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增临八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04 03:13: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范曾临八大(重写)

       我没有找到范曾临八大的字,我们看看八大的书法就会明白范增能够有一点点八大的书法美感也行,殊不知范增咋临八大的?我们还是边看边说吧!


           2009年,我到书店给孩子买考研的复习资料,无意之中看到吉林出版的《中国当代艺术家谈艺录——范曾》一书,虽然我并不喜欢范曾的绘画,媒体上他的负面新闻也挺多,更促使了我对他的文化人格及从艺之印象愈加不看好,(今天重发这篇文字时,我就从八大和范增的绘画书法逐一对比着几幅,从视觉欣赏的角度仔细地分析来看看范增的绘画书法究竟是怎么个水平,免得那些美盲文盲们说我偏激地谩骂他,加上出版社的编辑曾经告诉过:听说范增专门雇人搜寻批判他的人打官司,所以,我没有任何的一己之利的商业性,仅仅是用学术评论的手段来证明我的批评定位的合理性而已)。带着的对八大山人的崇敬心态,我还是好奇而耐心地翻完了这本书。范增在书里面罗列了八大山人的书法和绘画,也陪同式发表些许自己的临摹品,但我没有细看多少页就有点无可奈何了,此刻的第一感觉是哑然失笑。而后仔细地又一想才觉得他可能是种自我加冕的推介手法吧;可又有点纳闷不解:他已经是中国时尚画坛中满城风雨的人物了,竟然还需要这样书面无聊的来炒作自己吗?!



        看看范增的画就知道他的写实人物造型之差,头发假发壳不说,脖子扭动与头别扭,女人裤裙结构没有,背部和乳房别扭连起码的人体结构都不对,即便是变形也需要形体舒服,可他的造型语言缺乏绘画的基本要素。线条没有基本的韵律和节奏,两个男人的造型也是手足连写生的感觉都无。


     

        范曾的书法我不仅仅是不欣赏,而是看到其临池功夫远远不够,没有书家的字形大气美感,剑头剪尾,笔锋薄平又张扬脆锐且忽宽忽窄,没有一点八大圆融浑朴的大气美感;其绘画人物的形象表现比较雷同也喜剧脸谱化。他绘画的题材多取之中国的历史故事,动态造型带有戏剧性的夸张表演做作感。八大的绘画笔墨率意而简略,几乎抽象,形神虽怪异而意趣超生动,他使笔墨变化的节律与提炼过的造型符号完整地融合一体。我们再仔细地揣摩范增的作品,他的书画神气可与八大的艺术美感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啊!


         范增书法的“范”字似乎“盲”字也许“二、法”,“书”字如锥又废钉一般,“馨”字撇如荆棘刺钩,“香”的一横又细又弱极不协调;“之”点鞋钉、一折没有起码的转折,“籣”里边的“東”字口又不知从何说起。不用多言,我们只要再看看八大书法的浑圆豪放便对比出范增的书法如何了。 


         八大山人的书法行楷效王献之,纯朴圆润,狂草奇伟不羁。时人争收藏其字画,多为布衣贫者创作,八大屡拒达官显贵之求的行为放在他范增敢吗?!范增的生存状态表现是有一点点这样的不羁吗?他的书法与他的人品一致,观者从作品上可以看出,我无需多言。



        看看范增画的老子像,头部造型极其概念又无基本的结构,衣服的纹路没有身体结构的自然垂折,线条的组合乱七八糟,细看手的造型缺乏人体解刨的起码常理,老虎像猫

        八大山人最擅水墨花卉禽鸟,笔势简洁劲挺,意在象外。篇幅不大但苍茫浑远,其绘画善取众家之长,形简意神,信笔写就,卓然成为文人画大家,半抽象的美感现代又民族,对后世写意画派影响很大,要不然范增就喜欢把自己也戴上八大的桂冠貌似高雅呢?!


       我们继续细看范增的人物形象,人的脖子像肥猪一般,鼻子、眉心缺乏结构的乱画,眼皮描灰、嘴巴薄气也女孩子般,肩胛的衣服纹路与背部不可名状,真不知他的绘画怎么通过自己的眼睛,就那还是以大师自居的人物画家,脸皮如此的厚大师也! 


        朱良志说: 八大的山水画不是“绝事绝尘”,而是“涉事涉尘”中见真性。八大不是一位善画物象的画者,而是一位托鉢走天下的乞者。

        我们再看看范增豪宅宝车频频亮相与闪光灯之下的名人大师,叱咤风云般地说东道西着,把自己的书册等身的图片不断地示众,八大的凄惨生活哪儿能与范增比美?!


        我在电视上曾经看到范曾为玉树灾民捐赠一千万元,当时也被深深地感动过一次。中国现阶段有不少比他钱多的人?,那么多演艺体育明星,那么多暴发户,那么多靠钻国家政策空子而投机的土老财们,不管其背后是什么因素的不同心态,但都没有他如此地慷慨大方;这可是我们许多人一辈子也挣不到的钞票数啊!感动归感动,情绪平息后可我还是要从自己的欣赏认识上谈谈他的绘画、书法。范曾的笔墨似乎有传承任伯年的东西,在文化素质不高且美感档次低级的这一类欣赏层里还是很有观众缘的,所以,自己吹嘘加上文盲的美盲画商炒作又逢雅贿时段的盛行,因为这一层的大众化崇权拜金,市场的销售业绩还是非常红火过,但是现在不行了,就伙同些许媒体、商人演出了花钱雇人来捧场的闹剧。八大山人祖孙三代都会画画,但他生不逢时,因为是几代人都是明朝后裔而被清廷追杀,年纪轻轻就被逼无奈地剃度当了和尚便以躲避,虽然,顺着清廷的些许政策的放宽才敢于还俗却依旧贫病交加,不管生存的客观实际有多艰难,但他始终在不断地进行着自我的艺术升华;八大六十岁以后才进入到个人表现的自由王国,逐渐地显示了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最后,以一代绘画大师的风范屹立在中国美术史上。范先生能说会道不仅是媒体场合的交际高手,又和国家的大媒体人物打得火热,很早就已经腰缠万贯了;其生存的经历与人格的修养与八大的维持生活之窘迫况和内心的追求是风马牛不相及,他何必还这样的东施效襞地为难自己。尽管我们不去理会他的那些供人们饭后茶余的花边新闻,但范增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事确实还挺多哩。从书中列举的图片来看,他临摹八大的绘画造型都有不同程度的缩水,字的书体美感没显示多少八大的浑厚,笔画没有圆融淡然感反而却小气了许多。如果看官不信我的感觉,你可以买一本仔细地瞧瞧再说。



        朱良志说:“八大在佛门时就有觉知。他说:画者东西影——图像世界呈现的是东西,这“东西”其实就是世界的影子,他含玩于影与真之间,作画就是涉事尘世,是通过自己的艺术作品的“用”,与自性的“真”互回”。

        不知范增知不知道这样的理念,反正,我是觉得他压根就不懂!八大这样空灵无尘且辽远古朴的画意岂是范增的拙劣绘画美感所能!



        看看吧:这个人物的头部结构毫无,额头,眉弓、眼眶、颧骨的基本解刨都没有,鼻子与任重、嘴巴和面颊、耳朵简直胡画,发迹和手没有写实的基础造型不说,连基本的线条也乱七八糟


       



         对比之下,再看范增的书法你自己也会看出其书法的垃圾感了!我实在不知道那些炒作、收藏、仿照范增书画的人之美盲程度之高且离谱,通过对八大书画的对比,就知道他宣扬自己“再给他二十年时间就会成为另一个八大”的谬论可笑之极了


        我们的一生都是在不断地学习也不停地在认知着成长,对事物的理解也是一个渐进的扬弃过程而变化着。学习的目的不管何在,但一定要弄清楚是否是一种自然心态的走近。如果你在身心上和你要学的人没有类同的生活理念,在自然的生存状态上没有一定相似认知,却非要让自己尴尬地故意“东施效襞”,这不仅难为了自己的美感意识表达,也说明了自己的缺憾与不自信。意大利的画家莫兰迪一度在中国成为青年油画学子的崇尚偶像,我也着实迷恋过他一段,现在偶尔也会翻一翻他的画册。中国有人称他为“西方的八大”,这样的说法也算还有些勉强的道理。莫兰迪一生不喜交游,生活极其低调单纯,他没有现代人的物欲奢望,更不会献媚政治和热衷交际,也不去顾及普通观众的口味,画面上有着简练的明朗美感,虽然是画些小尺幅的瓶瓶罐罐和风景,可他却没有技术性的复现,而是艺术性之思考后的一挥而就,对光影的处理总是那样地特异和美妙,画幅虽然不大,但视觉感却大方淳朴。试问,范增先生能像他那样去甘于孤独?乐于单纯追求艺术表现的独到?莫兰迪虽然日子过得有些清贫,可他的小画却是表现了超凡绘画语言与大气。我们的国家美展总是有无数的大画在煊赫,除了技术性的制作繁复外,就是有对政治和话语权的献媚像。青年人学习大师名家可以理解,可是我们的范先生已经是学者名流了,连其笔杆上也镌刻了“大师专用”的铭号,他的画又卖得那么好,使我们很多人都羡慕的不得了啦,他想学习想提高的心情人们都可以理解,我觉得仅是体验体验就可以了,完全没有必要在书本上宣传与推介的招。也许是出版社的编辑为了市场的经济之原因,如果你本人不同意可谁又敢呢?这样的书一发表,自然也会留下些许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也多添了同行们逗乐打趣的笑料。我知道许多人都不屑于范曾的绘画,可还得承认他的那一套技法比较娴熟且老道,还有弟子在网上炫耀范增流水作业一个构图画好多张的图像,能有这么多的人在复制他的画作而养家糊口,也有个别的发家致小富了,许许多多的人靠说范增练嘴皮子混日子哩,看来,连我也有这样的嫌疑了;这不能不说是范曾的一大社会性功劳啊


      八大的幽淡、枯简、空远是天才的孤寂,书法用笔的抽象构成古意又现代感,描绘“荒寒”的意象是宋元起始发展到徐渭、八大等已经完美之极,范增的绘画连半点影子也没有,因为范增频频出镜在繁杂的各种社交场合有大言不惭地自我吹嘘着。


       这个人物不仅仅唱戏般的动作造型也无站立着的形体结构,背部的勾线一直筒般,一休似乎石头块一样,,,你们自己琢磨看吧。

        一花一世界,一个果子亦是一个圆满的世界,一个自在的乾坤;八大的画面似乎简单。可他的用笔平缓淡然,其中的文化禅意高妙少有人理解。再看看范增的用笔无不尖锐快急,不知这样的浮躁不安怎么面对八大的艺术?吹牛皮不纳税,范增心里最清楚!


  人要生活,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这是常识。画卖得好谁都高兴,这也是正常。范先生既然卖得那么好,就说明他有众多的欣赏者需求,炒作的人也有利可图,已经三全齐美了。(去年,我们看到北京荣宝斋举办范增的画展,听说是花钱雇人去看他的画展,据说是炒作的和自己的画市场行情低迷,逼急了才出此下招,我在微信上也看到许多人排队的图像,不知道范增的画竟然60万一平尺,印钞机的功能也不如他呀,什么人才有能力买和比古代名家的画还贵许多!)钱多钱少都是一样的吃喝拉撒睡,他年纪也大了,各种荣耀多得他也经常光顾不过来,完全没必要再像年轻人那样地折腾自个,好好地养养心,定定神,和老伴享享清静福,多好啊。再说了,中国没有几个绘画人能混到他的这个份上,要是换作我早就满意得一塌糊涂了,再这样不停地折腾自己好像有点画蛇添足。在下没他的年龄大,语言如有冒犯,礼数可能不周,恕后生在这先行赔礼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