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x李力持恩怨30年:无敌是多么寂寞 |翟浩然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0 11:38: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半年前,记者翟浩然恭听导演李力持长谈30年影坛往事,其后,在《明报周刊》分七期刊发了这份口述史。

 

谁是李力持?《喜剧之王》《国产凌凌漆》《唐伯虎点秋香》......这些人们心目中经典的“周星驰电影”,其实皆由李周二人共同创作。

 

周星驰工作时骂人很凶,李力持被他骂得最多,也最惨。从并肩作战到形同陌路,二人30年的兄弟情走到尽头,李力持依旧隐忍:“算啦,拜拜,他要做皇帝,自己做!我们不过是星宿里的一颗微尘,有幸遇着巨星,得以发光发热,于愿足矣。”

 

下文汇编了这七期连载(有部分删改)。

 



 周星驰、李力持三十年情

 

文|翟浩然

 

作者简介:香港《明报周刊》资深记者,曾任香港有线娱乐新闻台主编,著有《光与影的集体回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周星驰凭《盖世豪侠》及《他来自江湖》成为香港荧幕新偶像,大家都好奇,他掀起的无厘头风暴,幕后还有哪些高人出手炮制?亲切的星仔如是说:“这是我、达哥(吴孟达)、刘家豪(监制)及一个导演叫李力持,四个人一齐努力的成果。”


非但没有独揽功劳,星仔更点名赞扬这位未被公众注意的电视导演:“李力持是我拍第一个单元剧《哥哥的女友》的导演,之后《盖世豪侠》《他来自江湖》有很多对白,都是他想出来的,我们便叫那些为‘无厘头对白’。”

《哥哥的女友》讲述风流哥哥吴启华派弟弟周星驰接待女友,怎知来的是女友妹妹,几段错综复杂的感情故事随即展开。


星仔出自无线第十一期艺训班,熬了几年时来运转,反观李力持,并不是红裤子(替身演员)出身,全凭满腔热诚入行,起步亦顺利得多。“我本来是货仓管理员,靠不停寄信,终于钟景辉(香港资深舞台剧演员、导演)收了我,他说,既然这个人不停寄信来便试试吧,我便去了,一去就当副导演。”

 

半途出家,又仅是中学学历,李力持人如其名,做事“大大力”,因此频频升职。“当了副导演没多久便升做统筹,做了一出《醉拳王无忌》即升导演,接着很快再升为资深导演,前后不过三年。

 

从前,娱乐圈高手林立,前辈个个好戏,后浪则各出其谋以推倒前浪,李力持回忆电视风云:“拍万梓良的时候,周星驰、刘青云都说:‘我们要抢过万子(万梓良绰号)!’当时很流行大家抢戏!”

左起:李力持、吴孟达、周星驰、万梓良。


继《生命之旅》后,星仔再遇万子,在《他来自江湖》中化身何金水,光芒四射,抢戏之道竟由万子亲自传承──“无厘头是万子教的!”李力持说。

 

明知被星仔抢尽风头,万梓良却豪气地于剧集播出第五集当晚设慰劳宴款待台前幕后,李力持说:“当时星仔好单纯,人人都觉得他好得意,好想帮他一把,万子跟人说,星仔是他的弟弟。”

单元剧《哥哥的女友》在大屿山取景,后排右二为周星驰。



受惠于《他来自江湖》,周星驰已逐渐蜕变成电影红人,李力持亦步步高升圆了梦。“我当上执行监制,跟杜琪峰、陈木胜、邱礼涛、卓伯棠等专搞电视电影,我拍了《英雄泪》与两集《越柙飞龙》等,当时反响很不错。”

 

但接下来的《情圣》,让李力持初尝暴雨燃烧。大佬向华胜一锤定音:“李力持你拍错片啦!戏名叫《情圣》,观众以为看《精装追女仔》,入场才知变了光棍片,现场会笑,但到走廊便大骂!”

《情圣》主创合照,女主角仍是与星仔合作过《他来自江湖》的毛舜筠。



李力持遭遇票房“滑铁卢”,惨成众矢之的,坐了好几个月冷板凳。

 

拍《唐伯虎点秋香》,是李力持与星仔的美好回忆。片中那个出位绿叶李健仁,首度反串,在桥上向唐伯虎回眸一笑,“癫”倒众生。“阿仁是星仔的同学,经常犯错事,桥头戏要个丑女,我们便整蛊他,在他的脸上加胡须,又要他挖鼻孔,好等现场的人取笑他。”

“如花”一出便人见人爱。


丑角抢镜,秋香姐备受冷落,巩俐也曾慨叹当年与星仔合作没放开自己,否则一定好玩得多,李力持坦言难为了她:“现场大部分都是香港人,我要沟通,当然首先找星仔,巩俐不知道这帮人在搞什么,内心有点怯怯地,没法享受拍摄气氛,有次更发了点脾气:‘导演,你经常叫我紧张一点、紧张一点,还有其他吗?’唉,因为唐伯虎陷入危机,华夫人(郑佩佩)要揭发他,还有个夺命书生(刘家辉),唯有不断叫秋香要紧张一点!”

为了安抚巩俐,李力持特意为巩俐准备了漂亮的特写镜头。


沟通不足,巩俐对星仔与李力持投以不信任票。秋香惨吃夺命书生三十几下“面目全非脚”,原本也想她化丑妆,但她根本不明白笑点在哪里,还走过来问李力持:“这是什么呀?”

 

李力持无奈道:“她不肯化丑妆。不过话说回头,我想借此表扬一下巩俐,她很有演员道德,在片场好守规矩,从没迟到、耍大牌、发脾气,只是不太适应拍港产喜剧而已。”

 


周星驰在国内的爆红源头,一致公认为两集《大话西游》,但实际上,早在与李力持合作《唐伯虎点秋香》与《破坏之王》时,二人已有挥军北上的意识。“从《唐伯虎》开始,我和星仔已想将那些低俗、无厘头、侮辱女性等对白与情节逐渐淡化,理想是能像西片般卖到全世界,结果《少林足球》达到目标,只是没有我份而已!

占士邦一定不缺艳女郎,《国产凌凌漆》的重任落在陈宝莲身上,电力十足的她着实带来惊艳的效果。


紧接着二人携手炮制的《国产凌凌漆》中,却出现凌凌漆(星仔)在靶场以一百元贿赂公安头目的场面,有说《凌凌漆》曾遭国内封杀,李力持对此不以为然:“所谓‘封杀’只是花边新闻!”


当年记者去《破坏之王》剧组探班,劈头便对周星驰说:“听闻说你做了导演,特来道贺。”星仔却指向身边的李力持:“他才是导演。”李力持解释:“因为场场戏都有他,兼顾不了,他说这次依旧做演员,到有一日可以真正兼顾做导演,他才做。”

 

众所周知,已贵为“爷级”的他,即使没有挂上导演衔,每个镜头也要得他核准才可过关,每位导演皆要配合他的作风,继《审死官》与《济公》后,杜琪峰已不想再与星仔合作。

 

“拍《破坏之王》时星仔一心想做导演,大都会电影公司的统筹曾爱屏很信任他,将权力全交给他。”故事改编自日本漫画《破坏王》。原著画风粗鄙,主角经常“露蛋蛋”,星仔、李力持、古德昭编剧三人组企图“洗底”,加入“筋肉人”与“奥特曼”,一心调校成洁净版,以伺机登陆国内市场,将星仔所演的何金银,修正为心地善良、常被欺负的戆直外卖仔,有别于过往惯演的机灵角色。“最终有没有卖往国内,就要问问大都会公司了。”

《破坏之王》剧照,这是星仔首次全盘操控的作品。


电影原定于九三年圣诞上画,结果延至九四年贺岁,参演的吴孟达曾坦言:“这是星仔第一次导戏,对自己要求很高,想东想西,以致常常有变,加上事前筹备工夫不足,到了现场便改动多多,不单令制作超时,也超出预算成本。”李力持解构进度受阻的主因:“以前编剧方式规规矩矩,先起一条‘龙骨’(大分场),大家一清二楚,但这次他说要‘揸庄’(独掌控制权),带大家走进一个死胡同,需要停工两、三日,重新再起条‘龙骨’。”

《国产凌凌漆》剧照,向华胜嫌开头偷龙骨的场面不够气势,便重新租了场地与直升机,场记数目也提升到400人。


电影上映,导演仍是李力持一人,不见了星仔的名字,“去到现场指指点点的确容易,始终导演是需要基本功的工作,跟周星驰合作,你要很清醒,有时他会带你去了一个方向,没回头路,你要重新走出来,否则会很烦。”

 

女主角是当年刚出炉的国际华裔小姐冠军钟丽缇,李力持说,这是秉承成龙、许冠杰等固有成功方程式:“电影通常是男人卖钱,女人则一定要够靓、嫩口,不用找相熟脸孔,最好人家没怎么见过,只在我的戏里能看见,当时钟丽缇完全符合条件,好靓!”

星仔与钟丽缇连续合作了《破坏之王》《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与《97家有喜事》。


刚出道的钟丽缇不谙中文,也未受过演艺训练,演技与外貌同样幼“嫩”,部分配音更明显与嘴形不符,李力持替她辩护:“虽然她略嫌生硬,但本身也算有戏,她百分之两百投入,我和星仔一起教她,跟在《喜剧之王》教张柏芝一样,只不过柏芝有天分,吸收较快,钟丽缇始终是鬼妹仔,有些习惯一时改不了。”

 


九四年,星仔与李力持合作《国产凌凌漆》,李力持回忆说:“那晚在卡啦OK,大佬向华胜问我想拍什么,我说想拍《007》,老板问我是不是好贵?我说不会,这个只是‘国产’,胜哥听完笑了,他说单是《国产凌凌漆》这个戏名,已值五百万(票房)!”

 

基于外国早已注册《001》到《009》的电影版权,为免惹上官非,星仔与李力持巧妙地以谐音《凌凌漆》走法律罅,不过要颠覆《007》,最头痛始终是特技与道具,再“国产”也不能弄得太寒酸──虽然《国产凌凌漆》的成本已近二千万(连星仔片酬)。“现在大家觉得好笑,但当时真的好惊有人闹鬼我,那些大哥大、须刨、风筒、皮鞋,相比好莱坞制作真的好粗。”

简陋的国产特务法宝未免寒酸,但是笑到气喘的观众们并不介意。


戏中另一惊喜乃起用罗家英演达闻西,他手执一堆瓜菜,以粤剧台步穿梭街市,煞有介事向星仔大喊“力拔山兮气盖世”,一出场已先声夺人。“不是我们首先发掘他的喜剧细胞,之前他已演过《重案组》,越怪的人我越中意,他出场那一幕,我们没有特别指引,就叫他先试一试,谁知他一来已这么古怪,既将舞台功力表现出来,又真的好像傻佬一样!”

 

罗家英太抢戏,当年李力持曾有意开拍《凌凌捌勇救达闻西》,由梁家辉演凌凌捌,及后却没了下文,重提旧事,他直言已无印象,反而对难产的《凌凌玖》记忆犹新。“本来找了刘青云与古天乐合演,由向华强与向太投资,剧本弄好,更开了记者会宣布,可惜因为杨紫琼那出《飞鹰》失利,整个计划立即被窒住,顿成泡影。”

《凌凌漆》中贿赂公安的情节。


《凌凌漆》被视为星仔代表作之一,但传闻因有贿赂公安等敏感情节,此片曾遭内地封杀,“后面有句对白已说明,‘上梁不正下梁歪’,我没说所有中国公安不对,只是那个反派头目有问题,所谓封杀只是花边新闻,现于国内仍可看到《凌凌漆》,只不过这段或被删剪而已。”

 


《国产凌凌漆》赢得漂亮一仗,星仔没跟李力持乘胜追击,反而转投刘镇伟怀抱,既连开两集《大话西游》,再来邪典味极浓的《回魂夜》,李力持自我分析:“刘镇伟与我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我属于传统类,故事能找到起承转合,刘镇伟是鬼才型,完全捉摸不到,你叫我拍《大话西游》《回魂夜》这种,拍不了,但若说构思某些喜剧桥段,当然没问题。”

李力持在《回魂夜》与《大内密探零零发》中只演不导,分别化身国师与保安。


当星仔重拾特务题材,《大内密探零零发》变身颠覆古装版,跟他携手执导的拍档换成谷德昭,李力持说:“我们曾经是好朋友,他说想做导演,我也愿意教他,但当他真的当上导演,周星驰、李力持、谷德昭这个组合顿然瓦解,想到好故事,大可以自己去卖,大家都是导演了,难免都是敌人!”

从好友变竞争对手,李力持(左三)与谷德昭(左一)未变陌路人,跟田鸡(右一)、萧芳芳(右二)、星仔(右三)、李敏(左二)合照。


之前拍《破坏之王》,星仔已有冲出香港的决心,直至《食神》终圆所梦。“当年在永盛公司,听得最多的一句就是‘有没有噱(头)’,故事尚属其次,一定要先搞掂卖点,否则老板不会点头,吃是世界通行的题材,老板都是现实的。”

 

李力持先将食神塑造成反面人物,从惨痛经历中汲取教训。“我好喜欢《莫扎特传》,电影从反派角度去讲莫扎特,感觉移师到《食神》,看星仔那个戴上茶色墨镜的造型,其实就是《国产凌凌漆》里他穿睡衣那造型,是最衰的样子。”

从《大都会》到《国产凌凌漆》,每次星仔要表现阴沉或奸诈的一面,茶色眼镜都会派上用场。


说到扮相之“衰”,火鸡姐一出,史提芬周都要往一边站。“火鸡姐离经叛道,要将造型弄得那么丑,莫文蔚一时间亦无法接受,即使当时她是星仔的女朋友,我们在现场也要不停说服她。”第一场拍摄的戏分,正是落难食神毫不留情狠批火鸡姐所煮的嗱喳面,未惯演丑女的莫文蔚频频NG,连带星仔也相当烦躁,这一天拍到全组人陷于崩溃边缘。“突然变那么丑,对手戏又和男朋友演,她有小脾气,不过莫文蔚也很聪明,拍几天已很快上手。”

李力持说,火鸡姐是莫文蔚演艺生涯最重要的角色。


《食神》是星仔所属的星辉公司创业作,原定随后筹备《特务之王七七七》,故事脱胎自《国产凌凌漆》,一心以动作喜剧挑战国际市场,有说星仔想找唐季礼执导,却为对方所婉拒,及后计划无疾而终,期间他以超高片酬分别接拍《97家有囍事》(一千五百万)及《行运一条龙》(一千七百万),后者由李力持接手。“王晶问我拍不拍,身为导演,有信心处理便接下,由构思剧本到拍完不足两个月,星仔、郑秀文、舒淇、杨恭如、葛民辉,各人有几多日档期清清楚楚,合计拍了十六日、十八组。”

星仔与郑秀文并不熟络,但拍戏时意外合拍。


所以,这是出不折不扣的群戏,星迷难免嫌偶像戏分太少,“有观众觉得,为什么《行运一条龙》的笑料,不像《唐伯虎》《凌凌漆》这般密集?但大家要明白,阿星只有十天档期,加上不是自己公司的制作,一够钟就收工,当然不会那么卖力。”但其实星仔所演的“情圣”何金水仍不乏妙趣,急就章但不至全无佳句,“王晶看了都点头了,对得起投资老板啦!观众要嫌星仔戏少,我都没办法!”

 


《喜剧之王》里的尹天仇堪称星仔经典形象,此角原型为一位纵横香港艺坛数十年的特约之王──仙人求。李力持剖析:“比如我要扮的士司机,便找个真的士司机来教我言行举止,仙人求做了特约演员很久,经常被我们在背后笑他傻,他喜欢畅谈俄国戏剧大师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戏理论,有时我们会找他做文替,他当然很乐意做星仔替身,有时又会叫他试念几句对白,作为参考。”

图中画圈圈人士为仙人求。作为星仔的参照对象,他在剧中并无明显角色。


女主角柳飘飘同为新脸孔,一个惊为天人的柠檬茶广告,为张柏芝取得试镜机会。“我们用了《悠长假期》第一集第一场,山口智子穿着新娘衫跑去木村拓哉家里找老公那一段让她试戏,给了一个星期准备时间,没写上任何剧本对白,纯粹由她自己发挥。”跟她对戏的“港版木村”,乃《寒战》导演之一陆剑青(时任副导演),“她应该在家练了好多遍,陆剑青和她对了三次,一次比一次演得好,而且看出很有心,便选定了她。”星仔对《悠长假期》情有独钟,大赞处理爱情有一手,李力持则特别欣赏剧中配乐。“《悠长假期》的配乐好现代、乐观,不会有悲哀气氛,很积极励志,我边听边想,可不可以请日向大介来做配乐呢?难得日向大介又愿意,便请他过来帮手。”

石澳外景偶然拍到的张伯芝绝美侧颜。


柏芝一直按本子演戏,但在的士上嚎哭一幕,则要完全靠自己,李力持与星仔爱莫能助。“我一早和她说,这场戏帮不了她,听完故事后,她什么时候可以,我们便去拍,当然最好别用白花油(类似风油精)。”第一条,她欲哭无泪,第二条已入佳境,李力持本来打完收工,可柏芝主动要求再来一条,“她希望再多演一次,最后就是用了那一条,她确是有天分的演员。”

尹天仇愿意养她,柳飘飘在的士上落泪,这一幕拍了三次。


时间已耗掉不少,档期又敲定九九年春节黄金档,团队变得不容有失,一次发错通告事件,导致万梓良被临时换角,紧急改由吴孟达变身场务卧底,说好的《他来自江湖》大团聚亦成泡影,李力持感叹:“好可惜,原本希望一班拍档,可以再一起玩部戏,那时可能太单纯,或者被胜哥(向华胜)宠坏了,觉得演员最好二十四小时待命,叫你几点钟就几点钟到,谁知田鸡发错通告,万子(万梓良)没出现又联络不上,这在电视台无所谓,今天不拍便明天补拍,但当时实在太赶,他没来真的好心寒!”

老戏骨吴孟达与星仔对戏。


当机立断拍板换角,急召正身在内地拍剧的吴孟达顶上,“虽然达哥是自己朋友,但他真的要披星戴月赶过来,花费了不少工夫。”正感冒发烧的达哥,下飞机便飞扑片场,状态欠佳,达哥罕见地频吃NG,拍到李力持不忍走开,让星仔主持大局;那边厢,又有没有人向万梓良作个交代?“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出戏是星仔自己公司牌头(星辉),要由他自己收拾残局,外人不方便插手,多年来,阿星、万子都没怎么重提这件事,毕竟一场友谊,大家都是为部戏好,现在每逢过时过节,我都会传短信向万子打声招呼,他也有回复,在我的眼中,他是贵人、恩师。”

 

精神犹在,戏中尹天仇与杜娟儿(莫文蔚)试戏,那条“剧力万钧”的鼻涕,正是向万子致敬之作。“灵感来自《流氓大亨》最尾一幕,万子鼻涕跌落嘟嘟姐(郑裕玲)的脸上,这场戏足足花了一整天!”用了啫喱,不是易断就是太黏,“既要透明,又要有韧度不容易,我们弄了很多条鼻涕,一直在试那个韧度。”苦心经营,谁忘得了这一幕?“说来,还是要感激万子哥!”

星仔经典鼻涕片段,这条拍了一整天。



自小醉心武术的周星驰,早有意图炮制动作喜剧,九十年代曾积极筹备《少年李小龙》,却因合约阻滞与自信不足,生怕对偶像李小龙不敬而取消,跨进千禧年终于拍出《少林足球》,李力持回忆:“阿星很喜欢《劲舞》与《辣身舞》,原定拍的是《少林跳舞》,但好像不够噱头,反正都是难,不如拍更普及的足球,我和阿星都不看球赛,但大家都爱《足球小将》,整个结局就是沿用《足球小将》的感觉。”

由《少林跳舞》变《少林足球》,大伙在戏中照旧出演载歌载舞的言志。


组织少林足球队,大师兄黄一飞与三师兄田启文(田鸡)均是固定班底,星仔也曾亲自致电罗家英,嘱咐对方预留档期,但那个角色最后被消失,家英哥为此生了一阵子闷气,更公开宣泄不满,李力持无奈道:“大家都知周星驰为人,一开工就告诉全世界‘预留了你呀’,但预或不预根本没人知,其实对阿星,不必较真,预留的话他自然会找你,只是家英哥为人老实,之后制片又没有跟进,难怪家英哥会不开心;我觉得,安排他演其中一个师兄弟也可,反正一看他,就知他心里有团火,发泄不出。”

星仔一早预定了罗家英的档期,但最终没有用他。


师兄弟最经典演出,当数黄一飞与星仔在卡啦OK大唱“少林功夫醒”,李力持说这场实则是即兴发挥。黄一飞被卡啦OK老板用玻璃瓶砸头,说是拍了很多次,甚至传闻星仔曾偷偷以真玻璃瓶换去糖胶瓶,令飞哥晕倒当场,李力持直言传闻不确:“不可能(换瓶)吧!糖胶瓶都好硬,还要打同一个位置,好像NG了一、两次吧,(飞哥)有流血同有晕,而且一定好痛。”更惨的还有田鸡,在波地踢友谊赛那一场,被士巴拿(扳手)连环“袭击”,“拍摄那天已日落西山,光线不对,这个镜头大可以明天再补,但有人说一定要拍,还说不够要大力点,武术指导唯有尽力去拍,虽然士巴拿是假的,外头包着发泡胶,但这样出力去打,真的会受伤,听说田鸡拍完后骨裂,一收工就去医院。”

田鸡被打到骨裂,幸好入院检查并无大碍。


女主角赵薇幸免被打,却被喝,起初她不适应港产喜剧的节奏,一再忍不住笑而NG,弄得星仔怒斥她不要再笑。“情况就如巩俐一样,赵薇的内地式幽默,怎么可能忽然改变?她与星仔都是慢热的人,拍戏只短短几个月,星仔只能不断哄,星仔不止现场哄,收工食饭继续哄,不知就里的人,还以为他在追女仔,其实是要捕捉她的表情,也希望她完全听我们的话,星仔这样做好现实,等于做生意一样。”法宝尽出,当时赵薇的确以为星仔对自己很好,但尽管感觉如何美好,赵薇始终不肯为电影剃头──真相是,本来星仔与一众师兄弟全部皆要剃头,因星仔临时变卦,便往赵薇头上打主意。“星仔肯落刀,大家都会剃,他却不肯,就是臭美吧,又没加钱,赵薇自然不肯剃,只得戴头套。”

因《还珠格格》看中赵薇,但小燕子式搞笑手法并不适用于《少林足球》。


好不容易大功告成,电影正要上映之际,突传星仔与李力持闹崩,起因是后者不甘被骂,但星仔骂人已非一朝一夕,李力持曾说过:“除了我,除了谷德昭,不会再有另一个,可以被他骂完继续拍、继续做朋友。”

 

忍了这么多年,何以到《少林足球》终告失守?他摇摇头:“并非忍不忍得的问题,作为导演,他那种骂我会体谅,有时挨了很多个小时,那些发泄又算不算是骂呢?小朋友没隔夜仇,兄弟班更不计较这些。”

片中出现六师兄弟年轻时的合照。


从《国产凌凌漆》开始,星仔与李力持挂上双导演头衔,直至合作《少林足球》出现变化,成为他俩此后不相往来的导火线──“我一直都是导演,《少林足球》临近拍完的时候,忽然由导演变执行导演,是时候撤出他的办公室,拜拜!作为艺人,他已发挥到极致,作为导演,我也尽最大责任,他要当导演,不在幕前演出,我恭喜,也多谢他在我面前有过那么多精采的表演,但真的够了!”

 

脱离星帮,李力持最新动作是大搞“平民微电影娱乐体验片场”,计划名为“拍啦OK”。“随着手机普及,功能愈来愈强,人人都懂得拍片,但唱歌可以去卡啦OK,拍片能去哪里?第一阶段打算提供五十个场景,包括便利店、银行、派出所、医院、教堂、殡仪馆、机场等让人租用。”李力持已获基金支持,整体预计投资两亿,以深圳为首个试点,先掷二千万,“单凭租贷场地这一点,投资者已点头,一个试点成功便可复制出去,遍布上海、黑龙江等全国各地。”

李力持与周星驰,时光一去不复返。


工作事宜请联络微信:paperbullet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