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花时节 | 桃花开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05 20:06: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关注秦风楚韵   共建书香白河


编者小感

今天是春分过后的第一天,绿杨烟外,万枝桃花笑。杜甫《春水》诗:三月桃花浪,江流复旧痕。朝来没沙尾,碧色动柴门。接缕垂芳饵,连筒灌小园。已添无数鸟,争浴故相喧”。


这是个万物复苏的季节,陕南,白河,也到了一年中最美的时节。随着天气的转暖,春日袅袅,稚柳轻柔,桃花、杏花、樱花也在和煦的春风中,次第开放。


此时的农舍屋外,多少都被些花儿点缀这,多么适合来踏青,多么适合来山城白河。“云间桃花·水色白河”,城关镇群力村的前坡外,十里桃林,灼灼其华,很适合躺下做一场他年旧梦。


这是一场与花的约会,当然,也不能忘记来阅读一首关于花的文章。


“故乡的桃花开了吧?”

“是的!”

“回来吗?”

“......”

桃花开了

初春的陕南,确是一个美好的时节。

风是暖的,带着南方的水汽,温润不燥,吹走了一冬的暗沉和阴郁,天空也吹得蓝莹莹的,通透无瑕。新芽已经爆出来了,一天一个样,昨天还是若隐若现,今天已如米粒般亭亭站在枝头,柔嫩的叶芽,满是欣喜与希望。自由穿行在陕南沟沟壑壑的水也把冬日的冷冽隐去了,轻快、柔和,一路潺潺淌过。

桃花开了。

一树树花将朴素的乡村点缀得分外绚烂,尤其是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像是一群听话的孩子,春风一吹仿佛得到指令般全开了,一朵挨着一朵,一朵挤着一朵,粉粉的红,深深浅浅,如云如霞,在青瓦白墙的映衬下,霸道地充斥着你的视觉,进入村落第一眼看见的总是那灼灼的桃花。

看见桃花开,便知春天到。桃花开时或许是乡村最梦幻的时节吧,孩子们会将它写进作文,用纯真的语言赞美,那是乡村孩子最早的审美启蒙。已经知道害羞的小少女折来花枝,插在玻璃瓶中用水养着,被生活洗礼的汉子妇人们也会看着桃花感叹一声:春天到了。

桃花,在某一个时刻,成为了乡村的慰藉。到城市工作、居住的人们,你有多久没有看过桃花开了?

在陕南连绵群山中延伸的高速公路上一路向前,窗外总是苍翠,苍翠的山坡,苍翠的庄稼,倏地跳出一抹抹粉红、柔白,是桃花。

她往往是倚在一段白墙旁边,或是在土筑的断壁残垣之侧,一簇开无主。或许人生就像在高速路上疾驰的汽车,不能停留、不能后退,就只能远地看着一树又一树、一簇又一簇的桃花隔着车窗迅速后退、后退,只留下一抹粉红的影子。

那些桃花和那些白墙、那些断壁一样,不知多久没有见过它的主人,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它们悄无声息地开,悄无声地结出果子,引来叽叽喳喳的鸟儿啄食嬉戏,又毫无征兆的一阵风般地飞走,也许直到秋风带走最后一片叶子,直到雪花落满枝头,直到又一个春天让花满枝头,它依旧没有见到它的主人。远在故乡之外的你,可知道这一季的桃花开了?

瓦屋顶再也没有袅袅的炊烟升起,黄昏里再也没有母亲唤儿回家拉长的声调,没有牛羊的山坡草木葱茏,乡村远去了,家乡远去了。多年以后,我们何处去找寻故乡,我们又把乡愁寄托在哪一片瓦、哪一棵树上?

远行的人儿,在这浅浅深深的陕南春天,我只想轻声告诉你,桃花开了。


作者:田宇(宋家镇政府)

主办单位:白河县文联

投稿邮箱:qinfengchuyun@163.com

投稿热线:0915-7821548

书香白河 诗意栖居

戊戌年二月初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