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大黑幕!一支特战部队和一群猛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12 21:25:3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一章 山中军人

山中的早秋格外的冷。天还不曾亮出轮廓,东方的天际雾影中微微现出一丝曙光,莽莽大山的山野草际间不断传出秋虫密集如雨的鸣声。

随着渐渐亮起的曙光,一弯残月已下林梢,山林间渐渐响起清脆的鸟鸣声。

突然,两个小黑影从山谷旁的峭壁上流星般的急速扑下,一只身上布满黄黑条纹、猫般大小的小花豹和一个年仅十四、五岁、满脸稚气的小男孩迎面扑来,小男孩身上挂着一把特制的小弓箭,腰中别着一把山区特有的小弯刀。

“好”,随着一声苍劲的吆喝声,飞奔的小花豹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的男孩一个飞跃,翻上了花豹旁边3、4米高的一棵大柳树上,站在一条晃晃悠悠的柳条上随着柳条上下起伏,嘴里高声叫道“爷爷”。

一个满脸沧桑的老人从山坡上缓缓站起,“万林,让爷爷看看你的箭法”,说着手里的一把碎石扔向了30米开外的一片灌木丛中,一片不知名字的小鸟叽叽喳喳地从灌木丛中惊起。

“嘭嘭嘭”几声弓弦响,3只飞鸟已应声落地。

“有进步!”随着喝彩声,老人将手中的另一把碎石抛出,7、8只小鸟跟着落下“去把鸟捡回来收拾干净腌起来,我们回去读书”。“好,一会儿您可要再指点一下我的飞石击鸟功夫,我现在一把碎石只能打两三只”小孩欢快的叫着,闪电般钻入灌木丛中。

山间的茫茫雾气随着一抹突然跳出的阳光渐渐淡去。爷孙两人身后跟着小花豹缓缓向着半山腰的茅草屋中走去。突然,小花豹发出了一声短促的低吼,老人闻声闪到一人粗的松树后,万林则一个飞跃,跳上了2米多高的树杈,小花豹紧紧伏在老人脚下。

“看到什么?”老人低声问道,“左侧十几里的树林子在剧烈晃动,好像是大型动物在打斗”万林小声答道,“带小花过去看看”老人低声吩咐道。随着话音,万林带着小花向离弦的箭一样从树上直扑向左侧山林。

他们刚接近山林,就听见“啪啪”两声枪响,随着响起一声惨嚎。

万林“嗖”的蹿向树后,顺势取下背上的弓箭。然后慢慢向林中摸去。

林中空地上,一个穿着绿色迷彩服的大汉左手拿着匕首,右手提着手枪,脸色惨白地靠在一棵树上,脚旁躺着一只 脖子上流着血的恶狼,身前三米多远的地方还仰面倒着两只。三只身长一米左右的大狼分布在大树周围狠狠的盯着大汉。

大汉靠在树上的身子有些晃动,握着枪的手在微微抖动。“受伤了?没见他身上有伤口呀?”万林心中暗想。

突然,大汉正面的大狼张嘴猛地向大汉扑去,万林来不及多想,抬手射出一箭,脚边的小花也跟着扑了出去。

箭杆深深插在大狼脖子上,大狼惨叫一声翻倒在旁。此时小花豹已从四五米外腾空跃起扑到另一只狼背上,右爪紧紧扣在它的脖子侧面,两眼突冒蓝光紧紧盯着另一只。

被蓝光盯住的恶狼连连后退,想跑又不敢,两眼畏惧的看着蹲在同伴背上的小花豹。被小花豹制住的大狼浑身颤抖着趴在地上,两眼求救似的盯着自己的同伴。

万林看了一眼小花豹身下的大狼,见它肚子鼓鼓的估计是条怀孕的母狼。他冲小花豹挥了一下手,小花豹从母狼身上跳下,仰头吼叫了一声。两只大狼如释重负地低嚎一声,转身钻进了茂密的山林。

万林转头看了一眼大汉,只见他歪坐树下、脑袋耷拉在胸前已经昏迷过去,手枪和匕首散落在草地上,。

万林赶紧跑过去将匕首和手枪捡起插在腰间,然后仔细观察大汉,见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心中正在纳闷,一旁的小花豹突然伸出右爪在大汉的左腿晃动,万林赶紧伸手挽起大汉的裤腿,果然发现右小腿上有一个三角形的小孔往外流着血。

“被蛇咬了。小花,救他”万林指着伤处,小花低头伸出舌头在大汉伤处使劲舔着。

过了一会儿,看大汉紧锁的眉头似乎舒展开一些,万林俯身轻松地扛起一百六七十斤的大汉向林外跑去。

“爷爷,是一个军人,被蛇咬了。还挺厉害,被蛇咬了还打死三只狼”快步跑到屋前的万林冲着爷爷喊道。站在屋前的老人一把接过大汉,将他放进屋内炕上。然后仔细看了一眼,只见躺在炕上的大汉是一个身穿迷彩服,肩上挂着两道三星的上校,满脸的痛苦表情。

“被白花蛇咬了”爷爷看着他的伤口,掏出腰间的小刀在大汉伤处划了一个小十字,小心地将毒血挤出,然后从炕头小竹篓里拿出一个绿色小竹筒,将筒中白色的药粉倒在军人伤口处。“没事,小花已经给他舔过了”万林在旁边说。

上完药,爷孙两人静静地看着躺在炕上的军人,只见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浓浓的眉毛向上翘着,满脸显示着一种刚毅的神色。“给他喝点水”爷爷皱紧眉头吩咐万林。

话音刚落,炕上的军人突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声。“他醒了”万林叫道。军人睁开眼,翻身就要坐起。“不要动,你被蛇咬了”万林赶紧扶住军人。

军人打量了一下祖孙俩,然后看了一下周围环境。只见屋内陈设很简陋,只有一些普通的生活用品,唯一引人注目的是靠墙立着的一个古香古色的大书架,上面满满的摆放着一排排线装书。

“你从哪里来,为什么到这深山野林里?”爷爷黑沉着脸看了一眼万林放在一旁的手枪和匕首,低声问道。“我找万鸿老先生,我是万明的战友”军人虚弱的回答到。

听到军人的回答,老人的身子一震,眯着的眼睛突然射出一缕精光,一言不发地看着军人,紧紧地盯了军人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你先歇一会儿吧”,说完转身走出了茅草屋。

万林感到了空气的沉闷,起身倒了一碗水放在军人身边“叔叔喝点水吧”,也转身来到屋外。

爷爷手里拿着长长的旱烟袋,坐在院内的小竹凳上,一口接一口地吸着旱烟,握着烟袋的手在微微发抖。

“咳咳”两声轻微的咳嗽声从门口传出。“咦,你怎么起来了”万林赶紧跑过去扶住军人。军人拿手抚摸了一下万林的头顶“你是万林吧?”“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万林诧异道。

“我是你爸爸的战友,我叫黎东升”军人说道。然后看着老人 “您就是万鸿老先生吧?”说完也不等老人回答,脚跟一并,向老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看到军人敬礼,老人慢慢站起身,眼睛直视着黎东升,缓缓地问道“他不在了?”

听到老人的问话,黎东升一股热泪涌出眼眶,哽咽道:“报告老先生,受万明生前嘱托,黎东升前来看望您和万林”。

听到黎东升的话,老人身子晃了一下,放着精光的眼神渐渐暗淡下来,缓缓坐到了竹凳上。万林则呆呆地看着黎东升。

万林对爸爸、妈妈没有一点印象。从懂事起,就只有爷爷与他相依为命。只记得爷爷每天天不亮就拿着一根细细的竹子将他敲起来,让他练站桩、运气和一些不知名的动作;练完功后,还要跟着爷爷学习认字和背书;晚上,爷爷还要逼着他躺到一个冒着刺鼻药味的大木盆中泡澡。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小万林每天除了练功、读书,剩余的时间就是带着小花豹满山遍野地去打猎。为了跟上小花豹的速度,万林用家传的轻功心法,将身手练的象小花豹一般快捷,现在连爷爷都无法跟上他的速度。

打猎的时侯,爷爷指导他用家传功夫与豹子、大黑熊、野猪等大型动物进行徒手格斗。现在十五岁的他,已能徒手将一头100多斤,长着獠牙的大型野猪制服,直接与大豹子徒手对抗而毫发无损。

可在这十几年中,爷爷从没跟他提起过爸爸和妈妈。每当爷爷带他出山用山货和兽皮到镇子上换生活必需品时,看到与他同龄的孩子身边都有爸爸和妈妈时,总是缠着爷爷问自己的父母,每次都换来狠狠的斥责。

“坐吧”爷爷指着院子中的小竹凳,缓缓地对军人道。

“这是万明生前让我交给您的一封信和遗物”,军人从腰中挎着的小包中拿出一封信和一个浸着血迹的小布包。

老人缓缓将信打开:“父亲:如果这封信到了您手中,就说明不孝儿已经不在人世。请您无论如何原谅儿子的不孝吧。”

“自从十三年前家中巨变,儿子在杀光那帮畜生后,就直接随与儿共同消灭那帮畜生的军人不辞而别。因我知道家中祖训是终生不能走出大山从军,不得用家传武功伤人。可我空有一身惊世骇俗的功夫,却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我还算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吗。我当时立誓:一定要将伤害林儿妈妈的那帮混蛋赶尽杀绝!不然决不回家看望您老”。

“黎东升是和我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我们同是K军区特种大队的战友,他是大队长。我将您和林儿托付给他了。”

“另外,林儿也不小了,现在时代变了,我们万家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应该出山为国做点事情了。我希望您能让黎东升将林儿带走,让他用我们万家的功夫报效国家。”

儿绝笔”。

看完信,老人颤抖着打开带血的小布包,里面是一叠厚厚的立功证书,特等功一次,一等功两次和厚厚的一叠二、三等功证书,还有一张存折。

黎上校用含泪的眼睛看着老人说:“万明没有给您丢脸,他生前是我们特种大队中校副大队长,在最近一次执行与国外恐怖分子的战斗中,为了抢救战友光荣牺牲了。这些都是他用血和生命得到的荣誉,是国家对他的最高奖励。他用您万家的武功,为祖国训练出了一只无坚不摧的特种部队。我代表特战大队全体官兵向您敬礼”说完猛地站起,向老人敬了一个庄严地军礼。

第二章 出 山

林儿默默地看着父亲留下的立功证书,两眼满是流水。他终于知道父亲原来是一名威武的军人,可是他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不让他知道这一切呢?

老人转过头来,深邃的目光看着万林说“林儿,你爸是十三年前离开的,为什么离开,我从没说过,今天我就全都告诉你吧”。

老人的目光转向远处葱郁的大山:“我们万家在这座大山林中生活了300多年了,从没有人走出这座大山。因为祖上有训:世代习武,不得走出大山从军,不能以武伤人。据说是因为我们家传武功招招致人死地,而我们的祖先以一身绝世武功参军后,立下无数战功,却因为战绩显赫、身居高位而被人陷害,险些酿成灭门惨祸。为避祸才走进了这座大山。从此祖上特意立下规矩,世代不得走出大山,不得从军”。

爷爷点上了一袋烟吸了一口,慢慢讲述着当时发生的事情。

万林的妈妈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彝族姑娘,嫁给林儿爸爸一年后生下了林儿。

就在万林过两岁生日的那天清晨,万林的爸爸万明一早就笑着对父亲说:“今天您孙子过生日,我进山猎一只豹子去。晚上咱们吃豹子肉。让您孙子长大后像豹子一样壮实”说着拿上弓箭和腰刀就进山了。

万林的妈妈这时也从厨房走出来,背着一只竹筐说要去山里采些鲜菇。可到了下午,万明扛着一头豹子回来了,可林儿的妈妈却不见回来。

万明跟父亲说:“这么长时间了,我出去找找”。两三个时辰后,他两眼通红地抱着衣衫破碎的媳妇回来了。

万林的爷爷赶紧跑过去问“怎么回事?”,万明眼中喷着怒火说了一句“林儿妈妈让畜生糟蹋死了”,说完抱着媳妇的遗体跑到对面的大山上将她埋了。

回来后,万明一声不吭,拿着弓箭和弯刀就跑出去了,一去就是三天没有音讯。

第三天的早上,老人打开房门,只见门口一只竹筐内放着一只从没见过的、刚出生几天的小狸豹和一封信。老人打开信,只见上面写道:爸爸,我走了,我已经杀了祸害林儿妈妈的几个畜生,据说这帮畜生还有同伙,我一定要杀光他们,不然没脸回来见您和林儿。

老人讲述完这一切,抬头看了一眼万林,说道:“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见到他。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他们的事情,是怕你听到这些伤心事控制不住自己,影响你练功。现在你也长大了,功夫也练的差不多了,是该让你知道这些了”。

黎上校顺着爷爷的话接着说道:“那天,我们获得情报,国外某贩毒集团将护送一批毒品和军火由国外偷运入境,由于屡次遭到我们边防武警的打击,这批不法分子高价聘请了东南亚一带非常有名的“飞狐雇佣军”的几个保镖护送,Y省警方在随后的历次围剿中先后损失了十几名武警战士。为此边防武警特向我们军区请求支援,所以我带领特战队的八名队员埋伏在歹徒必经山谷的半山腰,准备彻底消灭这批亡命之徒”。

“正当我们准备发动攻击的时候,只听见几声弓弦响,五个拿枪跟在运输队后面的雇佣军已应声倒下,跟着就看到一个流星般快捷的身影从山谷间的草丛中飞起,只见他两手甩动,三个刚刚掉转枪口的雇佣军又应声倒下。随着人影的落地,我们只听见几声惨叫。当时我们都惊呆了,我在特种部队已经十几年了,熟悉世界上各种技击手法,可从没见过如此快捷利落的功夫,霎那间就消灭了由各国特种部队退伍兵组成的八名飞狐雇佣军和十名武装贩运人员”。

“当我们高喊着‘华夏军人’冲到现场的时候,你爸爸两眼通红,呆呆地看着地上十八名歹徒一动不动。八名雇佣军中,五名颈间中箭,三名眉间各镶一块碎石。其余十名武装押运分子都是颈间一刀毙命。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二十秒,以至于雇佣军连一枪都没来得及放”。

“事后,你爸爸跟我说了先前发生的事,提出要参加部队杀光这些畜生。可他怕你爷爷用祖训阻止他参军,便在当天夜里独自到深山掏了一只刚出生的小动物作为你两岁的生日礼物,连同给爷爷写的一封信送到屋前,连夜就随我们走出了大山”。

“到部队后,我把你爸爸的情况直接汇报给了当时的军区作战部钟部长,钟部长立即接见了你父亲,并要五名特战队员与你父亲过招,只瞬间工夫五名特战队员均被击倒。钟部长看后也深深震惊,立即向军区司令员汇报,特招你父亲进了特种大队。同时任命你父亲为特种大队技击教官,直接授予了少尉军衔”。

“之后,大队安排了多名教官对你父亲进行了武器使用、各种车辆驾驶、野外生存等多种现代化特种作战技能的训练,并在半年后直接进入二中队外出执行任务”。

“在多次执行任务中,由于你父亲出色的作战技能和勇猛的作战风格,多次荣获个人嘉奖和集体荣誉,很快荣升中校军衔和特种作战副大队长,兼大队技击总教官”。

“在最近一次解救被绑架人质的行动中,我们与国外的恐怖组织发生激战,在我们共同冲进敌人巢穴,你父亲独自毙敌十余名后,一名临死的匪徒突然引爆了了一颗手雷,你父亲为保护战友,用身体扑倒周边的战友而身负重伤。牺牲前,让我把这些交给你们,并转告父亲,他没有给万家丢脸,也希望万林能接他的班,继续用万家的祖传技艺为国除害,报效祖国”。

黎上校脸上挂着泪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