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我们航行在黑龙江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2-16 00:02: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您熟悉作者吗?

您喜欢这篇作品吗?

如熟悉和喜欢,就去文后打赏吧!

作者的稿费该发多少?完全由您来做主!

门瑞瑜:我们航行在黑龙江上


 我们航行在黑龙江上

  久违了,黑龙江!你这奔流不息在兴安岭北坡长长的中苏界河。我从南国内地来到你的身边,投入你的怀抱,探访你的丰采。

  你从遥远遥远的源头匆匆来,又向遥远遥远的大海匆匆去。你奔流的为什么这样匆忙急促?又为什么这样平静和缓?为什么江水清澈而变黑?你这墨色的黑水!

  你城府深深,悠远茫茫,笃厚而广阔,你蕴藏着多少神奇和奥秘?你流淌着多少远古的神话和传说?无情的是,江水流逝般的岁月啊,使一条整个的江变为半条江,内河成为界河,那历史交织着血泪辛酸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黑龙江,源远流长,千古不朽,历史毕竟是向前,从不回头的,正像这江水的奔流。

  当今中国的北极边境在哪里?不在江边,而在江中的主航道我侧。历史告诉我们,寸土都是神圣不可丢,不可侵犯的。我们的航船一往无往,航行在黑龙江上。

  江上,和风徐徐吹来。船头,一面国旗哗啦啦迎风招展,映红了国门疆域,旗杆上昭示着尊严和自豪。站在甲板上,望黑龙江前方,给人以视野开阔和心旷神怡之感。

  江风吹拂着我们的脸,撩起我们的衣襟,令人沉醉江上。在炎夏季节,这里是中国最凉爽的地方,避暑最好的去处。难怪广东作家陈伯坚啧啧感叹:“黑龙江上好美、好凉快啊!”

  白亮亮的太阳从江东苏联国土上升起来,很高、很高,阳光照耀着我方和苏方的江水岸畔。“布谷、布谷”,布谷鸟叫声,声声呼唤着姗姗来迟的春天,步入夏天。你这和平的飞鸟,从黑龙江上空飞来飞去,过了江去,又回过江来,它不管那里是中国的或苏联的版图?和风吹动了黑龙江上一片片涟漪。和风染绿了两岸重重的远山,两岸充满生机。

  一只苏联轮船,裹着霍霍吹动的和风,迎面开来,临近了,它放慢航速,缓缓地向我们表示致意,这是和平友好的礼仪。一位俄罗斯彪形男子汉站在甲板上,扬脸微笑,做了一个双手相握的姿势,向我们表示友好,看得出那温和的神情溢满他的脸庞。我们向苏方还礼致意。

  我们的航船破浪乘风前进。你看到彼岸了吗?你看,你看,在彼岸的江畔,鹅卵石子铺成了一行行俄文:“给世界以和平”,你看,你看,一个苏联女孩,穿着花裙子正向我们航船飞跑,招手,像一只花蝴蝶飞舞在江边……

  黑龙江上和风飞掠,两岸上下气氛平静。

  热爱和平,和平友好,是人类共同愿望。人们不愿意见到剑拔弩张的对垒。人们更不愿意见到腥风血雨的征战。中苏友好,是历史的必然……

  和风吹遍了黑龙江上下。和风吹开了北国国门。国门再也不能永远关闭封锁。黑龙江的左岸和右岸,再也不是人为的禁地,友好和解同时涌现在两岸:那边的苏联人一步过江来了,来到了黑河,这边的中国人一步过江去了,去到了布拉格维申斯科……贸易来往,友好来往,可以自由随意地在黑龙江上来来往往……

  在八十年代的春天里,戈尔巴乔夫来到了北京,和邓小平紧紧握手。一个旧时代结束了。一个新时代开始了……黑龙江的滚滚流水,跳荡着时代的脉搏,黑龙江两岸的土地敏感地回应着世界的风云变幻……啊,和风毕竟染碌了黑龙江两岸,和风吹拂了黑龙江静静的流水……

  慢点开啊,我们的航船!我们要尽情享受这夏的凉爽,风的和煦,多看一眼两岸不尽的美丽景色,我们自由随意地航行在黑龙江上。

  写于1989年6月10日嘉荫



《文学视角下的民俗文化》(暂名)征稿

征稿内容:

   流行于各地各民族,民间的、具有鲜明地域特征(或申遗价值)的方言(包括方言类别的科研,典型方言、人称、物称、方言点、方言岛、方言井现象的描述与考证),民谣、谚语、谜语、歇后语、童谣、儿歌、民歌、民谣、故事、传说、民俗(包括礼仪、禁忌、传统节日习俗、祭祀、婚嫁、丧葬、乔迁、交际、交易、生产、生活等),以及具有一定科研价值的专业论文等。

征稿时间:

      从征稿启事发出之日起,至2019年初。

   接稿邮箱:htstwh@163.com

      诚征对这项利国利民利后代举措感兴趣的赞助商。对赞助单位和个人,将视情况公开收录进丛书或辟专页刊发赞助单位的图文简介。


文化范儿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wenhuafane

美德

接稿邮箱:htstwh@163.com

文化范儿,文化人的家,读出精彩,写出温暖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