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家黑店,全国都曝光了!10元钱的事收986元,还敢打警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24 16:13:5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太!吓!人!了!

本想到理发店做个10元钱的洗剪吹

顾客竟被造型师“强制消费”

最后竟剪出986元账!单!

而面对顾客报警投诉

理发店员工竟然还敢袭警!


如此理发!

这是叫萧邦还是叫嚣张?


顾客经历



合肥太湖路萧邦理发店


要求做洗剪吹对方却给他“打针”

15日正午,18岁小周到合肥太湖路萧邦国际护肤造型理发店做个10元的洗剪吹。小周说,洗头过后,一名男子让他做个塑型。小周不知道塑型是什么意思,以为就是用吹风机把头发吹出一个造型,那个男子吹完头发后,换成了另外一名男子。该男子看了他的发质说:“你的头发看上去参差不齐,说着就拿出根针管一样的东西,把按压出来的膏体涂抹在头发上。”该男子边涂抹膏体边介绍,这是护发水光针,功效是滋养、柔顺发质的……一针289元。小周心头一怔:“我再次要求,我只想做次洗剪吹。”


头发扎成“花”想不烫发来不及了

小周说,打完水光针后,他闻到了头发上有浓烈的香精味道,该男子给他在头发上滴了些水,小周还没反应过来,男子把几张白色的纸片贴在了他头发上。“我后来才知道那是烫发纸,该男子当时没说明。”小周说,男子用烫发纸把头发分好层后,又在他的头发上夹上了一个个卷发杠。“卷发杠把头发卷好后,该男子又在我头上滴了什么东西,取出一个保鲜膜之类的物体把我的头发包住。”小周说,整个过程,该男子没提烫发,“直到把我领到烫发仪前,我才知道被捯饬着烫发了。”当时,小周的头发被扎成了“花”,反悔已经来不及。当日14时,小周烫发后结账时,“‘天价’账单把我吓呆了。”小周告诉记者,除了使用护发水光针花费了289元,刚完成的烫发又花费了697元,账单上费用一共986元。


顾客报警后掏300元才能脱身

一次普通的剪发竟“剪”出986元的“天价”,小周一时难以脱身。此时,一名店员告诉他,可在该店办一张VIP会员卡,充值1500元就可以享这单一折优惠。对于店方的要求,小周仍拒绝了,店员的态度变得不耐烦。“几名店员让他按照原价付款,少一分钱都别想走。”小周说。


小周质疑店方的行为是变相强卖,店方工作人员告诉他,“随你怎么想,别想着在我们这儿耍花招。”当日,小周叫来同事解围。小周的同事恳求了店方半天,店方仍然很少退让。无奈,他报了警。看到顾客报了警,店方的态度有了很大转变,“不收你986元了,给300元钱赶紧走人吧。”小周赶紧掏了300元脱身。


记者暗访

出于安全不得不做起了塑型

5月16日下午,记者扮顾客对该理发店进行暗访。店门口的LED屏幕上,滚动播放着这家店的优惠政策:洗发、剪发加吹发只要10元钱。记者进店洗完头后,一名身材瘦小的造型师来到记者身边,胸牌上显示姓李。李某称记者头发长,给你做个塑型吧。”记者听后忙摆手,称只想剪头发。李某当做没听到,“发型问题我帮你做主。”


李某随即在记者头上“动刀”。剪了一会,李某让技师拿来一剂塑型膏,记者忙问:“这膏要钱吗?”“发根提拉不要钱。”还没等记者回应,李某已经把一剂膏状物抹到了记者头发上。经几分钟的捯饬,李某招呼技师拿来塑型纸,揪起一撮撮头发缠绕起来,随即在记者的头上喷了些不明液体。16时前后李某说,做塑型的发根提拉部分已经完成了。看着头发被李某扎成了“花”,记者才知道发根提拉只是做塑型的一个步骤。“我不做了,我来的时候只想花10元钱剪个发。”李某拉下脸,质问道,“你是在逗我玩吗?”这时,身材魁梧,胳膊上满是文身的经理走过来,带着凶狠的目光瞪着记者,不发一言。出于安全考虑,记者不得以配合李某。


刚刚做完塑型又被逼做头皮清洗

经理让人拿来一张做塑型的价格手册,向记者极力推荐千元以上的塑型产品。记者执意选择了最便宜的497元塑型产品。李某又让记者染发,遭到拒绝。十几分钟后,经理拿着账单,带着一名店员来到记者面前,李某也赶过来围住了记者。“塑型做完了,497元,先签个字吧。”在几人的轮番催促下,记者只好签字。塑型做完后,李某以头皮屑太多为由,提出免费清洗记者的头皮。记者拒绝,李某和经理全当没听见,让技师拿来几管绿色“药剂”,打开一管,突然倒在记者头上。“这是洗头前的一个正常过程,第一管算送给你的。”李某在记者头上一番揉搓,经理命令李某又打开一管,不顾记者拒绝,再次倒在记者头上。“一管剂量不够,为了彻底清洁,又给你加了一管。”十多分钟后,头皮清洁完毕,结账单上多了项280元的药剂费用。“第二管才算钱,一管280元,买一送一。”李某把签字笔递过来,众多店员包围下,记者无奈签字。




店员围住记者要求交钱办会员卡

看到账单上777元的消费金额,记者有些为难,李某多次催促记者,赶紧办张2000元的VIP会员卡,“今天这单消费就按照一折计算,也可以办张1000元的会员卡,以后在店里消费打对折。”记者还是拒绝了。此时,该店经理显得不耐烦,“那我们今天说什么也没用了,今天给你搞到位。”说罢,该经理命令李某开第三管“药剂”,记者起身按住李某的手,表示拒绝。


记者同事借故出门,立刻拨打110报警。很快,警方将记者和涉事店员带到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该店经理对账单的叫价却有很大改变,“凡事好商量,这样,让这名顾客给个300元了事吧。”民警询问账单价格为何有如此大的“跳水”,这名经理避而不答。


暗访记者六次拒绝拒不了强制消费


套路如下:

第一次:拒绝塑型

对方称:“你的发型我做主”。


第二次:再次拒绝塑型

魁梧文身经理走过来,目光凶狠。


第三次:拒绝清洗头皮

对方全当没有听见。


第四次:再次拒绝清洗头皮

对方打开药剂就倒上头。


第五次:拒绝在结账单上签字

众多店员包围过来。


第六次:拒绝办理会员卡

对方称“搞到位”,又打开一管药剂要倒下。


店家回应


萧邦美发店内悬挂的优惠标语



自曝造型师会诱导消费者

5月16日16时50分左右,另一路记者表明身份来到太湖东路上的萧邦国际护肤造型理发店,一名自称姓彭的店内经理接受了记者采访。彭经理称,造型师都是靠做头发拿提成的,所有美发店都这样。“客人过来了,造型师肯定都希望他烫头发、染头发,项目越多提成越高。上项目肯定是要另收费的,就我们来说,会跟顾客提前讲到这一点,告诉他这个项目多少钱,但造型师就不会讲得很透彻,很明白,而是讲一半留一半,是半诱惑你,有的就不讲。”彭经理认为,这方面理发店的造型师和顾客都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对于造型师这种讲一半留一半的做法,你作为负责人,觉得是不是涉嫌诱导消费者呢?”对于记者的疑问,彭经理语出惊人,“我跟你说句实话,我们萧邦的造型师都是这样的,就是‘诱奸’(导)你,我们的竞争压力也很大,大家都希望工资拿高一点。”



“诚信经营”奖牌来历不明

这家萧邦美发店内收银台显眼位置,摆有一奖牌,系安徽省美发美容协会2015年11月颁发给萧邦美容美发店的,奖牌上硕大的字写着“诚信经营示范店”。据安徽省原美发美容协会理事长证实,该协会已多年未正常开展工作,未给任何美发经营机构发放任何奖杯奖牌,“萧邦”也不例外。


那么这块奖牌从哪来的?采访中,记者将这个问题抛出,彭经理称:“我只是负责门店运营这一块,你问我这么多,我也不太清楚。”据彭经理介绍,萧邦国际护肤造型理发店是2015年11月来到合肥的,总部在南京,目前在合肥有10家店。



官方处理

“萧邦”若再犯或责令停业

记者将此事反映给“萧邦”所在包河区望湖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介绍,之前也有4名消费者到所里来投诉“萧邦”的“宰客”行为。随后市场监管部门约谈了这家店的店主,责令其进行整顿。


根据调查,“萧邦”主要存在的问题是侵害了消费者知情权。“活动期间搞‘一元理发’,结果消费者结账就不是这个价了。”望湖市场监督管理所已要求涉事理发店妥善解决消费者投诉,退出不合理的收费。另外,市场监管部门对该理发店发出“警告”:今后一旦再出现类似的消费投诉,相关部门定将严厉处罚,“罚款,甚至是没收营业执照,责令停业等等。”望湖市场监督管理所还要求“萧邦”对店内的服务进行明码标价,“价格上墙”,“各项收费要公示在店内的墙上,接受消费者监督。”



店内殴打民警多店员被拘

记者从包河警方获悉,近日,警方已接到多起萧邦国际护肤造型理发店存在消费欺诈和变相强卖产品的警情。一个月前,位于望江路创智广场的萧邦国际护肤造型理发店,几名店员把一起消费投诉闹大了。当时处警的望湖派出所刘警长回忆,当天他在进店化解纠纷时,该店多名男店员对民警出言不逊,妨碍公务,还对他动粗,“几人把我的警服扯坏,还打伤了我的胳膊和颈部。”刘警长说,当日在派出所同事的增援下,该店多名参与打架斗殴的店员被警方带走调查。该所一名办案民警称,到了派出所,几名店员承认了对顾客存在消费欺诈的行为,对殴打民警的行为供认不讳,警方依法将涉事的多名店员拘留。


不主动给发票则涉嫌违规

顾客理发后,“萧邦”也未向消费者提供相关收费的发票。对此,记者了解,早在2005年1月1日,国家制定《美容美发业管理暂行办法》就已经颁布施行。该《办法》明确规定,美容美发经营者在提供服务时必须向消费者出具相应的消费凭证或者服务单据。


记者致电12366税务服务热线,工作人员表示,消费者在美容美发店享受服务时有权利索要发票,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规定,理发店也有义务主动向顾客提供发票。工作人员提醒,如果索要发票遭拒,消费者可向当地税务部门投诉举报。


若暴力威胁涉强迫交易罪



“美发店人员以暴力、威胁的方式强迫消费者消费,如肢体暴力、情节严重,达到一定金额时,会涉嫌构成强迫交易罪。”安徽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雪梅表示,强迫交易罪在实际操作中存在着界定难的问题,如果商家只是口头上的“软暴力”、没有肢体上的行为,那么犯罪客体的界定会很难。




不仅是在合肥

这家名为【萧邦】的理发店

在其他地方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其操作手法也基本相同!市民一定要注意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