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煤矿4死1伤事故,被瞒报,55名责任人被处理(附名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01 23:08: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中国安全报记者 李仁堂

2017年11月1日8时许,张家口开滦蔚州地煤西涧沟矿业有限公司西涧沟矿(以下简称西涧沟矿)发生一起顶板事故,造成4人死亡、1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335万元

事故发生后,西涧沟矿谎报瞒报。经群众举报,11月3日,蔚县政府开始组织核查;12月7日,西涧沟矿投资人和实际控制人梁永生到蔚县煤炭局投案,谎报瞒报事故被证实。

“藏猫猫”隐藏井口非法生产

2011年12月,在《河北省人民政府关于张家口市地方煤矿兼并重组工作方案的批复》中,批复同意原蔚县西涧沟煤炭开采有限责任公司、原蔚县金沟煤矿整合为一处矿井,配置原裕发煤矿剩余资源,由蔚州公司对其兼并重组。2012年9月,整合后的煤矿更名为张家口开滦蔚州地煤西涧沟矿业有限公司西涧沟矿。

西涧沟矿地处蔚县两个乡镇的接合部。其主井、风井所在的南部井田(原西涧沟煤矿)行政区划属蔚县阳眷镇,副井所在的北部井田(原金沟煤矿)行政区划属蔚县白草村乡。

整合后的西涧沟矿,将原西涧沟煤炭开采有限责任公司主立井作为主井,北斜井作为回风井,原金沟煤矿主立井作为副井。矿井设计生产能力为年30万吨。

2014年2月21日,蔚县煤炭局准许西涧沟矿开工进行整合改造。2014年3月27日,蔚县公安局批准西涧沟矿领用火工品,整合改造施工正式开始。但至事故发生时,主井、副井尚未贯通,整合改造工程仅完成1477米,剩余工程量4637米,施工地点主要集中在主井区域。2017年技改工程仅施工95米,其余工程均安排为巷道整修。矿井采用立井、斜井混合开拓方式,设计采用普通机械化采煤法。

而实际上,整合后的西涧沟矿一直未按设计施工,而是偷偷非法生产。事故就发生在西涧沟矿副井未批准的整合改造区域内一处长期非法生产的作业地点。

西涧沟矿投资人、生产经营实际控制人梁永生,利用原金沟煤矿斜井进行非法生产。

为了掩人耳目,躲避检查和监管,西涧沟矿和政府监察监管部门玩起了“藏猫猫”。早在2012年3月,梁永生就在斜井口盖了一排平房,房子西半部为工人宿舍、东半部为掩藏的井口。房间内的暗道直接通向斜井井口。长约700米的斜井安装有斜井人车,提升绞车则藏在位于房子以东的土坡地下。

西涧沟矿不但非法生产,而且采用国家明令禁止的巷道式采煤工艺,采用自然通风,井下使用非阻燃抗静电风筒向各作业地点供风,循环风作业。

该矿利用隐蔽的斜井、井下原有巷道和副井在整合改造水平以下20米左右处贯通,形成自然通风系统(隐蔽斜井进风、副井回风),后又在隐蔽斜井中部整修出一条与副井底2#密闭以里原有巷道相通的主巷道,分5组巷道和6组巷道两部分,布置多个工作面,采用巷道式采煤法组织生产。

西涧沟矿在2#密闭上加装了一个小铁门,平时打开小铁门便于通风、行人。遇有检查时,则关上小铁门,并用水泥勾缝应付检查。2#密闭以里的井巷均为未批准的整合改造工程,在图纸上不填绘,且该区域未安装安全监控系统和人员位置监测系统。

在5组和6组巷口各安有一台无风筒局部通风机增压,各工作面巷口安装局部通风机使用编织袋风筒向工作面供风;各工作面生产的煤炭用柴油三轮车运至皮带巷,经皮带运至2#密闭下的煤仓,经副井箕斗运至地面。事故就发生在6组巷道迎头的1#作业点。

事故区域未编制作业规程或安全技术措施,也未对职工进行安全培训。

在副井未批准的整合改造区域工作的工人大部分为周围农村的农民。梁永生对生产几乎未进行任何管理,工人可以在宿舍房间的暗道内直接下井,且佩戴的矿灯都是由自己购买、自己充电、自己管理的,工人下井前仅在灯房领取自救器。生产时甚至不登记下井人数和姓名

党的十九大期间,西涧沟矿为了继续非法生产,应对检查,只将3张人员定位卡放在副井罐笼中入井,伪装成有人在排水、巡巷,掩盖非法生产的事实

复杂的管理体制

西涧沟矿兼并重组后改制为股份制公司,开滦(集团)蔚州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蔚州公司)占股51%,原矿井股东占股49%。

蔚州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张家口开滦蔚州地煤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蔚州地煤公司),负责资源整合煤矿的管理。2012年6月底,蔚州地煤公司向西涧沟矿派驻了矿长、总工程师、安全副矿长、生产副矿长、机电副矿长等“五职矿长”,对西涧沟矿实施安全、生产、技术管理。

兼并重组完成后,蔚州公司未投入、未分红,只负责报批各种手续,蔚州地煤公司代表整合主体蔚州公司对西涧沟矿进行管理。按照规定和协议要求,蔚州地煤公司派驻的“五职矿长”负责全矿的安全、生产、技术、经营,实际生产经营由出资人控制,“五职矿长”外的其余人员均由出资人招聘和发放薪资。

而实际上,“五职矿长”并没有对西涧沟矿进行实质管理,甚至故意回避对副井区域的安全生产、技术管理。

以火工品使用及审批情况为例,管理看似有制度,实际随意批

西涧沟矿每月月底向蔚州地煤公司提出下月火工品用量计划,经蔚州地煤公司审批后向民爆公司购买。蔚州地煤公司成立了火工品管理领导小组和火工品审核小组,每月月底会审煤矿火工品用量计划,审核小组成员全部签字后出具审核结果。开滦集团规定火工品审批参照本月工程完成量审批下月火工品领用量,蔚州地煤公司规定参照前3个月的工程量审批下月火工品领用量。而蔚州地煤公司在审批西涧沟矿火工品用量时,只按照煤矿每月提出的下月计划工程量审批下月的火工品领用量,基本都是矿上报多少就批多少,仅2017年9月份就批准领用炸药4.825吨、雷管12684发。蔚州地煤公司审批火工品后就万事大吉,从来不对西涧沟矿整合改造计划工程量的完成情况和火工品使用情况进行现场核实

事故说法一晚变三回

2017年11月1日凌晨5时许,跟班矿长李占平,带班班长赵喜发等26名工人陆续从西涧沟矿隐蔽斜井乘坐人车入井后,分5个作业点进行生产作业。8时许,1#作业点十几米长的顶板突然跨落,赵喜发等4人被埋压,李占平被冲倒,砸伤头部、肩部并压住右腿。

西涧沟矿实际控制人梁永生闻讯后赶到出事地点,不立即向上级部门报告事故和请求救援,而是自行组织抢救。因巷道冒落矸石体积大、救援工具简陋,经过13个小时后,到当晚9时许才抢救出第一名遇难人员。35个小时后第二名遇难人员被救出,2天后,另2名遇难人员才被救出。

事故发生后,西涧沟矿与遇难人员家属“私了”,除赔偿带班班长家属330万元外,其余3名遇难者家属分别获得320万元赔偿。

自事故发生至11月3日救援结束,梁永生未上报事故。直到11月4日凌晨2时15分,才打电话向蔚州地煤公司调度室汇报:11月3日,4名工人下井巡巷,私自打开密闭,发生冒顶,砸死4人。

11月4日3时30分许,梁永生赶到蔚州地煤公司说明情况,称:11月3日上午七八点,出事儿了,井下棚子倒了,砸死4个人,并说了4个人的名字。

5时30分许,梁永生又向蔚州地煤公司改口并写了情况说明:“2017年11月4日2时15分给地煤调度室汇报西涧沟矿发生死亡事故是假的。真实情况是拉水泥车发生车祸,当时4人当场死亡。我打电话联系不到其他股东,晚上喝多了酒,为了找到其他股东,头脑一热,就瞎打了电话。”

11月4日至25日,梁永生陆续销毁技术资料、遣散工人、拆除设备、拉倒井架、封填井口,毁灭了与事故相关的证据,并与有关人员统一了口径

12月7日,迫于核查、舆论和自身的压力,梁永生到蔚县煤炭局投案,但投案时仍谎称是工人下井取车时发生的事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