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因为呛了几口臭水,就放弃了游向大海的机会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30 08:23:5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韩大爷的杂货铺

1.

听说过这样一个小故事。

有位年轻人,在外面做工,在那个年代,薪酬是几袋子粮食。

正赶上春节临近要回家,时间紧,车票紧,兜里钱更紧,就去某个交易站点,准备把手里的粮食兑换成钱。

人多,特多,长队排出好几十米。

人都是急中生猫腻,开始有人琢磨着插队。

背着粮口袋走到头里的主管面前,送上两包烟,人家就先给你上秤。

这位小伙子虽然青涩的很,却也多少懂点人情世故,可一番兜,烟只剩两支了。

没办法,着急回家,只能硬着头皮上。

“主管,您看,我这拿不出两包烟了,但我确实时间来不及了,您能不能让我,先上秤……我这,我这还有两支烟,您先抽着,回头,我过年回来了,我给您补上,好不好?”

主管慈眉善目,云淡风轻地接过年轻人手里两支皱巴巴的烟。大手一挥,将其中的一支别在了耳朵上;

裤兜里摸出火柴,嚓!照的两张人脸透亮。一张脸上满是半生不熟的蹩脚赔笑,另一张脸则多了些中年男人的沉着与笃定,正微微撅嘴,去寻那烟屁股。

吸进一口,神清气爽,眉宇间却展露出一缕沧桑与忧伤,转而回过头来,郑重其事且满怀自责地,对眼前的小伙子说道:

“不好意思啊,年轻人,我呢,不会抽烟。”

2.

你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罢,你也碰过一鼻子灰罢,你也被某个“成熟睿智且幽默”的长者教育过罢,你也曾瞠目结舌,满脸问号地听到过,这个世界的“自我介绍”罢。

这种染缸里的窒息感,对人的精神打击不可谓不大,尤其是年轻人,在屋子里刚听完爸爸妈妈讲童话,推开门打个酱油去,便能发出颤抖的哀叹:原来外面是这样的啊……

花样百出,没有遇不到,只有预料不到:

有时那是一顿毫无因由却又劈头盖脸的骂;

有时那是满含温情的一句: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你个傻叉。

有时那是春风化雨般的谆谆教诲:年轻人,低调做人,高调做事!话音未落,油水渗出了他的下巴。

有时则更加“正义”些:这个……这个嘛,还是要从大局出发。

当然,“教育”要倡导循序渐进,不可急于求成,否则,就会闹了下面的笑话:

“我,我这个申请表请您看一下……”

“我想要两瓶酒。”

“啊?”

“我,想要两瓶酒。”

“啊?!”

哪个人没在某个阶段,被日子摆弄得团团转,被人家玩弄得像傻瓜。

3.

然而,我想请你沉住气,抽出菜刀前,忍耐一下,再忍耐一下。

记得小时候,一个寒冷冬日的早上,我和母亲去村口的市场赶集。

路过一个卖糖堆儿的摊位,无数块糖果粘成了桌面那么宽的长方体。

我有点迈不开步了,母亲问那人:多少钱一斤?

那人答:8块。

这在当时真的是相当贵了,但见我眼里放光,母亲还是要买。

“就把这个地方切下来,对,就是这个地方。”

“从哪切?这儿?这儿,好,就从这儿。”

那人手起刀落,剁下了我们要他切下来的那一小块,然后,要把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体积上秤,卖给我们……

长大后才明白,只是个典型的江湖套路。

可在当时,真真的开了眼界,加上打小就性子急,肺子都要气炸了。

那年我六七岁出头,语言尚不丰富,情急之下只能疯吼:你玩儿呢啊!你玩儿呢啊!!

那人却毫不理会,只去为难母亲。

我实在忍不过,天公作美,我竟自学成才,脱口而出人生的第一句脏话:你妈。

结果母亲一愣,给了我一耳光,周围人越来越多,事情也自然化解,我拿着一点点糖和满肚子的委屈和母亲回了家。

奔厨房,找菜刀,要回去评理。

“小兔崽子,你要作死啊!”

“你怎么胆子这么小!咱们受欺负了你不知道吗!受欺负了你不骂人家,我骂了他你还打我!我就是说了一句脏话!关键是咱们,咱们受欺负了啊!”

“妈知道。”

“知道就别拦着我!”

“但你后面说的话,不对。关键的地方,并不在于“咱们受欺负”了,关键在于,你今天说了脏话,你不应该说脏话。”

“啊?妈你疯了啊,重点不是他吗?重点不是他吗重点怎么是我的一句脏话呢!重点是他!”

“我接下来这句你听好了:你将来,有很长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而他,一辈子就是个靠骗小钱过活,一辈子就只是个卖糖的。”

记得在市场的时候,我脑袋“嗡”了一下;

母亲跟我说完这段话,我的脑子又“嗡”一下。

从那以后,就几乎再也没和人置过气了。

“你将来还会遇到很多很多跟这个很像的事儿,你会见到很多很多让你厌恶的嘴脸。但无论你多么委屈,多么不服,多么想报复,你都要记住,忍耐一下,再忍耐一下。忍耐暂时不会让你看到什么解气的结果,但意气用事,动不动就撒娇,就赌气式的撂挑子,骂人,那只有一个后果:你之前所有所有受过的苦,和屈,全都白受啦。”

4.

最喜欢的电影,是《肖申克的救赎》。

最难忘的情节,并不是男主安迪越狱成功后,如愿走到了那片海。

而是他在逃亡的过程中,一下,一下,一下地爬完了那条布满恶臭和污秽,足足有几个球场那么长的下水管道。

那里憋闷、幽闭、前不见光,后无可退,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继续爬,再爬;要么痛哭一气,死在那里。

但安迪的心中有片海。

记得在电影的海报上,写着这样一段话:有些鸟儿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他们的羽毛实在是太亮了啊!

但现实中,同样也有许多鸟儿,要么因为一点点污渍沾到了爱惜的羽翼,便要哀鸣啼血;亦或是同流合污,异化成了林中老鸟,黑得像乌鸦。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一位雕刻家,平时不光要打磨工艺,还要处理许多世俗的琐事。但他乐在其中,丝毫不受影响,这对许多搞艺术的同行而言,都是不可想象,且无法做到的。

当时有人问他:当这些繁杂且令人作呕的俗气事情纠缠着您,您不觉得这是在侮辱艺术吗,您是怎么克服这些心理上的障碍,照样应付自如的呢?

雕刻家答:我做那些事情的时候,心里常常在想,没什么,都是为了艺术嘛。

永远在心中储存一个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

永远记得:当前很黑暗,前方更黑暗,但远方的远方,存在着一个超离于你目力所及的,更加美好光明的世界,等着你去抵达。这个世界上,永远有更值得的事情,比你眼前的委屈、痛苦、绝望、不解、迷茫、懒惰、愤怒,比你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和三两个小人,还要高,还要大。

请你坚韧一点,耐心一点,拿出一点弘毅做筹码。

那个卖糖的人果然一辈子都在我们周边几个村子里卖糖,动辄使点花招还要被人打;

而那个曾经被卡在卖粮秤前的年轻人,现在,没有谁敢拦住他回家。

我在最后的地方等你。

在这之前,亲爱的,

请你再忍耐一下。

End.


开白等事宜联系经纪人微信号:lingyuze93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