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喜神》文/骏马悲嘶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9 00:27: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喜神

  文/骏马悲嘶


 “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家乡大年初一的风俗和别处不同,接财神,拜年,吃团圆饭,迎喜神……令人应接不暇。

   噼噼啪啪的声音在睡梦中闹腾,此起彼伏,从午夜直到天亮,那是接财神的鞭炮声。“五日财源五日求,一年心愿一时酬;提防别处迎神早,隔夜匆匆抱路头”。许多地方在大年初五接财神,但家乡在大年初一早上,而且越早越好,这是亘古流传的习俗。其实憨厚老实的乡亲们分不清王亥、比干、范蠡、关公、赵公明、端木赐、李诡祖、管仲、白圭等诸多乱七八糟的财神,睡梦中扔挂鞭炮,管它妖魔鬼怪还是八方财神,进门的就是神。烧炷香,就算款待了财神,然后在被窝中继续做财运享通的美梦。接财神要早,太阳上山了再接,那是懒人,要被大家笑话。

   早上起来,洗手净面,正屋、院中、厨房各烧根香,院中放三个响响亮亮的爆仗,脆生生地炸出新年新气象。吃早饭,这是新年第一顿饭,也是一年中最为丰盛的一桌饭。盘子挨着盘子,碟子挤着碟子,满满当当一大桌。全家人热热和和围着炕桌,说说笑笑,推杯换盏,好不快活!

   饭未吃完,拜年的叔伯兄弟已经进了门。烧香作揖,先向看不见的诸神及列祖列宗们磕个响头,然后向长辈拜年。拜年仪式简单,但很有意思。奶奶年龄大辈分高,大家自然都向奶奶拜年。跪下去,喊一声:“婆婆,我给你拜个年!"磕个头完事。有时奶奶不在,叔伯们拜完年后隔着门喊一声:“大妈,我给你拜了个年,在桌上放着呢?”拜的“年”呢?桌上除了各种贡品,并没有多余什么!

   大阳上山,准备迎喜神,这是大家期盼已久的。喜神的方位每日不同,初一早上小孩总是问大人:“今年的喜神在哪儿?”大人也不知道,总是笑着说:“去看喜鹊窝,门朝哪儿就在哪儿。”小孩子们都站在大树下,翘首仰望高高的喜鹊窝,可偏偏不同树上喜鹊窝的门朝向不一样。喜神在哪儿?阴阳爷爷知道。村中他最博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懂得奇门遁甲之术,况且他是全村唯一有老黄历的人。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的孙子佑歌,早已将喜神方位传遍全村——今日喜神在西北。

   太阳暖暖的照着,吃饱喝足的人们穿着的新衣服,笑语盈盈,聚在大柳树下,集体“亮相”。正月初一“亮相”,这也是亘古不变的风俗。脱下去年的旧衣,扔掉昨日的阴霾,新衣新帽新面貌,辞旧迎新,喜气洋洋,为新的一年开个好头。人头攒动,笑声荡漾,一片喜气祥和。大人们四平八稳,只顾抽烟客套谝闲传,小孩们迫不及待,不停偷偷往人群中扔爆仗,炸开一串串笑声。

   “粘户红笺墨色新,衣冠揖让蔼然亲。香灯提出明如海,都向村前迎喜神”。时辰差不多了,乡亲们纷纷走进家门,提着鞭炮,拿着香烛,赶着骡马牛羊,如一股股细流,从不同方向汇聚成一条大河,汹涌着,激荡着,喧嚷着,涌向西北方向。老人们双手筒在袖间,面含微笑,在儿孙的簇拥下小心翼翼地颤抖着小腿,舒活着筋骨,相互打趣:“一转眼又大了一岁!”言语之间满是熬过严冬的喜悦。牛儿在圈中局促了一冬,怯怯羞羞,左顾右盼,膽前顾后,满身不自在,在噼啪作响的鞭炮声中缩着脖子,慢慢在冻牢实的路面上磨蹭。调皮的孩子将爆仗扔在老牛脚下,“啪”地一声,老牛扬起蹄子,人群中溅开一朵浪花,人们在嘻嘻哈哈中四散躲开,任由老牛脚踢拳打,摇头摆尾,左冲右突。佑哥拉着黑骡子来了,笼头上满缀着五颜六色的小扇子,花里胡哨,黑骡打扮得像个俊俏的小媳妇。黑骡子极不老实,一看见别人家的母马,便往跟前凑。嘴巴刚凑到马屁股上,冷不防黑马尥了个蹶子,一蹄子踢在骡子嘴巴上,蹬下花花绿绿的小扇子,惹得大家哈哈大笑。佑哥脸一红,一巴掌拍在黑骡脖子上,斜觑道:“看把你个妖精!”翻身骑上了骡背,留下一声声达达的蹄声。忙碌了一年的大娘大婶们,披红挂绿,油头粉面,笑靥如花,三三两两站在路边,丢下永远说不完的闲话,指点着孩子们的衣物头饰。

   一路烟雾弥漫,炮声雷动,牛哞马嘶,人声喧哗。出了村,人群炸开在广阔的田地里。老人们燃香点烛,烧纸磕头,拜神敬祖,虔诚地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人寿年丰,喜事连连。壮年们精神抖擞,生龙活虎,仰起头,卯足劲,放开嗓子,清几下嗓子,唱几声秧歌。低下头,扒开厚厚的积雪,查看小麦油菜根部涌起的春气,预估将来的长势。年轻的媳妇们放下平日的矜持,张开嘴唱,放开声笑。小伙子们矫健得如过了冬的骡驹,你追我赶,腾跃疯跑,在雪地里摔跤练武。过两手,比试比试,吹吹牛皮,说说大话。牛羊骡马们脱了缰,浑身散发着活力,在广阔的田地里驰骋,嘶咬,踢仗。卧在松软的雪地里,结结实实打个滚,跃起来,抖落满身的旧毛。胆大些的乡亲跨上马背,策马扬鞭,马蹄刨起的雪花,雨点般溅落。小孩子们一挂接一挂放鞭炮,将燃着的鞭炮扔向高高的空中,惊落漫天纷飞的花雨。悄悄将鞭炮挂在马尾巴上,看着惊慌失措的鞭炮追赶着失魄落魄的马儿四处逃窜。礼炮接连飙上半空,春雷滚滚。人欢马叫春来早!欢笑声,喝彩声,鞭炮声,鸡鸣狗吠马嘶驴叫,各种声音中,春的气息已蓬蓬勃勃,生机盎然了。

   临迎中午,人群迟迟不肯散去,马儿迟迟不肯回圈,欢快的笑声,也迟迟不肯褪去……

   今天,迎喜神的路上不见了骡马的踪迹,村里仅剩的几头牛,也蜷缩在牛圈中,骨瘦毛长,牵出来丢人。取而代之的是轰鸣的摩托车、疾驶的小汽车。车头调向喜神方向,炮一响,就算迎了喜神。七零八散,各迎各的,早失了往日的热闹。

   迎完喜神都说,年味越来越淡了。吃的穿的喝的用的越来越好,腰包也越来越鼓,日子越过越红火,怎么年味就越来越淡了呢?


作者:骏马悲嘶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de2a34cea94a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服务热线:18293820012

服务热线:15097292345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