发甚至要主动的去烫一烫才好。


说起当年的那些困扰,可能有人觉得未免夸张了,但只有经历过那些年的头顶自来卷的同志们,恐怕才能够真正感同身受吧。



PS:有没有当年也深受自来卷儿困扰的同学们呢?来互相取暖吧。




   这是一个有气质、有情商的公众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