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我追春风十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6:01:5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周末时光,念念不忘的依然是要制作我钟爱的春茶,尤其迷信清明前完成焙制。蒲公英,苦菜们用养蓄一个冬天的能量,带着初萌的生机,免于虫儿骚扰的洁净,将欣然应约成为我的明前茶。

       美其名曰茶,其实就是野菜加工而成的保健养生的半药半饮品而已,别小看是田间地头自然生长的野菜,说起制作工艺一点儿也不逊色传统的茶叶。选择没有污染或者不怎么污染的地方采挖,入口的东西必须保证其安全嘛。只是近年来农药泛滥,人们已经不再弯腰除草,全部灭草剂伺候,蛇虫都稀少了,更别说专门针对的野菜野草了,甄别采挖起来相对就困难许多。细致的一颗一颗摘掉老叶杂草,用小刷子一根一根的清洗,晨阳下脱水,然后杀青。由于我喜欢把整颗的蒲公英做成茶,所以杀青后塑形再慢慢晾到透彻。这样泡水的时候蒲公英生前的样子就完全舒展在你的眼前,根叶花一体,美轮美奂。喝的是她们身体内渗出的精华,欣赏的是她们曼妙的身姿。多少的不悦,多少的郁结随之烟消云散。

       出门时感觉真好,春光和暖,软风习习,不时的就有满枝的桃花闪现,点亮心眸的惊喜。成片的麦田葱翠养眼,偶尔会看到有人在里面忙碌。从养鹅那两年起,我几乎踏遍了这里的沟壑田渠,各种野菜的分布了然于心。苦菜很多,蒲公英少,加上人们随意换作,我之前寻到的蒲公英地今年一块也不复存在了,成片的春地或者被种上了冬小麦,或者深耕养墒,剥夺了蒲公英召唤春天的权利,我也因此和蒲公英无法续缘。

       午后的暖阳打在脊背上,热热乎乎,到了提水闸的时候,都感觉不到风的存在,汗水似乎腾的在一瞬间遍布全身。锁好车子,快速爬上河堤,高处清风徐来,舒爽很多。河岸上的农家惜土如金,把个河堤抠搜的勉强放开一只脚,踩着窄窄的河堤,眼神全神贯注的搜索河沿,寻宝一样。有个想法在心中一直不能释怀,河对岸就是往年我的蒲公英地,一直顺着往南,多多少少总会找到蒲公英,偏东或者偏西就无法寻觅到,神奇极了。曾经就想过,这一区域会不会是适合蒲公英生长的经纬度中呢?往南蔓延,往北呢?因为在这里每年都采挖到足够,虽然这么异想天开却没有往北勘察过。今年蒲公英地没了,这个想法又跃然脑海,于是决定从蒲公英地往北找寻。而此时我所在的河堤就是蒲公英地的北面,一河之隔。为了蒲公英,今天要上演一部现实版的南征北战。

       一簇金黄映入眼帘,居然是一棵小小的花朵儿眼看就收拢的蒲公英,那一星点儿的黄,足以惊艳。屈身下河沿,松软的土被一脚踩出一个大坑,好在穿着胶鞋,土没有没过高高的鞋筒,却闪了腰身似得给我一个趔趄。估计这是踩到鼹鼠窝了吧,要不土怎么这么松?就这一棵蒲公英就把我带到了河底。枯草密密匝匝的铺在河面上,被我这一惊,水面涟漪不断,看到了小鱼儿惊慌的身影,噗通噗通的估计是蛤蟆也被吓到了。好在水不大,即便叽里咕噜滚下去,只要不是倒栽葱就没多大事儿。河底感觉不到风,闷热很多,定下神向河半腰的蒲公英爬去。这里一棵,那里一棵,下面一棵,上面一棵,满天星样的蒲公英领着我上去下来,下来上去,十几棵的样子就已经气喘吁吁,额头冒汗了。蒲公英真的神奇,她们很个性的分布,运气好遇到,可以不动窝的挖个满满当当,难道我得猜想被证实了?我今天要心想事成?这还只是在蒲公英地的对面,目测直线距离也就十几米的样子,只是中间是河。不过高兴的有点早,真的超过了蒲公英地再往东就一颗蒲公英也看好不到了。依然执着的往前走,一路歪斜,想着今天挖到这些蒲公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在这向阳的坡上会没有苦菜?就是没有!除了枯草和没有清理的玉米秸,就是没有我要的。左手拎着袋子,右手握着镰刀,越走越远,这里到了哪儿呀?驻足四望,来路已远,车子已经看不到了,被抛在了河道那边。不远处的房舍建筑是xx村的,而我脚下踩的土地应该是xx村的。地里干活的人呢?怎么一个也看不到了? 映入眼帘的几座坟茔打消了我继续往东的想法,按原计划往北找吧,目标就是那一片没被清理的玉米秸,好像空地还不少的样子。刚转身还没迈步,身后稀里哗啦扑棱棱的炸响,第一反映还以为是坟堆闹鬼呢,硬着头皮回身看个究竟,这功夫被咕咕咕嘶鸣着飞起来的一只野鸡气的哭笑不得,原来是我把人家惊扰了。可我也已经腿软,就势蹲下来一边用手呼啦地一边念念有词:“狗惊猫惊,清雅不惊,好了没,好了……”不是迷信,而是自我安慰的一种方式。前两年身体一直不好,家里的老人每每都会找人给我占卜,一会儿说我被一个死了多少年的阴人压着了,一会儿说故去的奶奶惦记我来看我了,一会儿说我出门迎面碰上什么什么仙了,本来身体不好精神状态就不佳,这下好了,彻底崩塌,总觉得每天有无数个飘飞游动着的阴魂跟着我,随时伺机侵犯。老人千叮咛万嘱咐,要是受惊务必如此这般。颇有些调侃的默念三遍,笑着起身踩着麦田田埂往北走。      好热, 也有些口渴。毛衣虽然宽松,此时也像通了电缘般持续增温,闷到呼吸都有些困难。胶鞋不透风,捂得脚丫子也想造反,恨不得脱下来赤脚才好呢。怕蛇怕那些虫儿,向来上地干活都穿胶鞋扎裤腿儿,就怕那精灵蜿蜒的样子,额,想想就浑身发麻。一块,两块,终于穿越无数块麦田后到了还撂荒的玉米地,旁边还有两块空闲的棉田,地里绿油油的,看不清是什么菜,足以让我振奋,忘记了闷热和焦渴。可看过后才知道地里除了狼尾巴蒿,就数苦菜多。一簇簇,一团团的苦菜在这闷热的午后格外葱翠娇嫩,我此行的心愿不就是苦菜吗?既然没有蒲公英,也算是得偿所愿了。挖野菜对于我来说,是纯粹的体力活,不仅要取鲜嫩的菜叶,还要深挖其根,尽量保证根部完整,越大越好。干旱的土地,生硬,拒绝镰刀的侵入,费力的交涉,直到手上一个个水泡才算完。每年这个时候最受罪就是双手,挖菜时磨起几个大水泡,择菜时伤指甲,清洗时寒凉的水刺痛关节,焙制的时候不小心就烫得呲牙咧嘴,厉害了就又是一个大泡呗。这也许就是爱的付出吧。

 

      苦菜很多,品种也好几个,挑拣那种叶宽根部肥厚的,那苦菜根外形真的可以和人参媲美呢。不过只是外形神似,至于身价功效那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唷。喜苦菜清解的功效,所以不怕有斩草除根之嫌,尽量把根儿挖的完整。野菜是春天的精灵,我是热爱春天的女子,用虔诚之心的把她们带回家,也是储存挽留春天的一种方式,在之后的朝暮晨曦,慢慢品味,彼此交融的长久陪伴。
       袋子满了,人也精疲力尽到极点。在这里没有看到一棵蒲公英,看来我所臆想的泾渭区域是不存在的,界限就是河。看不到车子在哪里,沉甸甸的野菜坠的手臂生疼,多想风儿大些凉些,给我降降温,提提神。管他了,朝西走吧,顺着田埂朝西走,于是有了一个在田埂上舞蹈的狼狈舞娘。好容易走上了田间大道,也看到了我那变得像小星星一样的车子,胶鞋倍感火热,忽然有什么东西咯的右脚不能着地,脱下倒立,一粒火红的种籽蹦达蹦达在左脚边停下,等我裁决似得。什么种儿这么漂亮啊,我无意多想,轻声说:种儿啊,我就不带你回家了,这也算帮你完成了迁徙,就到这里吧。咔,咔,咔,抱着一袋子珍爱,打击着军旅昂扬的步伐,滑稽中居然倍感拉风。
       我采撷春天,热爱春天并以储存的方式挽留春天;我爱蒲公英,爱苦菜,爱大自然所有的馈赠;我爱我所爱,为了爱,我追春风十里!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