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高级机芯制造商:?FREDERIC?PIGUET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9 18:59:5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瑞士高级机芯制造商: FREDERIC PIGUET

Frederic Piguet(以下简称 FP)无疑可挤身瑞士当今最好的独立机芯制造商之列。它是1858年由Louis Elysee Pigue 先生在Vallee de Joux的Le Brassus地区组建的,如今仅生产一系列非常高档的基芯,不再装配整表。它的客户个个声名显赫:Blancpain, Audemars Piguet(同姓,此君非彼君!), Breguet, Vacheron Constantin, Gerald Genta, IWC, Ulysse Nardin, Chopard, Piaget, Urban Jurgensen, 还有 Breitling等,(另其中有些机芯型号是供Blancpain独家专用的)。虽然FP在1993年被SMH集团收购,它的设计和生产始终保持原有风貌,而且在Louis Elysee的曾曾孙Jacques Piguet的掌管下仍然以家族企业的模式运营。

FP产制的机芯在当今的钟表行业中有着广泛的认知度:一流的品质、富有创意、优雅的内部结构、完美的工程学以及打磨;它们的机芯很容易辨认,打磨修饰得很漂亮,与PP异曲同工仿佛一脉相传,同时由于结构上的巧妙安排和兼容性使得它们也很方便被改装升级。

如今,FP总共生产10种基础机芯,其中3个手卷,5个自动还有2个石英机芯。机械芯有很多复杂功能选项,像动力显示、码表、双追针、拖飞轮、万年历、三问等。FP也生产一种很出色的高质量石英-机械混合式计时芯,目前好象只有JLC著名的631可以匹敌。

它的3个手卷芯包括CAL21、6.10 和 8.10??

Cal. 21完全和它1925年的原型一模一样,1.73毫米厚,18钻,直径20.4毫米。它被Blancpain, Bucherer, Chopard以及Cartier所采用。

8.10是1990年发表的,2.0毫米厚,20钻,直径18.4毫米。

6.10是1993年发表的,2.1毫米厚,21钻,直径仅15.7毫米(7另各),用于女表。

FP的自动芯堪称当今最好的机芯之一,包括CAL. P-71;9系列(共计951、952、953 三种);1195;1185和11.50共5大分支,下面详细讨论一下:

P-71

1985年发表,是原P-70(1970年)的改进型号,这是款超薄自动芯,厚仅2.4毫米。该芯采用了一个用金属铍制成的自动摆坨,旋转轴略为偏离机芯的正中央,摆坨的外缘“镶嵌”入基板的环形槽内减低厚度,它是单向上链的。

P-71是35钻,双幅Glucydur光摆轮,可调式游丝夹头,擒纵轮轴端也装有托钻,18000bph。P-71的主发条盒是开式的,可以从上夹板的检查孔中看见发条。目前P-71主要用于Breguet, Chopard, IWC, Ulysse Nardin等厂家。

9系列

该系列根据秒针和日历的不同有951、952、953这三个型号,1986年发表。9系列比P-71厚一些(3.2毫米)但它的直径很小,仅20.2毫米。它那相当原创的自动装置也是单向上链,同样也用了一个装在滚动轴承上的铍制的自动摆坨。这个极其优雅且简洁的机芯共有19钻,是Blancpain早期万年历表的基芯(80年代),它工作在21,600 bph的频率,Glucydur光摆是3臂式的,可调式游丝夹头,支持大秒针和日历窗显示。目前的客户主要是Blancpain 和 Chopard。

1195

1195是1988年发表的,直径25.6毫米,厚4.5毫米,27钻,21,600 bph,支持大秒针和日历窗显示。这个现代机芯的擒纵轮轴端也装有托钻,可调式游丝夹头,Triovis式的微调装置,Glucydur光摆。Blancpain是目前唯一的用户(在他家的Ref. 1195上)。

1185

CAL. 1185是广为人知的计时机芯,它应该是目前最好的,同时也是最小、最薄的计时芯,同样是1988年发表。1185本质上说是1195加上计时功能,它直径26.0毫米,5.4毫米厚,37钻(最初生产的一批是36钻),21,600 bph。1185的柱状轮计时夹板仅在原1195基础上增加了0.4毫米的直径和0.9毫米的厚度,日历窗在6:00位置,不象1195在3:00位置,其余的技术细节与1195相同。FP的计时芯也提供双追针功能(CAL.1186)并可加装三问功能。目前用于所有的Blancpain码表(包括双追针)、码表-万年历、飞返等复杂款式上;伯爵(Piaget)的计时产品和部分Breitling产品里也有它的踪影。

11.50

1988年,FP发表了自动上链的CAL.1150,此芯构造精美具有较强兼容性。这里必须提到FP的最大竞争对手JLC,他家的CAL.889也是被广泛采用的型号,从中档普及型到顶级型号都能看到其踪影。从某种程度上讲,1150很类似于889,直径25.6毫米(889是26.0毫米),厚度3.25毫米(于889相同),但11.50增加了一项889所无法提供的性能:100小时的动力储备。为此FP采用了一对完全相同的发条盒,由摆陀驱动一组6个零件构成的减速机构实现单方向上链。当手上链时,该自动机构由位于大小钢轮间的一个摇臂切断自动上链。该机芯共29钻,21,600 bph,KIF避震,三臂Glucydur光摆,21齿的擒纵轮轴端装有托钻,可调式游丝夹头,Spirofin式的微调装置。这个极其精密的机芯被Blancpain's的 "2100"系列所采用,Chopard也曾用过这个芯。


GIRARD-PERREGAUX?芝柏

GIRARD-PERREGAUX 芝柏

芝柏錶(Girard Perregaux)建廠二百零七年裡,創製了無數稀世珍貴、鬼斧神工的藝術名錶,令人讚嘆不已。位於瑞士拉夏德芳(La Chaux-de-Fonds)的芝柏博物館,收集了這些珍品,作永久的展示。芝柏錶的歷史可追溯到日內瓦一位名叫Jean-Francois Bautte的錶匠。Bautte 於1772年3月26日出生在一個勞工階層的家庭,幼年即不幸成了孤兒。12歲時他拜師學錶藝,逐步學成了製殼、車工、製錶和珠寶鑲嵌的技巧。他也同時挪出時間接受教育以彌補其年少失學之遺憾。Bautte在19歲時,就打造出了刻有自己名號的鐘錶,這象徵著他的重生蛻變為一位製錶大師,而這早年的成就也為日後芝柏廠的誕生種下了種子。兩年後,Bautte和昔日雇主Jacques Dauphin MouLinier結為事業上的伙伴,而他的名號也首次出現在官方的商業登記上。Bartte的事業發展始於1820年代,而慢慢擴展到雇有300名員工的組織。銷售人員均齊備。它能打造機芯以及各式複雜的機制,包括Automata(人偶型設計)和珠寶雕琢,以及錶殼和面盤的製造。Bautte四處網羅高手並逐步使他的工廠擴展為當時規模最大的製錶中心。當時,製錶仍屬家庭工業,錶匠每年打造數是極少的鐘錶出售。比起他們,Bautte顯然是極富遠見的。Bautte逝世於1837年11月30日,享年65歲。為紀念Bautte,他的兒子Jacques Bautte和女婿Jean-Samuel Rossel,共同成立了〝Jean-Francois Bautte〞公司來承繼他的鐘錶王國。1883年,改名為〝J Rossel Fils〞,1906年,和Constant Girard夫妻所創的Girard-Perregaux錶廠正式合併。作為世上僅存的幾家專業製錶廠之一,芝柏最大的心願就是把錶廠輝煌的過去延伸到未來。芝柏的兩位創始者Jean-Francois Bautte和Constant Girard被公認為匠心獨具的製錶者。在18世紀末,Bautte推出的超薄錶,完美的將縮小的複雜零件組合,絕妙之技藝令人讚嘆。迄今,此類的時計大多置於極雅緻的金屬盒內,而錶盒則以細膩的琺瑯圖形及華麗的珠寶以作為裝飾。精緻華美是Bautte作品的特色,他常用琺瑯或珠寶來襯托精雕細琢的時計。Constant則較偏重技術的提昇,他不斷的為客戶設計更精細的計時機制,也埋首鑽研更複雜的機芯,他追求更高技術的執著導致了三金橋的問世。他的創意為世人留下了巧奪天工的作品,其中的一項是一只外型似書的琺瑯小金盒,書中置有一枚更小的錶,它藏在雕有愛神或十字架的雕蓋下。Constant是才華橫溢的製錶者,他所製的一只天文錶,在Neuchatel的天文台創下了17年精準的記錄。1906年芝柏廠推出雙蓋黃金錶內含超複雜功能機芯。這極為複雜的機制顯示時、分、秒,日期,月份和月相盈虧。它也有閏年日曆功能,可以調整少於31天的月份並存儲計時及三問功能的動力。1943年,二次大戰如火如荼展開的時候,芝柏以純手工製造生產優質追針碼錶機芯,不過遺憾的是由於戰爭,該機芯在五年後,1948年就在市場上失去縱影且藍圖也告失蹤。直到1994年,在一次整理原廠資產時,不意發現了一批塵封已久但保存良好的追針碼錶機芯,共100枚。經過芝柏原廠的努力,塵封了50年的記憶,1943年版的追針碼錶得以在今日重新展現。 1943絕版追針碼錶Chronograph with fly-back hand 裝載著1943-1948年間所生產的絕版手工骨董機芯,手上鍊,9點方位有小秒針,可透視型後底蓋,這只計時碼錶可記錄至30分,錶殼的材質為18K黃金、玫瑰金、白金或鉑金,動力儲存 45小時、防水30米。 芝柏錶現任總裁Luigi Macaluso說,創新能力加上令人欽羨的歷史傳承,使芝柏Girard-Perregaux成為瑞士頂尖製錶廠之一,但是所面對的將是不斷創製細密精緻鐘錶的永恆桃戰。 在製錶工藝中,創意是相當重要的,Luigi Macaluso本人也參與芝柏錶的設計,通常是有了一構思和概念後,就和研發部門研究,互相配合,完成這個構想和創意。很幸運的是芝柏錶廠有自家公司的〝一貫生產〞能力,自行生產面盤、指針、錶殼及手錶所有零件,所以有了創意之後,研發部門會把這個創意實現,而不致落於空想,最具代表的三金橋陀飛輪就是一個例子。 談及三金橋陀飛輪,Luigi Macaluso就驕傲的說,這是芝柏最值得誇讚的精密鉅作,從1867和1889年在巴黎萬國博覽會中就得了金牌,並獲錶中「蒙娜麗莎」的美譽。芝柏製錶匠師也不讓先人專美於前,經過長時間的努力,在1991年成功的把陀飛輪縮小,將懷錶的形式轉化為腕錶,這次的挑戰再一次受到推崇。前年為了慶祝 205週年,錶廠更成功的結合三金橋與機械計時碼錶於一體,兼顧了典藏價值與實用性,目前製錶匠師仍在努力,希望能使芝柏三金橋成為最完美的陀飛輪時計。 當芝柏與法拉利兩大品牌聯手推出〝向法拉利致敬〞紀念錶後,深受車迷的鍾愛。芝柏陸續推出錶盤具有濃郁跑車色彩的法拉利系列,及計時碼錶和法拉利總裁錶,都受到車主的喜愛。 為了彰顯芝柏輝煌歷史,每年廠方都會從芝柏博物館取一款經典古董錶重新仿製,作為年度限量生產的紀念錶。Vintage 1994,典雅系列203年紀念錶,這款是以四十年代的著名款式為複製藍本,採手動上鍊小秒針設計,搭配當代流行的弧形玻璃,為保留其原設計的復古風貌,並沒有印上現代芝柏的商標,限量發行203只。Vintage 1995典雅系列204紀念錶。靈感擷取自1945年著名錶款,以獨特的彎弧形錶殼,藍寶石水晶鏡面,重現了四十年代的復古線條,六點方位的小秒針忠實呈現四十年代醫生錶的經典式樣。每只錶均刻有獨立編號及芝柏原廠陀飛輪標誌。Luigi Macaluso指出,207年的歷史為芝柏留下多項優良傳統,未曾因外力或戰亂而停止生產,在保存優良傳統技藝,不斷研究創新的一貫哲學下,芝柏面對未來的每一年,都將持續有許多讓人驚訝的產品。

GO?古老的榮耀與哀愁

乍見 古老的榮耀與哀愁

 

昔日擁有著輝煌歷史的Dresden是現今德國的第三大城市。在全盛時期Augustus王朝時代,Dresden即以藝術、文化之都名噪全歐,擁有巴洛克式壯麗建築的市街,以及數量相當龐大的藝術作品,而音樂大師華格納、蕭邦均曾活躍於此;同時在中世紀時期由於南部的Ore Mountains地區豐富的礦產而成為工業與手工藝的發展中心,奠定了其在工業方面的成就。


在二次大戰期間,由於此地戰略地位重要,而於1945年2月13日遭受盟軍的大規模轟炸,除了工業遭到重創之外,許多重要的文化資產也受到相當嚴重的破壞。目前在政府以及民間的通力合作之下,大部分的歷史建築正漸漸恢復昔日風貌。去年(2002年)8月14日此地遭逢嚴重的豪雨導致易北河氾濫,再次重挫這個城市,採訪小組到達時許多地點仍在積極的進行災後重建。看到政府與民間單位能夠以如此和諧而組織化地動員投入重建的工作,心裡不由得暗暗地羨慕起來,倘若台灣的政府與社會也能夠凝聚共識,今天應是一番完全不同的氣象吧!


 

發現 新價值在時間的河床上發芽

 

走過市區,採訪小組一行人即驅車前往我們的目的地Glash?te。距離Dresden大約45分鐘車程的Glash?te鎮,大約在十五世紀以豐富的銀礦與錫礦興起,Glash?te一名在德文中的原意即為「發光的金屬」,由此可知礦業對此地的影響極大。在積極的開發下,原本豐富的礦產面臨枯竭,當地居民面臨了重大的生計問題,只好敦請州政府協助。1845年製錶大師Ferdinad A. Lange受到Saxony州政府的邀請於Glash?te鎮建立錶廠,不僅為當地帶來了新就業機會,自此更使得Glash?te鎮成為德國製錶業的中心。


二十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使得Glash?te鎮遭逢兩次報復性的地毯式攻擊轟炸,重創了此地原本已經頗具規模的製錶業。戰後,Glash?te鎮的所有錶廠在東德政府的徵收與整合之下成為國營的VEB Glash?te Uhrenbetriebe。在這一段歲月中由於未受到先進科技洗禮,使得德國傳統製錶技藝得以完整保存。1990年改革開放之後,原VEB改組為GUB,1994年由企業家也就是現任總裁Heinz W. Pfeifer購下GUB並以原廠所在地Glash?te為名正式命名為格拉蘇蒂(GLASHUTTE ORIGINAL),意即闡明其與德國製錶重鎮Glash?te不可分割的歷史淵源。其後更在短短數年之間就讓格拉蘇蒂重回高級腕錶領域,與瑞士製錶分庭抗禮。


採訪小組搭的車在蜿蜒小路邊的一幢嶄新的大樓旁停了下來,顧不得地上厚厚的積雪,一行人快步進入工廠內,午後的陽光在工廠玻璃窗的反射下依然顯得眩目,室外的溫度卻只有零下4℃。翻譯告訴我們說這裡冬天日照的時間短,加上兩天前的積雪現在正在融化,所以即使出現了難得的陽光,但氣溫甚至會比下雪時還要更冷。尚未完全完工的大樓裡空氣中還瀰漫著淡淡的簇新的氣味,要在這麼一個現代化的嶄新工廠裡找尋傳統製錶工藝的價值,可真是個獨特的體驗,小編在心裡暗忖。懷抱著一探究竟的興奮,展開了這次Glash?te傳統製錶精髓的探索之旅。

新思維打造的傳統價值

 

傳統與創新交融的研發與製造部門

 

散發著源自深厚歷史與堅毅民族性格所塑造出嚴謹、精實的德意志風格,格拉蘇蒂製錶得以迅速地在錶壇中大放異彩,另一個重要的因素便是它驚人的原創性格。放眼錶壇,有能力自行開發、自行生產機芯的工廠屈指可數,而格拉蘇蒂正是其中之一。

 

格拉蘇蒂自行開發出連同衍生款20種以上的機芯,有別於瑞士的高價品牌,格拉蘇蒂所開發的機芯價值不在複雜的功能而在於具有極高的實用性,同時強調機芯中所有的零件均完全自製。為了使製造出的手錶保有傳統製錶的價值並符合現代最高的精確度標準,除了在一貫堅持的傳統設計中融入新的思維之外,一絲不苟的製造過程也同時整合了先進的儀器、技術以及傳統手工製錶的技藝。傳統與創新,堅持與求進,格拉蘇蒂在新舊價值的天平上取得了極佳的平衡點。


機刻雕花部門的工作人員細心地在自動盤

或機板零件上研磨出日內瓦波紋或魚鱗紋

使機芯更具質感


格拉蘇蒂5大工藝價值

1 傳承自1845年優良製錶傳統

2 百分之百德國製造之純正血統

3 錶款所有零件部件完全自行製造、組裝測試

4 自行製造機芯製作所需的特殊工具及儀器: 格拉蘇蒂生產的機芯有許多設計需要靠特別的工具與技術才能做到,因此製錶工具的製造也是格拉蘇蒂製錶相當重要的一環。

5 所有細微零件必須完全以手工加以打磨拋光:將零件以錫塊加以拋光的細膩作業是格拉蘇蒂製錶所傳承的獨特古法技藝。

完美在認真的堅持下誕生

 

將機械賦予生命的組裝部門

 

明亮而靜謐的工作環境裡,埋首於工作檯上的製錶師們正聚精會神地將一個個打磨得發亮的細微零件組裝,而採訪小組的腳步就像是丟進湖面的石子一般,在一張張專注的臉龐上泛起了漣漪。「我們很少讓人這麼近距離採訪的!」引導我們的公關經理Ms. Katrin Bohme說道。通常機芯組裝作業精細的只能用「神聖」一詞來形容,而格拉蘇蒂3/4夾板的機芯組裝作業尤其繁複,維持工作環境的靜謐與整潔絕對是必要的,我們「轟轟烈烈」的到訪想必為這些工作被迫中斷的製錶師們帶來了不少困擾,最令小編感動的是這些笑容可掬的製錶師們非但沒有任何不耐甚至都還非常熱情地為我們介紹他們手邊的工作內容。


為了堅持良好的傳統,格拉蘇蒂的機芯保存了由於製作過於困難而幾乎被瑞士製錶業所捨棄的3/4夾板設計。由於3/4夾板機芯將所有輪軸均配置在一塊機板上,不但在組裝時特別花功夫,在組裝的過程中還必須不時地檢測所配置的零件是否準確而穩定,尤其是複雜功能機芯的組裝,到目前仍是維持著單人作業的模式。


隨著採訪小組漸遠的腳步,製錶師們又繼續埋首於工作檯上的作業,回首再看看一個個認真的身影,一絲不苟的態度與堅持,讓小編認識到,完美其價值正是來自對完美的執著。

德國製錶引以為傲的3大傳統技藝

1. K金套筒:用作齒輪軸承的紅寶石,在外圈以一個18K金製成的套筒做為基底置入機板凹槽,並用3顆藍鋼螺絲加以固定。


3. 3/4夾板:機芯最上層的機板蓋挖空擺輪及調整器的部分,覆蓋整個機芯3/4的面積,機芯內除擺輪之外的所有輪軸均配置在一塊機板上,大幅提高所有零件運轉的穩定度。

2 .鵝頸式微調:一種調整腕錶走時快慢的精密微調裝置,主要是透過快慢針來調節游絲,進而精準調校手錶的快慢。因外型酷似鵝頸,故名鵝頸式微調。

堅持德國原汁原味

專訪格拉蘇蒂總裁


Heinz W. Pfeifer

 

「誰會想要一只德國製造的瑞士錶?」格拉蘇蒂總裁Heinz W. Pfeifer的一句反問,勾勒了「Made in Germany」的精神特質。


Pfeifer將製錶工藝,比喻做德國引以為傲的製車工業,他說,Mercede-Benz之所以傲視車群,因其展現了德國技藝的典型價值──運轉順暢,格拉蘇蒂同樣承繼了這份價值感,以機芯的運作順利為第一要務,絕不為了美觀而削減機芯材質。完整、厚實的機芯,當之無愧地扛起了「德國製造」的盛名。


機芯完全自行生產,卻不製作錶殼,Pfeifer說,一只好的手錶,不是用外表來吸引顧客,而是優質的內在,他更認為,過分的新潮只是吉光片羽,只有回歸古典創作,才能體現手錶的真實意義。


時間是生活,沒有時間就無法生活,

要永遠活在未來,隨著時間向前走。

~~格拉蘇蒂總裁Heinz W. Pfeifer


穩健紮實的德國作風,許多人認為,不只反映在格拉蘇蒂身上,也能由競爭品牌A. Lange & Sohne的形象中,找到端倪。一談論起德國品牌,這兩者,總有種分不清的瑜亮情節。「要精準地區別機芯、機械上的異同,實在需要專家的判斷。」然而,Pfeifer還接著指出:「很重要的一點是,格拉蘇蒂所承繼的技術與精神,才是保存了德國五百年製錶背景的純正血脈,所以,我們可以將『Glashutte』這個鐘錶發跡聖地的地名,當作品牌名稱,這也證實了格拉蘇蒂的製錶地位,以及所受到的承認與肯定。」


非從製錶工業出身,但憑藉對手錶的執著與無可救藥的著迷,Pfeifer收藏了500只手錶,他甚至表示,沒有一顆機芯是他所不認識的。問及管理哲學,Pfeifer語驚四座地說:「格拉蘇蒂不是一個公司,而更像是一個宗教團體。」Pfeifer解釋,公司重要的是內容與目標,而非階級與形式,格拉蘇蒂走的是直線道路,不搞包裝、不搞階級之爭,上下一心的團結力量,就如同信仰宗教般堅定。


2000年,格拉蘇蒂正式加入了全球第一的鐘錶集團Swatch Group,相較於高張著「自主」旗幟的獨立製錶品牌,Pfeifer認為,這會是格拉蘇蒂跨足國際的最佳契機,也將是讓品牌地位加速提升的助力。

當然,錶迷一定都關心,未來,格拉蘇蒂會不會將獨家機芯出售給集團中的其他品牌?Pfeifer斬釘截鐵地回答:「我絕不會為了『利益共享』而出賣格拉蘇蒂的發明與點子。」他還比喻,「我有兩顆心,一顆是格拉蘇蒂的心、一顆是Swatch Group的心,不過,我對格拉蘇蒂的心,要大上一些。」


面對未來挑戰,Pfeifer從來不曾卻步,他認為,世界上僅存Rolex、JLC、ZENITH、GP與GlashUtte五家品牌可以全數採用自行生產的機芯,而格拉蘇蒂對於品質的要求,又更甚他者,「我將以德國的嚴謹形象為主打,並且增加複雜功能的比例,產量不會大幅增加,但產值一定會持續上升。」Pfeifer還指出,在2003年的巴塞爾鐘錶大展中,由格拉蘇蒂一手設計、製作的新款陀飛輪腕錶即將會問世,必定又會成為一大話題。

孕育新希望


喚醒古老技藝的鐘錶學校

 

ALFRED HELWIN鐘錶學校是為了紀念於1927年發明無支架陀飛輪(Flying Tourbillon)的Glash?te鐘錶大師Alfred Helwin(1886.7.5~1974.5.18)而命名的。學制採三年制,類似台灣職業學校的建教合作方式,每學期學生在國立的鐘錶學校裡學習理論2週,然後在工廠學習實務4週。教授的內容除了基礎鐘錶的製造之外,還有製錶工具的製造。

 

師資的部分目前一共有4位老師(也包括了這位有趣的老校長),老師們都是格拉蘇蒂的資深製錶師,也正對於製錶的每一個程序都相當熟悉,因此並沒有詳細地區分哪位老師負責哪一部份的製錶課程。學生則分為三個年級,每個年級共有15位學生,由於才剛成立2年,只有一、二年級生,而我們所見到的是目前二年級的學生。學生在第一年學習最基礎的金屬零件加工,二年級的學生和三年級學生則是學習基礎鐘錶製造,學生三年結業之後就是一位合格的製錶師了。


這所鐘錶學校是格拉蘇蒂為了培訓製錶人才所設立的,由於格拉蘇蒂製錶對技藝的要求很高,因此對於製錶師的養成與篩選亦相當嚴格,畢業的學生們成績必須在3分以上才有機會留在格拉蘇蒂工作,「至於他們,」老校長頗為自豪地回頭看了看他的愛徒,「所有人都已經在這個水準之上了!」


cal.41-02

Tourbillon陀飛輪腕錶

 

提起頂級鐘錶的技藝成就,就不能不提到陀飛輪裝置,這個由寶璣大師於1795年所發明,最初是為了抵銷地心引力對腕錶的影響以提升腕錶精準度之裝置。簡單的說,陀飛輪是一個360°旋轉的獨立擒縱結構,這樣的結構並不算複雜,但是精密度相當高,組裝時往往需要耗費相當的人力進行組裝與調校,否則不是沒有作用就是根本無法運轉,因此以鐘錶製作來說可以算是相當高超的技術。


陀飛輪裝置在經過200年的技術演進,目前可以見到的陀飛輪裝置有3種。第一代陀飛輪也就是目前最常見的陀飛輪裝置,是由寶璣大師所發明具有上下橋板與框架的最基礎陀飛輪裝置;第二代陀飛輪為格拉蘇蒂製錶大師Alfred Helwig於1920年發明,取消上固定橋板的飛行陀飛輪(Flying Tourbillon)裝置;第三代陀飛輪則是由矯大羽所發明,沒有橋板和框架的神奇陀飛輪(Mystery Tourbillon)。


由於陀飛輪調速器的重量很重要,如果太重會加速擒縱裝置的磨損。格拉蘇蒂的陀飛輪裝置,採用的是較第一代陀飛輪更為精密的飛行陀飛輪設計,這種陀飛輪裝置不僅除去了固定用的上支架,同時所有的零件都更細緻,再加上移到中心點之外的分離式時、分積算盤,除了在欣賞陀飛輪運行時可以獲得相當好的視覺效果之外,更提高了運行的精準度,可以說是更先進的陀飛輪裝置。值得一提的,格拉蘇蒂2001年所推出裝配格拉蘇蒂Cal.41-02手上鍊陀飛輪機芯的Alfred Helwig Tourbillon 2,是相當罕見的陀飛輪裝置與逆向彈跳功能組合的錶款。


就目前有推出具陀飛輪裝置腕錶兩個德國製錶大廠GLASHUTTE ORIGINAL以及A. LANGE & SOHNE來稍作比較,A. LANGE & SOHNE推出的Lange 1 Tourbillon雖然採用了在腕錶上製作難度相當高的fusee-and-chain(芝麻鍊傳動系統),但所採用的陀飛輪裝置卻是第一代的寶璣式陀飛輪,就精密度與觀賞性而言稍遜Alfred Helwig Tourbillon 2一籌,而價格卻貴了將近一倍。而格拉蘇蒂的Alfred Helwig Tourbillon 2不僅做工嚴謹具相當水準,又具備了精密的飛行陀飛輪裝置與逆跳式日期結合的罕見設計,價格也親切許多,相較之下就顯得相當物超所值,對於喜愛陀飛輪的錶迷們不妨可以參考比較一番。

PanoDate系列

 

左偏的中央指針、四點鐘位置的大日曆視窗與二點鐘位置的扇形小盤,構成PanoDate獨特而迷人的錶盤視覺設計。PanoDate系列包含了PanoReserve儲能錶、首創倒數計時功能且大受好評的PanoRetroGraph,及精簡版的PanoGraph計時碼錶等錶款。

cal:60


男士腕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