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些年使用的农器具之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09 12:20: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早些年使用的农器具之三




磨 子


磨,是一种用来粉碎粮食的石制器具,古称硙,音“畏”。汉元帝时黄门令史游所著儿童启蒙读物《急就篇》,有“碓硙扇隤春播扬”的句子,《注》曰:“硙所以磨也。古者雍父作舂,鲁班作硙。”雍父吗,传说是黄帝时人,他所造的舂(即碓臼)也早已不用了,无需细说(但应县至今有名为“碓臼坪”之村,不知可有碓臼留存?)。鲁班是春秋时人,既然磨是他造的,说明磨的历史也有两千五、六百年了。

  

磨,多用砂石制成,是两个半径相同的大石饼,中心装“磨脐”—转动轴。上下相对的两面,凿出方向不同的浅纹,以增强摩擦力。过去,应县民间使用的磨,大致有这样几种:


一种是油磨,直径大约两米左右,上下两扇厚度都有30多厘米,需两头骡子拉动,是油坊用来粉碎油料的专用工具。油坊,也许十里八乡才有一座,所以这种磨也不常见。


比较常见的是用来磨粮食的磨子,一般直径70厘米左右,一人可以推动。各种杂粮都可以加工,尤其适宜加工小麦。没有通电之前,豆腐坊磨制豆浆也用这种磨。


还有一种“小磨”,直径仅30厘米左右,近边沿处装一垂直手柄,一人坐在小凳上单手转动,效律很低,只用于少量粮食加工,或家庭制作酱醋时粉碎原料。


值得一提的是,应县历史上曾经有使用水磨(用水力推动)的记载。明万历《应州志(田志)·食货志》:成化年间应州有“水碾、磨二十三盘,岁征课钞四十三锭三贯七百八十六文”,是同时期油坊课钞的2.7倍。说明当时水碾、水磨作为一种行业,已经颇具规模。地址,估计在桑干河沿岸大营、臧寨一带,“水磨”村之得名,大概就源于此。然而到万历年间,水碾磨已经不复存在。《田志》说:“成化间,本州有水碾、水磨、鱼课,可见彼时地方尚获水利,而人民殷实亦足征焉。今名存实废……”。究其原因,多半是由于河水时断时续,水力不足,难以为继。不然,在更先进的器具尚未问世之前,人们不会弃之不用。



碾 子


据《魏书·崔亮传》:“亮在雍州读《杜预传》,见为八磨,嘉其有济时用,遂教民为碾。及为仆射,奏于张方桥东堰谷水,造水碾磨数十区,其利十倍,国用便之。”崔亮是北魏朝一位重要历史人物,生活在450 521年间,这样看来,碾子的历史大概有一千五百多年。


碾子,也多以砂石制成,由“碾盘”和“碾轱辘”两部分组成。碾盘直径约1.5,厚约30厘米,下面用三块石头支成水平,上平面距地面约90厘米,周围用砖砌成宽约20厘米之边沿。中心垂直嵌入一根直径约5厘米、高约40厘米的铸铁棒,叫作“碾针”或“碾脐”。碾轱辘呈圆柱形,直径一般约50厘米,长约70厘米,中心有直径约12厘米之洞贯通两头,两边嵌入直径约10厘米、像大车轮毂上的铸铁“车穿”,以减少与碾杆之摩擦。用长约3、直径约10厘米之木棍作碾杆,中间装环形铸铁“碾碗”。套在碾针上,碾轱辘绕碾针转动。


碾子一般由人力推拉,有时也用牛驴牵引。


碾子既可以碾碎粮食,加工面粉,俗谓“压面”;也可以用来碾掉谷物的皮糠,加工成米。俗谓“碾(音念)米”,用途较磨子为广,所以民间以使用碾子者居多。还有一种专门用来碾米的碾子,叫作“擦碾”,碾盘中心高,比普通碾子稍大,但不多见。


俗话说“碾磨千家用”,无论那个村子,也不可能家家置备碾磨。一个百来户人家的小村,有碾磨的一般不过二十来家。一台碾磨至少供五六家使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应县还未普遍用电。每天推碾磨面,是家家户户一项沉重的负担。现在,五十岁以下的人,大概已经不知道推碾推磨是怎回事了,如果偶尔看见一台碾或磨,也许会感到新奇和好玩,但我小时候是一听说推碾就犯愁。



风 箱

  

在应县,风箱(或称风匣)是家家必备之物。由于缺乏煤炭,多以作物秆杆为燃料,人们日常烧水做饭,必求节省。用风箱鼓风助燃,不但节省燃料,而且提高效率。


鼓风助燃的方法,我们的祖先早就开始运用。老子《道德经》说:“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橐籥”(读如“驼越”)就是一种鼓风的器具。《新五代史·王彦章传》:“令甲士五百人,皆持具斧,载冶者,具鞴炭,乘流而下。”鞴,读作“贝”或“败”,是用皮革制成的囊,是鼓风的器具。这种鼓风器,好像现在仍然可见。曾见某镶牙师傅,踩动如半个篮球一样的“囊”,给一个喷着蓝色火焰的装置鼓风,熔化坩埚里铸造假牙的金属。但那囊不是用皮革制成,而是用橡胶制成,不知道是否还叫作“鞴”。人们把风箱上的两根(也有少数为一根)拉出推进的木杆称为“鞴杆”,也应该是由此而来的。


类似我们现在还能见的那种风箱,大概最晚始于唐代。现存宋代印行、传为唐初袁天罡所撰的《演禽斗数三世相书》就刊有一幅风箱图。


风箱是个颇具匠心的器具。大小虽有差别,外观基本相同。一个长方体木箱,长约60厘米,宽约30厘米,高约45厘米。里面装有一个“猫儿头”,底部紧靠一边是“风筒”(也有装左右两个风筒的)。“猫儿头”用木板制成,边沿捆扎白麻、鸡毛,以增强封闭性,如同现代机械中的活塞。“猫儿头”由“鞴杆”与外面的木把手相连。风筒短于风箱,两头与前后箱壁间有一定距离。风筒正中间与“风嘴”相通,风嘴突出于风箱外面,通入灶台。风嘴与风筒之间有一灵巧的“舌头”(叫作巧舌),可以双向遮挡风筒,使空气只流向风嘴。风箱前后各有一个方寸进气孔,位于鞴杆上方或下方。孔的里面,各安装一个可张合的小挡板。当人推拉把手,带动“猫儿头”前后移动时,两个气孔此张彼合。“猫儿头”一边的空气畅通进入时,另一边则气孔闭合,空气被压入风筒。随着拉出推进和“呱哒呱哒”的响声,风就连续不断地吹进灶堂。有一个谜底为风箱的谜语说得很形象:


刘备双剑入古城,赵云怒气在空中。

花言巧语诸葛亮,张飞一喝满堂红。


在应县城内,风箱的第一次被冷落,是改革开放后,小型吹风机迅速进入千家万户,但由于当时电力供应不足,经常停电,风箱不得不留在原地,以备停电时使用。十多年前,人与天然气同时进入楼房,风箱已无地可容,因而消失殆尽。在农村,风箱尚未完全下岗。



桔 槔


说“桔槔”,也许有人不知其为何物,但如果说“撑杆”,则60岁以上老年人多数知道。这是一种利用杠杆原理从井里汲水的装置。撑杆主要由三根木头和一个盛水器组合而成。一根粗木桩竖于井旁,高约2.5。另一根长约4、直径约10厘米的木杆,于大约2/3处用铁环悬吊于竖桩顶端,这是杠杆的支点。在较短的一端,系以重物,较长的一端,用小铁环与一根长约4、直径约5厘米的细杆相连,细杆下面联结一个半球状盛水器—用柳条编制的柳斗,也有人称其为柳罐。闲置时,重物使汲水器一端扬起,汲水时,拉柳斗入井中,系重物一端扬起。由于力臂较长,用力方向向下,人不感到太费力。提起时,由于重物的势能作用,并利用惯性,也比较轻松。用撑杆一次可汲水15公斤左右。熟练的人使用起来,只见撑杆的两端此起彼落,水渠里流水源源不断,不过一个时辰,半井水就被汲干。过去,应县下社、南河种、下马峪、南泉一带,用撑杆汲水灌溉或汲取生活用水,十分常见。


我国商代已经开始用桔槔灌溉。桔槔的记载始见于《墨子·备城门》。《庄子·天运》把桔槔描述得形象而生动:“且子独不见夫桔槔者乎?引之则俯,舍之则仰”。庄子这里是用桔槔作喻体来打比方的。可见在战国时代,桔槔的使用已经很普遍了。进入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电动抽水机已经取而代之了。



辘 轳


还有一种井上汲水装置叫“辘轳”,论其历史,与桔槔亦相差无几。据《物源》说:“史佚始作辘轳”,史佚是周初的史官,距今已经有三千余年历史。


辘轳较桔槔稍为复杂些。井上竖立支架,上装可用手柄摇转的轴。轴的粗细要适当,轴细虽然省力,但需转动更多次数。轴上系绳索,一端固定,一端系水桶(也有两端系水桶的,此起彼落)。摇转手柄,汲取井水。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井深用辘轳,井浅用桔槔”。应县地下水位较高,水井较浅,所以用桔槔的多,而使用辘轳的不多,只有在少数山村能够见到。


自古以来,辘轳就是诗词中一个常见意象,被赋予种种含意。北周庾信诗句“道险卧辘轳”,人躺在辘轳上,木转则坠井,极言其危险。南唐中主李璟词句“梦断辘轳金井”,用辘轳寓义反复上下的情思与春愁。直到不多年前,还有一首《女人不是辘轳》的歌唱道:“命运不是辘轳,把井绳缠在自己身上”。都能引起人们美妙的联想。但以后的人,读起这些诗句来,恐怕要莫明其妙了。


      欢迎投稿

电子邮箱:xwbzhangxianwen@163.com

主办:中共应县县委党史办公室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