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然而止的列车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1 14:06: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昏睡了一上午从很多模糊的梦中醒来,我把双腿举高以最低的姿态盯着被绑上白石膏的双腿,它们宛如2个造型前卫的深筒雪地靴,我疑惑自己这是要出发去哪一个寒冷的国度?

        我感觉不到我的腿,我试着将它们在空中来回晃动,石膏的重量和坚硬覆盖了所有感觉,我的腿像两个钟摆一样承重,只是秒针和分针是2个怪异的UGG。

       我疑惑我只是脚里面的一个小骨头断了,为什么他们要把半个腿都裹上厚厚的石膏?及膝靴比浅筒靴更显腿瘦吗?

        

        儿子在电话里说:妈妈,你要想想自由女神像的脚链!

 

        脑海里浮现昨晚夜色里的老爸,远远看见他守着一个担架床在医院门口等着我,老公把我抱上担架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一滩不懂爱的肥肉。


        

        我躺在担架床上看见了医院天花板上的蓝色透明玻璃,它们像万花筒里的碎片一般在眼里散开,身体和视线同步滑行,眼前的物体全部像守卫一般高高地俯视着我向后走去,俯视着我不断用自己的身体给我的家人带去精彩的故事,给他们平淡的日常生活增添了一丝起伏……风吹散了一身的焦虑,这个视角的镜头语言相当给力。


        好惨,一个轮椅创作者!为艺术自断双脚!

        坤哥说我这是“另类自残”,我说不要低估了一个平凡肉体在用身体碰撞命运的悲壮!

       

        一切都像一列戛然而止的列车,我慢慢靠近的那个梦,清晰又突然变得遥远,像是被什么惊吓到一样。


        被什么惊吓到了呢?


        我问“为什么”,突然我觉得这是一个习惯,是一个为了“不问为什么”的反向的习惯,也许叛逆是真的。

        也许探讨“为什么”不是重点,重点是在疑问和回答中自我对认知偏离的警觉,这种“警觉”像是自我思维系统对主观与客观的一种平衡。

        理性的确比疯魔更自由。

        如果不要那么多为什么,不要那么爱舞蹈,不要那么爱戏剧,不要那么爱艺术,不要那么爱你自己,在你执着于某一个时刻的时候警惕你的执着,你眼里的火焰也许什么都不是。

 

        在工作坊里的某一个时刻我会走神,我看见缺乏想象力的舞姿也十分优美,那种想象力停留在有限的认知和经验里,是对身体材料锻造打磨之后的某一种艺术化的提炼,是更多的身体控制和对“为什么”的过滤。

 

        游戏规则是在基础动作上个人与同伴、个人与空间的变换、延伸、甚至还有限制,我理解的个人空间的限制其实是空间与空间的链接,以及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和绝对释放。


        就在我走神的那一刻,我的身体不受控制,这是我在音乐里沉沦的结果,我迫不及待的想上台彻底与音乐结合,就在那么一瞬间,当我意识到遇到危险的时候已经失控了。

        我用一次失控解释了意识和行动的前后逻辑。可转念一想,这种事后“我”的思维的总结会不会也是一种惯性欺骗?




       我在回合肥的火车上,看着领座的小女孩一个人哼唱着她的歌谣,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她全然不知。那一刻,我觉得她的世界很美。


我要推荐
转发到