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 兰陵笑笑生《金瓶梅》(长文无图)|小屋读书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25 16:21:3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阀阅遗书思惘然, 

谁知天道有循环。 

西门豪横难存嗣, 

敬济颠狂定被歼。 

楼月善良终有寿, 

瓶梅淫佚早归泉。 

可怪金莲遭恶报, 

遗臭千年作话传。


早在小屋读书刚建立的时候,我就看过一些《金瓶梅》了,那时候只看了十分之一,完全没有感受到“第一奇书”的魅力,这次通篇看完,把我震的不行,久久不能平息。

这个署名“兰陵笑笑生”的神秘人物,通过西门庆一家的起起落落,全景式的呈现了明代的市井生活。可以说《金瓶梅》是观察明代真实生活的一个无比清晰的窗口,不只是花样繁多的房事,房事用具,还有大量的民俗,食物,交通方式,商业等等等等。作者在书中不时的会出来稍作点评,说几句“看官听说”的警句,但是总体来说,作者已经将自己的感情压缩到最小了,这种冷眼观世界的角度更能呈现出当时社会的黑暗,混乱,以及人,尤其是女人生存的无奈。




《金瓶梅》故事发生在宋徽宗时期(实际写的是明朝),男主是西门庆,有一堆女人。书名中的“金”指潘金莲,在毒死武大之后被西门庆收作五房;“瓶”指李瓶儿,本是西门庆的朋友花子虚的老婆,和西门庆好上之后合伙气死花子虚,西门庆没有立马将她娶回家,被蒋竹山乘虚而入,然而西门庆不抛弃不放弃,终于收为六房;“梅”是指潘金莲的下人庞春梅,戏份相对较少,大部分都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出现,手上有很多人的把柄。


西门庆家里是开药铺的,稍微有些发财,自从娶了李瓶儿才是真正的发了财。西门庆与过世的陈氏有个女儿,叫西门大姐,许配给了陈敬济,这个女婿就是本书的男二。西门庆的大房叫吴月娘,二房李娇儿,三房孟玉楼,四房孙雪娥,五房潘金莲,六房李瓶儿,除此之外还有无数发生过关系的女性。


西门庆靠着拍马屁,挥金如土,结交社会各界人士,生活的非常滋润。故事开始于遇见潘金莲,接下来就是水浒传的剧情,王婆献计毒杀武大,不同的是,武松回来之后没有立刻杀了西门庆,而是由于西门庆打通了官府,将武松发配到了外地。时隔五六年之后,皇帝大赦天下,武松回到清河镇才斩杀了潘金莲和王婆,逼上梁山。


西门庆的日常活动就两样,吃饭和行房。这本书大概有一半的篇幅都是各种各样的人在一起吃饭,要不是谁过生日,要不是谁生孩子。在剩下的一小半是西门庆和不同的人啪啪啪,包括正经妻妾,非妻妾,甚至包括男童。“家中袖了一个锦包儿来,打开,里面银托子、相思套、硫黄圈、药煮的白绫带子、悬玉环、封脐膏、勉铃,一弄儿淫器。”其余的部分就是各妻妾之间的争风吃醋,明争暗斗,其中又以潘金莲的表现最为突出。

摘几段西门庆的嘿嘿嘿活动,比较文雅的有: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带结。一个将朱唇紧贴,一个将粉脸斜偎。罗袜高挑,肩膀上露两弯新月;金钗斜坠,枕头边堆一朵乌云。誓海盟山,搏弄得千般旖旎;羞云怯雨,揉搓的万种妖娆。恰恰莺声,不离耳畔。津津甜唾,笑吐舌尖。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微微气喘。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直饶匹配眷姻谐,真个偷情滋味美。

灯光影里,鲛绡帐中,一个玉臂忙摇,一个金莲高举。一个莺声呖呖,一个燕语喃喃。好似君瑞遇莺娘,犹若宋玉偷神女。山盟海誓,依稀耳中;蝶恋蜂恣,未能即罢。正是:被翻红浪,灵犀一点透酥胸;帐挽银钩,眉黛两弯垂玉脸。

而比较直白野蛮的有:

西门庆且不与他云雨,明知妇人第一好品箫,于是坐在青纱帐内,令妇人马爬在身边,双手轻笼金钏,捧定那话,往口里吞放。

这西门庆起身,脱下玉色纱儿,搭在栏杆上,迳往牡丹台畔花架下,小净手去了。回来见妇人早在架儿底下,铺设凉簟枕衾停当,脱的上下没条丝,仰卧于衽席之上,脚下穿着大红鞋儿,手弄白纱扇儿摇凉。西门庆看见,怎不触动淫心,于是剩着酒兴,亦脱去上下衣,坐在一凉墩上,先将脚指挑弄其花心,挑的淫精流出,如蜗之吐涎。一面又将妇人红绣花鞋儿摘取下来,戏把他两条脚带解下来,拴其双足,吊在两边葡萄架儿上,如金龙探爪相似,使牝户大张,红钩赤露,鸡舌内吐。西门庆先倒覆着身子,执麈柄抵牝口,卖了个倒入翎花,一手据枕,极力而提之,提的阴中淫气连绵,如数鳅行泥淖中相似。妇人在下没口子呼叫达达不绝。

甚至是与当时还只有十五六岁的书童,真实令人乍舌:

书童一面接了放在书箧内,又走在旁边侍立。西门庆见他吃了酒,脸上透出红白来,红馥馥唇儿,露着一口糯米牙儿,如何不爱。于是淫心辄起,搂在怀里,两个亲嘴咂舌头。那小郎口噙香茶桂花饼,身上薰的喷鼻香。西门庆用手撩起他衣服,褪了花裤儿,摸弄他屁股。因嘱咐他:“少要吃酒,只怕糟了脸。”书童道:“爹分咐,小的知道。”两个在屋里正做一处。

良久,西门庆努了个嘴儿,使他把门关上,用手搂在怀里,一手捧着他的脸儿。西门庆吐舌头,那小郎口里噙着凤香饼儿递与他,下边又替他弄玉茎。


西门庆因为在大奸臣蔡京的寿辰送了巨大的礼,蔡京封他做了清河县的提刑。利用职务之便,不仅为自己谋福利,也帮着自己的狐朋狗友指鹿为马,干尽了丧尽天良的事。

当然这是有报应的。


六房李瓶儿生下一个男童,一年两个月就病死,西门庆花钱,能想的办法都想了也无力回天。不久之后李瓶儿也因病去世。他自己呢,也因为纵欲无度死在了与潘金莲行房之后。

这妇人扒伏在他身上,用朱唇吞裹龟头,只顾往来不已,又勒勾约一顿饭时,那管中之精猛然一股冒将出来,犹水银之淀筒中相似,忙用口接咽不及,只顾流将出来。初时还是精液,往后尽是血水出来,再无个收救。西门庆已昏迷去,四肢不收。妇人也慌了,急取红枣与他吃下去。精尽继之以血,血尽出其冷气而已。良久方止。


俗话说“树倒猢狲散”,这句话形容西门庆死后的情况再贴切不过了。首先就是潘金莲和自己的女婿陈敬济偷情,然后是李娇儿从西门庆家偷钱才带回家,吴月娘将李瓶儿的灵床扔出去烧掉,韩道国将西门庆门店的商品私自卖掉,春梅改嫁,李娇儿改嫁,曾经在西门庆家夜夜喝酒的官员也只是送来五十两银子就匆匆离开。总之是迅速的凋敝,令人唏嘘。街头巷尾都是这么议论的:

西门庆家小老婆,如今也嫁人了。当初这厮在日,专一违天害理,贪财好色,奸骗人家妻女。今日死了,老婆带的东西,嫁人的嫁人,拐带的拐带,养汉的养汉,做贼的做贼,都野鸡毛儿零撏了。常言三十年远报,而今眼下就报了。




本书的一号女主是潘金莲。最最最最早,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偷情还害命的女人,心里尤其憎恨;再后来我知道她的身世之不幸,觉得这人好像也挺可怜的;再到后来,我又知道他在与西门庆的其他妻妾的争风吃醋中有多么过分,又觉得武松杀的好。现在来看,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看待潘金莲这个人物了。

首先潘金莲是个大美人是没错的,本书有一段非常漂亮的描写,就是西门庆第一次看见潘金莲的样子:

这个人被叉竿打在头上,便立住了脚,待要发作时,回过脸来看,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但见他黑鬒鬒赛鸦鸰的鬓儿,翠弯弯的新月的眉儿,香喷喷樱桃口儿,直隆隆琼瑶鼻儿,粉浓浓红艳腮儿,娇滴滴银盆脸儿,轻袅袅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一捻捻杨柳腰儿,软浓浓粉白肚儿,窄星星尖翘脚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更有一件紧揪揪、白鲜鲜、黑茵茵,正不知是甚么东西。观不尽这妇人容貌。

再者就是,潘金莲十分泼辣,书里面有很多她气急败坏大段大段数落别人的片段,比如最早勾搭武松不成反咬一口的时候:

那妇人听了这句话,一点红从耳边起,须臾紫涨了面皮,指着武大骂道:“你这个混沌东西。有甚言语在别处说,来欺负老娘!我是个不带头巾的男子汉,叮叮当当响的婆娘!拳头上也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不是那腲脓血搠不出来鳖!老娘自从嫁了武大,真个蚂蚁不敢入屋里来,甚么篱笆不牢犬儿钻得入来?你休胡言乱语,一句句都要下落!丢下一块瓦砖儿,一个个也要着地!”


前面的都不说了,单说他在争夺西门庆的宠幸的时候是多么的阴险。其中后果最严重的就是与李瓶儿之间的争夺。李瓶儿自从怀孕,就得到了西门庆更多的宠幸,潘金莲瞬间没了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在小孩诞生之后达到了顶峰。

这潘金莲听见生下孩子来了,合家欢喜,乱成一块,越发怒气,迳自去到房里,自闭门户,向床上哭去了。


她养了一只黑猫,专就叫那猫去吓唬小孩,直到有一次小孩被猫吓了之后就一病不起,很快就死掉了。西门庆得知这只猫的存在“”。孩子死后,潘金莲拍手称快。

你看这老婆子这等张嘴!俺猫在屋里好好儿的卧着不是。你每怎的把孩子唬了,没的赖人起来。爪儿只捡软处捏,俺每这屋里是好缠的!

话说潘金莲见孩子没了,每日抖擞精神,百般称快。


潘金莲的生活里没有爱情,只有安全感。这似乎是天生丽质与现实环境碰撞的结果。潘金莲长得美,又会琴棋书画,真的是一个可以说得上完美的先天条件,但是却阴差阳错的的嫁给了武大郎,这种事放谁身上也不会甘心的,她一辈子都在担心再次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于是看到武松想勾搭,看到西门庆想勾搭,看到西门庆的女婿也想勾搭,更换之频繁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因为爱情。她追求的更多是性欲的满足和安全感的满足,她或许早期还追求爱情,但后来肯定是没有了,甚至已经不追求物质的满足,她只希望有个靠山。这种追求到了何种的变态的程度,可以从潘金莲最闹葡萄架看出来,但是这一段尺度太大了,不方便贴出来。另外一个变态的行为就是喝西门庆的尿:

西门庆要下床溺尿,妇人还不放,说道:“我的亲亲,你有多少尿,溺在奴口里,替你咽了罢,省的冷呵呵的,热身子下去冻着,倒值了多的。”西门庆听了,越发欢喜无已,叫道:“乖乖儿,谁似你这般疼我!”于是真个溺在妇人口内。妇人用口接着,慢慢一口一口都咽了。西门庆问道:“好吃不好吃?”金莲道:“略有些咸味儿。你有香茶与我些压压。”

够变态吧!从这个角度来看,潘金莲这中在西门庆面前低到尘埃,在下人面前又飞扬跋扈的状态确实蛮可怜的。




李瓶儿在嫁给西门庆前后有着巨大的变化。在这之前,他是一个可以为了偷情气死老公的人,计谋还都是她自己想的。嫁给西门庆之后,变得性格极其温和,对待下人也是和和气气十分照顾,从来不与谁吵架,面对潘金莲的各种挑衅都是默默听着从来不反抗。李瓶儿在书中死的最早,这一段戏也是让我重新认识《金瓶梅》这本书的契机。

李瓶儿因为孩子去世,加上潘金莲的羞辱,在心中积下块垒,有害上了严重的妇科疾病(这个当然是),下体不停的流血,迅速的瘦成皮包骨。在死前他竟然还让西门庆去上班,不要老守着她,他的后事不要大办特办,还十几两银子随便买个棺材就行了(当时西门庆买一架床都是六十多两银子),只是不要火化,好歹是做了一世的夫妻。她把下人都叫来一个个交代后事,让下人不要怕,肯定不会赶他们走。

初时,李瓶儿还梳头洗脸,下炕来坐净桶,此后渐渐饮食减少,形容消瘦,那消几时,把个花朵般人儿,瘦弱得黄叶相似,也不起炕了,只在床褥上铺垫草纸。恐怕人嫌秽恶,叫丫头只烧着香。西门庆见他胳膊瘦的银条儿相似,只守在房内哭泣,衙门中隔日无走一走。李瓶儿道:“我的哥,你还往衙门中去,只怕误了你公事。我不妨事,只吃下边流的亏,若得止住了,再把口里放开,就好了。你男子汉,常绊在我房中做甚么?”

李瓶儿点头儿,便道:“也罢,你休要信着人使那憨钱,就将使十来两银子,买副熟料材儿,把我埋在先头大娘坟旁,只休把我烧化了,就是夫妻之情。”西门庆不听便罢,听了如刀剜肝胆,剑锉身心相似。哭道:“我的姐姐,你说的是哪里话!我西门庆就穷死了,也不肯亏负了你!”

如此种种,都忘了李瓶儿之前是怎样的人。我读到这里真的是非常的丧,也丧失了传达我感情的语言能力了。


之所以说西门庆对李瓶儿是真心的,不仅因为刚听到猫吓着了孩子:

西门庆不听便罢,听了此言三尸暴跳,五脏气冲,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直走到潘金莲房中,不由分说,寻着雪狮子,提着脚走向穿廊,望石台基轮起来只一摔,只听响亮一声,脑浆迸万朵桃花,满口牙零噙碎玉。正是:不在阳间擒鼠耗,却归阴府作狸仙。

还因为在李瓶儿的儿子死后西门庆仍然常伴左右,表情非常痛苦。并且在李瓶儿死后,西门庆不仅做梦梦见李瓶儿,还经常出现看见李瓶儿的幻觉。

西门庆不忍遽舍,晚夕还来李瓶儿房中,要伴灵宿歇。见灵床安在正面,大影挂在旁边,灵床内安着半身,里面小锦被褥,床几,衣服,妆奁之类,无不毕具,下边放着他的一对小小金链,桌上香花灯烛,金碟樽俎,般般供养,西门庆大哭不止。

虽然西门庆之前做过很多坏事,但是这一段戏还是很感动人的。


庞春梅的戏份比较少,除了西门庆死后她和潘金莲和陈敬济3p,几乎都是以一个旁观者出现。由于是潘金莲的下人,就掌握着潘金莲的偷情史,很多时候还要充当放哨的角色。西门庆死后她的戏份多起来,改嫁之后发了家,阴差阳错的,之前的四房孙雪娥落到了春梅手里当下人,春梅就极尽羞辱之能事,最后是将孙雪娥买到妓院。庞春梅就是这么一个形象,得势就尾巴翘上天,形象非常低矮。最后也是因为纵欲无度死相难看:

这春梅在内颐养之余,淫情愈盛。常留周义在香阁中,镇日不出。朝来暮往,淫欲无度,生出骨蒸痨病症。逐日吃药,减了饮食,消了精神,体瘦如柴,而贪淫不已。一日,过了他生辰,到六月伏暑天气,早辰晏起,不料他搂着周义在床上,一泄之后,鼻口皆出凉气,淫津流下一洼口,就鸣呼哀哉,死在周义身上。亡年二十九岁。




《金瓶梅》一百多万字,实在很难做一个很好的概括。甚至连我的阅读感受也无法做准确的概括,希望读到这里的人能够感受吧。《金瓶梅》的序中,有这么一句话:

余尝曰:“读《金瓶梅》而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

我确实感到了极大的怜悯,怜悯西门庆的一生的大起大落,怜悯潘金莲等女性的身不由己,不论他们作出何等的坏事,使出多么奸诈的计谋,无非是想求得一丝安全感。我们不能抛开当时的女性的生存观念来谈女性,那个时候女性没有独立,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所谓的人人平等,他们只是在她们的认知范围内让自己被男人宠幸,你不能说她们愚昧,换做是你,不一定比她们做得好。只能说,人太渺小,人生太短暂,在巨大的社会洪流中,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明朝人有明朝人的生不由己,当代人有当代人的生不由己,而且很多时候是不自知的。我们现在得以用这样一个相对的上帝视角来观察她们,怎么能不感到怜悯呢?


文中有非常多的精彩文笔,尤其是对女性的描写:

当下两个玉手挽定彩绳,将身立于画板之上。月娘却教蕙莲、春梅两个相送。正是: 红粉面对红粉面, 玉酥肩并玉酥肩。 两双玉腕挽复挽, 四只金莲颠倒颠。


初如柳絮,渐似鹅毛。唰唰似数蟹行沙上,纷纷如乱琼堆砌间。但行动衣沾六出,只顷刻拂满蜂鬓。衬瑶台,似玉龙翻甲绕空舞;飘粉额,如白鹤羽毛连地落。正是:冻合玉楼寒起粟,光摇银海烛生花。


我见他斜戴花枝,朱唇上不抹胭脂,似抹胭脂。前日相逢,似有私情,未见私情。欲见许,何曾见许!似推辞,本是不推辞。约在何时?会在何时?不相逢,他又相思;既相逢,我又相思。


油煎肺腑,火燎肝肠。心窝里如霜刀相侵,满腹中似钢刀乱搅。浑身冰冷,七窍血流。牙关紧咬,三魂赴在枉死城中;喉管枯干,七魄投望乡台上。地狱新添食毒鬼,阳间没了捉奸人。


见他上穿着紫绫袄儿玄色缎金比甲,玉色裙子下边显着趫趫的两只脚儿。生的长挑身材,紫膛色瓜子脸,描的水髩长长的。正是:未知就里何如,先看他妆色油样。但见: 淹淹润润,不搽脂粉,自然体态妖烧;袅袅娉娉,懒染铅华,生定精神秀丽。两弯眉画远山,一对眼如秋水。檀口轻开,勾引得蜂狂蝶乱;纤腰拘束,暗带着月意风情。若非偷期崔氏女,定然闻瑟卓文君。


威风迷翠榻,杀气琐鸳衾。珊瑚枕上施雄,翡翠帐中斗勇。男儿气急,使枪只去扎心窝;女帅心忙,开口要来吞脑袋。一个使双炮的,往来攻打内裆兵;一个轮傍牌的,上下夹迎脐下将。一个金鸡独立,高跷玉腿弄精神;一个枯树盘根,倒入翎花来刺牝。战良久朦胧星眼,但动些儿麻上来;斗多时款摆纤腰,百战百回挨不去。散毛洞主倒上桥,放水去淹军;乌甲将军虚点枪,侧身逃命走。脐膏落马,须臾蹂踏肉为泥;温紧妆呆,顷刻跌翻深涧底。大披挂七零八断,犹如急雨打残花;锦套头力尽筋输,恰似猛风飘败叶。硫黄元帅,盔歪甲散走无门;银甲将军,守住老营还要命。正是:愁云托上九重天,一块败兵连地滚。


作者还附送了很多人生警句:

看官听说:原来但凡世上妇人哭有三样:有泪有声谓之哭,有泪无声谓之泣,无泪有声谓之号。当下那妇人干号了半夜。


潘金莲平日被西门庆宠的狂了,今日讨这场羞辱在身上。正是: 为人莫作妇人身, 百年苦乐由他人。


正是:家人说着耳边风,外人说着金字经。


看观听说:大凡妇人更变,不与男子汉一心,随你咬折铁钉般刚毅之夫,也难测其暗地之事。自古男治外而女治内,往往男子之名都被妇人坏了者为何?皆由御之不得其道。要之在乎容德相感,缘分相投,夫唱妇随,庶可保其无咎。


看官听说:凡家主,切不可与奴仆并家人之妇苟且私狎,久后必紊乱上下,窃弄奸欺,败坏风俗,殆不可制。


常言:时来谁不来?时不来谁来!正是: 时来顽铁有光辉, 运退真金无颜色。


正是:树大招风风损树,人为名高名丧身。有诗为证: 得失荣枯命里该, 皆因年月日时栽。 胸中有志终须至, 囊内无财莫论才。


看官听说:古妇人怀孕,不侧坐,不偃卧,不听淫声,不视邪色,常玩诗书金玉,故生子女端正聪慧,此胎教之法也。


人生南北如岐路,世事悠悠等风絮,造化弄人无定据。翻来覆去,倒横直竖,眼见都如许。到如今空嗟前事,功名富贵何须慕,坎止流行随所寓。玉堂金马,竹篱茅舍,总是伤心处


看官听说,正是佳人有意,那怕粉墙高万丈;红粉无情,总然共坐隔千山。



下期预告:歌德《浮士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